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ssshuo_崽🍼』:

脑洞产物。
一点执念。
别太较真。
看看就好。
*****


1.
      黄婷婷再次见到李艺彤,是在二期生出道十周年纪念日那天,此时距离她从团里毕业已经两年。
      当年选择和丝芭续约的二期生并不多,S队络络徐子轩是一个,娜娜万丽娜是一个,然后就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李艺彤。黄婷婷没有续约,甚至在发展最好的时候退出娱乐圈,毕业那天孤身一人拎着个行李箱回了南京,此后便和很多人断了联系,李艺彤就是其中之一。
      十周年是个大日子,所以黄婷婷在收到冯薪朵微信之后,犹豫很久,还是答应了。
      或许也是想给年少时候一些事画上句号。
      ——冯薪朵说李艺彤会去。


2.
      李艺彤在续约那年进入了明星殿堂,然后就没再上过剧场公演,接了些剧本和综艺,因此这两年在河外的名气渐渐高了起来。
      二期毕业后的这两年,李艺彤虽然忙着打拼事业,但也没断了跟冯薪朵、陆婷她们的联系。冯薪朵毕业后没回东北,签约了一家经纪公司,继续留在上海打拼,陆婷也是仍然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两人为了省钱倒还在一起合租,所以李艺彤时不时也会去她们家里撸撸豆总。
      ——两年对她们来说不算长,但纳豆老了。
      为了十周年聚会,李艺彤特意让助理把那一天通告给排开了,她说想见见大家。
      ——冯薪朵说黄婷婷会去。


3.
      好久不见。


4.
      李艺彤似乎是醉了。
      不过两杯。
      冯薪朵想起身去扶李艺彤到沙发躺着,被陆婷拦了下来,回过头再看时,那人已经摇摇晃晃挤到黄婷婷和林思意中间坐下,径自抱住了黄婷婷的手臂——
      “婷婷桑,你终于……愿意见我了啊。”


5.
      黄婷婷没有喝酒,但她却觉得脸很热。
      在听到那声陌生又熟悉的称呼时。
      众人的目光盯着自己和抱着自己手臂的李艺彤,黄婷婷想躲也躲不开。
      温热的呼吸打在黄婷婷胳膊上,她觉得自己快要冒汗了,也许是室内空调温度太高了。
      “不然让助理先接她回去吧?”
      “不用,我送她就好。”
      黄婷婷脱口而出的应答,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张了张嘴,默然——已经收不回了。


6.
      李艺彤搬出了生活中心,用几年的积蓄在附近郊区买了套房,家里很干净,黄婷婷第一次来。
      电视机顶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很多年以前的相片。
      “第一名的奖励,舍不得扔。”
      本应不省人事的人,此刻却站在黄婷婷身后,无奈的语气,复杂的神情,含泪的目光,似乎都在诉说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你没醉。”
      黄婷婷的陈述句,李艺彤的沉默,原本空荡的房间一下子更显安静。


7.
      我好想你。


8.
      那是夜蝶拍摄现场的合影。
      黄婷婷眼眶泛红,两年来的思念,似乎一下子从心底翻涌上来。
      “当年,为什么续约?”
      “放不下。”
      黄婷婷沉默,不再追问,她能猜到眼前这个人放不下什么。
      “呐,我们不闹了吧。”


9.
      黄婷婷准备回南京了。
      李艺彤要去昆山参加综艺。
      微博卡黄超话在当天久违地炸了,只差一名登顶。
      饭拍不断爆出,内容却始终只有一个。
      ——李艺彤和黄婷婷在候车室谈笑。


10.
      【阿黄,你跟发卡……】
      【嗯,和好了。】
      李发卡的眼睛还和最初她们认识的时候一样明亮澄澈。
      黄婷婷给冯薪朵回完消息,看着身旁逆光而坐的人,心想。


11.
      年少的我们磕磕绊绊,可最后,你还会在。
      真好。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