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人在江湖(二)

鲤鱼精:

本文纯属虚构,切勿上升真人!


主卡鞠,副马鹿、卡朵。


今年总选后的假期让李艺彤感觉有些不真实,尤其是每天都在鞠婧祎身边醒来。前两年鞠婧祎都在忙着拍戏,一部接一部,总选结束就要飞回剧组,她只能不情不愿的帮鞠婧祎收拾行李,然后依依不舍的送她离开。


有时李艺彤会想如果她和鞠婧祎是两个普通女孩子就好了,可以每天厮守。但转念又打消这种想法,她们的相遇不就是因为不甘于平凡吗?是对舞台的渴望造就了她们,也成全了她们。


闲下来的鞠婧祎似乎比往常要黏人许多,像个人形挂件一样黏在李艺彤身上,而且一改以往老干部作风,李艺彤说什么就应什么,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随便李艺彤摆弄自己。


“青韦,你陪我一起看动漫好不好?”
“好!”
“青韦,你看我的小裙子漂不漂亮?”
“卡卡穿什么都漂亮。”
“青韦,我给你准备了小裙子哦!”
“好,我去换衣服。”


鞠婧祎二话不说就到浴室里去换衣服,李艺彤觉得自家小橘喵这么言听计从有些反常,但心里却又止不住期待,小橘喵这种小巧玲珑的身材最适合穿小裙子了!


鞠婧祎的心思其实很简单,她想补偿李艺彤,她想把所有不在李艺彤身边的时间都补回来。特别是这一年,小海豹实在太不容易了。鞠婧祎忘不了组阁的那晚,视频电话里小海豹迷茫无助的向她问:“青韦,我真的是坏人吗?”


当然,对鞠婧祎而言不完全是补偿,还有一点占有欲在作怪,毕竟看李艺彤超话里老油条们晒握手会repo,自己是有点吃醋的。鞠婧祎想着,你们老油条能和李艺彤谈一分钟的恋爱,我鞠婧祎能和李艺彤同床共枕!虽然不能让你们知道,但这么想一想还是要开心不少。


鞠婧祎在浴室里换好了衣服,对着镜子越看越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这个款式。对了!就是刚才看的动漫,女主角穿的那身黑色水手服。 那部动漫是前几天李艺彤推荐给她的,自己因为剧荒便看了几集,没想到居然入迷了。女主角是个既傲娇又害羞的金发小个子,男主角是个外表看似凶恶,实际温柔善良的好人。


鞠婧祎抿嘴笑了笑,小海豹这点小心思还是一如既往。 “想当攻可没那么容易哦!不过,看在你那么可爱份上,就满足你这一次。”鞠婧祎喃喃自语。


鞠婧祎走出浴室的那一刻,李艺彤觉得次元壁真的是可以打碎。


“天呐爸爸!青韦太好看了,我疯爱了!”
“好啦好啦,冷静一点,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不管啦!先抱一下,小橘喵真软和……”
“抱就好好抱,你不要乱摸。”
“你是我女朋友,摸你是我的权利!”
“哎,随你啦!”


鞠婧祎被李艺彤圈在怀里又摸又抱,虽然有点嫌弃她轻薄的行为,但只要她开心不就好了吗?


——————————————————————————————


陆婷最近有点烦恼,这几天冯薪朵一直闷闷不乐,自己试了各种方法来哄她,就差用美人计了,可冯薪朵就是开心不起来。


实在不行,我只能牺牲色相了。陆婷这么想,也是这么行动。“朵朵,你看,喵呜。”陆婷在浴室换上了一套白色猫耳睡衣,红着脸在冯薪朵面前卖起了萌。


冯薪朵扭头看了一眼陆婷,面不改色的说了一句:“哦,这衣服蛮好看的。”


陆婷一时无语,扑倒在床上,使劲搓揉着枕头,心里无比抓狂:啊!我该怎么办?都做到这个程度了,她怎么还是这样?


冯·偷着乐·薪朵:“没事啦,昨天我找发卡谈过了,她说她能理解我当时内忧外患的局面。”


陆婷一脸惊讶:“那……发卡她不介意了吗?就是那个事。”


冯薪朵脸色一沉:“朵卡……亡国了……我和她现在是老同事和前队友。”


陆婷听完心里一阵颤抖,过了一会儿,慢慢的开口:“朵朵,你别憋着……”


冯薪朵笑了笑,打断了陆婷:“大哥,我真的没事,沟通的效果已经远超我的预期。就这样吧,这是我和发卡最好的结局了。”


陆婷有些心疼,搂住起冯薪朵的肩膀说道:“朵朵,如果我们不是偶像该多好?”


冯薪朵摇了摇头:“不做偶像那我就遇不到你,太亏了,我可不干。”


陆婷听完这句话觉得脸好烫,楞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冯薪朵已经和李艺彤谈过了,那刚才我穿成这样卖萌岂不是……太羞耻了!血亏,血亏啊!


不过,没等陆婷后悔完,冯薪朵一个翻身,骑在她的腰上,眯着眼睛:“大哥,你知道我的外号吗?”


“冯……二狗?”陆婷被冯薪朵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有点不知所措。


“说对了,狗猫相见会打架,而且……”冯薪朵说着,将上衣一脱。


“而且什么?”陆婷觉得今晚自己恐怕得交代了


“猫打不过狗!”冯薪朵俯身吻了下去。


这一夜,她们成长了许多……

评论

热度(27)

  1. 琮琮鲤鱼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