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简单

江河行地李无涯:

* 开学减压,无内容无字数无脑甜 *





学习新舞蹈对大部分人来说都不太会是一件简单的事。



有时候仅仅是一个动作也能够把某人击沉。



“太难啦。”



李艺彤索性放松了身体,整个人瘫坐在地板上。



“前面几段比这个难的动作多的是,怎么到这你就卡壳了?”



万丽娜盘腿坐在镜子前面看她,从其他成员练累了陆陆续续回房间到现在整个练功房只剩她们两个人,李艺彤已经跟一个舞蹈动作纠缠了好一会儿了。



“唉,动作难不是最关键的,我只是找不到这段副歌该有的情绪。”



“哈?”



万丽娜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她。



“怎么才能在流畅跳出动作的同时表现出歌曲中传达的羞怯和紧张感呢?”



“这个......”万丽娜拿起手机翻看着这首歌的歌词,“你稍微做一下表情不就好了。”



李艺彤微张着嘴呆滞了一下,转头对着镜子挤眉弄眼。



真是惨不忍睹。



“算了,我来做一遍,你试试看模仿我。”



万丽娜只想着救救孩子,虽然她不跳这首歌,不过在这观摩了李艺彤近一个小时,这段歌曲和舞蹈动作已经深入她心了。



音乐响起。



“注意看我表情。”



行云流水的优美动作,软面含羞,又透露出紧张感。



李艺彤瞠目结舌,鼓起掌喊666。



“怎么样,简单吧?你做做看。”



李艺彤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微微撇过头。



“娜姐,还是不要了吧?”



“哈?”



万丽娜把短袖的袖子又往肩上撸了撸。



“我做我做我做我做。”



音乐又响起。



行云流水的优美动作,面如苦竹,又透露出jio痛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什么鬼啊怎么一脸便秘相?”



“我就说一点也不简单嘛!”



李艺彤这次完全瘫倒在地,捂着爆红的脸嘤嘤嘤。



“什么东西不简单?”



李艺彤嘤了半天也没等到万丽娜来安慰她,叹了口气正要起来就听见熟悉的声音以熟悉的口音从熟悉的门口传来,原本缓和了一半的脸色又迅速涨红,起身的动作也停住,整个上半身又倒回了地板上。



“哟,阿黄,你怎么进来了?”



万丽娜也是很意外,她刚才余光扫到黄婷婷路过门口停住了脚步,却没想到她会直接进来。



“作为一个前副队正义感爆棚来拯救一下被舞蹈逼到表情混乱的前队友。”



黄婷婷回答地一脸认真,李艺彤偷偷瞟着她怀疑这人是不是被下降头了。



“所以你们到底在跳什么?有人告诉我你们已经在这里练同一个动作48分钟了。”



说完还刻意瞥了一眼倒地装死的李某人。



万丽娜向她简述了一下李艺彤的需求和现在的情形,黄婷婷细细品了品“羞怯”、“紧张”两个词,愉悦地拍了一下手。



“这很简单嘛!”



李艺彤总算不装死尸了,因为黄婷婷弯下腰抓住了她的胳膊要把她拽起来。



“你你你你你你干嘛?!”



“我还没看过你跳这一段,你跳一遍给我看看我好给你提意见啊。”



李艺彤发誓她对这样义正言辞的黄婷婷觉得除了诡异还是诡异。



还有一点点,羞怯,紧张?



黄婷婷从她手里抽出手机,音乐又又响起。



行云流水,面若桃花半含羞,薄唇轻抿似不安。



万丽娜张大了嘴。



李艺彤爆红了脸。



黄婷婷看直了眼。



“看,我说很简单吧。”



气氛开始变得微妙。



李艺彤咽了咽口水,眼神开始飘忽不定。



万丽娜打了个颤,结结巴巴地说时间不早了,几乎是飞着逃离了练功房。



黄婷婷咬着下唇把李艺彤的手机还给她,李艺彤颤颤巍巍地接过差点没拿稳。



退出了播放器就是微信界面,上面显示着她8分钟前发的一条朋友圈。





『同一帧动作跳了48分钟,本人宣布我佛了,从未感觉如此平静,来人教教我羞怯紧张和麻溜地跳舞要怎么同时拥有啊啊啊啊!!!』




同屏出现的还有一条评论。




52Hz:『芳心纵火犯已经在路上了,你做好羞怯到晕厥的准备。』




一抬头,黄婷婷正垂着眼看自己。



“我的正义之火能烧到你心里了吗?”



李艺彤表面翻了个白眼实则矫情地忍泪,还没褪去绯红的脸再次发烫,只能上前抱住黄婷婷把头搁在她肩上好不让她看到自己混乱的表情。



带着点点鼻音的小奶音才哼哼唧唧地回答她。



“简单。”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