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时溢和时奕:


  “师傅师傅,你瞧,那桃花开了,日后您便有桃花酒喝了,桃花酒配桃花糕,着实诱人的很。”李艺彤放下手中毛笔,透过镂空的桃木窗,憧憬的望着因风而在空中飘舞着的淡粉色花雨。


  “彤儿,休要再分心,修行要心如止水。”黄婷婷抬眼看了一眼李艺彤。果然是小孩子,如此好动。


  “啊?可此景美哉,怎能让我不分心,桃花纷纷,人沉醉矣。师傅你就放我出去吧。”


  “诗作的不错,那行,既然你想要出去,那便去练剑法吧,为师昨日教你的剑法前三式你可有所领悟?”黄婷婷也将手里的毛笔放下。殿外的春风夹带着花瓣拂来,确实很美。


  “当然。”李艺彤骄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徒儿已领悟,师傅请随徒儿移步至室外,徒儿舞给您看。”李艺彤起身,拿起身边的剑,跑到黄婷婷身边,抓起黄婷婷的手:“师傅师傅,走了走了。”


  黄婷婷无奈起身,拿起自己的佩剑:“为师拭目以待。”“师傅,相信我。”李艺彤很认真很坚定的看着黄婷婷,拔出自己的佩剑,快步走到桃树下,凭着记忆,舞着黄婷婷昨日教她的剑法。


  “师傅,如何?”李艺彤收剑,额上渗出细汗。“能否教我后面的招式了?”


  “彤儿,仅三招就使你气息紊乱,定是近日没有好好练功。”


  “都怪厢书房的书太好看了嘛,竟给师傅发现了。哼。”李艺彤嘟着嘴。


  “你可知罚?”“《桃源剑法》昨日学的舞一百遍。”李艺彤很绝望。


“待你罚完,我便教你后三招。”


  “真的?”李艺彤提着剑,踩着小碎步跑回树下,认认真真的比划着。


  “小四,把我的书台搬到这。”“好的,黄大人。”书童林思意跑回殿上,把黄婷婷的书台搬到院里。


  黄婷婷提起衣摆,坐下。花雨里努力的人,不失一道风景。“美否?”“啊?”安静写字的黄婷婷突然发声,林思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美啊,李小姐着实与这景相配。大人今天心情好?”


  “当然。”黄婷婷嘴角微微上扬。


 


 


两个时辰后


  李艺彤把剑往地上一丢,瘫坐在地,大汗淋漓,头发也湿湿的贴在脸上。


  “师傅,我,我练完了。”李艺彤喘着气,也不顾鹅卵石上的灰尘。


  黄婷婷起身,拿起手边一盏茶,递给李艺彤。“谢谢师傅。”李艺彤接过,也顾不上礼节,一饮而尽。“可以教我了吗?”


  “午时了,你先去歇息一下,我估摸着厨房将要把饭菜端来了。”黄婷婷从袖中掏出一条黄色的手帕,放到李艺彤手上“你先去擦擦,莫得了风寒。”


  李艺彤拿着黄婷婷的手帕,走到井边,见四下无人,悄悄地把手帕放于鼻前,一股淡淡的桃花清香。不愧是《桃源剑法》的传人,她的世界都是桃花味的。


  小心沾上水,擦去脸上的汗。什么时候才能和师傅下山呢,可以与师傅一同游山玩水,吃好吃的,玩好玩的,还要逛庙会……总之要和师傅一起赏天下。李艺彤靠在井边,暖风吹过,吹起李艺彤的憧憬。


 


午后,黄婷婷给李艺彤演示了后三招。李艺彤托着腮,认真观摩。“师傅,能再来一遍吗,我没懂。”


  黄婷婷从背后搂住了李艺彤的腰,一手抓住李艺彤拿剑的手。“我教你。”坠落在黄婷婷温暖怀抱里,耳边黄婷婷的呼吸撩拨着李艺彤的心。此时的李艺彤沉浸在这不可多得的温柔中,任凭黄婷婷摆弄着自己。


 


两年后


  李艺彤已学会桃源剑法,却没等到与黄婷婷一起下山游历的机会。


  一日,一个公公带着圣旨来到殿上,揉着他的短腿,翘着兰花指抱怨:“哎呦喂,黄大人,您这山可真高,可累死我了。”


  “有话快说。”黄婷婷的话冷到极点,李艺彤也没见过黑着脸的黄婷婷。


  “圣旨到。”李艺彤刚要跪下。“彤儿,站好!”黄婷婷一声呵斥,吓得李艺彤颤了两颤。


  “怎么?黄大人要违背圣旨。”公公一脸讥笑。“有话就快讲,何必让人跪下?”“黄大人,你当真不跪?”黄婷婷看都不看公公。“那你呢?”公公又看向李艺彤,李艺彤瞄了眼黄婷婷。“不跪,我只听我师父的。”


