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禁忌【十一】(血猎卡x血族婷)

欠抽的大喵:

【十一】

按理说李艺彤此刻应该是疼的呜咽的。
被吞噬灵力所污染的血液从颈间扎破的小孔缓缓流出,本该是鲜红的血却变的暗红,医生专注的推动着污血流出,而李艺彤盯着黄婷婷,黄婷婷盯着医生……

吞噬类的法术真的很伤人,随着灵力起作用,李艺彤只感受到浑身酸痛和力量被慢慢抽空。虽然污血在慢慢排净,但是早已经暗暗起作用的部分还是没有办法。
污血排净的一霎那李艺彤感到浑身一颤便软了下去,黄婷婷眼疾手快立马坐过去扶住了她。

“队长,大问题是没有了,但可能接下来一段时间会有点后遗症一样的反应,所以……尽可能不要再剧烈战斗。”医生收起东西对李艺彤嘱咐道,“那么没什么的话我就下去了,黄小姐还麻烦你看护队长。”
“好的。”黄婷婷点点头,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有此事,靠在黄婷婷肩胛上的李艺彤感受到箍住自己的手轻轻抱紧了一点点。

医生下去后车厢里好长一段时间的安静……
“…对不起………”
黄婷婷没有看李艺彤但是轻轻的开口。
李艺彤好像很吃惊,“怎么了?为什么要道歉啊?”
“要不是我你怎么可能会中那么伤人的法术。”
李艺彤努力坐起身,看着低着头的黄婷婷一下子居然不知道有种奇怪的感觉糊在心头,有一点点感动,有一点点温馨,又有一点点生气。
“傻瓜,这和你没关系,是我太迟钝没有早点发现的。”

黄婷婷收回手,依旧低头不语,修长的手指有点紧张的绞在一起。
李艺彤看见自己的劝说无效一着急便伸手抓住了婷婷用力绞起的手,低于常温的手握住有一丝丝凉意,李艺彤温暖的手掌包住自己的手时黄婷婷也随之一颤。
“婷婷不要这样,我说过要保护你,那就和任何变故都无关,你要是真的谢谢我,就不要再这样想了。”
婷婷有点惊讶于李艺彤握着自己的手,“……嗯…”

李艺彤噗嗤一声笑了,随机无力的一歪,有滑下去了,黄婷婷急忙抽出一只手抱住李艺彤的肩。
看黄婷婷那么紧张,李艺彤便使出强大的聊天技能之一——转移话题。
“对了婷婷,我还担心你给我放血你会一下子克制不了自己呢。”
婷婷一听也忍不住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我有那么如饥似渴吗?”
喔唷终于笑了~等等,这是什么词啊。
“我读过书的,上面说半血族见到人血也会忍不住的。”
“也许吧,庆幸我今天不饿吧。”
……原来是这样。

婷婷的侧脸抵在李艺彤的前额上,忽然间婷婷好像听见了这人轻轻的咕噜咽了一下。
嗯?!自己都没咽呢你咽什么?
婷婷微微垂下眼睛,看见李艺彤的眼神注视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
!!!
刚才一直说话没注意,李艺彤的一只手还一直握着自己呢。
虽然黄婷婷是血族,但因为血统原因,她的体温并不像真正的血族那样冰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捂暖。黄婷婷的手握着虽然也是凉的,但并不冰,只是有些凉,握了这么一会儿,似乎慢慢的也有了一点点暖,但是暖起来的速度极慢,温度也只是微微提高了一点点。
这样就足够让自己惊奇了。

李艺彤握的很紧,像怕什么东西会消失一样抓着。黄婷婷微微试图动了动,但抽不出来,肩上的人因为受伤和副作用,时不时难受的颤抖,这个时候反而自己还抓紧了她。
算了,握就握着吧。只是想帮她分担一些痛苦,对的只是这样没有其他原因。
自己说服自己后黄婷婷便心安理得的由着李艺彤抓着自己了。
李艺彤的手很暖和,不是烫,只是温暖。怎么说呢,有点像以前妈妈烧的壁炉那样,暖暖的,自己坐在一旁听妈妈讲那些自己听了无数遍的童话。像一杯一饮而尽的热水,温柔的暖遍自己的内在,慢慢的涨满心房。
其实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温暖了。自己也好久,没有像这样和李艺彤靠在一起了。你不记得,但是……我记得。

有那么一瞬间,黄婷婷很想破除李艺彤脑海里关于自己的回忆锁……奈何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咒语的破解方法,也不知道要是李艺彤想起以前两人的事,自己该怎么办…
那时你说你喜欢我,因为你不知道我是血族,如今的你知道了,我反而更怕你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么安静的靠在一起,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慢慢氤氲,蒸腾在两人之间。谁也没有开口,各怀着心事,不想打破这难得的靠近。
直到……

