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零——濡鸦之巫女母女系列(卡黄)

祁蓝:

完整版,懒得找前文的这个是全文啦


——————病名相思,无药可解,唯你可医。
〖零〗
李艺彤是小有名气的明星,杂志,电视上都能看到她的身影,但是据八卦杂志上报道说,她现在的母亲是她的养母,之前有狗仔拍到她与母亲争执吵架的场面。不过各扫门前雪,人家自家的事,也轮不到外人多说什么。
此时李艺彤却无心思去关心那些琐碎的闲言碎语,正当她刚刚完成了一部剧的拍摄打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时,一张照片寄到了她手上。照片上一个温婉的女子挽着一个和李艺彤长的极为相似的男子,巧笑嫣然,正是她的亲生母亲——黄婷婷
李艺彤三岁时离开亲生母亲,从此一别十余年,再无音信,此时此刻再次得到黄婷婷的消息,心中自是思绪翻涌欲出。急匆匆的收拾行李,不顾养母冯薪朵的阻拦,就向着照片上注明的地址日上山出发,殊不知,此行倒真是一脚踏入幽冥府。
刚刚到日上山山脚下就见山上云雾缭绕,笼罩在一片极为压抑的悲伤中。
李艺彤深吸一口气就准备踏入这诡异之地。
〖一〗
李艺彤自小就灵感强烈,可以看见灵的存在,并能通过触摸来窥见常人的思考。懂事后开始可以看出他人对没有双亲的自己所说的,那些温柔的话语下潜藏的谎言,并对看懂的自己感到恐惧。所以,虽然冯薪朵待她一直非常温和,她却仍然无法忍受从冯薪朵眸子里透出的一丝同情。
日上山的一切都被烟尘弥漫,就像是寂静岭里面的里世界,充斥着一种无变的沮丧和悲伤。
一阵冷风从后面袭来,李艺彤猛然转身,就准备攻击,却发现面前的不是所谓的灵体而是实实在在的人。
“你是谁?”李艺彤狐疑的问道,面前是一位正值妙龄的少女,疑惑不解。
“我叫徐子轩,你可以喊我络络”女孩轻快的说,随机看着李艺彤笑道“你就打算这么进入日上山?看起来你的灵力应该很强才对,怎么连最起码的驱灵护身的方式都不懂?”
李艺彤默默低下头,紧紧的攥紧拳头“我要来救我的母亲!”
“母亲?在这?难道你母亲是这里的大柱?”徐子轩似是明白了什么,对着李艺彤说道“我明白了,看来你是一个夜泉子!”
看到李艺彤似乎无法理解“夜泉子”这个名词,徐子轩顿了顿解释道“夜泉子是指活人与死者之间产下的孩子,在文献中有记载是失去了恋人的女性在发疯后和根本不存在的恋人对话,一起生活,甚至怀上了他的孩子的故事,这些孩子被称为“黄泉子“或“夜泉子“,通常还会拥有强大的灵力,倍受人们畏惧。”
“你胡说什么,我的母亲明明还活着!”李艺彤眼眶通红,冲徐子轩大吼道。
“她没有,至少你的父亲是已经死去的,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对日上山是有所了解的”徐子轩并没有被李艺彤的激动的情绪干扰到,继续不紧不慢的说着。
“你说的对”李艺彤泄了气“我确实了解日上山这个地方,这是一片死地,但是我的母亲,我能感觉到她还活着,我就一定要找到她”
徐子轩微微叹了口气领着李艺彤来到一个古旧的旅馆里,她大大咧咧的和前台正在收拾柜台的女子打了个招呼,领着李艺彤走向了后台,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相机。
“喏,灵视相机,我想你早就略有耳闻了,可以帮助你对付灵体”
“为什么要帮我”李艺彤愣了一下,问道。
徐子轩伸了伸懒腰,转头看向柜台前的女子“没什么,大概是因为你的母亲曾经帮助我和赵粤,逃脱成为这里冤魂的可怕命运的”


