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还是短篇

月家当家八月:

卡黄

“喂,婷婷桑,你什么时候回来哇?”

小海豹一脸委屈的对着手机那头的小企鹅说道

话说小企鹅因为工作关系出差,已经好久没有亲亲抱抱举高高了,现在的她急需知道小企鹅的消息

“发卡,乖,快回来了”

小企鹅用着独一无二的少年音轻声哄着手机那头正委屈的小海豹

声音里是掩盖不了的鼻音

再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脑子里是小海豹睁着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委屈的就像是自己不陪她去吃咖喱饭的模样

小企鹅偷偷探出头瞄了一眼不远处和自己打电话的小海豹,一不小心偷笑出了声

“咦~婷婷桑笑什么?”

“没有啊”

“婷婷桑我和你说哟...”

听着电话那头小海豹委屈的声音,听她说着对面络络偷走了自己室友娜娜的故事,听她说二狗又把鹿赶出门又不给身份证的故事,听她说小鞠又把自家小四开的火锅店吃穷的故事

原本扑面而来的海的味道为本质的小企鹅也成了糖的本性

“那婷婷桑想我吗?”

小海豹紧张的转过身找了一处浮冰,一屁股坐了下去,把小尾巴放进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晃悠着,期待着小企鹅的回答

“不想...”

“啊~”

还没来的及撒娇那头就挂了电话

“嘟嘟嘟...”

小海豹一脸着急的看了看抓在手里的手机,怎么会突然没了声音

不远处隐隐约约听到了扑通一声

婷婷桑挂电话啦

失落的情绪快速布满小海豹,委屈巴巴的放下手机

就在这时眼前原本平静的水面突然不平静了

小企鹅突然从水中出现,一下子扑进小海豹怀里,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地咚,被压在小企鹅身下的小海豹看着眼前似乎瘦了的小企鹅眼里的喜悦、说不出道不明

只见她笑着说道

“不想你,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说罢还不忘在小海豹的脸上吧唧一口

第二天

“咦,发卡,你怎么说话带鼻音了?”

络络看着眼前不住打喷嚏的人说道

难道海豹也会感冒?

“哦、没事没事,因该是着凉了”

小海豹一脸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哦,你自己注意点啊”

过了一会

“咦,婷婷,你怎么说话也带鼻音了?”

络络悄悄咪咪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不小心着凉了”

“哦,发卡也感冒了”



评论

热度(39)

  1. 琮琮在八月请叫我肉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