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修改版】甜品不甜,酒很醉人

桃子我叫赵怼怼:

“婷婷,你喜不喜欢甜品呀?”李艺彤站在吧台后面,撑着头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黄婷婷




黄婷婷顿了一下,余光看了一眼李艺彤,她总是不敢看李艺彤的眼睛,那双眼睛透着的是孩童般的天真




黄婷婷从一开始就觉得李艺彤不适合在酒吧工作,不管这个酒吧有多高端




“我喜欢咸的东西”黄婷婷继续擦着自己的调酒杯,透着吧台上方的水晶灯,仔细的观察着




“嗷~”李艺彤低头沉思“我会让你喜欢上甜品的”




“嗯?”黄婷婷微皱眉头“随你”




“好!”李艺彤咧着嘴笑的很开心,黄婷婷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




衬衫马甲熨烫平,不留褶皱,袖口三折,洗手消毒一丝不苟。要不是李艺彤知道黄婷婷是调酒师,她都觉得黄婷婷应该是医生或者护士了。

视线在琳琅满目的玻璃杯中迅速搜寻,一眼看中一只一尘不染的古典杯,投入冰块与玻璃撞击发出悦耳的清响,在这灯红酒绿的热闹繁华之中给人一丝安静凉意。指尖夹稳量杯仔细斟酌出分量精确恰到好处的伏特加,手腕翻转向杯中倾注,空气中弥漫着淡淡酒香。还有咖啡利口酒,除了甘美的酒精刺激还带着咖啡的香滑,在唇齿间和缠绵的浓郁口感令人难以忘怀。长柄吧匙打着圈儿搅和起透明无色的伏特加和深褐色咖啡利口酒,伴随着漂浮旋转的冰块,原本截然不同的两种酒液渐渐交融难分。一层厚厚的乳白色奶油淋下在液面上漂浮。插进两只细搅拌棒,将玻璃壁上沾着细密水珠的酒杯搁上深褐色杯垫礼貌欠身指尖稍一用力推给在吧台边等候的客人,推推眼镜眸光流转附赠一抹职业性笑容




“祝您有一天的好心情”




每每给客人调完酒后,黄婷婷一转身就会发现李艺彤正偷偷摸摸的藏在一旁偷看她。但是这次没有,黄婷婷心生一虑,但也没多想,毕竟李艺彤的甜品也很抢手,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吃过




“婷婷”

身后突然有人叫她,正准备转身,下一秒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嘻嘻,是我呀”李艺彤扎着马尾,元气满满的冲着黄婷婷笑




突然被人抱着的黄婷婷“唰”的一下就脸红了




“你放开我”李艺彤倒也听话,乖乖的放开黄婷婷




“嘻嘻,婷婷有没有想我呀”李艺彤背着手,微微倾向黄婷婷的那边




“你一天天的怎么那么闲”黄婷婷脸上还有些泛红,但还是在不紧不慢的整理着衣服




“我没有很闲啊,我很忙的”李艺彤装作冥想的样子




“那你还总跑到我这里来,小心被老板发现扣你工资”




“我不怕,我想找你”




李艺彤总是这样,说话说着好好的,突然就让黄婷婷脸红




“咳...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黄婷婷擦杯子的手空出来,摸了摸自己的脸




“哦哦,对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李艺彤像是突然想起来了,把背在身后的手掏了出来,是一份甜品“这是我特意做给你的甜品”




黄婷婷在李艺彤炽热的注视下尝了一口




李艺彤做的甜品很好看也很好吃,知道黄婷婷喜欢樱桃酒,就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把甜品和樱桃酒融合在一起,真的是一个很用心的傻瓜




黄婷婷细细的品尝着甜品,转头问李艺彤“每个甜品为了可以吸引更多客人,都会写一份简短的文案,不如你现场想一个?”




