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他生莫作有情痴(古风玄幻)主卡多CP【长篇慎入】

权大毛a:

第十一章
倪龙涛忽然感觉一双眼睛正在窥探自己的行踪,变得警惕起来,一帮黄毛小儿竟真的悟出点门道?趁还未找到自己,先下手为强!
赵粤担心的看着李艺彤,眼里已完全容不下其他,忽然的兵器交接声将她拉了回来,她的傀儡已不知何时护在了她的身后,双手接住了一把冰冷的弯刀,胸前的衣服已经被刺破,下一秒弯刀销声匿迹,她暗想自己竟然反应如此迟钝,真是小瞧了倪龙涛,连忙打开手中的红叶竹扇,准备作战。
鞠婧祎暗自懊恼,方才一心都在李艺彤与赵粤那边,她怎么就忘了保护赵粤?
陆婷这才猜到倪龙涛想要先下手将她们杀之,使出无敌无我,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坚韧,护在鞠婧祎身前。
“阿陆不必管我,保护李艺彤和戴姑娘。”鞠婧祎推了推身前的陆婷,不动声色的守在赵粤身边。
陆婷这才想起,鞠婧祎武学在自己之上,根本无需自己保护,连忙守在李艺彤与戴萌身边。
“找到了!就在青韦身后!”李艺彤忽然睁开眼睛,一个追风踢直击倪龙涛。
倪龙涛发现自己大意,连忙翻身躲过,那一瞬间被赵粤的傀儡捕捉到,手臂受了一枚暗器,又藏于风沙之中,不敢再随意现身。
戴萌虚弱的撑着自己的脑袋,鞠婧祎见那逃犯一时不敢现身,便坐地拿过背在身后的古琴,轻轻拨动琴弦,一曲山鬼谣,戴萌感觉自己的气血正在慢慢恢复,不那么累了。
“多谢革姑娘。”戴萌早就听闻天香弟子琴音能替人疗伤,今天见得,果然名不虚传。
“他怕是知道再贸然出手会被我们发现,又当起锁头缩头乌龟了。”李艺彤刚说完,围剿圈的风沙却开始慢慢消散,灰暗的天空变得清明起来,大大的太阳正高高挂起。
周围的人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有抱头躲着的,有昏倒在地的,有勉强站住的,每个人都惊讶这风沙忽然停了。
“是怜花宝藏!!!!”不知道是谁先发现谁先出声的,圈内的所有人看着周围粉红色的光芒,百年难得一遇的怜花宝藏!众江湖侠士在燕云苦苦等待的怜花宝藏!
传闻怜花宝藏百年难得一遇,隐藏着难以想象的江湖至宝,可能是普通宝物,可能是本门派失传的内功心法,更可能是引起江湖腥风血雨的无上神兵。
这宝藏需要五位不同属性的人分别持璇玑镜寻找直符、腾蛇、太阴、六合、勾陈五个穴位并同时站穴方能开启,怜花宝藏一旦被锁定开启时其他人便无法抢夺,宝藏会自动认主,开启结束之后便可杀人夺宝,虽说怜花宝藏隐藏江湖至宝,但也要看开启之人的运气如何,有许多时候,人们苦苦等待开启的宝藏却不是自己所期待的东西。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宝藏,而李艺彤等五人却趁着大好机会在人群中寻找倪龙涛,按现在的情况,一心想着逃脱的倪龙涛一定是人群中最明显的,因为他和李艺彤他们一样,并不关注宝藏!


