琮琮

卡黄【鬼浮生】卷一,章六

回来填坑的阿菲:

*解释了一些设定,都是我胡诌的。

卷一 魄
章六
  李艺彤有些拘谨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感觉自己和此时的场景格格不入。她本应该在规劝完那男生之后就回宿舍睡觉的,可近日打车总是危险,三更半夜更是容易出事,便担心的跟着一起来了。
  距离那鬼和天师一同进屋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分钟。男生的母亲正紧张的站在卧室门口,父亲则不安的在屋里踱着步。门忽然被打开,穿着道袍的清瘦身影探出头来冲她喊话:“你进来下。”
  被点名的李艺彤僵直着身子在两位老人的注视下闪身进了屋,一进去就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和旁边站着的同一个人。
  黄婷婷看她的表情变化,晓得她是头一次看到活人的魂,但现在来不及解释,只能直接讲明了状况:“他离开身体的时间太长了,再加上被带着跑的太远,精神处在极度疲惫的状态,即便是我用了咒还是不够稳定,和身体的契合性太差了,没办法合一。”
  听她讲了这么一大段话,李艺彤忽然没理解过来,本就因为睡眠不足而迟钝的脑袋,现在更是不转了。她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又回头看看那站在床边的鬼,“所以要我怎么做?”
  “哄他睡觉。”
  “哈?”对于这样莫名其妙的请求,李艺彤愣在了原地,她连自己都没办法哄入睡,现在要劝个鬼睡觉,简直有如天方夜谭。
  “就是让他放松,他现在虽然很累,但精神上还是绷紧的,你就安抚下他的情绪。我做法的时候要集中注意力不能说话。”
  该做的事情虽然了解清楚了,但对于怎么安慰男孩子李艺彤还是个新手。她平日里在学校同住同游的都是女生,男生偶尔认识那么几个还是课上小组活动时不得不结伴的,说过的话可能总共也没有二十句。她当初把这人当做鬼,所以放得开了些,现在知道这是个活人,那种不舒坦的疏离感又涌了上来。
  “没什么问题我就开始了,合魂的符没落下去之前不要打扰我。”说着黄婷婷闭上了眼,随着她结印的手势,本来落在那人身上的符飘了起来,一旁站着的鬼也乖乖躺了下去。
  李艺彤还想问些什么,可转头去看,入眼的是那人十二分认真的侧脸,轮廓分明,眉清目秀,好看的有些过分。而与她瘦弱身形不符的宽大道袍搭在身上,竟毫无违和之感,反倒是为她添上了几分书中描述的修仙之气。就连这小小的卧室,也仿佛变成了缥缈浮云间的宝地。
  方才在路上,灯光昏暗,对方又戴着帽子,所以即便是坐了同一辆车,也没能看清楚。现在灯火通明,又靠的如此之近,李艺彤不知不觉出了神。她不是没看过好看的人,往日在学校也总喜欢勾搭好看的姑娘,可眼前这位,除了好看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里面,让她莫名的安心。
  床上忽然传来奇怪的声响,将李艺彤拉回到现实中,她忙回头看去,飘在空中的符无风自动,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但床上的人却躺的不安稳,无意识的抽搐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口吐白沫或喷出鲜血。
  “你先冷静一下,”这样的开场白,让李艺彤自己都摇了摇头,“你看我们都陪着你呢,刚才不是说好了到家就让你复原,现在你不放松,怎么能回去呢?”
  那鬼并没有回答他,但奇怪的声音却小了许多,床上的人也平稳了些。知道这么说有效果,李艺彤便靠近了些,继续下去。“现在都快早上五点了,你要是现在冷静下来让这位天师将你复位的话,还能赶上早餐。什么小笼包灌汤包瘦肉粥之类的高档玩意,或者豆浆油条鸡蛋灌饼这种几块一顿,还可以吃西式的牛奶面包麦片,随你喜欢。”
  好好的安抚忽然变成了报菜名,黄婷婷虽然没分心,字句却还是入了耳,本能的有了饥饿的感觉。那魂与魄却忽然在下一瞬扣上了连接,拉扯着合魂符向下落去,黄婷婷睁开眼,手上换了复原的结印,在符与身体接触的一刹那念了咒。
  符上的字发出一道蓝光,然后彻底软了下去,轻飘飘的落在一旁的床单上。李艺彤嘴还没停,现在已经从早餐报到了午餐,就差拿出手机搜个满汉全席念来听了。黄婷婷长出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然后抬手拍了拍旁边人的肩。
  “好了,魂归位了。”
    
