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短篇

月家当家八月:



训练一结束上一秒还在训练场地的李艺彤立马就没了影

[婷婷桑、]

直性子的她门也不敲的直接推门而入,果不其然、那人正正坐在办公桌前、手里正拿着一只笔、看这模样这架势应该是在读文件。

也不打扰一屁股坐在离黄婷婷最近的座位上翘起二郎腿顺手拿起一旁黄婷婷的杯子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毫不客气。

刚刚正在看文件的黄婷婷有些无奈,抬起头看李艺彤这副模样怕是刚训练好

合上桌上的文件,转动椅子将身子对着大口喝水的李艺彤说道

[喝慢点,你先休息一下。我等会有个会议、开完后一起回家]

她这副喝水的模样是和谁学得,一句话的时间一大杯的水就给喝了个底朝天

[好]

答应的干脆,放下手里的杯子,立马坐的整整齐齐,冲着黄婷婷咧嘴一笑露出自己白白的牙齿

黄婷婷的心一颤、站起身走一两步到李艺彤跟前眼一眨不眨得看着她,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

李艺彤被看得有些莫名的心虚,心里发毛原本的笑脸换上了紧张的神色

难道自己打隔壁徐子轩的事被陆婷告到婷婷桑这来啦?还是自己偷隔壁万丽娜的小蛋糕的事被婷婷桑知道啦?或者是自己欺负隔壁易嘉爱被十七知道然后告到婷婷桑这里啦?

这藏在心里的秘密让李艺彤有些紧张,额头都附上了虚汗。眼睛开始躲闪黄婷婷的目光

[你怎么了?怎么发虚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黄婷婷抬手拂过李艺彤的额头轻声问道

[没事没事,婷婷桑快去开会吧、应该是跑的太急了、嘿嘿嘿。]

干笑几声掩盖自己的紧张

[今天娜娜...]

[我没有偷吃娜娜的小蛋糕]

刚想问娜娜今天怎么没来找她就被一个心虚的人打断了还透露了些什么

黄婷婷一挑眉,顺势坐在了李艺彤的腿上,左手搭在李艺彤的右肩上,修长的手指尖轻挑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李艺彤只觉的腿上一重,看着黄婷婷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手不自觉的搭在了黄婷婷的腰上,自己的下巴被她挑起对上了她清冷的眼眸,而她的眼里带着迷离。

[婷婷桑...]

她怎么可以这么美。恰到好处的眼睛,她的眼里是陷入迷离的自己。恰到好处的耳朵,听着自己对她说着话语。还有...恰到好处的唇...

黄婷婷听着她沙哑的声音放下挑着她下巴的手指,摸了摸她的头

[乖]

她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恰到好处的眼睛,迷离之间眼里只有自己。恰到好处的耳朵,听着自己对她说的话语。还有...恰到好处的唇...

黄婷婷的大拇指轻轻摩擦着她的唇,眼里带着对李艺彤的爱恋、看着她闭上眼睛。

刚要吻上时、门猛的被推来

黄婷婷立马收起温柔的目光转而

[黄上将!这个方案...]

比较急性子的陆少将直接破门而入看着椅子上的两人、动作停留在破门而入的那一刻,有些尴尬

黄婷婷立马收起温柔的目光,看向陆婷的目光带着冷,仿佛要把她宰了似的。

而在坐在椅子上的李艺彤脸红的都有些发紫了。把脸埋在黄婷婷的怀了、可露出的小耳朵也是红透的

[这个、这个、你们继续继续]

陆婷嘿嘿嘿的笑了几声立马就退出房间随手关上门

坐在李艺彤腿上的黄婷婷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伸手摸摸李艺彤的头

[乖,我先去开会、你休息一会、睡一觉]

[嗯]

说罢转身拿起桌上的文件,快步走到门前,

李艺彤眨眨自己的大眼睛、看着黄婷婷放在门把上的手又收回来、又仿佛是想起什么似的急忙回头走到自己面前,低头轻吻在她的额头

[傻叽]




[好,会议结束今天就这样吧]

黄婷婷合上手中的文件就在所有人站起身时

[等等、陆少将,昨天缺席一天扣这个月的军饷]

[不是我昨天不是和你请过假了吗?你知道我去给冯...]

[我并不记得]

说罢拿起桌上的文件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看着黄婷婷的背影,陆婷一顿,想起刚刚自己冲进她办公室的事一瞬间恍然大悟,她是知道了黄婷婷这家伙是在报复。

[阿黄,你这个欺诈狂魔!]

陆婷愤愤的指着空气说道,说罢抓起桌上的文件袋夺门而出,找冯上将要抱抱去




拿出钥匙打开门,房间里因为拉了窗帘有些昏暗,轻微的开门声还是吵醒了在椅子上睡着的人

[婷婷桑]

[嗯]

迷迷糊糊听到她的回应伸手抱住在自己面前的人,把脸埋在她的腰部,蹭了蹭

[婷婷桑,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

摸摸李艺彤的头轻声问道。刚刚睡醒的李艺彤温顺的像只小猫,使得黄婷婷眼里只有她现在可爱的模样,还好自己不怕痒。

[我梦到我和你在一个透明的玻璃屋前、和你一起种了好多好多花,你听到我说我喜欢你了吗?]

[没有,我只知道我爱你]

真好,我要的风景你身边都有。

真好,我喜欢的模样你都有。



评论

热度(45)

  1. 琮琮在八月请叫我肉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