第十二章
“那个女人。”戴萌用剑柄指了指,却不敢贸然行动,怕惊动了那人。
“他已是瓮中之鳖,失去易容伪装和风沙保护的他,在这个围剿圈内逃不掉了。”陆婷嘴角扯出一个轻松的笑。
“他在人群之中,我们突然抓捕会乱的。”李艺彤忧虑道。
“我来。”听李艺彤说完,赵粤将傀儡唤至身边,红叶竹扇一挥,傀儡形神一合,瞬间扎在人群之中,以银色丝线缠绕住那个女人,让她动弹不得。
“困百骸!”倪龙涛看着自己四肢就这么被傀儡的丝线缠绕,越挣扎越紧,银色的丝线快要陷进他的血肉之中,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就被染红了,他没有想到,这帮乳臭未干的孩子里,居然有人会使困百骸,是唐家门主的孩子!传闻中从未路过面的赵粤?
周围的人被突然出现的傀儡震开,受了点小伤,纷纷不敢上前,在一旁看着,很是奇怪这个女人为何忽然被人所伤,但更震惊的是,一个清秀可人的姑娘,竟会使出唐门门主才会用的招数——困百骸。
“倪龙涛,你可有话说?”陆婷长枪一指,威风凛凛。
“什...什么...什么倪龙涛,小女子听不懂....小女子随夫君前来寻宝,并不是什么倪龙涛....这几位少侠是不是认错了?”不得不说倪龙涛的易容术真是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这一番话说下来,再加上那委屈恐惧不解的表情,所有人都对他开始同情起来。
他知道,此时的自己,不能硬碰硬,圈内还有许多捕快和神威弟子,自己是闯不出去的,现在只能希望这几个黄毛小儿不能将自己识破。可是,他忘了在风沙之中识破他的李艺彤,他的易容术在她面前,没了风沙简直九牛一毛。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我瞎吗?”李艺彤眉头一皱,眼睛发出金色的光。
倪龙涛恍然大悟,原来就是这厮识破自己!
而在李艺彤眼里,那女人模样的倪龙涛红的刺眼。
“原来是你!”倪龙涛知道自己已经骗不了他们,干脆拼个鱼死网破,他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这个毁了自己易容术的臭丫头。“以为困百骸就能困住我了?这娃娃的功法还修的不到位!想困住我?真是痴心妄想!”
说完,便是银色丝线断裂的声音,赵粤的傀儡被褪去易容术的倪龙涛猛的捶了一拳,砸在沙土之中,再没动过。
“小奥!”赵粤又心疼又难过,连忙跑了过去,抱住傀儡,这傀儡从她出生那一刻就跟随着她,是唐门活傀儡术中最成功的一个傀儡,她这招困百骸只学了一点父亲的皮毛,拿出来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倪龙涛这老奸巨猾的家伙,显然对他没用。
李艺彤吃惊的想着这傀儡原来还有名字,就被鞠婧祎的声音给拽了回来,“李艺彤!!小心!!”
原来倪龙涛已经快到自己面前,他恨透了自己破坏他的易容术,他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她!
李艺彤拿过腰间葫芦猛地喝了一口酒,这是丐帮弟子即将全力一战的前兆。
鞠婧祎就在身旁,她不想让鞠婧祎受到半点伤害。