  窗外的天色微亮,已经是到了破晓时分。黄婷婷收下那户人家塞给她的钱,像个大夫一样面上冷淡的叮嘱说刚回魂的人身子虚,只能吃些清淡的。回过头看李艺彤的眼神除了无奈却还有些许憋着的笑意,收了自己的包接着唤她出门。
  道袍在电梯里脱掉塞进了包里,黄婷婷靠在一旁的扶手上休息,眼神却瞥向另一边站着的人。大约是真的乏了,比起来时在车上还有些话说,现在的李艺彤安安静静的盯着电子显示屏上的数字,哈欠一个接一个。
  外面路灯还没灭,合着天色把地面照的通透。黄婷婷深吸了一口不怎么新鲜的大城市空气,看自己手背上因为耗费灵力而暴起的青筋还未平复下去,就忽然听身后传来稍有欢快的声音:“好久都没看日出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
  她回头去看,李艺彤站在楼梯最后一节上,比她高出一个脑袋,正放肆的伸着懒腰。脸上虽有倦色,可完成任务的成就感也写在上面,让黄婷婷心情一并好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嗯?”李艺彤放下手臂看了她一眼,然后才笑着回答到:“李艺彤,木子李,艺术的艺,红色的那个彤。”她顿了一下接着反问到:“你呢?”
  “黄婷婷,黄色的黄,女字旁的婷。”晨曦穿过高楼大厦恰好洒在李艺彤脸上,勾勒出好看的轮廓,黄婷婷心头某个地方好像被触碰到,眼神忽然柔下来,开口道:“谢谢你今天帮我,不急着回去的话,请你吃个早餐吧。”
  大抵是真的饿了,刚才报的菜名一一浮现在眼前,李艺彤坐在早点铺子外面,看黄婷婷端着几碟小菜从里面走了出来。
  “先垫点吧,熬了一晚上。我要了小笼包,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李艺彤接过她撇好的筷子,吃了两口又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你是天师吧?”
  黄婷婷点点头,却没出声。
  “小说电影里那些捉鬼的不都很厉害的吗?你怎么是个,”李艺彤忽然把要说的词憋了回去,顿了一下又开口,语调却有些怯生生的,“你怎么连鬼都看不见?”
  这样的话黄婷婷平日里听的多了,也大概晓得那个被生吞回去的词是什么,她放下筷子,抬眼看着对面的人,“首先,今天那个男生不是鬼,是魂。”
  “嗯?有区别?”李艺彤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平日里总说鬼魂鬼魂,时间久了便觉得是同一种东西,现在黄婷婷忽然将它们分开来,倒觉得有些新鲜了。
  “对。”黄婷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思考了下是否该给李艺彤细细讲解这个中玄妙。普通人向来对什么鬼魂魄不在乎,只当它们是相同的,但对天师而言,区别甚大。
  “这么说吧,”看李艺彤好奇的眼神,黄婷婷还是开了口,“人是由魂和魄两部分组成的,魂掌管精神,而魄掌管肉体。人死后,魄会直接进入轮回,魂却有可能留在现世。留下的原因千千万,但都逃不过‘执念二字。而这种所谓求而不得的执念呢,如果太过强烈就会化成阴气。阴气与魂一起,就组成了鬼。”
  老板端上来的笼屉打断了黄婷婷的话,她道了声谢,夹起一个小笼包下意识的就想放进李艺彤盘子里,伸到一半才觉得不妥,刚要收回却发现对方的筷子也落在她的面前。
  “不好意思啊,平常和朋友吃饭习惯了。”李艺彤先打着圆场收回了手,接着抬眼看黄婷婷催促她继续讲下去。
  “所以阴阳眼看到的其实是魂,也就是你今天为什么能看到那个人。”
  “那要怎么分辨鬼和魂呢?”
  “阴气。”黄婷婷咬了一小口包子,咽下去后接着说,“魂周围飘着的黑褐色雾气就是阴气,越浓就证明这个鬼的执念越深,也越危险。”
  “原来是这样啊。”李艺彤豁然开朗道,“那地缚灵就是魂了?”
  对面的人点了点头,可眉头却也微皱起来,想了几秒答到:“本质还是鬼,只不过他们对前世的执念大多和地域有关,所以被限制活动范围已经算是了却心愿了。这个有点复杂,我一时半会儿还说不清。”
  “那这么说就不对了啊,”李艺彤也放下了筷子,“我认识的一个地缚灵,明显是因为放心不下喜欢的人才不去转世的啊。”
  第一个出现在黄婷婷脑海里的竟然是黄奉贤的名字,她先前从旁门左道听说过太师叔祖的风流韵事,只不过她也晓得黄奉贤化作地缚灵的真正原因,所以现在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罢了。
  “那是他留下的真正原因你不清楚。”
  李艺彤刚要反驳,就听到街上传来轮胎摩擦地面的尖锐声响,两人朝不远处看去,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路中央。风从那个方向吹过来,里面夹杂着陈腐的气息,黄婷婷皱着眉站了起来 ,从李艺彤身边经过的时候忽然被她扯住了衣摆。
  “那有东西,在车顶上坐着。”
  “嗯,我知道。你在这等着,我去处理。”
  “你不是看不见吗?我和你一起过去。”衣摆上的手并没有松开,反倒是紧了紧。
  让普通人卷进灭鬼的事情里是天师的大忌,但李艺彤方才已经帮她一回算是破了戒,那边坐着的鬼从气息上感觉并不大也没什么能耐,所以虽然不晓得眼前的人为什么会担心她,但黄婷婷还是承了她的美意,点头同意了。
  只是走了几步,李艺彤却自己停了下来。
  “怎么了?”黄婷婷转头看她,安慰道,“有我在呢,别害怕。”
  “不是的,那鬼在躲我。”她松开黄婷婷衣摆,“我还是在这等你吧,别坏了你的事。”
  素来只听说过鬼怕天师,就算李艺彤有阴阳眼,可终究是一介凡人,身上连灵力都探不到又如何会被鬼躲着。黄婷婷心下存疑,再去探路上的风动气息,发现比起刚才那鬼确实远了不少。她皱着眉在记忆里搜索是否书本上记载过类似的事情,可翻遍了脑海都没找到皮毛。
  她叹了口气,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看着李艺彤,那人穿着黑色的牛仔裤,浅色的羊毛衫,搭上卡其色的大衣,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学生模样。如此一个人真的会让鬼害怕吗?黄婷婷觉得,自己有必要多了解李艺彤几分了。
  

评论

热度(28)

  1. 琮琮回来填坑的阿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