(二)
初上日上山,一个人,一台相机,一个手电筒。李艺彤只带了这些东西就开始了她第一次的探索,拒绝了徐子轩和赵粤想要帮忙的好意,踏上了登向山顶的缆车。
山顶较空,没走多久,一间古老的祠堂映入眼帘。祠堂后面似是有多座宅邸,无奈山路崎岖,值得从祠堂内穿过。
“吱呀”一声,李艺彤推开了祠堂的大门,屋子似乎很久没有人进出过,刚一开门,一阵烟雾便扑面而来,呛得李艺彤连连咳嗽。
屋内似乎也不是李艺彤先前所想的哪般黑暗,然而时不时亮起的幽暗灯光却更令人心生怯意。
一阵幽幽的哭声不知从哪传出,配上这诡异的气氛,让李艺彤冷不丁倒吸一口冷气,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扇门,一到白色的虚影出现在了面前,眼前似是一个浑身骨头都碎裂的男子,死相极为可怖。
李艺彤吓的手脚冰凉,索性没忘记临走前徐子轩的嘱托,将摄像机举到面前,“咔嚓咔嚓”猛按快门,面前厉鬼惨叫着消失,一张笔记也随着他的消失,而晃晃悠悠的落到了地上。
上面写着:在盛满夜泉的匪中永久沉睡的巫女,将做为人柱持续存活,这就是“永久花”。因夜泉而引起的睡眠将导致巫女无限重复死亡经验,包括所怀抱的他人的最后记忆。而当巫女的心力到达极限时,将溶化在夜泉中,结束做为人柱的任务。据相信越是接近死亡的人将活得更久,只有心灵坚强的巫女才能持续在夜泉中生存。
“人柱...那也就是说,母亲她...”李艺彤自言自语道,忽然明白了为何徐子轩会说黄婷婷已经死亡的原因。
李艺彤咬了咬嘴唇,“无论如何,就算是抬着匪回去,我也要带着婷婷回家”李艺彤定下新年,小心翼翼继续向内屋走去,一个幽白的人影出现在走廊尽头,他似乎并没有打算攻击李艺彤,而是自顾自的走向了楼上。
李艺彤心下诧异,也跟着跑了上去。才看。原来上面的楼层进连着山路,原来这祠堂是依山石而建,祠堂便是山门。
(三)
前方白色的人影仍是飘飘忽忽,似是完全忽略李艺彤的存在,缓缓向山的身处行去,转身的侧颜一看,竟和李艺彤分毫不差。
李艺彤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了出来,匆匆忙忙朝着白影消散的路口跑去,山路本就难走,加上夜深黑暗,无形的让李艺彤心中平添一层压力。
岔路口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几行字,认真研读下,原来是曾经发生在这的一具惨案,曾有三个杀人狂魔冲上山,将山上的巫女全部屠戮殆尽,自那以后,日上山变坠入永恒的死寂。
刚刚看完最后一个字,李艺彤便感到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凝固。
条件反射抬起摄像机就拍,正好将三个血肉模糊的凶狠鬼影一同拍入胶片内。
暗自咬牙道“就算是万鬼全出,我也要带黄婷婷回家!”
狠声为自己加油鼓劲的李艺彤一鼓作气的冲出那段山路,路的尽头便是一篇巫女的坟场。狂压着心头的恐惧看着众多飘忽的白影,李艺彤心一横,踏入坟地。
苦斗良久,李艺彤精疲力尽的到达墓地中间的佛伺,似乎这里被什么保护着,灵体不敢靠近,李艺彤小心翼翼的翻看着伺台前的石桌,上面一个古朴散发柔和光芒的木匣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打卡后才发现散发光芒的不是木匣本身而是其中所含的一枚石子,似乎便是这枚石子让灵体们纷纷不敢靠近。
石子下压着一张笔记,李艺彤抽出来展开,看到上面记录着
《幽婚》为了取得更强大的人柱力量,会为放入柩笼的巫女举行幽婚。新郎人选将由外地招来,并让这些人凭画有巫女相貌的绘马选择幽婚对象。幽婚完成后新郎将与巫女缔结羁绊,一起进入柩笼中。新郎失去魂魄的身体则会在忌谷中被祭祀。若是幽婚失败,则改将新郎魂魄祭祀于忌谷无缘冢,骸骨放入匪中埋葬于胎内洞窟。
李艺彤看了片刻就打算收起笔记继续向前,却发现纸的背面还有一段话:
《残影》经由行使“影见”时所看到的来自过去的影像。
是集合搜索对象的残留思念、化为其过去的身姿所形成的影子。若是使用影见的人能力强大,也可能直接看见对象的身姿。清晰的残影会吸引附近的各种灵靠近,因此持续追逐同一个残影被认为是危险的事情。另外、也有人说若是追着死者或失踪者的残影,将会有追随对方的脚步遁入隐世的危险。盒内盛放的是一颗佛骨舍利,可以驱赶低等级的灵体。