  “好,好,你们要造反!我现在就回去禀告皇上。”公公气的脸都在发抖。


  “慢走不送。”黄婷婷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的。待那个公公消失在视野里,黄婷婷又恢复了以往的淡然神态。“彤儿,准备准备,与我一同下山。”


  “下山?是去游历吗?”李艺彤很是兴奋“不,咱们去取皇帝的首级。”


  “啊?”“时机已成熟。你到时在殿外,挡住增兵,我去殿上取他首级。四儿,把这封信送给赵将军。”黄婷婷把一封信递给林思意。


  “彤儿,亥时来我房里一趟。”


 


  夜深了,整个殿上大约只有黄婷婷房里还点着灯。“师傅?”李艺彤轻轻敲了敲门,门开了一条缝。“进来。”


  李艺彤进去,黄婷婷将门关好。“师傅,您找……”李艺彤的话还没讲完,便被黄婷婷按到了墙上。“师,师傅……”李艺彤看着黄婷婷渐渐凑近的脸,有点不知所措。黄婷婷直直的盯着李艺彤躲闪又有点期待的眼睛。


  黄婷婷只是塞给了李艺彤一把匕首:“走投无路时,可以一死。”黄婷婷顿了一下:“还有,别想太多。”


  李艺彤仔细地看了看黄婷婷的脸,像平常一样,精致好看却不带任何情感。“我知道了,师傅相信我。”李艺彤默默离开,也不忘帮黄婷婷关上门。见李艺彤离开,黄婷婷长呼了一口气,摸了摸藏在长发后的红透了的耳朵,好险,差点没控制住自己。


 


  皇殿上,皇帝坐在龙椅上,心里却想着后宫的嫔妃,酒池肉林,淫欢作乐。殿上闯入一人。“呦,黄大人,怎有闲情来我这?您可是连圣旨都不接的人呢,是否我下次见了您都要喊您一声皇上?”


  “皇上息怒,在下今天来就是给您赔礼道歉的。为此我可是把您一直想要的《桃源剑法》带来要献给您。”黄婷婷笑着缓缓向皇上走去。


  “哦,快拿给朕瞧瞧。”皇上很是兴奋,站起身来。


黄婷婷带着笑,慢慢走到皇上面前,快速拔出剑。瞬时,皇帝的胸口开了一个口,汩汩向外冒血。“抓,抓刺客!”皇宫外的狼烟滚滚升起,侍卫不断向皇宫赶来。


 李艺彤在殿外,腰间挂着赵粤的令牌,身后跟着赵家军。看着远处赶来的侍卫,拔出了剑。


殿内,赵粤拔出来自己的佩剑,冲到皇上面前:“皇兄,我来救你。”然后一剑割断了皇帝的喉咙。


文武百官乱作一团,文官四散,武官以剑问候许久不见的黄婷婷。黄婷婷和赵粤被围着,难以逃脱。


李艺彤的情况也不容客观,赵家军的将士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而官兵还在大批大批的赶来。李艺彤手起剑落,又有几个官兵倒下。一根箭飞来,射中了李艺彤的左臂,血染在淡蓝色的衣服格外显眼。李艺彤咬牙忍痛又干掉几人。一抹淡蓝几乎快被黑色淹没。


又是几根箭,插在了李艺彤的背上。“师傅,相信我。”李艺彤最终还是倒下了。


殿内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反抗的武将不是归顺就是倒在了血泊之中。黄婷婷快步走到殿外,士兵失去了长官,全都放下了武器,站在原地。李艺彤的佩剑掉在她的手边,她却永远捡不起来了。黄婷婷一步一步走下来,赵粤无声的跟在黄婷婷后面。官兵纷纷让开。黄婷婷缓缓弯腰抱起李艺彤,带她离开这政乱之地。


 


“阿黄。”一个黑衣人闯入了桃花殿。“当今圣上,有空来拜访?才上位不得好好批奏折,稳定人心,跑我这干嘛?”“来看看你,怕你寂寞。顺便来看看你的小徒弟。”赵粤端起茶,晃了晃,并不打算立刻喝掉。


“就在那。”黄婷婷起身,领着赵粤走到殿上最中间的冰棺。李艺彤安静的躺着,脸上的脏污已被擦干净。赵粤抛弃身份,跪在了李艺彤的棺前磕了磕头。然后又给黄婷婷鞠了一躬:“若我没有猜错,黄大人应该是喜欢她的吧。怕不是碍于面子和身份罢了。”


黄婷婷苦笑:“不愧是天子。”


“你助我为王,我无以为报,这两条红绳赠与你,你自己戴一条,你给她戴上一条,待她转世,红绳便能助你很快找到她。”赵粤把两条红绳放进黄婷婷手心。


 


 


“学姐,我做了个好长的梦……”李艺彤从黄婷婷怀里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手腕上的红绳的铃铛因手腕晃动而叮叮作响。



评论

热度(35)

  1. 琮琮时溢和时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