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三灵三世(八)

灰暗的我:

第二天,鞠婧祎确实如同昨天对万丽娜所说的一样,前来拜访万丽娜的父亲——万兽谷的谷主。
万谷主将众人带入一个房间“太子殿下”
鞠婧祎“万谷主不必客气,我这次本就是决定出来游玩,你没有公布我的身份吧”
万谷主“没有”
鞠婧祎“那就行,等会我们要去黑市,你可以让一个人带我们去吗?”
万谷主“自然可以,我这就去安排”
鞠婧祎“等等,可以让令媛来一趟吗?”
万谷主“殿下说的可是小女万丽娜?不知二位是如何认识的”
鞠婧祎“昨日无意救了令媛,又得知她是万谷主的女儿,便答应她今日顺便来见她”
万谷主“那我这便叫她来”说着便跪下来。
鞠婧祎“万谷主这是作甚”
万谷主“希望太子殿下将小女带在身边,在下知道太子殿下已经有了太子妃,不求小女能当太子妃,只希望小女能陪在太子殿下身边伺候太子殿下”
鞠婧祎先将万谷主扶起,让他坐下“为何如此,令媛现在不好?何不为她找一贤婿,何必要让她做一个妾”
万谷主苦笑一声“若是可以,我也想找一个乘龙快婿,只是娜娜自幼失去母亲”
鞠婧祎“那也不必这样吧”
万谷主“如今是这样,凭我万兽谷的能力也可以为娜娜找到一位贤婿,只是一年多以前,我正在为娜娜寻一良婿,突然来了一位女子,她说娜娜这辈子只能嫁给一个人,起初我并不相信,便继续为娜娜找,可不曾想这期间娜娜晕倒了,我寻遍天下名医来医治娜娜,可都不见效,然后那名女子再次出现说只要不再为娜娜寻夫婿她自然就能醒来,并留下一个锦囊,让我等娜娜醒来再打开,于是我按照她说的一个月没有找,娜娜果真醒来,我便打开那个锦囊,里面只有两句话,万丽娜命中注定的夫君是现在塞纳河王朝的太子——鞠婧祎,她会在一年后来到万兽谷并救了万丽娜一次,原本你刚来时我并没有过多在意,但刚刚你说你救了娜娜,我便认定你是娜娜命中注定的人,至于是不是妾我不在乎,我只希望娜娜平安就好”
鞠婧祎听后沉默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看赵嘉敏,只见她也是一样沉默,刚想开口便被赵嘉敏打断“我同意”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赵嘉敏,最心疼她的戴萌和莫寒更是上前安慰,莫寒“你若是不愿意也可以,你是皇上亲自赐给太子的”
戴萌“对啊,再说了,女子在一起本就是一对一,除了少数,但那也只是少数而已”
赵嘉敏“没事的,我能理解”又对鞠婧祎说“我知道现在的你还没有想这方面的事,但皇上和我说过,在你出生没多久国师便预言过,你命中注定不会只有一个女人,以前我不明白,但现在或许懂了,或许你不会主动招惹别人,但命中注定的姻缘你躲不掉,所以它自然而然会找上你”
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赵嘉敏,鞠婧祎眼眶一红“敏敏...对不起”
看着红了眼眶的鞠婧祎,赵嘉敏勉强的笑着说“没什么对不起的,还有,你可是太子殿下,怎么可以哭”说着便拿出手帕,为鞠婧祎擦眼泪
鞠婧祎握住那只手“我不会哭的”赵嘉敏,你知道你哭的很勉强吗?你知道你的笑容很苦涩吗?对不起,我还是让你伤心了,不过你永远是我的太子妃,可能你不是我唯一的爱...
万谷主“多谢太子妃”
赵嘉敏“你只是为了你的女儿,但希望你没有骗我,否则...”
万谷主“我对天发誓,这事绝对是真的”
鞠婧祎“万谷主,你先去准备一下,有没有空房间,我想和敏敏单独聊一聊”
万谷主“自然有,我这就让人带你们去”
鞠婧祎“对了,先不要和令媛说她要嫁给我这件事,就说你让她和我们一起历练”
万谷主疑惑道“为何?”
鞠婧祎“毕竟直接说这让她和敏敏怎么相处,所以我想让她们先好好相处相处,这样以后也不会争锋相对”
万谷主“还是太子殿下考虑的好,我会照办的”
空房间
