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Exchange(10)

我的小小小傻叽啊:

46


 


“黄婷婷!!!”


 


咬着吸管的黄婷婷懵懵地回头看了眼怒气冲冲走过来的陆婷,下意识的用胳膊肘撞撞身旁低着头打游戏的冯薪朵。


“你俩又吵架了?!”


“没有啊。”冯薪朵随口回了一句,“我可没惹她……等一下,245方向有人!”


 


说话间陆婷已经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桌子一拍,柳眉倒竖。


“真的是太可恶了!”


话音一落,冯薪朵嗷的一下叫唤起来:


“真的太可恶了!居然让他给跑了!”


 


……


 


察觉到陆婷投来的危险目光后,冯薪朵迅速关掉手机,坐直身子一脸乖巧。


“请您继续说,朵朵不玩了。”


 


“真的是太可恶!”陆婷继续拍桌,“我刚刚碰见你家李艺彤,好心问她感冒有没有好一点,你知道她怎么回我的么!气死我了!”


黄婷婷摇头,这个点上了还不忘补一句:“不是我家的……”


陆婷翻了个白眼。


“李艺彤肯定吃错了药!她居然对我冷笑!”陆婷惟妙惟肖地模仿了一下,然后不可思议的摊开手表示震惊,“冷笑就算了,还说什么漂亮女人都是蛇蝎心肠——我真的惊了,我长得漂亮怪我咯?!再说我真的是好心问问啊!”


冯薪朵连忙顺毛:“不怪你不怪你,小漂亮最人美心善了。”


 


黄婷婷尬笑两声,咬着吸管含糊不清地说:“那她大概真的是——吃错药了。”


 


47


 


李斯特听见了房门滴滴的响了一声。


她把被子掀起来,盖住脑门打算装睡。


 


“晚了。”黄婷婷把手上的袋子放在书桌上,“趁热吃。”


李斯特从被底发出了闷闷的一声“嗯”。


 


黄婷婷不知道她又在闹什么情绪,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后就打算出去,手都搭在门把上了,还是被李斯特叫住了。


“你都不问问我怎么了么?”


黄婷婷转头看向被子里那蜷起来的一团。


“你想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所以我没必要主动问你。”


 


李斯特掀开被子,顶着一头炸毛坐起来。


“你这女人心真坏。”她一边不满的抱怨,一边手脚麻利的拆着黄婷婷带来的便当,“对你自己喜欢的人就不能多点关心和照顾么?”


“那你别吃了。”黄婷婷环起胸,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对:“谁喜欢你了。”


李斯特撇撇嘴,不发表任何意见。


 


黄婷婷看了会儿坐直身子低着头吃饭的李斯特,眼神变得有点复杂。


“你知道么?有时候我会觉得你根本不是李艺彤。”


 


48


 


下人低着头端来了一盘热毛巾,放下之后很识相的迅速离开了。


 


李艺彤走过去拿了一只热毛巾,然后放轻脚步回到了床边。


卡洛琳侧身躺着,睡的很熟,露在薄被外的香肩和手臂上有好几块明显的咬痕,齿印深的地方甚至破了口子。


 


李斯特这个混账,对女孩子居然这么狠!


李艺彤心里一边骂着,一边弯下腰轻轻擦拭着那些伤口周围沁出的血迹。


处理完肩颈这一块后,她直起身,多少有些犹豫。


很显然被子下面的那些肯定更严重,但是那都不是李艺彤能看的地方。


要不还是叫侍女来?


不行,现在卡洛琳这幅样子,被人看去了还不知道要胡说些什么。


那——那还是我来?


 


正踌躇间,原本在“熟睡”的卡洛琳却是幽幽的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剩下的,我自己来。”


李艺彤有种被看穿心思的羞愧感,往后退了几步,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那我把毛巾拿来给你,然后我就出去。”


卡洛琳有些无奈的笑笑。


“所以公爵大人昨晚是短暂性找回记忆,白日一醒又成了什么都不记得纯情少年?”


 


李艺彤在卡洛琳似笑非笑的眼神里觉得自己背上的锅重逾千斤。


“抱歉……昨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这个解释怎么这么渣男?


李艺彤想了想连忙补充道:“下次肯定不会这样了,请你相信我……”


不对,这口气怎么越来越渣了。


“我、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完了,简直说了一套经典臭男人语录。


 


卡洛琳一直含笑看着李艺彤,直到听到那句“会对你负责”后,面上笑意渐渐褪去。


她收回目光,涩涩的弯了弯唇。


“您不必说出这样的承诺。”她翻了身,背对向李艺彤。


 


“我和您都很清楚不是么?这话,您做不到,我也承担不起。”


 


49


 


“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想通原因,但我并不觉得你只是‘失忆’了,”黄婷婷拉开椅子坐到了书桌边上,“即便她们都觉得你很像几年前你刚进来的样子,但我觉得不是。”


 


李斯特把手中的叉子放了下来,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看向黄婷婷,露出一副“请您继续说下去”的诚挚表情。


