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演员【五】

欠抽的大喵:

卡总监你知道吗?好像隔壁部门的那个谁喜欢这次来的那个黄翻译哎。
什么?!
你…你怎么了,干嘛那么激动啊?该不会你也喜欢黄翻译吧?
……

【五】
太阳还是那个太阳,周一还是那个周一,打卡还是那个打卡……
李艺彤哈欠着把手从打卡机上挪开……然后一回头就被“打”了,打卡。

“李发卡!我昨晚让你今早帮我带的你小区门口那家店的鸡蛋灌饼呢?”万丽娜卡着腰抬手一个爆栗。
“……”脑袋待机几秒后李艺彤脸一抽,忘记了这个表情无法回收的出现了,但是立马被李艺彤努力的掩盖住了,遗憾的事已经被发现了。
娜娜嗷嗷叫着没早餐了都赖你和李艺彤笑着拌嘴走到一楼办公大厅中央。

“算了,不理你了。”娜娜笑着好像生气似的撅着嘴转身跑到楼梯上,蹭蹭两下就来到了二楼,二楼空闲区域只有一楼的一半,是半边悬顶半边镂空的设计。
娜娜从二楼的走廊玻璃扶手处杵着身子向着一楼仰脸看着自己的李艺彤吐吐舌头,“我去蹭洛洛的早点去。”
李艺彤嘴角一弯,看着娜娜离开扶手后走开,慢慢垂下头转身走进电梯,按下自己所在楼层后靠在最里面的墙上。

真好啊……可以肆无忌惮的和一个喜欢的人抢东西吃。


周一清晨的阳光很好,办公室里亮堂堂的。天气也难得的晴朗,看得出适合出行的味道。
李艺彤背对着大落地窗坐在办公桌前噼里啪啦的对着电脑打字,周末发来的一些无关紧要的邮件啊消息啊什么的得处理一下。
“哦是外籍文件吗?好的里面请。”
门口格子间里助理的话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啊……来了?

李艺彤咽了一下,把目光黏在电脑显示屏上,不要一下子就去看准备进来的人。
助理推开门引导着那人进来,“总监,周翻译来递一下文件。”
李艺彤抬起眼,嗯?!周翻译,不应该是……

面前站着的是一位男士,这次合作里的另一位翻译。
“您好,卡总监。”进来的人礼貌而有风度……而且很生疏的握了握李艺彤的手。
“之前都没有和卡总监您聊过,今天突然进来真是冒犯了。”男人递上文件夹,直直的站在原地微笑着说。
“没有的事。”这生疏的对话李艺彤早就在和各种客户见面时习惯了。
男人微微欠身示意,“那么我就先回去了,您忙。”

李艺彤也起身在此握手后微笑着目送他出去。
随着门咔嗒关上,李艺彤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因为自己感受的莫名的失落和怨气。
助理站在边上,翻看着递进来的资料,“哎……卡姐,老实说,我还是觉得几天前来的黄翻译字写的好看,这个写的…什么啊?”
助理干脆扒桌上研究字体。李艺彤微微一笑低下头,“那是当然。”
助理抬起眼睛,看到了自家总监嘴角含笑,眼波温柔的看着这几份文件里的另外几张。那表情和神态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
助理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看到李艺彤那淡淡笑着的样子就又把话收回来了。

你的字当然好看……
那年夏天,我趴在树荫下凉悠悠的大理石桌上看你做学生会的报告,盛夏的骄阳从绿色的叶隙间漏下金色的光斑打在你的头发上,好像发着光。
那天正午天气真的很好,我趴在桌上看着你。
“婷婷,你字写的真好看。”
说完我看见你轻轻地笑了,随后抬手捂住了我的眼睛,好像没听见我的话,“中午了,你休息一下吧?”
我趴在桌上昏昏欲睡,你在我边上安安静静地写字,笔尖移动的声音“沙沙沙沙”。

现在中午没时间休息,我会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小憩一下。没有户外的空气,没有绿色的树荫,没有舒服的夏风。桌子有淡淡的木材特有的气味和皮革桌垫的味道。
没有人会再来轻轻捂住我的眼睛,“你休息一下吧?”

