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傻叽】

假装黄婷婷是我女朋友的样子:

半梦半醒间,我感受到了阳光的刺眼。把被子拉过头顶,没一会又被憋得喘不过气来。我只好坐起来,晃晃脖子,不情愿的抬起一只眼皮,“困啊,还好今天没课”,我想着。

房间外面有点吵,好像有谁放着音乐,调子听起来很忧伤。看这光景应该快中午了,难得睡了个好觉。我挠挠头,又摸了摸肚子,“哎?没饿!”,好吧,等会再点外卖,先洗脸。

学校寝室是上床下桌,床梯是铁的,冬天踩着透心凉,今天不知怎么的也不冰了,“大概是我最近火力壮”。还剩两个杆杆时我跳了下来,落地轻盈,“哇哦,减肥效果这么明显吗?”,我窃喜,又想着“那也轻不过婷婷桑,一会吃饭得监督她让她多吃点”。

我转过身去,看黄婷婷坐在她的位子上,背影小小一只,头发有点乱。我开口道:“婷婷桑炸了毛也如此可爱嘿嘿”。黄婷婷不似以往飞给我一记盐盐的眼神杀,依旧没有声响的坐在那。

我有点懵,感觉今天哪里怪怪的,“我惹婷婷桑生气了吗?”,我问她。见她还是不理我就伸手去握她的手,“骂我也行打我也行,可别不理我”,我可怜兮兮的说。

她闭着眼睛,眼眶是乌青的,使劲的抠着手。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过了好一会才呼出来后,她终于开口了。我听见她说:“发卡,你怎么能丢下我走了”

“哈?”,我想继续往下说,却看清了她穿着只有参加学校比赛和领奖时才穿的正装,被我握着的手里,攥着块黑纱。

“我没醒吗?还是今天有什么整蛊节目?”,我都不知道我脸上的表情有多精彩。疑惑间,我朝黄婷婷的唇吻过去,她没有推拒,也没有回吻。

来电铃声响起,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大哥的声音。“婷婷,你这样我和朵朵实在不放心,等下一起过去吧,发卡的葬礼”。

“没事,我自己可以。”

我一下子如坠深渊般,“所以,我是死了么?”

我不信。我用尽所有力气喊黄婷婷的名字,感觉耳膜快被震破了,可好像只有我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看黄婷婷摇晃着从椅子上起来,打开我的衣柜。她一件一件把我的小裙子拿出来,叠好,放进黑色的衣袋里,“你平时最喜欢这几条”,她说。

她就这样出了寝室的门,忘记了关灯,忘记了锁门。

我想告诉她“你走错了方向,东门的出租车多一点”,又想起这是要去参加我的葬礼。“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不然我怎么放的下心”。

然而,我也知道,我心里再难过眼里也流不出眼泪了。

她一步一步的走在学校的路上,从寝室到图书馆,从图书馆到食堂,再从食堂到操场。

“发卡,我们之前总在这打赌的”,黄婷婷站在图书馆台阶前的思想者雕像前。

自习完出来,我经常会在脚刚踏出图书馆大门时趁着夜色偷袭她的唇,她总是看也不用看我就能一巴掌准确的拍开我的脸。“李发卡,我们石头剪刀布,赢的人一次走两步。从这到那边的路灯,要是我先到,你今天就别想亲我了”。“那我先到是不是就可以亲啦?那快来!”

然而我这个人是非洲人体质,总是输,而且输的很惨。所以黄婷婷经常在快到终点时对离她好几米远的我喊“李发卡,快认输!”,我也经常趁她得意坏了的时候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过去对着她的脸就吧唧一口。有次我终于把她比在了后边,她便大步走向等在路灯下的我,抬起手给了我脑袋一下,“走啦,回寝室”。

图书馆到寝室不只一个走法,可一开始我们只走经过石桥的那条。我问黄婷婷“为什么总要这样走啊?喜欢这座桥吗?”,她说:“省得万一有一天我们分手了我走学校的哪条路都能想起你”。我便握紧她的手说:“婷婷桑不甩我我们就不会分手”。后来,我们就一起走遍了学校的每一条路。

路过钟楼的时候,黄婷婷停住脚步,呆呆地仰头看了一会,又走进了钟楼的拱。学校的钟楼是我们认识的前一年建好的,大钟挂在最顶端,从四周都看得到。钟楼的下半部是个拱洞,很笼音。那晚,给黄婷婷表白的时候,我拉着她的手站在拱洞的中间,感觉就算是带着回音的话也没有我们的心跳声响。

“婷婷”,我听见大哥在我们身后喊她,“走吧,我们去打车”。大哥接过黄婷婷手中的衣袋,和朵子一边一个拉住她的手。

“还好有她们陪她”

打开礼厅大门的那一刻,我看到了自己的照片,挂的很高。大厅里乌压压的,却很静,黄婷婷和大哥朵子穿过人群,向我的父母走了过去。我难受的梗在心里,想哭,没有眼泪。

“给,婷婷,你订的花”,朵子递给黄婷婷很大的一束。

兰花。

黄婷婷把花抱在胸前,直直的站在那里,喉头动了又动,抖着唇一字一句的说道:

“李发卡,你有一个固定句式你知道吗?”

“李发卡,我会剥虾你用我帮你剥虾吗?”

“李发卡,我会取钱你用我帮你取钱吗?”

“李发卡,我会缝衣服你用我帮你缝衣服吗?”

她的泪就这样没有声息的划过那精致的脸,不停的,没进兰花的花瓣之间。

“婷婷桑”,我喊得声嘶力竭,也没能止住她的泪。

“黄婷婷!!!”

我无论如何也不想这样认命。




“嘘!!!图书馆呢,你别那么大声!”

黄婷婷捂住我的嘴。

“!!!”

“睡醒了?怎么突然喊我黄婷婷?”

“呃~呒~梦见你又不让我亲你所以恼羞成怒了”,我瞬间清醒大脑飞速旋转编了个瞎话。我看向黄婷婷,她丢给我一记眼刀,接着提笔写她的练习题。

“果然还是盐盐的感觉最踏实了!”,我心跳的厉害,赶紧喝了一大口水压惊,呆看了一会黄婷婷,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右手笔不停,将左手伸了过来把我的脑袋转回去,“学习!”。

“马上,再看一眼手机”

打开微信,发现有条艾特我的朋友圈,我点开,只见黄婷婷发了张我的睡脸并配文道:有个人说来图书馆学习结果睡着了,傻叽!@发卡

朵朵评论:我也有被晒的一天???

大哥评论:我也有被晒的一天???

娜娜评论:我不仅要被爸妈晒还要被室友晒???

晓玉评论:室友老何日渐冷漠。。。

发卡评论:一会下了自习玩石头剪刀布吧嘿嘿

婷婷桑回复发卡:把你作业写完再说!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