黄婷婷用食指在桌面上敲了敲,稍稍组织了下语言。


 


“我不敢说会比其他成员会更加了解你,但,之前关系还算不错。”黄婷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至少比这两年好很多。”


李斯特眨眨眼:“放心,以后只会更好。”


“先别打岔。”


 


“我觉得即便一个人失忆,有些习惯却是很难改变的。你原先写字,字体是圆圆的那种——有点像在画画,因为拿笔的姿势不对,所以下笔的力度总是不够。”


黄婷婷在书桌上翻了翻,抽了一张用过便签出来。


“前几天你出去买东西,给我留了张字条,这上面的字每一个都是棱角分明,而且力透纸背——我觉得字体这个东西很难去改变,况且之前你有说过很喜欢圆圆的字体,因为可爱的萝莉都是这么写字的。”


 


李斯特瞥了一眼那张字条,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是,写字这种习惯,短时间内确实很难改变。”


 


“字这个变化的比较明显,而且没有办法用正常的逻辑解释。其实你的走姿、坐姿、看东西的习惯都不一样了。”黄婷婷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还有很多细的点,比如——眼神?”


“眼神这个东西,”李斯特微微一笑,“可以伪装。”


“是,短时间的伪装是没有问题,但有些东西伪装不了。”黄婷婷微微垂眸,“你真的喜欢一样东西,眼神是藏不住的。”


 


“那么——”李斯特笑的有些坏,“那么你觉得李艺彤喜欢黄婷婷么?”


 


黄婷婷在短暂的沉默后,像是放弃挣扎般的叹了口气。


“我不是瞎子,我知道。”


 


50


 


李艺彤刚刚换完药,下人就把一封邀请函送到了面前。


“公爵大人,这是宫中送来的舞会邀请函,而且送信人正在书房等着您。”


李艺彤拿起那封信,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封口上的蜡印。


“好,我这就过去。”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先不要打扰卡洛琳侯爵,让她休息会儿。”


 


李艺彤没想到送信的人是公主。


她更没想到在宫廷里看起来端庄无比的公主居然大模大样的坐在书桌上,两条小腿还在空中晃来晃去。


“公主殿下。”


“你来啦。”公主朝她招招手,兴致满满的晃了晃手中的纸张,“这是你画的么?”


纸上是李艺彤前两天颇为无聊时用鹅毛笔画的漫画,画的非常潦草随意。


“是——”李艺彤挠挠头,“乱画的,有点丑。”


“挺有意思的。”公主把纸放回原来的位置,跳下书桌。“之前我还以为公爵是个很严肃的人,想不到居然这么有趣。”


“殿下你看,”李艺彤指指下巴,“我也没有老到长出一大把胡子,这个年纪不应该正是有趣的时候么?”


公主微微一愣,随即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是这样没错——”她走到李艺彤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所以年纪相仿的你和我,其实更应该做朋友而不是敌人。”


 


李艺彤有些错愕的看向笑语盈盈的公主。


 


“李斯特,要不要考虑和我合作?”


 


51


 


“那么,说了这么多如今的我和从前的我不太一样的地方,你可曾找到过什么合理解释?”


 


黄婷婷撩了撩鬓角的碎发,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其实她有过很多猜测,但看起来实在过于天马行空。


她觉得眼前的“李艺彤”更像是古代过来的生物,可她实在没办法说服自己相信“穿越”这种玄幻的东西。


即便后来她还是忍不住去查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但比起觉得“这人不是李艺彤”,她倒是更倾向于李艺彤“生病了”。


比如得的是“解离症”——通俗说来就是人格分裂。


补完了《闪灵》、《致命ID》等一系列人格分裂相关电影的黄婷婷吓得不轻,尤其是看到《致命ID》里面,主角的邪恶人格最后杀掉了主角的时候,她甚至产生了直接把李艺彤打晕带去宛平南路的冲动。


 


“我觉得你可能是精神压力过大,于是有些异常的举动。”黄婷婷斟酌着开口,“有些偏执型精神病的症状表现,就是会让一个人表现的完全不像他自己……”


李斯特眯了眯眼,站起身,表情也变得有些诡异。


“呵呵,终于让你发现了呢。”她慢腾腾的走向黄婷婷,唇角扬起了危险的笑容,“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不想让别人发现我有病的,那么只能——让你永远闭嘴了。”


黄婷婷仰起头看着她,放在书桌上的手还是有些紧张的蜷缩起来。


李斯特的右手爬上黄婷婷纤细的脖颈,虎口稍稍用力收紧,面上摆出一副诡谲邪魅的样子。


“你看,你就不该对我心软的,在发现我有问题的时候就应该离我远远的,或者直接找人把我打晕丢给医生的——你看,现在后悔了吧。”


 


“没有后悔。”黄婷婷伸手捏住李斯特的手腕,稍微一用力便轻松挣开桎梏。


 


“不管你究竟是怎么了,从前到现在,我都没想过离开你。”


 

评论

热度(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