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精神洁癖】

假装黄婷婷是我女朋友的样子:

“呐,婷婷,分你一只耳机”


黄婷婷接过来塞到耳朵里,眨了几下眼,随即又垂下眼睑。沉默了一会,她转过头对我说:“很好听,大哥”。


“她的新EP”


“嗯,知道,看到了官博的动态,没敢听”,黄婷婷扯出一个笑。


“笑得可真难看”我丢给她一个嫌弃的眼神,搂过她的脖子假装没心没肺的笑她。


“大哥,你胆子可真大”,黄婷婷突然噗嗤笑了出来,“你看谁敢在我们面前提起对方?别说队友了,我妈都不敢呢”。


我把打直的背放松下来,靠在墙上,转头盯着她的眼睛问:“那你讨厌她么?”


“你是说以前还是现在啊?”


“以前和现在,都算”


“讨厌啊”,她缓缓吐出三个字,语气轻到我分辨不出这句话的情绪。


“好像谈不下去了呢”,我默默想到。没过一会只听她又说:“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讨厌她呢”


我假装抬头看看天花板的灯,余光瞥向她的脸。要是我直接看着她,或许她就会收回浮起的笑吧。黄婷婷这个傻子从来都是这样。“我知道,所以,后天n队聚餐吧,拍完光轨我们还没吃火锅呢,我喊上她们几个”。


“好”


我刚想掏出手机给冯薪朵说计划一切顺利,就看黄婷婷一仰头喝尽了剩下的半罐果汁,舔了舔嘴唇说:“其实,你们不用这么小心的,我和她就是日常闹别扭日常吵架日常冷战,就是这次,好像回不了头了”。她伸手使劲拍了拍我的肩膀,“别担心,大哥”,瞬间就变回了小直男。


“嗯,好,不担心我们婷婷了”


聚餐那天上海阴冷阴冷的,飘着雨,雨丝细却密,打伞也尴尬不打伞也尴尬。


大家下了车一路小跑进了包间,我拉着黄婷婷坐了,黄婷婷摘了扣着的连衣帽,看了看和李艺彤坐在圆桌对面的冯薪朵,傻傻的问我:“大哥,朵朵咋不和你坐一起?你俩吵架了啊?”


我白了黄婷婷一眼,摸了摸上嘴唇,“咋我俩就非得坐一起啊?天天一睁眼就是那张脸”。


黄婷婷露岀嫌弃的眼神嫌弃的表情配上了嫌弃的“咦~”,娜姐突然伸过头来说:“看吧,还是熟悉的那什么粮”,又笑着趁我的手还没掐到她脸上时赶紧跑了。


等着上菜的时候,我和冯薪朵发着微信,只听李艺彤和张叉叉在对面八卦“估计朵子在给大哥发微信,甜,叉叉你一定要把她们俩坐在一桌吃饭还悄悄咪咪发微信的事情写进文里”。


我一拍桌子手就指了过去,“你们两个饭头!吃个火锅也不放过我们!你俩八卦声那么大我不和朵朵发微信说话能听到吗?”


李艺彤握住叉叉的双手,“张叉叉同志,我们一定要挺住,不能屈服在大哥的淫威之下,革命终会有胜利的一天。”


我扶额,身边刷着微博的黄婷婷轻轻的对着手机屏自言自语道:“她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就在我面前长大了”,发现我在看她,又咧开嘴笑了。


火锅吃饭正嗨时,黄婷婷突然放下筷子在手机上打字。我一边打手势威胁冯薪朵快吃饭一边瞄了一眼她的屏幕。“吃啊,婷婷,怎么玩手机?”,我夹了块肉,犹豫一下又放进她的碗里。


“快好了,马上”


黄婷婷放下手机,我的手机便亮了起来,是她微博新注册的小号动态通知。我微微皱起眉想了想,想不通,于是点开了。看了两句我便猛地转过头去看她,她边夹着菜边笑着对我说:“没事,反正别人也不知道这是谁,这小号就只加了你和朵朵。”


我愣愣的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开口,缓过神来又读下去。她发了个帖子在李婷爱超话里,文案写道:突然想给自己在内的卡黄给写封信,以李发卡或者婷婷桑的口吻,大概是因为又看到官博一搞事情评论里就总有人在骂卡黄给心里难过吧。共勉!


