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身边的你(4)

夏忆:

23


空间内除了冯薪朵与陆婷外,竟然莫名的冒出第三人,这第三人正是冯薪朵口中说的冯硕。


“多年不见,看来朵朵你的智商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减弱啊!”


冯硕感叹的赞美了冯薪朵,可冯薪朵却不以为意,她只觉得这个很久没见的哥哥还是那么的无聊。


“别动,要是你敢再向前一步,我就毙了你!”


陆婷凭空举起了两把枪,并且威吓着忽然出现的男子,但冯硕只是微微一笑,然后配合着把双手举高,象是被警察抓到的犯人。


这是冯薪朵第一次见到陆婷使用武器的样子,当初原本还在苦恼啥时能见识一下,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没事,他是我哥。”


冯薪朵示意让陆婷把枪放下。


“你哥!?”


陆婷两眼的目光一直在冯薪朵与冯硕之间游走,撇掉性别不说,五官确实长的挺象的,尤其是那双引人注目的大眼睛。


“看来你认识我了。”


冯硕将双手放下,然后走到冯薪朵身旁的桌子坐了下来,手里空空的他忽然变出一颗苹果拿在手上嗑,还好心的问了自家妹妹要不要也来一颗。


这就是冯硕的特殊能力,透过想象将东西实体化,或者让目标产生空间转换的错觉。


“你是没事做吗?”


“哥哥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意不意外啊!”


“意外个头啊!我以为开学第一天就要被报失蹤人口了。”


冯硕被冯薪朵泼了一大冷水,从冯薪朵的表情就能看出她现在很不爽,然而那位称作是哥哥的人还在跟自己瞎聊。


陆婷靠在窗户旁往外一看,现在的位置果然还在美术楼内,一步都没离开过,也就是说目前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幻觉?算了,反正还在校内就好。


“对了!朵朵你找到守护者了吗?”


“其实也不算是找,感觉比较象是已经决定好的。”


说的时候,冯薪朵的眼神是看向陆婷的,然而这一幕冯硕都有看到。


“这样也不错啊!我看你们俩挺配的。”


配?我和她?


“你是指与守护者之间的配合度吗?”


“嗯……你要这么理解也行。”


冯硕突然从桌上跳了下来,说是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不能在这里待太近,于是在离开的前一秒,冯硕走到了陆婷身旁。


“你应该就是朵朵的守护者了吧!虽然她好象还不确定,不过我希望你能好好保护她。”


“这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陆婷的语气有点硬,但是冯硕并不在意,毕竟才第一次见面,这种敌人之间的气氛是免不了的。


“我们一起走吧,我怕你们走不出去。”


冯硕对着冯薪朵说道,冯薪朵自然是赞同冯硕的建议,毕竟刚才自己与陆婷在找路时就走不出去了,两人不想再经历一次这种绕圈圈的状况。


“哥,你为什么不直接把能力解除?“


“反正这里平时也没人过来,等时间到了,效果就会自动解除了。”


“哦。”


于是三个人悠哉的离开了美术楼,冯薪朵和冯硕在钟塔前正式道别后就和陆婷回教室了,回到教室的两人才突然想到刚才在外面怎么没见到黄婷婷。


24


被限制住行为的人真的是万万不能。


黄婷婷和李艺彤已经被困在美术楼一小时,然而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进出这里,这让被绑在一起的两人感到有些绝望。


“你不是守护者吗?想想办法啊!”


被绑到手麻痹的黄婷婷对李艺彤宣泄她的不满,但李艺彤也无可奈何,其实在一开始被绑住的时候,李艺彤就在想能不能用刀刃把这绳子割断,但就算把武器召唤出来也无法好好使用,于是李艺彤放弃了这个想法。


“手都被绑住了,还能有啥办法。”


李艺彤说的一点都没错,黄婷婷突然觉得刚才不应该对李艺彤用那种态度说话,毕竟人家也没做错事。


“要不我们先出去?”


“可以是可以,但我们要去哪?”


黄婷婷开始思考着这个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教室,但现在的状况回去好象有点不妥,再来能想到的也只有宿舍了,那里应该不会被看见吧。


“我想到了,走吧!”


黄婷婷一起身连同把李艺彤拉了起来,被突然的动作给拉起的李艺彤一下子重心不稳,往黄婷婷的背部撞了过去,幸好在轻碰之后调回了平衡。


“去哪?”


“我房间。”


不等李艺彤做出回应,黄婷婷直径的朝着外面走,一步都没有停下来,但李艺彤就不同了,背对着走路还真有点难度,为了不让自己跌倒,李艺彤只能跟随黄婷婷的脚步,然后说些让她走慢点的话。


一路上都没见到同年级的学生,现在的校园空的可以,想来应该是回教室去了吧!这么一来也不用担心会被其他人撞见了。


宿舍里的走廊空无一人,黄婷婷与李艺彤像小偷般的悄悄走了过去,但是当黄婷婷来到门口时发现到一个问题。


如何在双手无法动弹的情况下把门打开。


“怎么办?”


这句话是对着李艺彤说的,但李艺彤却傻傻的回了一句“什么怎么办?”显然她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黄婷婷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开不了门吗?要不要用手肘压压看?”


李艺彤试着去联想黄婷婷刚才说的怎么办是指什么,按照来到门口却进不去的状况也只有这么一个答案了。


黄婷婷照着李艺彤说的话用手肘去压门上的握把,但力量似乎有些不够,背对着的李艺彤好象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说了一句:我来吧。


李艺彤的手还算有力,门把被她轻轻一压就开了,听到开门声的黄婷婷松了一口气,然后催促着李艺彤赶紧进去,接着顺便把门给关上。


“这就是婷婷的房间啊!”


一进门,李艺彤就开始东瞧瞧西看看,象是发现新大陆般,最吸引人的是床上摆的那隻大眼仔,因为李艺彤好象对它有意见。


“婷婷喜欢大眼仔?”


“嗯,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我不喜欢它。”


黄婷婷满头问号,这明明是我的东西,你喜不喜欢关我什么事?


后来两个人坐在床上发呆了一段时间,一是手上的绳子还绑着,啥事都不能做,二来是想不到方法把这绳子给解了,所以只能任由自己放空。


“李艺彤,你把你的剑唤到桌上。”


“哦。”


这次换李艺彤照黄婷婷的话做事,李艺彤不明白把剑放在桌上的用意为何,不过黄婷婷好象有她自己的想法。


黄婷婷起身和李艺彤靠在桌子的边上,摆在上面的西洋剑是朝着自己的,在小心翼翼的靠近后,两个人让手腕上的绳子对准刀刃,然后开始前后移动着。


最终绳子断了,两个人终于拾回双手的自由,李艺彤转了转自己的手腕,在看到上面一圈的红印后转头去看黄婷婷,那人的情况和自己没两样。


“下次没什么事就别一个人待着。”


话说完李艺彤就走了,黄婷婷本来是想拦住她的,但是追到门口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走廊上根本没有人。


她——不见了。


黄婷婷又多看了几眼,依旧没有半个人的蹤影,当黄婷婷开始有点小失望时,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啊!是冯薪朵和陆婷。


“在看什么呢?”


冯薪朵露出一脸疑问的表情问着自己。


“没什么。”


我只是在想李艺彤这个人到底是谁,突然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现在又莫名的消失,这个人的一切对自己来说都还是个谜。


我们还会再见吗?

评论

热度(29)

  1. 琮琮夏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