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视而不见

叶开花落:

   “婷婷桑,婷婷桑,你看看我。”曾几何时,李艺彤在台上这么喊着,黄婷婷却只是漫不经心的瞟上一眼。


   现在李艺彤再也不会这样喊了。黄婷婷竟然觉得有一丝怀恋。


  明明说好了转部门,结果还是在公司表彰大会上碰见。


   卡黄聚聚的一句戏言,却很符合黄婷婷现在的心境,也符合李艺彤的。


    看着公司精心准备的视频,黄婷婷实在是有些不忍直视自己的那一段,七里摔什么的,都到2018年了还要拿出来用。自己这是没有什么梗可以吐槽了吗?除了灵魂歌姬这个称号,伴随自己那些年的明明还有…………婷婷桑这个称呼。


   多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以前是那个孩子不停地跟在自己后面喊,还不准别人喊这个她想出来的专属称呼,在她的坚持下倒也没有别人喊什么这个名字。现在除了她,别人都可以喊了,却没有成员喊了。可能只有一些粉丝会在握手会上喊喊,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创始人呢?


   看着那孩子唱歌的背影,黄婷婷不自觉地拿着手中的沙锤为这人伴奏。


  “欸,李艺彤,你看不见我吗?我举高点,再举高点。”黄婷婷看着李艺彤没有任何变化的身影,手中的沙锤也越举越高,只是在这人转身的一刹那,放下了。


   李艺彤似乎并未将视线投向黄婷婷,反而投向了另一边。黄婷婷苦笑了一下,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天道好轮回。


  “今天唱的很好啊。”后台张雨鑫把手机递了过来,让李艺彤看那些截图。
  
  看着张雨鑫小心翼翼的样子,李艺彤笑了。


  “别装了叉总,图从卡黄群还是超话找来的。”李艺彤哪里不明白张雨鑫的意思,那些图无论怎么看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除了唱歌的李艺彤,还有另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截图上,另一个人叫黄婷婷……


   “粉丝就这么拍的嘛。”张雨鑫看着李艺彤未曾改变的神色,松了一口气,当局者迷,她作为旁观者,岂能不明白这两个人之间从未放下的感情。


    因为在意,才刻意远离对方。


    李艺彤一直都佩服卡黄gay的能力,区区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个同框,都能让他们原地复活,看着冲上超话排名的卡黄。李艺彤笑了,多久了,这些人还是放不下啊。


   可是自己呢?自己又放下了吗?


    巧合总是有的,李艺彤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刚巧碰到回房间的黄婷婷,走廊只有那么大,像装作看不见还真是挺难的。


    李艺彤下意识想转身离开,可是转念一想,凭什么每次都是她先走,反正就碰个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都说是普通同事了吗?普通同事怎么就不能再生活中心碰面了。总归要克服的。


  想到这里,李艺彤吸了口气,抓着垃圾袋的手紧了几分,向前走去,快碰到黄婷婷时,微微侧过身子,两人擦肩而过。


  随后李艺彤头也不回地继续大步向前走去。对于黄婷婷这个人完全视而不见。


  黄婷婷微微一愣,之前本想和李艺彤问好的话语,只吐出发卡两字便没有了下文,这两字也先是在走廊回荡,然后就消散。不知道李艺彤是否听到了这两字,反正李艺彤是没有回过头的。


  不久,走廊上就只剩下了黄婷婷一人,一时之间走廊空空荡荡倒显得有几分落寞之情。


   这是黄婷婷在她们吵架之后,第一次在走廊上碰到李艺彤,其实正如李艺彤远远看到了黄婷婷,黄婷婷也早就看到了李艺彤。


  黄婷婷本以为李艺彤会像之前一样逃避,没想到这次却朝她走了过来。黄婷婷的内心确实是不自觉地涌出一些名为欣喜的情绪的。


  她想了很多这个时候要说什么,却不曾想过李艺彤连给她说话的机会都没给。


  黄婷婷不禁想起了之前,李艺彤来自己房间的时候,多少次想吐出内心的欣喜给黄婷婷知道,却因为黄婷婷一个眼神而闭嘴。


  我曾经以为自己很喜欢安静的生活,碰到你之后,我却觉得热闹一点也不错,可是当我适应这份热闹的时候,你却将其撤回,现在没有了你的热闹,又叫我如何适应现在的生活。


  张雨鑫看到黄婷婷差点没有被黄婷婷现在的状态给吓死,在舞台上发光发亮的黄婷婷,现在失神的在走廊上晃悠。


张雨鑫一边想着黄婷婷是不是在工作上遇到什么打击,一边壮着胆子喊了黄婷婷的名字。


一霎间,黄婷婷的眸子重新换上了流光溢彩的神色,和刚刚失神的她判若两人,她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发光发亮地黄婷婷的状态。


张雨鑫是何等机灵的一个人,饱读各大同人文的叉总掐指一算就知道这件事和李艺彤脱不了关系。


“婷婷。做个交易,我帮你解决你的烦恼,你帮我包下我下个月的外卖,怎么样。”张雨鑫拍了拍黄婷婷的肩膀。随即没等黄婷婷反应过来,就小跑着大呼小叫地找李艺彤去了。


  “罢了。死马当活马医吧。”黄婷婷看着张雨鑫离去的背影笑了笑,并未像之前一般阻止。


  “发卡,我看你愁眉不展,定是心中有结,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我帮你解决,你包下我下下个月的外卖,怎么样。”张雨鑫找到正在倒垃圾的李艺彤,故弄玄虚地看了看李艺彤的脸,随即说道。


