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民国向】【黄金4p】故人未归(上)

慕春:

一.
民国十年,各地军阀混战,硝烟弥漫全国。可在嘉兴,丝毫不见战火的影子,那里依旧和平安宁,男女老少,来往耕作,怡然自得。
村内的孩提打闹着,笑声飘的很远,远到周围屋内皆可听见。
此时的黄婷婷做完了日常琐事,正提笔写着信,絮叨着村落的小事,忽而想到陆婷的性格看到这信的嫌弃样子,轻笑出声。
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她放下手中的笔,出门便看见几个身着军装的陌生男子。
那些军装男子看到她,齐齐的敬了个军礼,中间一人上前几步,手中捧着一个已经斑驳的盒子,“请问您是陆婷的家人吗?”
黄婷婷点头,心下突然涌上一份不安。
她盯着那个男子,男人却避开她的视线,斟酌着开口:“陆婷她……不幸阵亡了……请您节哀……”
霎时之间,黄婷婷觉得天昏地暗,呆呆站着,眼前白茫茫一片,耳边闪过无数陆婷的声音,杂乱的交织在一起,半分听不见眼前的男子后面说了什么。
男人因为她瞬间煞白的面色,犹犹豫豫的未将陆婷被炸,尸骨无存的消息告诉她,只抿了抿唇,将盒子递给她。
她颤抖着接过,勉强提起一丝精神,“……我知道了,多谢。”
男子退回队列,又齐敬一礼,整队离开了。
黄婷婷在屋里呆坐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
盒子里放着多年来陆婷受到的表彰勋章、获得的战利品、随身携带的小用具等,以及被压在最底下的,一份被放置仔细的信。
信封上是陆婷工工整整的字迹:吾妻亲启。
“吾爱婷婷:
      近来可好?
      对不起,我食言了。我曾经说过,要给你一个安定的家园,伴你一世安好,现在看来,不能实现了。
      自从我参军以来,日日夜夜都在想你,想知道你在家做些什么,有没有思念我,你不知道,我每次收到你的来信有多开心,有一次在战场上,我差点就坚持不住了,可是我想到你,你还在等我,我就挺过来了。
      其实这信,我每次上战场前都会写一封,如果我平安无事,就会把它撕掉,下次再写,不知道这封信会不会一样。
      每次写信的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说的太多,到头来便无话可说了。还记得我们成婚的时候,曾许诺过死生契阔吗?可是,黄婷婷,我告诉你,你不许这样做。即使我真的死了,你也要好好活着。
      你要把我忘了,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和你爱的人在一起,无忧无虑的生活。
      所以,你给我记住,你要是感陪我一起死,我做鬼也不安心的!
                                                                    ——陆婷  ”
黄婷婷看着这信,忽然笑了,笑着笑着,她的泪水就不受控制的就落下了,落在纸上,晕开了笔墨。
她能想象的到陆婷每次写信时的纠结,甚至她最后那焦虑不安的语气,她都能想象。
她们从小相识,在一起十五年,彼此之间太过熟悉。
也因此,陆婷才会特意叮嘱要她好好活着。
可是陆婷,没有你,我又如何能好好的。
所以抱歉呢,这一次不能听你的了。
从前,我总是很听话,现在,让我自己做主一次吧。
黄婷婷站在桥边,攥着信,放任自己的堕落。
下落的时候,她好像听见了马蹄声。
陆婷,是你吗?
意识的最后,她好像又看见了光。