鞠婧祎待门一关就抱住赵嘉敏“敏敏...对不起,我保证我会对你好的”
赵嘉敏先是一愣,然后拍了拍鞠婧祎的背“傻瓜,我相信你”
鞠婧祎眼神坚定的说“我知道你不希望我立毒誓,所以我不立,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不再让你落泪”然而事实证明,这个承诺并没有兑现,当然,这是后来的事。
赵嘉敏看着眼前本还是个孩子,却不知不觉开始可以给人安全感,不知不觉已经长大的人,思绪不经飘向那时。
那一年,赵嘉敏六岁,鞠婧祎五岁,那时虽说已经来过皇宫很多次的赵嘉敏还是迷路了,这时刚上完功课的太子路过,听到一阵哭声,便寻了过去,于是就看到正在蹲着哭泣的小郡主。
小太子看着哭泣的小郡主觉得心里有点难受,但还是冷冷的问“你为什么哭”
小郡主眨着大大的眼睛,带着哭腔说“我迷路了,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小太子“那你要去哪”
小郡主“我要去找皇帝伯伯”
小太子“那我带你去”我只是顺路,正好要去找父皇罢了。
小郡主“谢谢”
小太子耳朵一红,别扭的说“走吧”
走了几步想看看小郡主有没有跟上,却发现小郡主还是蹲在那,问“你怎么不走啊”
小郡主小声的说“我脚扭了”
小太子一开始没说什么,然后走到小郡主面前,转过生蹲下“上来,我背你”
那一天,小太子用她并不宽广的后背背起与她一样娇小的小郡主,满头大汗。
那一天,所有看到这一场景的人都诧异的表示:第一次见到自家太子殿下亲近除了冯晓菲,莫寒等人之外的人。
那一天,皇帝陛下表示:这个儿媳妇没选错,祎儿并不排斥她!
思绪归来,赵嘉敏想:原来当初那个小孩子都长这么高了,比我都要高一点了。
赵嘉敏“景逸,我们先回去吧,毕竟等会我们还要去黑市”
鞠婧祎“好”
原本的地方
看到手牵着手回来的熊鞠,众人也松了一口气,而刚过来的万丽娜看到鞠婧祎更是直接凑到跟前“景逸,你真的过来了,我还以为你是骗我的”
鞠婧祎笑着说“我怎么会骗你,再说了,我这不是来了?”
万丽娜“嗯,爹爹已经和我说了,青虎知道怎么去黑市,我们是现在出发吗?”
鞠婧祎“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是”
黑市,是用来交换灵兽,奴隶,以及赌的地方。
万丽娜“景逸怎么会想来这个地方?”万丽娜问出了所有人除了冯晓菲以外都很好奇的问题。
鞠婧祎“为了灵兽和人才”
莫寒“若是想要灵兽直接找娜娜就行了,至于这人才怎么说”
冯晓菲“人才不是只有脑子好,实力强才是,有时候一些奴隶是最好的人才”
看着其余人一脸迷惑的样子,鞠婧祎开心的说“辉,直接说吧”
冯晓菲“每一个奴隶都不想死,都不想被人不当人,所以他们回去争夺每一个存活下去的机会,而这种精神是行兵打仗最重要的,如果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有百万大军,却都胆小怕死;第二,你只有一万兵马,却都骁勇善战,不畏死亡,你选哪一个?”
陆婷“自然是第二种”
冯晓菲“所以太子殿下要这样做”幸亏我喜欢看小说,同人文
陆婷“我懂了,因为奴隶们经历过太多次变卖,甚至多次差点被杀,所以只要给他生的希望,她就会拼命抓住,而若是这样的精神是士兵的精神,并且都忠心耿耿,那...高!”
鞠婧祎“这都是辉想的”
然后就看到陆婷用快要吃了冯晓菲的眼神盯着冯晓菲
冯晓菲“你别这样看着我”
陆婷“什么时候和我一起探讨探讨用兵之策”
冯晓菲“有时间,有时间...”
鞠婧祎“行了,我打算挑一万兵马,这事就交给陆婷你了”
陆婷:太子殿下这是信任我,关注我了?
“因为就你带兵打仗过”
陆婷(心碎)
黑市
众人逛了逛,看到街上没有多少人,随即又看到一个人跑过,便拉住询问一番,戴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街上没有什么人?”