李艺彤看黄婷婷的反应就知道黄婷婷肯定是喜欢自己做的甜品了“我想想哦”




“嗯....樱桃酒味从巧克力卷的缝隙飘出,向往极北的黑森林,纷飞的雪花里有精灵在歌咏”




黄婷婷嘴里研磨着巧克力卷,心里把李艺彤说的文案又复述了一遍




这家伙还是很有底子的嘛




“嗯,不错,继续努力”黄婷婷嘴角微微上扬,这是她第一次对李艺彤笑




“嘿嘿嘿...”李艺彤看痴了




黄婷婷楞了一下,脸又红了,小声的说了一句“傻叽”




李艺彤从一开始来这个酒吧的时候就喜欢跟着黄婷婷了,黄婷婷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每天除了上班的时候会给客人摆一个职业微笑,其他时候完全不笑,怎么还会有人喜欢粘着她




李艺彤第一天来报到就迟到了,本来应该是早上来,她硬生生到了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才来




李艺彤是跑着到酒吧的,跌跌撞撞就撞进了酒吧的露天阳台。那个时候黄婷婷正靠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高脚杯正在迎着太阳光擦拭,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阳光,便如透明一般




那是谁的侧颜,羞红了夕阳的脸




李艺彤主动和黄婷婷打的招呼,主动要求要黄婷婷调酒给她喝,主动送黄婷婷回的家,主动.....




李艺彤每天都会缠着黄婷婷调酒给她喝,李艺彤也开始隔三差五的做甜品给黄婷婷吃,每次都会配上文案




在黄婷婷生日那天,李艺彤给黄婷婷做了一份Ice Cream Cake Longa,文案是这样的




“白兰地让人分神,有些记忆与酒有关,一边融化,香味渐浓......味道的名字叫做爱情”




黄婷婷和李艺彤都沉默了,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变的微妙了。没过多久,一个男人走进了黄婷婷的生活,李艺彤穿上了自己的铠甲,站在了这个男人的对立面,可是最后还是缴械投降了,因为那个男人的背后有黄婷婷,而自己的背后只有已经没有人品尝的甜品




那是谁的侧颜,羞红了夕阳的脸



原来是他的女孩啊






李艺彤一开始告诉自己,自己的好朋友有归宿了,应该高兴。可是没过多久她就确确实实的明白了,自己对黄婷婷的喜欢不同于朋友之间,她不喜欢黄婷婷对那个男人笑,她不喜欢黄婷婷为那个男人调酒,她不喜欢......最后在黄婷婷和那个男人确定关系后,李艺彤就迅速的离开了黄婷婷的视线




一年后的平安夜

李艺彤的手机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喂,你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是我”随后就是那个李艺彤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了

“额......怎么突然打过来了,有点意外呢”

“我...下周结婚,你...”黄婷婷想李艺彤了,但是她好像一直都没有勇气,这通电话她犹豫了很久很久才打了出去,黄婷婷心底里有个声音




如果这次见不到她,那么以后可能就真的不会再见了




李艺彤不等黄婷婷说完就抢先说了

“牙疼,特别疼,你的喜糖就不吃了;

不胜酒力,你的喜酒我就不喝了;

健忘,特别健忘,你叫什么也忘了;

姑娘,新婚快乐。”




甜品师说自己牙疼,在烈酒下还能保持清醒的人说自己不胜酒力,曾经把那个人的小习惯小嗜好都熟记于心的人说自己健忘,明明当初喜欢的紧,现在却只能以旁观者的身份...祝你新婚快乐




李艺彤不再做甜品师了,她给自己做了最后一道甜品,名字就叫Silent Night(平安夜),文案是




\现在的冬天没有以前冷了,而有些记忆始终盖着一层雪\




曾经有个女孩信誓旦旦的对另外一个女孩说:“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甜品的”




那个女孩确实喜欢上了甜品,但是她只喜欢她做的




此后

黄婷婷吃的甜品都不觉得甜,调的酒却越发醉人

许是因为

酒里面,有李艺彤



评论

热度(63)

  1. 琮琮桃子我叫赵怼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