二.
陆婷醒来的时候,只有一个感觉,痛。
只是轻微一动,全身的疼痛就让她忍不住惊呼出口。
她的动静引来了别人的注意,护士忙阻止她想起身的动作,“你伤的很重,刚做完手术,还是不要动了。”
“我……为什么会在这?”
“你是被冯记者送来的,她时常会送伤员到医,其中你是伤的最重的一个,全身都被炸伤。”
然而护士在解释的时候,陆婷的记忆却陷入了迷茫。
她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好像有巨大的爆炸声和满天火光,她好像经历过战场的枪林弹雨,可她又有许多安静的影子。
在那篇安宁里,好像出现了另一个人。
陆婷沉默着,护士以为她睡去了,例行检查后便离开。过了很久很久,陆婷才听到一阵脚步声。
她睁开眼,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子,穿着很干练,身上挎着一个相机。
“你醒了?”
“就是你救了我吗?”
“唔,不能说我救了你,我只是恰好在人堆里发现你还有气息而已。”
女子看上去好像并不把此事放在心上,“对了,我叫冯薪朵。你叫陆婷是吧,我之前看到你的军牌了,你们是齐衡的军队?”
陆婷仔细回想了,“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女子突然起身,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该不会是把脑袋炸坏了吧?”
“我对过去只有一点模模糊糊的印象,我记得我是一个军人,最后一仗对战的军队将领好像是姓李。”
“姓李?你是说李艺彤?这么看的话你当成是齐衡麾下的人了,只是可惜,就在前天,齐衡已经被李艺彤剿灭了。”
“剿灭了?”陆婷闻言下意识想起身,然而下一秒身体的疼痛就猛烈袭来,她强忍着问:“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冯薪朵把相机包打开,取出一份报纸,“兵败了呗,整个军队全军覆没,你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了。”
“幸存者吗……”陆婷盯着报纸呢喃道,心头忽然涌上满腔悲伤,神色也黯淡下来。
冯薪朵看她失落的样子,心下一软,“你别伤心,打仗本就是这样,你看,现在你也差不多忘了过去,这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对,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我还活着,就会有机会报仇的。”
“报不报仇都是后话,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还记得自己的家吗?”
“家?”脑海里突然又闪现出那个人的身影,她想看仔细,却怎么都是一个模糊的样子。
无法,陆婷只好摇了摇头,冯薪朵叹了口气,“得得得,就当是我做好事做到底吧,以后你就和我一起住吧,直到你想起来为止。”
语气里满是不得已,可陆婷分明在冯薪朵眼中看到温和的笑意。
就像和煦春风,悄悄吹过,却在心底泛起涟漪。


三.
齐衡与李艺彤之间的战争打了三年,最终以齐衡的死亡告终。
在这场漫长的战役里,李艺彤成为了真正的掌控一方的督军。
这个督军的性格很古怪,也许她正对你笑着,可下一刻她就能毫不犹豫的置你于死地。只是这位阴晴不定的督军,近些日子好像突然变了。
这起源于她的未婚妻的出现。
就在齐衡兵败的第二天,李艺彤就举行一场订婚仪式,大肆宣扬,昭告全城。
李艺彤的未婚妻是一个看上去很娴静温婉的女子,名字也很好听,叫做黄婷婷。
在城内传的沸沸扬扬的黄婷婷,正在李艺彤的公馆里看书。
阳光笼罩在她身旁,连着睫毛的投影在纸上都很清楚,安静的像一副画,莫名的让人沉醉。
李艺彤从外回来,就看到这副光景。
她不自觉的放缓脚步,就站在原地静静的看她。
黄婷婷心有所感,忽然抬头看见她,莞尔一笑。
李艺彤走近她,将她揽在怀里,“有美人兮,清扬婉兮。”
“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
“自然是因为想你了,想早些看见你啊。”
温热的气息在黄婷婷耳边,让她顿时羞红了脸。
李艺彤专注的看着她,“我的婷婷可真可爱。”
“你呀,整天油嘴滑舌的。”黄婷婷放下书,满含无奈。
“怎么,我的婷婷不喜欢吗?”
“……”
黄婷婷忽然安静了。
她忽然想起一个总是逗着她笑的人,也曾这样问过她:婷婷不喜欢我吗?
那时候她怎么回答的呢?
她当时红着脸推了她一下,打闹着绕过了这个回答。
是喜欢的。
只是她再也听不到这个答案了。
———————————————————————————————————————
依旧是瞎写系列。
黄金4p怎么磕都好吃。

评论

热度(42)

  1. 琮琮慕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