(四)
李艺彤拿起了那枚舍利,放入兜中,继续向前,没多久,一座古老的门楼出现在面前。
门楼里一片漆黑,浅白色的雾气翻腾着,入骨的凉意让李艺彤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李艺彤强忍住内心的惧意,缓缓推开了残破的大门,一进门就见一座灵位,刚想走进细看,身后便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易桐大人,您终于来了,巫女大人早已等候已久了”
险些惊叫出声的李艺彤迅速转身,按着狂跳的心脏,李艺彤惊恐的看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妇人,满脸皱纹,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妇人似乎并不在意李艺彤的举动,示意李艺彤跟上自己,缓缓的向内室走去,李艺彤浑沌着,迷迷糊糊的跟在她后面,脑海里来来回回回荡着一句话
“易桐?父亲?那巫女?母亲?”
昏暗的烛灯下,李艺彤看到老妇人在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前停下。
“大人,礼服已为您备好,快些进去换上吧,莫要让巫女大人等急了”
推开房门,里面布置典雅,却有带着一丝诡异,
房间的中央,有一套新郎和服。
等李艺彤换好衣服,那老妇人又引着她前往一间更为华丽的屋子,里面一口黑箱吸引了李艺彤的注意,然而正当她要开启黑箱,天色已将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了阴森的山林,身边的一切开始变得虚幻,被一股黑气冲击到的李艺彤踉跄中撞到了木门磕到了脑袋,晕了过去。
待李艺彤再次睁眼,眼前已是徐子轩和赵粤的旅馆,而面前正是自己的养母冯薪朵。
“朵朵...”艰难吐出两个字,看着冯薪朵憔悴的面容,李艺彤心里亦是思绪翻涌。
“你怎么来了...”
“...自是来找你的...”
看到昏迷已久的李艺彤终于醒来,冯薪朵送了一口气的同时,一把抱住了自己抚养了十几年的孩子。
“还好,你还在,还好,还好...没事就好”
反复重复的语句里传达出她的担忧,令李艺彤极为愧疚。
“对不起,朵朵”呜咽着,抱紧了这个为自己操心操累的女人。
(五)
醒来已是正午,长时间未进食的李艺彤,乖乖跟着冯薪朵去了餐厅。
饭厅里徐子轩和赵粤正将一道道菜摆放在桌上,看到卡朵二人携手而出,连忙招呼着开饭。
“发卡,你昨晚在山上遇到了什么?我们在山上找到你时,你穿一身红衣倒在那,可把我们吓死了。”徐子轩一边扒了一口饭,一边含含糊糊的闻着。
喝了一口茶水的李艺彤,整理了一下语言,将自己昨晚的经历完完整整的复述了一遍,末了,又说了一句“我看那山上事物不能见光,所以我想救出母亲,就一定要在天亮前成功。”
喝了口茶水,咂了咂嘴的赵粤,幽幽的说“所以说古人说,永远不要替别人养孩子啊,养不熟”
李艺彤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半天说不出话来,冯薪朵伸手摸了摸李艺彤的头。
“没事的,我会陪你寻回婷婷”
李艺彤沉默着,一言不发的状态持续到大家踏上上山的电车后,才开口,嘱托一定要跟着一起的冯薪朵,一定要注意安全,絮絮叨叨的叮嘱了半天。
再次回到昨晚被击晕的地方,华丽的烛火已经熄灭,黑色的箱子已不在原处,只剩下阵阵阴冷的风。
装好了零视相机的李艺彤,小心翼翼的带着冯薪朵摸索搜寻着这栋古楼。
只可惜一晚上除了被各种灵体攻击意外,并未有什么突出发现。
晨曦到来,在冯薪朵未能注意的角度下,一张纸条飘飘然的落在李艺彤面前。
————“大人,下次来,还是一人便可。”
(六)
李艺彤与冯薪朵的无功而返,令众人有些丧气。几个人围坐在桌前,正商议着接下来的计划,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众人的思路,徐子轩和李艺彤去大门前查看,猫眼里未曾见到任何人影,李艺彤疑惑之下正要开门查看,却被徐子轩一把拽住。
“不可打开,定是灵体敲门,这是警告。本来思量着今晚都在旅馆,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它们居然追到了这里,看来今夜也不会太平了。”