写给我们的李婷爱


李发卡和婷婷桑不是互相不在乎了,只是不能再在一起了。以后你会懂得,在乎有许多种表达方式,比如大哥朵朵的好好吃饭,比如七五折的安稳长情。不能对视,不能说起对方的名字,不能提及有关对方的一切,这是我们互相在乎的方式吧。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爱情友情的,只是真的真的在意吧。只是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吵了分,分了好,好了再吵,却在某一天真的就这样回不了头了。可是,不管我们两个人的心是都停在原地还是都向前走了,我和她的名字,在现实中、在人心里,都永永远远的连在一起了。所以,不要因为没有家了就自怨自艾、妄自菲薄,要隐忍,要坚强,要阳光,像我们一样。


或许有一天,你也会遇到这样一个人,在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希望在你的身边的,是她,在你什么都有了的时候,你希望在你身边的,还是她。你想和她牵手走过低谷,并肩站在山巅,想和她走完不知尽头的路,渡过没有边际的海,但这世界终有你得不到的东西,无论你多优秀多美貌多有钱,这很正常,因为相遇已经足够幸运了。明知道不会有结果,明知道有一天会分离,但还是把与她相遇当作一生中至高无上的喜悦,还是奋不顾身拉住了那个人的手,想要陪她走完一段路。 ​​​


想到她的时候,嘴角会不自觉的带上微笑,心上又像有一条装满了酸涩眼泪的河慢慢流淌。我想,我们一辈子都忘不掉对方的名字了,不管是以什么感情去回忆起,都忘不掉了。


我读完,抬头向对面望了望,火锅升腾起的雾气模糊了李艺彤的表情,只能看到她挺直背也在向这边探寻着什么。我以为她在寻着锅里的肉吃,没想到下一秒就对上了她的眼睛。


我赶忙将眼神移开,向冯薪朵的位置看去,发觉那位子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了,大概,去了洗手间。果然再看我的微信,置顶对话框里写到:我去洗手间,马上回。


放下手机,借着夹菜作掩护,我避重就轻的问黄婷婷:“怎么发在李婷爱的超话啊?”


“怕发卡黄超话看的人太多最后再给我扒出来,她们太厉害”她似乎语气中带着点小小的骄做,“很矛盾吧,这心理,知道不会被发现又想被发现又怕被发现”,“不过我发现有李婷爱超话而且还被分类成育儿超话的时候真是笑死我了。”


看着黄婷婷憋笑变成了表情包,我稍稍放了些心,她说了,让我别担心,所以,我也要相信她处理的好自己的事吧。


火锅吃的差不多了,和嘉爱晓玉娜娜小四她们闹了一会,一个微信消息过来,“踢踢人呢?”


“啊?她说去洗手间啊”,我疑惑的看向冯薪朵,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问我这么一句。


然而随即我就反应过来,“李艺彤人呢?”


冯薪朵回我:!!!洗手间


“我去看看情況”


“哥,要不咱那计划提前吧”


“那一起去,看看再说”


我们寻了洗手间,然而并没有找到黄婷婷和李艺彤。打个电话给婷婷吧,我想着,拨出了电话往信号好一点的地方走。路过大厅的时候,冷风从门缝里挤进来,天已经黑透了,与灯火通明的大厅相比,如墨一般。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的,只有那边路灯下两个剪影似的人一动不动。我挂了还没接通电话,和冯薪朵开门走出去,店中的嘈杂一下子消失了,说话的声音清晰而有穿透力。


“羽绒服穿着挺好看的”


“《那好吧》挺好听的”


“其实我刚刚在用朵子的手机刷微博,我的没电了。”


“……”


“朵子备注了你的小号”


“……”


“今天终于确定了,你的内心,呼~”李艺彤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雾气便在这寒夜里顺着路灯的光线向上飘去,散开。


“哥,这啥情況?”冯薪朵瞪俩大眼晴小声问我。


“说来话长,回去给你讲”


“那咱俩那计划刚完成一步就就就不用了?”


“不用咱俩操心了还不好?给你那俩大眼晴眨一眨吧,别一会一低头眼珠子再掉出来”我损了她一句,把她裹进自己的大衣里,“今天冷,别吹了风。”


“我一直在确定你的心,因为不确定我是不是会打扰你,你怎么,才说”,李艺彤瘪了瘪嘴,鼻音有点重。


“我可能有精神洁癖”,黄婷婷终于开了口,“我怕你回来了有一天你也还像曾经一样离开,我说服不了自己去相信,所以”


“那可能我也有精神洁癖”,李艺彤接过话头。


黄婷婷愣了愣,“嗯,没事儿”


“我的意思是,别人再好,我的心只给你一个人。”


“你那不叫精神洁癖!”


“好了,别说话”,李艺彤的手攀上黄婷婷的外套拉链,慢慢拉到顶端,“拉拉链的时侯说话会夹下巴哦”


“撤吧”,我圈住冯薪朵往回走,“今天的火锅有人请啦!”

评论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