忙碌的时候你通常都不知道时间是怎么溜走的。
当李艺彤下次离开办公桌前已经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李艺彤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外面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助理自己让她提前去吃饭了,现在刚刚回来。李艺彤吩咐了一下便往食堂走。

荤素搭配……可是自己不喜欢吃花椰菜。
来晚了,素菜只剩下这种可爱的但是自己并不感冒的蔬菜了。
食堂还有好些人,因为中午休息时间,都在边吃边聊。因为最近工作量比较大,所以好些原来不在这里吃饭的同事也留下来了。

自己端着餐盘打算回那个小方桌吃饭时硬生生被其他部门的一些认识的同事招呼去了边上一桌和他们一起吃。
中午的饭点,一群人凑在一起就喜欢聊些没营养的有的没的话题。
李艺彤本就和他们不怎么聊天,现在就在边上听着。

“要我说这次工作结束了就该放个假出去玩一下嘛。”
“就是啊,我都没时间陪女朋友了呢。”
“你还好啦,我女朋友还没着落呢。”
“我也是……男朋友没着落呢。”
“要不咱俩凑活一下?”
“滚!”
……

李艺彤只能是微笑微笑再微笑坐在边上。
“哎但是我说,这次来合作项目的这个公司的人颜值都好高啊。”
“就是啊。那几个年轻的都又帅又漂亮的。”
“对了,卡总监。”

听到有人叫自己,李艺彤总算是抬起头参与了进来。
“之前找你的那个合作公司的人是不是叫黄婷婷,黄翻译啊?”
李艺彤点点头,“嗯是啊。”
那人又转过脸和朋友接着吹,“对对,就是她。”
好吧,其实自己并没有参与进来。我刚才干嘛要加入这桌?尴尬死了。
李艺彤叉起一坨花椰菜,啊呜咬了下去。
“就是那个特别漂亮的黄翻译啊,卡总监你知道吗,”那人抬头示意了李艺彤一下,“就你们隔壁部门的那个谁…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了,他喜欢这次来的这个黄翻译呢。”

剩下小半口还没喂进嘴里的花椰菜掉餐盘里了。
“什么?”李艺彤失口说道,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声音会突然拔高。
几个人回头看了李艺彤一眼,最后话题的引发者笑了,“你怎么了?干嘛那么激动啊,该不会……你也喜欢黄翻译吧?”
一群人哈哈的笑起来,随即聊起了其他话题,并没有人对这件事认真……

李艺彤却认真了……
你干嘛那么激动啊?你是喜欢黄翻译吗?


“总监,文件改好了,没什么问题我就送过去了?”助理站在一旁拿起桌上的文件夹。
“哦…是要送去给那位外籍经理吗?”
“哦不是的,先要送去给他们的翻译,翻译把文件处理一下由他们递上去。”
李艺彤忽然明白过来,“哦哦,这样。”
靠在沙发椅上,李艺彤蹙着眉头沉默了一阵,助理没敢吭声,最后还是试探着问,“那…我就出去了?”
李艺彤想着自己的问题,咬着下唇,最终下定决心似的站起来,抬手拿过文件,想了想等下会见到的人,对助理勾唇一笑,“不用了,我去就好。”
这个笑容似乎晃的助理有点害羞,连忙松手放开文件楞楞的看着李艺彤带上门出去了。

公司隔了几间办公室作为这次外派合作人员的办公室。这些事情就是李艺彤吩咐下去做的,所以自己当然知道在哪里。
直奔主题,李艺彤来到那间办公室门上挂着临时标牌,“翻译组”的房间门口。
整理了一下情绪,抬手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那人平静的声音。
李艺彤推开门,看到的是黄婷婷低着头坐在办公桌旁翻阅着一份份文件,另一个翻译不在,应该是出去了。