第十三章
似乎是与李艺彤有着莫名的默契,在李艺彤喝酒之时,戴萌便冲了过去,“一点剑意千川渺,两袖白云万仞遥!”
太白弟子乃是八荒之内轻功最好的,戴萌一瞬间飞跃到李艺彤面前,替她挡下一击,抬手就送给倪龙涛一个回风落雁。
受到戴萌剑气带来的伤害,倪龙涛从腰间拿出两把匕首,接下了戴萌的下一击,却被后来居上的李艺彤喷了一脸的酒。
“喂!请你喝酒。”李艺彤是近身作战的典型门派,很快就和倪龙涛厮打在一起。
丐帮弟子没有武器,擅空手接白刃,以拳法为主,“龙吟三破!”李艺彤像极了一团火,倪龙涛不断受到酒力的灼烧,有些煎熬。
“你为何不去帮忙?”鞠婧祎见赵粤并无大碍便扭头看着陆婷,那人似乎在看好戏一般,不打算出手。
“一个唐门小姑娘都这般厉害,我想看看另俩人的本事。”陆婷淡淡的回了一句。
鞠婧祎却抽出了伞中剑,赵粤厉害,因为她是下一任唐门家主,跟其他人大有不同,“为困百骸所伤之后还能接下李艺彤与戴姑娘的合击,这人的防御比想象中高。”
“老江湖嘛,肯定不能白混,而且我觉得,李艺彤那家伙没用全力。”陆婷见她抽出伞中剑,有些惊讶又有些兴奋和期待,原来她的伞中剑长这个样子....鞠婧祎从来都是弹弹琴做个辅助救救人什么的,从不拔剑作战,两年前也不曾,今日这是为何?才与这几人相识不到半日而已,鞠婧祎可从没为谁拔过剑啊!难道是因为赵粤?有这个可能....
正在缠斗的三人打的热火朝天,却忽然看到倪龙涛被莫名击倒,跪在地上,胸口的鲜血像极了一朵朵绽放的鲜红玫瑰,再看鞠婧祎,剑早就收了,陆婷瞪着眼睛都没看清,她是何时出的手。
“赵粤的暗器?”戴萌呆呆的问李艺彤。
李艺彤摇摇头,指了指那边抱着傀儡的赵粤,她根本无暇放暗器。
鞠婧祎歪着头看着地上再也爬不起来的倪龙涛,眼神变得嗜血冷漠,她的绝命伞已经强到了如此地步,用琴心三叠估计他就死了吧?不过,她从来都是救人,何时杀过人?
“两位好功夫!”陆婷摸了摸额头的冷汗,她有些害怕,她从未见过鞠婧祎杀人的样子,于是走上前,拍了拍戴萌的肩膀。“待徐大人将要犯羁押上京,二位可去神侯府论功领赏!”
“额...不必了,我也不是为了赏赐而来的。”戴萌收起晴澜剑,摇了摇头,这是自己的第一次实战,但是敌人莫名其妙的就倒下了,她百思不得其解,哪儿有心思去领赏什么的。
“我丐帮弟子,或笑或醉,皆可俯仰无愧于江湖。”李艺彤扶起赵粤,她已经知道是谁出的手。“没事吧?”
“没事。”赵粤一手拉着傀儡,一手拉着李艺彤,有些惭愧,“我都没帮到你什么。”
“你这还叫没帮到我什么吗?我算看出来了,你功夫了得,之前是我小瞧你了。”李艺彤对着她竖起大拇指,暖心一笑。
陆婷拿过背后的贯甲箭,抽出三支向天空用力射去,三道橘红色的光芒印在天空,在太阳的照射下更加耀眼。


第十四章
“逃犯已被生擒!”圈外接应的徐子轩看到这信号,连忙带着一众捕快跑进圈内,她心里有抓到逃犯的喜悦,但更多的是对李艺彤安危的担心。
看见李艺彤众人没什么大碍,徐子轩命几个捕快押送倪龙涛去神威堡的地牢,她才发现周围的粉色光芒和周遭侠士贪婪渴求的目光,“怜花宝藏?”
“对啊,这么久了都没有人去开启宝藏吗?”李艺彤疑惑的看着周围,他们不都是为了这个来的吗,怎么都不行动?
“呵,我们在这儿,谁敢寻宝?”陆婷嘲笑道,用手指了指脑袋,“多动动脑子。”
“你...”李艺彤不明白,这陆婷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和自己这么不对头,眼神不善!自己又没欠她什么。
不过后来她知道了,她也体谅陆婷的不容易,甚至,应该感谢陆婷。
“既然此处有怜花,我们也不能白来,你们身上可有璇玑镜?”徐子轩问道。
“我身上有,有好多。”李艺彤咧着嘴笑的很得意。
“你身上怎么会有?”徐子轩疑惑的看着她,不单她一个,其他人也是看着她。
“来燕云之前我就听过这个传闻了,我这么好运的人肯定会遇上的,所以找人买了一些。”李艺彤昂着头,越发得意。
“嗯~机智。”鞠婧祎冰封的心看着那小乞丐得意的模样有些许动容,她竟笑着点点头,“还有钱。”
璇玑镜材质特殊,造价很贵,这个小乞丐为了一个传闻这么大方买璇玑镜备用,不是有钱是什么。
戴萌看着李艺彤得意那小样,有些无奈却不戳破,这小滑头,你用的明明是我的钱!
徐子轩拿着李艺彤递给自己的璇玑镜,想了想又还了回去,“我与你都属火,属性重复,我就不去了。”
“我属土,小..青韦属木,另外两位呢?”陆婷心砰砰直跳,自己刚刚差点说漏嘴,再看鞠婧祎,也是紧张的不行,生怕她说漏嘴。
“我属水。”戴萌开始研究起镜子来,除了背部的花纹好像和平常镜子没什么不同。
“我是...我也不知道。”赵粤迷茫的摇摇头。
“.....”众人好笑的看着她。
“我们试着能不能开启。”鞠婧祎难得开口提议。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徐子轩退在一边,看着她们围在一起,自己则防着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江湖人士。
五人手持璇玑镜围成一个圈,将镜子合在一起,周围的粉色光芒越发绚丽,忽然,璇玑镜消失,红、黄、绿、蓝、白五道光芒直射天空,再看那五人,已没了踪迹。
徐子轩松了一口气,看来,宝藏成功开启了。
“咦,怎么其他人呢?”赵粤身上散发着白色的光,果然是金属性没错。


