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他生莫作有情痴(古风玄幻)主卡多CP【长篇慎入】(十)

权大毛a:

第四十六章
赵粤比她更急,这老帮主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前辈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冯薪朵瞪着大大的眼睛,仿佛要把老人看透。
“你就是真武这一世的天机者吧....”老人摸了摸花白的胡子,该来的总还是来了。“这事,要从三十年前说起.....”
老人开始慢慢回忆了起来:“青龙会,原本并不是一个弑杀的组织,相反,三十年前,在白玉京的带领下,屹立于江湖之上,是江湖之首,各门派以青龙会为尊....江湖祥和繁荣,后来,白玉京在燕云接受天下第一高手沈沧海的战书,他们大战三天三夜都没有分出胜负,在第四天,双双消失在燕云大漠....”
“自此之后,青龙会群龙无首,分为两派,一派以公子羽为首,他见此状,开始打着寻找白玉京的名义大肆掠杀燕云侠士;而以百晓生为首的则保持中立,慢慢的,百晓生在青龙会的实权渐渐被公子羽架空,从此,青龙会才落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张语格擦拭着蔷薇剑,本来她就有伤,戴萌那剑不轻也不重,她这一觉休息好了,精神十足。
李艺彤则在一旁听的入神,这就是她要给自己讲的事情?白玉京?好像听说过.....
回到荆湖这边,老人似乎和张语格讲的分毫不差,“在公子羽掌控青龙会十年之后,他发现自己得到的远远不够,他不满八荒各门派仍然存在,还时不时的与自己作对,更不满财神阁处于江湖与朝廷之间的位置,他的魔爪,伸向了孔雀山庄。”
“孔雀山庄,百年兴衰毁于一人之手...孔雀翎是江湖独一无二的绝世神兵,传说得孔雀翎者得江湖,公子羽很好奇,为何孔雀山庄拥有孔雀翎却不统治江湖,任由青龙会在江湖上肆意滥杀而不用孔雀翎伸张正义,于是他买通孔雀山庄管家,摸清了孔雀山庄的所有防御部署的弱点,开始计划。”张语格看了一眼李艺彤,发现李艺彤真的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说到这,老人开始不忍了起来,“而实际上孔雀山庄的孔雀翎,只是个传说...他们百年来用这个传说保护自己,却也因这个传说毁了自己,祖传的孔雀翎,是个没有灵魂的神兵,缺了坤宫反吟结,就是一件废品。第四十七代孔雀山庄庄主李水清在十六年前年前去襄州算过一卦,回头便把刚出生的少庄主调了包,对外宣称自己孩儿刚生下来便夭折,山庄已无传人,而那刚出生的少庄主,被人秘密送到了荆湖,成为了一名丐帮弟子。”
听到这儿,戴萌和瞿雪儿相视一眼,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鞠婧祎和陆婷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坤宫反吟结选她...而是,这本来就是她的东西!
“你说什么?!”李艺彤重重的掐着张语格的肩膀...声音有些颤抖,“那人不是我对不对...十六年前送到丐帮门下的弟子不止我一个!!”
张语格没有理会她,觉得她有些自欺欺人,“十年前,你六岁,青龙会与老管家里应外合,一夜之间,孔雀山庄上上下下几百口全部成了刀下亡魂,一把火,将百年盛世的孔雀山庄,烧毁殆尽.....庄主李水清,死于最信任的管家之手,而那时候的你,正在学习丐帮武学。”


第四十七章
“得到了孔雀翎的公子羽终于明白,孔雀山庄为何在这江湖只选择明哲保身,因为这神兵,根本没有灵魂,他开始等,等坤宫反吟结现世。”老人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想必,坤宫反吟结已经现世了吧?”
赵粤没想到,李艺彤竟是这样的身世...“那前辈,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那就看,彤儿她怎么选了。”老人闭上眼睛,“她已身处极境岛,孔雀翎开启,指日可待,八荒各门派应有所察觉,除丐帮之外,怕是计划好了,丐帮不愿参与八荒与青龙会之事,是为了彤儿,也是为了当年与李水清的约定。”
李艺彤捂着自己的头,痛的不能自己,张语格有些不忍的拍着她颤抖的肩膀,却在下一秒,被人掐紧了脖子。
徐子轩担心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李艺彤,加大了掐住张语格的力度,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们丐帮都这么粗鲁吗?不是掐肩膀就是掐脖子?”张语格被掐的涨红了脸,一巴掌打在徐子轩的下巴上。
吃痛的徐子轩捂着下巴狠狠的盯着她,“妖女,把我师妹放了!”
“你都不听人解释的吗?出言不逊!”张语格拿起一旁的蔷薇剑,“该打!”
徐子轩揉了揉拳头,“来,看看谁打谁!”
两个人噼里啪啦在狭窄的山洞里打了起来。
张语格:“云台三落!”
徐子轩:“龙吟三破!”
张语格:“苍龙出水!”
徐子轩:“醉饮江河!”
张语格:“天峰五云剑!”
徐子轩:“劈山决!”
两人看似不相上下,实则张语格连一半的力气都没使出,见徐子轩打累了,她也装作累了,两人喘着气休息了一会儿,又劈天盖地的打了起来。
“妖女!我劝你束手就擒!!”
“傻乎乎的草包!愚笨加鲁莽!”
“你!”
“吵够了吗?打够了吗?”李艺彤冷冷的站起身,平静过后的她一手握住张语格的蔷薇剑,一手捂住徐子轩的拳头,转头看向张语格,“你给我讲这些,不可能希望我去为公子羽开启孔雀翎卖命吧?你有什么目的?或者,身为卧底的你,有什么计划?”
张语格很惊讶李艺彤的聪明,这才一会儿,就猜到了自己卧底的身份....“是的,你很幸运,遇到了本姑娘,五年前本姑娘在秦川蛟龙岭得了造化,受了掌门人的派遣,表面上下山游历,实则潜入青龙会,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打入内部,获得信任。”张语格忌惮公子羽,不是因为他弑残忍,相反的,他并不残忍,只是有些冷漠罢了,她怕他,是因为他的强大,“这次将你带回嘲天宫的任务由我完成。”


