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深宫夜语

Squeezers:

皇后X贵妃


来源都懂


不懂去补课


👌🏻


一、








皇后踏着塞北的冰霜而来,风尘仆仆的,马蹄声刚被滴汗成血的千里马甩在身后,戎甲未卸的马头便直指京城,那座雕梁玉栋的翡翠阁依旧灯火通明,相传是权倾朝野的贵妃品性爱静,才选了座后宫靠边的阁楼批阅奏章,翡翠阁四处种着兰花,一经走过,拖地的裙摆间都沾着香气,走近阁楼的人大都会放轻脚步,哪怕是平日里吆五喝六的军人,进了这翡翠阁,见了那仿佛风一吹就倒的黄贵妃,也会忍不住屏了呼吸,唯恐喘气大了,就把他们弱不经风的贵妃娘娘给吹跑了。








但是皇后可不在乎这些,她与黄贵妃一同长大,之后一道入宫,年少时亲密无间有之,到头来斗的针锋相对也有之,今天你往我饭菜里下点安眠药昏睡三天害得我错过选秀,明天我便把你的衣服全剪成肚兜谁也去不成,这女人小时候爬墙上树掏鸟蛋全都是个中高手,每每坏事做尽了之后还总让临府李家的女娃娃也就是自己背锅,又哪里来的现如今这幅一吹就倒的病弱模样。








装,你就可劲儿装。








皇后娘娘快把自己后槽牙都磨碎了,咬咬牙让自己不去想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腌糟事,翡翠阁靠近城外的唯一好处只是让她可以花费更短时间的见到那位。








千里马的鼻里还喷着热气,皇宫里骑马的伤风败俗程度远排在皇后从军以及贵妃从政之后,礼部以前的老家伙们除去收拾家当跑路的,剩下的几位也早气的躺在家中只有进的气没了出的气,临时顶上的年轻官员们更是敢怒不敢言,只捏着鼻子看两位离经叛道的大人能把这朝堂造作成什么模样。








也是,国都快亡了,还在乎那么多规矩干嘛呢?








“你说啊,为什么要受降!”








黄贵妃精心养了半年多的兰花,又被莽撞的皇后娘娘转着几脚踩个稀巴烂了,才下马的女人兵甲还在身,重剑别在腰间,倒是平添了几分英气,然而她说出口的话可不客气。








“你就是胆小,就是怕死,就是觉着得过且过能活下来就行。”








皇后的眼睛里在冒火,鼻子里在冒火,嘴里也在冒火,她觉得自己都快要气炸了。








明明她带着好不容易集齐的旧部,千里潜行才到的叛军后方,只差一步就能手刃敌首狗头,对方居然请出了来自王城的受降书,还是黄贵妃亲自签的。








那女人的字就算是化成灰李皇后都认得,右手持剑左手拿信的皇后都快抖成了羊癫疯,这才气的话都没留几句的骑着马就独自一人冲回了京城。








她定要讨个说法。








而敛了眸子的贵妃似是料到了这般场景,算准了皇后赶回京的时间,到了三更也没就寝,披了件狐裘就等在了阁楼院里。








她先是不着痕迹的抬首扫视了下皇后的脸。








很好,没伤没瘦,看起来过的不错。








然后低头看了眼皇后的靴子,养了半年的兰花正残株败柳的在她脚底哀泣,好好的花中君子莫说得不到尊重,简直连那田地里老农犁下的稻草都不如。








李皇后似乎是终于感受到黄贵妃无声的目光控诉,她低头也看了看自己的鞋底,刚刚气焰跋扈的模样立刻消失不见,犯了错误的女人讪讪地挪开了脚,乖巧的站在了另一边。








“我是说,那个,受降不太合算…………”












得,翡翠阁外蹲着的一群太监宫女们没了热闹看,小太监收拾完磕了一地的瓜子壳,在那嘟囔着我以为皇后娘娘好歹也可以赢一次。








老太监挑了挑眉头:“甭废话,买定离手,愿赌服输,该给钱给钱。”








又一次被坑蒙拐骗了俸禄的小太监小宫女们唉声叹气的掏银子,难怪这老狐狸愿意开1比20的盘口,皇后怎么可能有一次赢得了贵妃,姜还是老的辣,感情都是坑啊。








二、








这国家一开始倒也不是这么回事,李艺彤才入宫的时候,它还是有那么回事的。








所以那年虽说豆皇早已不举,被冯姓刺客阴谋割了蛋蛋,实在是过的无聊至极的李皇后还是搞起了宫斗。








日子总得过嘛不是,待在后宫里不搞宫斗的人生就如同失了味道的盐巴一样毫无意义,百无聊赖的皇后娘娘把后宫的花名册翻了一圈,三百多个女人的名字看的她头晕眼花,最终把目标锁定在了对她地位最有威胁的排在花名册第二位的贵妃身上。








黄婷婷。








这个名字可是世仇,当年掏鸟蛋之后砸在自己脸上的黑锅还没有揭下来,李艺彤摩拳擦掌的就准备去贵妃那磕把瓜子找找麻烦,虽说她们打算争死争活的豆皇最近正因为失了蛋蛋自暴自弃,改走无x萌妹路线穿起了妃子的小裙子,但是也不阻碍后宫的女人们斗的你来我往好不热闹,毕竟没了宫斗乐趣的深宫女人都会极速衰老,她们得为自己的美容养颜找寻新的道路。