“你帮我解决了,我包你一年外卖都行。”李艺彤白了张雨鑫一眼说道。


   “成交。”张雨鑫拉着李艺彤就往孙芮房间跑,整个人算是直接冲进孙芮的房间,把正在和吕一看电视的孙芮吓了一跳。


  张雨鑫毫不客气地拿了几瓶啤酒,和孙芮说了一声算李艺彤账上就拉着李艺彤跑了。留下原地懵圈的孙芮和脸上挂着不明笑意的吕一。


   “什么都别说。”张雨鑫把李艺彤拉到了黄婷婷门口,随后给李艺彤直接先喝了两瓶啤酒,看着李艺彤似醉非醉的样子,把剩下的酒均匀地洒在了李艺彤的衣服上。


    随后敲响了黄婷婷的门,把李艺彤推了进去,还不忘说一句:“好了,现在你什么都能说了。”就把门关上了。


  黄婷婷连忙扶住了被张雨鑫一猛推差点倒地的李艺彤,闻着李艺彤身上的味道,黄婷婷皱起了眉头。问到:“你喝了多少?”
  
   “两瓶。”李艺彤如实回答。


   “两瓶能成这样。”黄婷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真的是两瓶。”李艺彤此时也有了几分醉意,听到黄婷婷不信任的语气,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声音隐隐染上了哭腔。


    “发卡乖,别闹了。”感觉到了李艺彤的变化,黄婷婷连忙换上了一副温柔的语气。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喝酒也好,以前也好,我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两瓶酒也好,我喜欢你也好,都是真的。”李艺彤感受到了黄婷婷温柔地语气,并没有因此平静下来,反而借着醉意吐出了内心的想法。


     “我……”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的样子,一时之间竟束手无策了起来。


    “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就彻底拒绝我,为什么还要做那些令人误会的举动,为什么要一次次给我希望。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李艺彤看着黄婷婷脸大声问道。


   黄婷婷沉默了,她就算喜欢李艺彤,可是这个社会这样,她又能怎么办。反倒李艺彤看着黄婷婷,凭借着醉意胆大起来,吻上了黄婷婷的唇。


  黄婷婷努力挣脱了李艺彤,想要快步离开房间。却被李艺彤一把拉入了怀了。


  “你这些日子是越来越瘦了。婷婷桑,我长大了,给我一个机会。”感受着怀里人的气息,李艺彤放在黄婷婷腰上的手紧了几分。


  “不,你还小。”听着李艺彤幼稚般的话语,黄婷婷笑了。


  “我决定赌一把,赌我们的爱是不是比我们之间隔的这些东西要长久。”李艺彤并未在意黄婷婷的话,自顾自般说道。


  “如果你赌输了怎么办。”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眼神里不知道是何种情绪。


  “那我就和出现在你身边的任何人拼命。”李艺彤看着黄婷婷笑了。


  “你有几条命可以拼啊。”黄婷婷听着李艺彤的话,不禁为这想法叹了口气。


   “我愿穿过万紫千红的回忆,他人眼中的异样,社会上那些流言蜚语,挤进你郁郁葱葱的现实里。就算拼出一身血痕也在所不惜,因为你就是我值得拼命的理由。”李艺彤收缩手臂,抱紧了黄婷婷。


    黄婷婷扭过头,恰好对上小孩的星眸。黄婷婷叹了口气,也罢,那我陪你赌上这一回吧。


   儿时的懂事,少时的循规蹈矩,黄婷婷的身上似乎不曾出现任何叛逆的情绪,但是这一次,黄婷婷做出了二十几年来最出格的事情,陪着李艺彤一起走完余生。


  多年来保持地循规蹈矩的作风,此时荡然无存,骨子里叛逆的基因被释放了出来。


喜欢上一个人,是一种本能,就算你加以掩饰,想要忘记,你的心也会替你记得。为了你喜欢的人,你往往可以做出更多改变。


那一夜,李艺彤没有回房,何晓玉也被张雨鑫请到了万丽娜那里。


  次日,李艺彤面色如常的从黄婷婷的房间出来,无视了室友询问的眼光,何晓玉八卦的眼光,张雨鑫得瑟的眼光。


  敲响了易嘉爱的房门,扔下一句黄婷婷身体不适,就又走回了黄婷婷的房间。


  留下易嘉爱摸不着头脑地想,为什么不是同寝室的何晓玉而是李艺彤知道黄婷婷身体不舒服。


何晓玉看着李艺彤毫不留情关上房门的样子,估摸着自己可能继续要到万丽娜的房间睡了。


张雨鑫则两眼放光的望着手机,想着接下来要点什么外卖。


不久,醒来的黄婷婷捂着腰蹭到了李艺彤面前。略带得瑟地说:“现在不对我视而不见了?”


“以后都不会对你视而不见了,余生,还要和你一起走。”李艺彤看着黄婷婷不怕死的得瑟样子笑了。重新把黄婷婷抱回床上,然后整个人压了上去。


  “婷婷桑,永远不要挑衅一个攻。”在黄婷婷不解的眼神里,李艺彤笑着附在黄婷婷耳边说了一句。
 
  房间外,听着黄婷婷传来貌似求饶的声音,万丽娜不禁打了个寒颤。卡姐下手,好像有点重啊。


  何晓玉看向一边点外卖的张雨鑫。默默让张雨鑫顺便再点上了一份腰花。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