第四十八章
“卧底?”徐子轩放下拳头,开始仔细盯着张语格。
“青龙会弑杀,她昨日虽带一大帮杀手潜入财神阁,却只伤人而不杀人,她抓我,没有第一时间带我入嘲天宫而是给我讲明这些年所发生的事,只有两个可能,一、她和青龙会弑杀一派是敌人,是中立派,二、她哪派也不是,不为任何人效命。鉴于之前戴萌对她的态度,我选择相信第二种,因为太白弟子的铮铮傲骨,不是那么容易被消磨的。”李艺彤松开手,左手心已经开始淌血。
张语格两眼发光的点点头,“入嘲天宫后,公子羽必定会逼迫你服下百味散,用来控制你,防止你开启孔雀翎后反杀青龙会。”
“呵,他是要我做青龙会的傀儡。”李艺彤扯着嘴角轻笑一声。“拿我当做杀人控制江湖的兵器!”
“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好好的人不做,去做死物呢?”张语格坐在一边,撑着脑袋,瞪了一眼一直看着她的徐子轩。
徐子轩一看被发现了,连忙扭头,“阿卡,你打算怎么做?无论上刀山下火海,师姐都陪着你。”
李艺彤深深的看了一眼不顾生死前来寻她的徐子轩,憋住了要流下来的泪,然后看着张语格,“当然不做死物,说说你的计划。”
“百晓生已经研制出了百味散的解药,你可先服下随我入嘲天宫,装作已被控制,开启孔雀翎之后,你懂的~”张语格俏皮的朝着李艺彤眨了眨眼。
“昔日他灭我满门,而今我定要他加倍偿还。”李艺彤眼露凶光,一向爱好和平与世无争的她,已经陷入了太多改变她一生的纷争。
“喂,你这解药靠不靠谱啊?”徐子轩还是不怎么信张语格,或者,在故意找茬。
“我都吃了你说靠不靠谱?”张语格气不打一处来,这死丐帮找茬呢?“臭乞丐,喝酒嘴炮打女人!”
“我嘴炮??我怎么嘴炮了?”徐子轩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我从来说到做到!”
“姑娘,无论是弑杀派,还是中立派,待我开启孔雀翎之后,姑娘还是随我一同走吧。”李艺彤却认真的看着张语格。
一句话暖透了张语格的心,她苦心经营五年,等到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个人,而这个人,深知她所处危险之地,要带她走,而这个跟她打架的该死的徐子轩,怎么就没这觉悟呢?“我知道。”
“那....走吧。”李艺彤深深吸了一口气,是生是死,终要踏出第一步。
徐子轩饶紧了缠手,正要跟上,却被张语格拦下,“你去百晓生处藏着,需要你的时候我会找你的,但是如果你现在跟着去,我们都会死。”
徐子轩不禁认同的点了点头,姑且认为这人在关心自己,不想自己死吧!“我怎么去?”