“送文件吗?给我就好。”
黄婷婷开口道,但并没有抬头,只是抬起手向前伸。
李艺彤也没吭声,把文件递了过去。手伸到离黄婷婷手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黄婷婷低着头还奇怪怎么不递过来啊?微微抬头看见文件就在离自己几厘米的地方,就自己再伸过去一点点拿。
结果不知道是真有这事还是巧合,递过来的文件被那人往回缩了一点点,自己就得再往前够。
再往前伸手时黄婷婷看到了拿着文件夹的那人的手,骨节虽然不明显但是精致细腻,手指修长白皙,指甲修剪干净得体……

“发卡。”黄婷婷轻轻说出口,随即抬眼,看到的就是一脸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李艺彤。
李艺彤耸了一下肩,“我过来送文件的。”
黄婷婷盯着李艺彤的眼睛,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谁也没吭声。氤氲的情绪从黄婷婷的眼睛里流露出来,李艺彤感到喉头紧了一下,移开了目光。

黄婷婷接下文件,“辛苦你了。”
“不用……客气。”李艺彤僵直着身子准备离开了,怪了……刚刚打好的腹稿呢?我倒是说啊!
“发卡……怎么了?想问我什么吗?”黄婷婷看着李艺彤像机器人一样的回身动作问。

“没什么,就是,婷婷……我…”李艺彤磕磕绊绊的组织语言,准备好的话都是浮云,没了……脑子飞速旋转着胡编乱造。“就是你怎么知道是我。”随后立马编好顺溜的问出口。
“什么?”黄婷婷似乎惊讶于李艺彤怎么会这么问,看得出来你本来不想说的不是这个。

“哎?卡总监,黄翻译?”周翻译推门进来看到了对峙的两人。“黄翻译你也是,怎么不给人家倒水啊?”
李艺彤似乎很着急逃跑,“不用了,我送完东西就走。”然后像黄婷婷微微点头致意然后夺门而逃。

我居然又怂了!?

黄婷婷没理周翻译,低下头继续看材料。
我怎么知道是你?李艺彤你认为我什么都不清楚是吗?
从前午睡时你躺在我边上,你的手松松的握着我的手。我没睡着,微微抬起手牵引着你的手也抬起来,你睡的很熟你怎么可能知道。
直起手看,附在我手背上的手白皙,手指修长,手背上可以隐隐约约看见青绿色的血管,很漂亮的手。
最后自己忍不住轻轻靠近,啄了一下你的手背,
我当然可以从手就认出是你。你睡着了你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你你不知道,我……其实很喜欢你,你到底知不知道?!
黄婷婷嗓子一哽,感到一种奇怪的火气在烧自己的喉结。
只是现在……说这些晚了吧。

李艺彤喘着粗气往回走,路过几个同事有些疑惑的看着李艺彤杀气腾腾的路过。
之前准备好的问题随着走过去的距离在一直降温,最后不敢问出口,难道我是脑子一热才出来的吗?!

婷婷,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李艺彤你个大白痴,你去问这种问题是什么意思啊!忽然冲进去问这样的事脑子最近不正常了吧?
黑着脸举行大步流星的走。
关我什么事?!我去好奇什么?
李艺彤发现自己忽然又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莫名很愤怒自己的表现和黄婷婷的回应。做好你的工作,到时候人家任务结束赶紧走!
我快…我快演不下去了……

推开门,里面的助理看见李艺彤的表情脸抽了一下。
这是…去吵架了吗?
“那个…总监?”助理有点担心的开口。
“嗯?”李艺彤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后友好的开口。
助理看看手里的笔记本连忙接话,“刚刚经理秘书打电话来,说这次任务分期部分做的非常出色,加上还没一起聚过……周五晚上请大家吃饭,让您早点规划一下时间,要出席的。”
“聚餐?”李艺彤拿着水杯喝了一大口试图熄火,“全去……?”

“你是说我们都要去吗?”黄婷婷看着周翻译刚才去经理办公室,经理拿过来的传真。
“对,都去。”

大家一起吃饭,都要去啊。
你也会去是不是?

评论

热度(61)

  1. 琮琮欠抽的大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