黄婷婷虽是个默不作声的性子,对惹到身前的挑衅倒也没什么好脾气,更何况这家伙一直嚷嚷的鸟蛋事件,她一共就掏了仨,李艺彤一个人吃了仨,还拍拍小肚皮说没吃饱,她不背锅谁背锅,难道是自己吗?她还有脸一直叨逼,婷婷也没吃饱呀,婷婷也委屈呀,婷婷也很生气啊。








这人就该斗。








本来也只是你来我往的宫斗剧,因着皇上的不举都不到你死我活,反正就算举了,谁也对那个又黑又胖还女装的中年男没什么大兴趣,两位大人得过且过着不和且互相关注的小日子,全后宫的太监宫女妃子们都像连续剧似的看看热闹,偏居一方的小国海晏河清悠然自得,谁曾想某一天突然就出了事,先是豆皇重病卧床,再是蓄谋已久的叛军揭竿而起,朝中对豆皇是个不举男这件事颇有微词的大臣顺势上书十三则,无后之人怎配继承这皇家基业,还有墙头草般的各路地方乡绅们见势不妙,干脆移民去了海外火箭国,成了一等公民。








风雨欲来,满城飘摇。








这天啊,说变就变了。








三、








这宫斗自然是搞不下去了,皇后脑子没坑,贵妃智商也在正常水平线之上,今日的放下成见是为了日后有更大的空间互相表演斗争手段,两人捏着鼻子握手言和,在大臣竞相出走的情况下,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就这么搞……、不,走在了一起。








后宫女人的智慧在长期斗争全天候无差别防范各方位阴谋诡计暗算针对中,有时候锻炼的比战场上的那些男人还强上许多,这俩丢宫斗剧都能做祖师奶奶的女人搞在一起,倒是意外的把那群本都打算摘取胜利果实的叛军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皇后充分发挥了她大开大合的战争天赋,带着一骑轻甲就敢绕到后路去摸敌军项上人头,贵妃也拿出小时候爬树掏鸟蛋的功力,展开各类手段游说威胁各方大臣富豪凑齐军饷,保家卫国。








这期间皇后受过的伤不计其数,贵妃坐镇后方,弱不禁风却也不是佯装,不过是某次一时不察喝下了本该端给皇后的新茶,又是吐血又是昏迷的倒了三天,从此畏寒又畏热,身体差的仿若下一秒就要驾鹤西去。








嗯?为什么贵妃会喝到皇后的茶?








宫内机密,表过不提。








皇后一想到贵妃的身体还是因为自己,心又软了三分,温声温气的收下了气焰,先叹口气:“唉?你要不先进去,屋内暖和。”








她虚扶着贵妃就想往屋里走,入手处的冰凉更让她有些焦急,柔柔弱弱的贵妃却犟了起来,站在原地就是不肯走。








“李艺彤,这仗眼看着也要打完了,我觉得有些话你我之间也该说个明白了。”








时隔多年被叫大名,皇后的心肝脾肺肾都跟着一颤,她向来不喜欢凡事想太多,只开心终于保下了后宫这块供她和黄贵妃各显神通的净土,倒不知黄婷婷已经想到了什么地方。








“……啊?”








皇后呆呆楞楞的样子倒是有些好笑,贵妃看着她这模样又心软了点,嗫嗫喏喏地哼唧半天,也没能说出口想说的话,只含糊的哼了声:“傻叽。”








被骂傻的人这次倒福如心至,一下子读懂了贵妃言语里的深意。








是啊,仗打完了,两人之间又成了贵妃和皇后的身份,那难道还要继续斗下去吗?








人生不过数十年白驹过隙,按照古人寿命来说她们最少都已经耽搁了三分之一,皇后光是想着这事都觉得可笑又可惜。








“不斗了不斗了,以后都不斗了。”








“以后我们就好好的过好不好。”








皇后握着贵妃的手,眸子里印着的月光都承载着跨越了战火与争斗之后的情深,浑然不管还躺在那意识不清的豆皇头顶已经绿油油的一片:“其实我这么急着赶回来就是想快点看看你。”








看你瘦了没,憔悴了没,在这吃人的皇宫里,过的怎么样。








贵妃快被皇后这一连串的情话攻击的软了腿,更何况手还被人捏着,热度全传了过来,连脑子里都没了一贯智珠在握的余裕,她在这可怎么办才好与都这样了当然怎么都好的心情中犹豫了半天,最后也只能红着脸点了点头,还不忘傲娇的抱怨:“哎呀你快放开,你手里都是汗。”








******








“可是婷婷。”








冷静下来的偷情女女终于恢复了正常逻辑,一心一意讨个说法的李艺彤还是把她来自塞北的责问说出了口:“到底为什么要受降?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塞北的将军妄图改变决策人的想法,而一向把政务处理的云淡风轻的黄贵妃也只有这次痛苦的闭上了眼。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吐出四个字。








李发卡。








“经费不足”啊。












End



评论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