第十五章
“我们进入了怜花宝藏的结界,已经在另一个位面,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待我们找到穴位同时站穴,在宝藏中心位置便会出现宝盒,拿了宝盒我们就能出去了。”李艺彤的小道消息还是打听的不错的。
“可是...这穴位怎么找?”戴萌疑惑的看着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种属性,有着属于自己的穴位,闭上眼睛,找到那道跟自己身上相同的光芒,就是你的穴位。”陆婷从小便守护燕云,怜花宝藏的事,她再清楚不过。
几人会意的点点头,缓缓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感觉自己看到了一束光,强烈的召唤着自己。
鞠婧祎是最先找到自己的光芒的人,光芒之下是一块银白色的砖,她试着踩了上去,便听到一声类似机关开启的声音,她正想着自己莫非触碰到了什么机关?准备拔剑作战,便又听到一声,她警惕的看着周围,却什么事也没发生。
在鞠婧祎踩下石砖的时候,陆婷也找到了,并毫不犹豫的踩了下去,因为这不是什么机关,而正是怜花的穴位。
此时戴萌李艺彤赵粤三人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穴位,但她们毫无经验,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害怕里面暗藏玄机,迟迟不敢站穴。
“你们还没找到穴位吗?”远处传来陆婷的声音。
“我找到了一块银白色的砖。”赵粤回道。
彤:“我也是。”
萌:“我也是!”
“墨迹什么呢,踩下去!”陆婷想着怜花宝藏开启时间有限,若在一刻钟内不踩穴,这个怜花就会消失,再等下一个,不知何年何月。
听罢,那三人才安心的踩了下去,这次机关开启的声音比之前更大了,五人抬头望向天空,有些灰暗,忽然,便落下五个盒子,在宝藏的中央。
五人连忙赶到中心,面面相觑。
“这就是宝盒?”鞠婧祎挑眉,从天上掉下来的宝盒,有趣。
“为什么这个盒子我碰不到。”戴萌摸了摸其中一个盒子,那盒却好像幻境一般,根本触碰不到。
“那说明那个盒子不属于你,这里每个宝盒都有自己的隶属,从天空掉下来的那一刻就认了主,这也是为什么说宝藏开启,别人无法抢夺的原因。但是,东西一旦拿出来,杀人夺宝还是可以的。”陆婷走上前,正准备敲开其中一个宝盒,有一丝紧张,说到底,真正的怜花,她也是第一次遇到。
另几人好奇的凑了过去,却被陆婷送了一个个暴栗。“看什么呢,瞅自己的去。”
鞠婧祎摸着自己被敲的小脑袋,臭陆婷,下手这么重,打人这么痛!然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箱子,抱了起来,却没打开。
赵粤依旧抱着受伤的傀儡,冒冒失失的直接打开了一个盒子,轰隆一声,天空降下一道紫色闪电,直击赵粤。
“赵粤!”李艺彤想伸手将她拉过来,但速度怎么会比得过闪电?











评论

热度(30)

  1. 琮琮权大毛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