“队长,我们修整一下吃完午饭继续走。队长你的午饭我们就给你送上来了?”一个队员在车门外用关节扣扣车窗。
本来挨得蛮近的两人看见车门挂的白色帘子上那人斜斜的投影靠近,立马默契的往两边挪了挪。

队员敲敲门后爬上车厢,手里是两碗速熬的豆子。
“黄小姐,我们现在这个……嗯,你……”队员有点不好意思,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
“谢谢你,没关系的,我会吃的。”黄婷婷微微一笑,抬手接下两个木碗。

李艺彤在一旁看着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人现在那么有规矩那么懂礼数和婷婷对话,着实脸上一个大写的“你谁啊!!”
其实自己也知道,自己这队里逼着自己脱单的死党不少,谁让他们大都有对象了,一天到晚的闲时没事拿自己开玩笑,谁知道这伙人在外面走时胡说了什么!肯定是把婷婷吹成队长夫人了!
但是……好像……这感觉,也不坏。
动着自己小心思的李艺彤看着婷婷笑着和队员说话时的侧脸,不由得微微红了脸。
队员转身跳下车时回头邪邪的看了李艺彤一眼,那眼神应该是说,“队长你加油啊。”
……什么啊……

“没想到你们在外面吃的那么简陋啊。”一旁的人开口才将李艺彤怨念的盯着队员下去的方向的眼神拉了回来。
“啊?哦你说这个,对啊。行军时吃的比较差,但是驻扎下来就可以打猎了,可以吃上肉哦。”李艺彤得意的扬扬脑袋,“我猎兔子比以前厉害多了,但是……现在不喜欢打猎了。”
黄婷婷把其中一个木碗递给李艺彤,“为什么?”
李艺彤拿起碗里的木勺,戳戳煮的有点稀的豆子,“因为我觉得太……我有点下不去手,但是很多时候的杀害都是迫不得已,我也不喜欢这样,我下不去手,但是我总归是要吃肉的啊。”
李艺彤撅撅嘴,黄婷婷轻轻一笑,“我知道,很多是迫不得已的。”

嗯?!李艺彤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在说什么,对面不就坐着一个需要猎杀和鲜血活命的人吗?婷婷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在说她啊?!
可看到的是婷婷一脸的平静,李艺彤张张口,不知道现在是该说对不起还是我不是说你。
“你干嘛那么紧张?我不喝人血,我也不杀动物的。”看着李艺彤紧张的皱起来的脸黄婷婷噗嗤的笑了。
“哦……哦?!”最后这声哦音调明显提上去了,因为黄婷婷当着李艺彤的面吃了满满一勺豆。

吃…吃正常的食物!对哦,几年前在婷婷家她也是吃正常的东西的,不过那时自己不知道,现在看见一个血族一脸淡定的喝豆汤吃豆子还是很有冲击力……
“你不要这么一惊一乍好不好,我不是纯血统,又不是一定不能吃其他食物……只是这些东西几乎不太可能会给我提供能量的,但是勉强吃一些不会有问题的。”
好熟悉的嫌弃表情啊,李艺彤呆呆的看着黄婷婷。为了避免尴尬也立马低头吃饭。豆子煮的很稀,不太好喝…噎死了…但是黄婷婷依旧不紧不慢的一勺勺吃着,好像根本不尝味道。

“对了,你说你猎食但是不杀它们?”李艺彤咬着勺子,盯着黄婷婷的脸看,好想看看她的牙长什么样。
“不杀,我需要血液,但我不想要它们的命。”黄婷婷依旧耙完最后一口豆子,看着李艺彤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嘴角……你想干嘛?
看着黄婷婷抿起的嘴唇,李艺彤有点失望,随即又问,“不过你这样的血族我真的从未见过,不喝人血,是什么让你有那么坚强的意志克制自己的啊,我要是你肯定不行……”

黄婷婷被这个问题问的一愣,面前的人低着头在吃吃吃,还一直在和自己说话,后面的自己没怎么在意。
黄婷婷靠在座椅上,望着窗外往后闪的树影,正午的阳光不是很烈,森林显出一种活泼的翠绿色,黄婷婷把头往后一仰靠在垫子上,是什么让自己克制自己的欲望不去杀害人类?
微微把视线移过来一点点,看见李艺彤被豆子噎到了,艰难的往下一咽后忽然舒服的咂咂嘴,好可爱……

你不知道是什么对吧?
是你。



就这么随着车轱辘咕噜了两天一夜后,终于远远的看见了王都那边最高塔尖尖的塔顶。
士兵们都发自内心的发出一阵欢呼,依旧坐在车里的两人听见了。李艺彤撩开车帘,看见了,此刻已经是出发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塔尖被城堡里明亮的蜡烛印的更加清晰。
“婷婷,快到了。”
“啊?嗯……”黄婷婷依旧坐在位置上握着双手。