第四十九章
“向南,自会有人迎你,与公子羽约定时间即将到了,我和李艺彤不能再耽搁了...你..好自为之。”张语格塞给徐子轩一颗药丸,“这是十转天地回魂丹,若遇危险,或许能救你一命。”
这是百晓生给她保命用的,她却给了一个刚刚和自己打的不可开交的人,她这是怎么了?
接过了张语格给的药丸,看着两人速速离去的背影,这回,徐子轩不知道自己从心底担心的是谁了...怎么会有这种人,才遇到不久,就能动摇自己的心。
而后,她会开始明白‘情’这个字,明白了喜欢,明白了为何李艺彤鞠婧祎都不愿放弃。
“接到八荒各门派指令,八荒弟子精英尽出,于东越泉州港汇合,一同攻入东海嘲天宫。”尚野昀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屋里所有人的表情都凝结了。
“为何之前八荒不派人消灭青龙会?非要等到现在?”赵粤感觉奇怪。
“今时不同往日,青龙会气数已尽,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林思意解答之后,赵粤并没有听懂。
瞿雪儿贱贱的表情又出现了,忍不住开始欺负赵粤,“你说你有什么用,连这都听不懂,如今八荒修养身息这么久,实力大涨,而青龙会这几年在江湖上却仍然挥霍着白玉京当年打下来的根基,何况中立派怕是也坐不住了,内忧外患,自然气数已尽了。”
赵粤正气的想要反驳,却发现对方说的很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只好扭过头,无视瞿雪儿。
“所以阿卡的出现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一个八荒正义之士攻打嘲天宫的正当理由。”鞠婧祎有些厌恶,都说青龙会肮脏,那么八荒呢?正义?迟来的正义...能弥补阿卡十年前被灭满门的痛楚吗?
尚野昀默默的低下了头,鞠婧祎说的没错,李艺彤只是个理由,这也是为何帮主命令丐帮不参与八荒计划的原因,而这个原因,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赵粤听着鞠婧祎有些无力有些愠怒的声音,你关心她,是因为喜欢,还是只当她是挚友?
“那我们还等什么,去东越吧。”戴萌有些着急,不知道是为了救李艺彤急,还是为能见到莫寒而着急。
“这么说,八荒精英尽出,大师姐也会去了?”林思意无意间歪着头问瞿雪儿。
“应该是吧。”瞿雪儿应了一句。
鞠婧祎听完脸色变得略带纠结,她一直盼着见到赵嘉敏,去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八荒集聚,她的身份怕是要暴露了...不知道李艺彤和赵粤知道了,会不会原谅自己...肯定不会的吧...她竟会在意李艺彤对自己的看法,果然,是在意了?
陆婷一把牵住鞠婧祎的手,加了些力道,“别想太多,待在我身边就好了。”
冯薪朵吃味的瞄了一眼,却没说什么,悄悄伸出手在陆婷的腰间扭了一圈。


第五十章
“啊!!你干嘛!”陆婷疼的跳了起来,立马松开了鞠婧祎,鞠婧祎挑了挑眉毛,选择不参与进去。
“你俩到了东越再打情骂俏吧哈!”赵粤挡在冯薪朵面前,“走走走,救卡卡重要。”
“谁!!谁跟她打情骂俏!”陆婷就这么骂骂咧咧被赵粤推着走了。
鞠婧祎抬眼看了一眼冯薪朵,深不可测。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不会做对陆婷不好的事,你放心吧。”冯薪朵猜到了鞠婧祎在想什么,笑着看着她。
鞠婧祎回敬一个笑却仍不友善,“哦。”
林思意只觉得这两人的眼神似乎在打架,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刷个存在什么的,戴萌却撞了撞她的肩膀,“愣什么呢?走了!”
“啊...好...”林思意咽了咽口水,捏紧拳头为自己打气,这一路自己找鞠婧祎说的话不超过五句,这样可不行啊!“革姑娘,此次去东越,可要落一落天香谷?”
“嗯?”鞠婧祎看着这个不停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却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五毒,开始她原本以为林思意是为赵嘉敏报仇而来,这一路来却发现这人并不认识自己,更别提为赵嘉敏报仇了。“泉州港离天香谷很远,我不入谷。”
被瞿今生圈养在瞿府两年的瞿雪儿,对外面的一切无论好的坏的,都充满新奇,而现在的她因为对手的强大而感到压抑,感到无力,特别是听到李艺彤只是一个棋子的时候,她原本以为,这个江湖,根本没有好坏正义之分,只有强者和弱者之分,而现在看来,强者和弱者,只在一瞬之间。
戴萌看着荆湖灿烂的天空,她的心忽然沉沉的,再见张语格,自己可会全力挥剑?只是事到如今,如何能回头呢?
东越泉州港,聚集了许多接到门派指令派去东海的八荒弟子,连不问世事的移花都不例外,只是移花宫不参与汇合,而是自行前往,毕竟移花宫与嘲天宫都在东海。
“东海移花也会参与这一战?”
“听掌门说,八荒各门派无不例外!除了丐帮和关外皇族神刀。”
“神刀不来意料之中,人家可是皇族,这丐帮为何不参战?不过我更好奇这东海移花是什么样子...”
“本派曾有一弟子出海时遇险,被移花宫弟子所救,有幸能踏上移花岛,目睹风采。”
“岛上风景如何?”
“只一个‘美’万万不能形容!”
赵嘉敏从杭州钱塘港追到东海时,正好接到门派密令,要求她在泉州港等待各门派师弟妹,一同攻打嘲天宫,她有些不悦的站在嘲天宫所处的海岛,这帮人有什么资格让自己等?甩出双刀,一路为八荒弟子们留下记号,寻着蛛丝马迹,孤身前往,希望能早些找到徐子轩。
而在赵嘉敏走后不久,陆婷鞠婧祎一行人便在东越江洋港和各自门派的精英汇合了。







评论

热度(25)

  1. 琮琮权大毛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