那路人看了看众人的衣着就知道这些人非富即贵,于是恭敬的说“今天是我们的赌神大会,由徐家操办,我们都去看谁会是新一届的赌神,现在去估计只能在外面等消息了”
鞠婧祎“我还从来没见过赌神大会呢”
戴萌“那你带我们去那里,我们让你进会场”
那人也没想那么多,直接把众人带过去。
到了之后,鞠婧祎拿出一个牌子,在戴萌耳边说“将这个交给主办方,并让她不要声张”
不过片刻,便出来一女子“贵客,有失远迎,随我来吧”
鞠婧祎,冯晓菲,张怡,刘增艳:竟然是她?!
众人一进去便去了贵宾席,而那位带路的也云里雾里的去了普坐。
鞠婧祎“何时开始?”
女子“现在即可”
鞠婧祎“那开始吧”
女子“好”随后大声说“开始”
其实过程很有趣可我不会写
在这过程中,鞠婧祎突然看到一个女子,随后与冯晓菲四目相对,然后听到“你作弊”
“我没有”
“那你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赌术,如果你真的有又怎么会穿成这样,你们说是不是”
“是,哈哈哈”
鞠婧祎看不过去“够了,她是我带来的人”
那男子看了看鞠婧祎坐的地方,又看了看她们的衣着“那为何她穿的这么破破烂烂”
莫寒“因为她想让你们先轻敌,再让你们大吃一惊!”
鞠婧祎“莫莫,何必同他废话!”
徐家女子“景公子先等等,来人,将闹事之人拖出去,以后不准进入,比赛继续”
“是”
比赛结束后,获胜的就是那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女子,然后鞠婧祎等人和那女子同徐家女子来到一个少有人来的地方。
那女子“在下李发卡,不知恩公能否告知姓名,日后定会报答”
“景逸,我不用你日后报答,若是要报答就留在我身边做事”
“为何?”
“因为看你顺眼”
“好,我同意”
“为何”
“因为我也看你顺眼”
“好,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了吧!”说着挑眉看了李艺彤一眼。
“李艺彤,你们可以叫我发卡,那恩公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了吧”
鞠婧祎没有回话,只叫人拿出纸笔,写下三个字
“革,青,韦?你怎么会取这种名字,怪不得你要化名”
万丽娜瞪了李艺彤一眼“这是鞠婧祎,笨!”
李艺彤自动忽略了最后一个字,思索了一番,突然想起“你是那个塞纳河王朝的太子殿下?!”
鞠婧祎点点头“那你可还愿意跟在我身边做事?”
李艺彤“愿意”只是因为你帮了我而已,仅此而已!再说了你身边有那么多漂亮女生,当然要留下!
万丽娜“等等,你是太子?!”
鞠婧祎“是的,一开始瞒着你不好意思,但去那种地方也不能说真实姓名的”
万丽娜“那你为什么去那种地方”
鞠婧祎“好奇呗,还能怎样,再说了那是张怡开的,又没什么大事”
李艺彤“什么地方?”
鞠婧祎“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李艺彤“那行吧,不过我要叫你青韦,而且只有我可以叫!”
万丽娜“不行!我们都叫景逸,你凭什么要搞特殊!”
李艺彤“我就要!”
鞠婧祎“好了,娜娜,以后我叫你娜宝,只有我可以这样叫行不行?”
李艺彤“那我呢?”
鞠婧祎“发卡啊”
李艺彤“为...”
万丽娜拿出拳头威胁道“不要得寸进尺!”
赵嘉敏“那我呢?为什么你叫娜娜娜宝,而我只是敏敏”
鞠婧祎“这个...那我叫你小熊”
赵嘉敏歪着头问“为什么?”
鞠婧祎摸了摸赵嘉敏的头“你不需要知道,你只用知道这是我对你的专属称呼就行了”
几分钟后,等众人互相介绍后,鞠婧祎刚想问李艺彤怎么会这样,就被许佳琪大声“阿羊?!”给憋回去了。

评论

热度(19)

  1. 琮琮灰暗的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