李艺彤看着黄婷婷,昨晚半路夜宿时,自己和婷婷是睡在车厢里的,一人一边靠在长椅上。
后半夜婷婷起来了,说是起夜,李艺彤笑着低声说,“对我就不用隐瞒了嘛,饿了?”
“……嗯。”黄婷婷轻轻打开车门跳下车。
黄婷婷轻轻走出去几步回头看看李艺彤趴在车窗上看着自己,用心灵传音暗示道,“你不跟我去,不怕我走了不回来了?”
李艺彤笑着点点头,用口型说,“怕。”
挑挑眉,继续传达意思,“那为什么不跟?”
李艺彤揉揉眼睛耸耸肩准备缩回车厢,黄婷婷的心灵传音只可以听见黄婷婷本人的声音,自己就无法传递意思过去。于是也赖皮似的开启自己的精神领域,这项本领比心灵传音强,只不过自己还弱,范围太小……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你不会就这么走掉的。”
“你就这么肯定?”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很信任你,那我就选择相信你……当然,你要走我也拦不住的啊。但是……就算你离开了,我答应过你的,领域还在,我就会保护你。”
黄婷婷一听抬起头看着趴在车窗口浅笑着的人,两人只用灵力发动技能来进行心灵对话,所以周遭很安静,隐约听到不远处还没完全熄灭的火塘发出一声噼啪声,幽蓝色的月光飒飒的落下,打在黄婷婷的全身,打在李艺彤的脸上,李艺彤看着黄婷婷整个人在这美丽月光下发出幽幽的白色光晕,黄婷婷看着月光投在李艺彤脸上显得她的脸更加凹凸有致,一时间竟都没有言语……

“好了,你快去,夜巡的队员马上要转回这里了。”最后李艺彤努努脑袋让婷婷快去。
黄婷婷点点头,轻盈的闪进树林不见了。

再次迷迷糊糊醒来是天快亮时,一切看上去都是笼罩着灰紫色的晨曦里,车厢对面位置上有一团暗暗的影子靠在那里。
李艺彤瞪大眼睛确认了一下后嘴角扬了一下,婷婷回来了,靠在那边打盹。

没想到,你居然和我一起回来了。李艺彤看着对面这个心事重重的人。
婷婷握紧双手,好像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发卡,在血猎密集的王都我根本没有把握存活下来,我……”
“婷婷,王都受到最高血猎猎手的守护和法师灵阵的保护,你在这里会很安全……至于你怕被发现,我想邀请你去我家住…你不要误会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家离高级血猎驻地远着呢,况且团长他们出征,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等他们回来外面安定一点你再走可以吗?”
李艺彤的眼神认真严肃,不像在开玩笑。婷婷知道,王都以外的小镇,森林里。新任血族亲王的手下一直在找反对者或者反对者的子息……自己就在其中,是主导反对者之一的女儿,是低劣的混血血族,是他们最巴不得抹杀的对象。
黄婷婷需要一个地方安静的修炼和历练自己的灵能,李发卡说不定也可以帮到自己……但是自己和她一起会不会给她带来麻烦……

离王都还有一段距离,忽然间队伍好像跨过了一个结界一样的东西。
黄婷婷想着心事时只感受到浑身一震,但并没有伤到自己。
正奇怪呢一旁的李艺彤开口了,“我就说嘛,你不会有问题的。刚才那个就是阻挡血族用的灵阵,你的血族气息实在太弱,我刚刚在你身上也负压了我的灵力,你看,灵阵完全没有伤害到你对吧?团长说可以跨过这个灵阵,就不是血族。”
李艺彤说完向自己狡猾的挑了一下眉,满脸的:我厉害吧~

就这么忽忽悠悠的被李艺彤拐进城了?!

李艺彤被他们颤颤巍巍扶下马车时脸色是苍白的。
回头对婷婷一笑,“他们会先送你去我的家,我还要去血猎圣殿把任务交割一下,晚点回来,家里的空房间你可以自己选。”说完便努力爬上一匹马随一队人哒哒哒哒的走了,留下驾驶马车和护送的三个队员。
“她行不行啊……”婷婷看着被吞噬魔法发作折磨的愈发憔悴的背影焦急地喃喃自语。
“黄小姐,你很担心我们队长啊。”一旁起马护送的护卫笑着说。
“没有。”黄婷婷立马回绝,速度快的自己都难以置信。
护卫摇摇头,没再说什么,催马前进。

黄小姐,你脸红了。

评论

热度(35)

  1. 琮琮欠抽的大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