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鬼盗

月家当家八月:

鬼盗(一)


响午,太阳当头照,西安的一偏远小镇上的街道上行人少的可怜。
镇上人本就不多加上正值太阳正中最热的时候,街上的行人就更少了。
开门做生意的人家见无人个个是坐在柜台后昏昏欲睡。
突然,听空荡的街上传来缓慢的马蹄声。
哒,哒,哒。
每一步都走的缓慢,马慢,人也慢。
昏昏欲睡的人暂时清醒了过来,伸长脖子想看看是什么人,会不会进店买个什么。


不知何时街上来了一个头带斗笠,一身侠客装扮的男子牵着一匹黑马走在街头。


只见那男子腰间别着一个酒葫芦,每走一步里面的酒就发出咣当咣当的水声。


衣服穿的整齐,头上的斗笠遮过眼叫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走了几步,那人便见前头有一处客栈。
只听得客栈中先是一名声细男子的声音,离的远听不太清他说什么,只听他一停顿,座下便发出一阵叫好声。


心想这小镇上居然还有说书人


抬头看了看头上的太阳,被这刺眼的阳光照的有些睁不开眼,不经意便看到了客栈门口正中的牌匾。
除恶客栈。
那人轻笑,那里来的这样的名字。


这正午的太阳实在毒辣


索性将马栓在客栈前的柱子上,大步走进客栈里


“小二,来壶茶,上几个小菜”


男子的声音传入小二的耳里,正靠在柱子边听得津津有味的店小二吓得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得回答道


“好嘞,您请稍等”


小二瞧了瞧这刚走进店里的人。一身江湖派头。心想:又是外来的江湖人。


挑了个能听清那个年轻人说话的位置坐下一旁的店小二一看他坐下立马拎着一壶茶快步的走向他,反过放在桌子正中央倒扣着的茶杯,弯着腰急急得给他倒了杯茶水,偷偷瞄一眼柜台,见掌柜的正在噼里啪啦的打算盘,悄悄的叹了一口气。生怕自己照顾不周被掌柜得看到,又得扣工钱。
就在小二给自己到茶的间隙,男子问道:
“小二,你们这客栈为何叫除恶客栈啊,莫不是有什么典故?”


“唔,这倒也不是,前些日子客栈还叫来福客栈的,是最近强盗多,老板害怕,就改了个名字,说是辟恶。名字起的霸气些那些强盗见了也有顾及一些吧。”


小二说着,将手里的茶递给男子,说罢还害羞的挠了挠头,还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小二,他们这是在说什么呢。说的这么起劲”


侠客装扮的男子拿起茶杯,慢条斯理的轻啄一口问道。


小二一愣顺着男子手指指的方向看去,顺着看去正是那个说书的青年男子,立马回头笑着对他说道


“客官不是我们小镇上的人,就有所不知了。那个年轻人是前几日才来到我们镇上的,这个年轻人,江湖上的啊朝堂上的事他通通知道”


小二寥寥几句,男子满意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从怀里拿出半个碎银子放在桌上,站在一旁的店小二立马卖笑似的拿起银子塞进怀里。这可不能被掌柜看了去,不然这银钱定是到不了小二自己的手里。


“客官,您坐会,小的给你看看您的菜好了没有”


说罢就似风一般跑走了,躲到了暗处咬了咬手里的银子,嘴里嘟囔着待会去打一壶酒喝
隔壁桌又开始了个新的话题


“你们知不知道皇宫失窃?”
那人对着众人卖关子道


只见大家一副早就知道的模样。人群中一中年男人轻拍了拍桌子不屑得说道


“这天下还谁不知道,街上的三岁小孩都知道了、你这不是白问吗”


听着这男子不屑的语气那年轻人也不生气笑着对中年男子反问道


“那你可知是谁?”


年轻人这一反问倒是把中年男子问倒了,可是又不能示弱,他便扯着嗓子道


“这这这,皇家的事我们这些小平民又怎么知道”


“我倒是听说是鬼盗李艺彤。”坐在一边瘦弱一些的男子说道。


“什么听不听说,就是鬼盗李艺彤!”


年轻男子提到李艺彤这个名字时重重得拍了下桌子、把那中年男子吓得脸色一变


很快那中年男子反应过来开口
问道
“你又怎么知道是李艺彤偷得那玉佩”


年轻男子微微一笑,他又怎么不知。是他和李艺彤一起去的皇宫。当然这话自然不能说


随后又说了许多李艺彤的事迹


“传说,没人看到过李艺彤的真正面容、她的易容术可谓是出神入化”


这句话说罢,早已是日落西山


看着人都散去回家,客栈载着余晖,小二也不知跑去那里,客栈掌柜也猫在柜子后头呼呼大睡。
客栈就只剩下了那个年轻男子和后来的江湖男子。


江湖男子放下筷子,小喝了一口茶,没理由的道:
“徐子轩,我的事迹你倒是了解的透彻”


只见说书的那年轻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一喜,便就笑着坐到了他边上


“我说呢,你约我今儿在这里见面怎么还没到,原来一直坐在这里。我说怎么走进来一个怪人。”


徐子轩伸手拍拍李艺彤的肩膀


“去去去,你才是怪人。”


李艺彤嫌弃的摆了摆手。


这徐子轩是李艺彤从小的好哥们,前些日子经不过她的磨就教了她一些易容术,如今道是用的不错,那么多人听她说书没有一人认出。


李艺彤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下一秒立马就正经的起来
“道上可有什么消息”


她是干了一票大的,皇宫也的确是她盗的,一些消息自然也是要知道一些,别到时候被人算计了还傻傻呼呼的。


听到这句话,原本一副吊儿郎当样的徐子轩看了看四周见四周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就立马凑到她的耳边缓缓道出个人名


“黄婷婷”


前几月,有鬼盗之称的李艺彤不知从哪里得知皇帝手中有一对血色玉佩,一时兴起在某个夜里偷溜进皇宫偷出了压在皇帝枕头下的一对血色玉佩


传闻那血色玉佩是番外偷偷进贡、投入水中那上面刻的凤和凰就如活了一般、十分好看、皇帝十分的喜欢每日都拿在手中就连睡觉也放在枕头下。
当时李艺彤偷走玉佩时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她偷了一般,还在皇帝枕头下放着一纸条上面写着
鬼盗留


第二日,皇帝自然发现了枕下玉佩不翼而飞看完纸条、震怒。


如果她留的不是纸条而是皇帝的命呢?


想想就后怕的皇帝立马下令封锁了城门、全城搜查。可是由于那夜没有一人看过李艺彤的面容就连通缉令上的画像都画不出
皇帝原本也顾是得上自个的颜面、没说是放在自个枕头下的玉佩。哪知,玉佩被盗的消息不知道被谁泄露了出去,无可奈何的皇帝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只得在江湖上发布通缉令
而揭榜的正是黄婷婷,道上人称:黄奉贤


“是她。”
李艺彤若有所思的说道,嘴角居然还带着笑意。


 

评论

热度(18)

  1. 琮琮月家当家八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