待二人回到大厅,将情况于其他人说明之后,见大家都是一脸凝重,李艺彤有意打破这沉闷的氛围,笑道“不妨事,今晚我来守夜保证你们睡个安稳觉。”
入夜
李艺彤一个人坐在监控室里,紧紧盯着显示屏里的画面,注视着整个旅馆的状况。
一道呲啦的尖锐电流声刺激的李艺彤瞬间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注意到一个黑影正缓缓像冯薪朵的房间接近。
李艺彤抓着灵视相机,冲向二楼的房间,面前的灵体是一个女人,个子极高,带着一顶白色帽子,面带诡异的微笑。
李艺彤闪避之下,索性未忘了拍照,一番缠斗,将灵体打散,徒留了一张记录出现在地板上。
《八尺女》名为“高女”,身穿白衣,高达八尺,会用咒法夺取小孩子的性命,由妒忌心重的丑女所化。
看罢,李艺彤继续回到值班室,一晚上时间,就在她来来回回的在各个房间里来回奔走中度过。
直到第二天清晨小小的旅馆里才恢复平静,精疲力尽的李艺彤,趴在桌上合眼睡去。
(七)
李艺彤在熬过漫长的白天,晚上悄悄独自上山,寻找黄婷婷,那日阴森的老婆婆有一次领着她来到灯火通明的房间里,李艺彤小心翼翼的靠近黑箱,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紧张的缓缓打开箱子。
箱子了蜷缩着一个人,正是黄婷婷,李艺彤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看到黄婷婷尚有生命的气息,轻声将她唤醒。
“易桐?”醒来的黄婷婷看着面前的李艺彤,愣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发卡?你怎么?你受伤了吗?”
李艺彤抿了抿嘴,“不,我没事,我来带你回家。”
“发卡,这里的人都是已死之人。”黄婷婷似是还想劝说李艺彤独自逃跑。
“父亲早就不在了”李艺彤痛苦而又有些抓狂“而我想和你一起活着离开,我可以照顾你了,我们一起回到都市,父亲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黄婷婷安抚的摸着李艺彤的头,“好,我陪你”
这边的冯薪朵等人在发现李艺彤不见踪影,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在赵粤和徐子轩第四次竭力拦住要上山的冯薪朵时,李艺彤终于带着黄婷婷冲进了旅馆大门。
“李艺彤,你终于回来了,还好你没事!你?”冯薪朵急着迎了上去,将李艺彤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见没有受伤,才舒了一口气,转头才发现李艺彤正紧紧拉着一个女子。
“你...黄婷婷,你回来了啊”冯薪朵声音略带低沉,看着黄婷婷略有责怪。
“嗯,发卡,把我找了回来”温柔的语气,似乎一直未曾变过。
“婷婷和我们一起离开,大家一起走吧,我可以工作,日上山已经不能再有活人生活了。”李艺彤目光看向余下的人。
“即是如此大家明早一同离开吧”冯薪朵做了总结,大家回到各自的房里歇息。
夜晚却并不太平。
(八)
李艺彤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说是梦又太过真实。
李艺彤看着日上山发生的一切惨案,看着黄婷婷和父亲的悲欢离合。
终于李艺彤和黄婷婷并肩站立在黑泉里,身边。
都是属于日上山的灵魂,看着黄婷婷若有所思的望着天上的夕阳,李艺彤一把抓住了黄婷婷的胳膊。
“不要走,和我在一起,不要走!”
黄婷婷转头看着女儿紧张的面容,柔和的一笑。
“嗯,我哪都不去,我会一直陪着你”
噩梦惊醒的李艺彤第一件事就是看向枕边,黄婷婷在她身边睡着正香,松了一口气的李艺彤,将黄婷婷揽入怀里,睡梦中的黄婷婷,下意识往李艺彤怀中拱了拱。
翌日,天明,李艺彤开车带着所有人回到都市。
数年后,在一群专家的鉴定下,发现了一桩又一桩埋于日上山的惨案。
电视报道时,李艺彤正于黄婷婷一同在阳台上看着书,冯薪朵懒懒的做在电视前喝着茶,赵粤和徐子轩在厨房里准备着点心。
还是一起活着最好啊。

评论

热度(18)

  1. 琮琮祁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