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鞠】在红旗下孕育出的革命爱情

劫灰:

【卡鞠】在红旗下孕育出的革命爱情




微ooc


一丶沙雕


食用愉快。




一、


李艺彤是她们学校的升旗手,因为长得高长得帅去撑门面的那种。


旗不是她升的,是同队的另一个小矮子,据传是学音乐和舞蹈的,卡拍卡得特别准。


有她在的时候,国旗永远是正正巧巧在最后一拍升上去。


但很少有人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




二、


鞠婧祎是个小矮子,四个升旗手里面最矮的那个。


 也是掌握旗子命运的那个。


虽然她很少以全正脸入镜,学校也没多少人知道她。


但她还是挺满意的。


为什么?


军区大院里孕育出来的革命感情。




三、


红旗是鞠婧祎最敬仰的东西之一。




四、


红旗在李艺彤的生活里无足轻重。




五、


其实鞠婧祎第一眼看到李艺彤的时候对她的印象很差,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才改观。


她第一次看到李艺彤的时候也是在红旗下面,她们三个人的校服穿的工工整整,只有李艺彤头上戴了个那么大的发卡,笑得像个不谙世事的智障。


“嗨,小矮子,你叫什么啊?”


她故意站在鞠婧祎旁边,微微低头看她。


她不回话。


“好了发卡。这位呢是掌握旗子命运的,我们团队的灵魂人物。”


“就是升旗的呗。”


最讨厌老师把一句简单易懂的话拆分成一段自认为有趣的话,李发卡同学怀着满腔愤怒的心情装作并不是很在意的吐槽道,只是十分笃定的眼神是瞒不住在站的众人的。、·。


鞠婧祎首先投来疑惑的目光。


她愣了愣,狠狠回瞪了过去。


“好了,你们别闹了。”


“介绍一下,这位同学叫鞠婧祎。”


“站在她旁边的这位,叫李艺彤。”




六、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鞠婧祎对李艺彤的印象都停留在“吊儿郎当”上面。


就算哪天她换上军服,这种气质都是不会改变的。


她坚信。




七、


对她改观是在一次每学期必测的800米跑上面。


那天两个班都在操场上进行体测,一边是坐位体前屈和仰卧起坐还有跳高,另一边就是50 ×8的往返跑和800米跑,一边很早就测完了,一边才刚开始跑800。


所有人都挤在一起,随着哨响往前冲,有几个不守规矩的,在人堆里横冲直撞,差点发生踩踏事故。


跑在最前面的是从小就一直在参加各种锻炼的鞠婧祎。


李艺彤看着那个她一直以为体弱多病的小矮子往前跑,也看着后面的人追。


她本来以为不会发生什么事的。


可老天似乎就是不按照你的意愿来,越不希望发生什么越会发生什么。




八、


后面的人伸出长手狠狠拽了她的马尾辫一下,自己绕过她奋力向前冲。


此刻拥有平地摔天赋的girl在这种不该发挥天赋的时候恰好发挥了,本来只是被拽一下,很快就可以调整好重心。可她不知为什么在原地踉跄着前后摇晃了几下,然后脚下一个趔趄摔了下去。


膝盖磕破了皮。


疼的直吸气。


有时候塑胶跑道的杀伤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再加上这一摔还正好崴了脚。


算是补考预定了。


后面的同学跑过来,绕过她继续往前跑。


李艺彤皱了皱眉,赶紧跑过去把她扶起来。


“我先送你去擦药。”


她扶着那个人,两人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前走。


“你怎么不挖苦我了?”


“等你药擦完了我再吐槽你也不迟。”


“不然你生气了又要打我。”


“万一扯到伤口怎么办。”




九、


“没什么大事,最近这一周尽量少活动脚腕,记得换药。”


“谢谢啊。”


她把躺在床上的人扶起来,扶着她走出去坐到旁边的台阶上。


“……脏。”


李艺彤把自己的外套递给她:“垫着吧。”


她复又揶揄一句:“大小姐要求真多。”


她摇摇头,转而疑惑地问道:“你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了?”


“我只是觉得世态炎凉,作为从红旗下长大的孩子,应该学会友善。”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个人层面的友善,我有好好记的。”


她瘪着嘴:“可大家觉得我是那种行为特别不符合这二十四个字的人。”


鞠婧祎点点头:“大家想的很对嘛。”


“你大部分时间确实不符合。”


无视李艺彤的豹怒,她只是看着操场上自己班级的人集合围在一圈时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没摔的话,站在那里的应该还有我。”


“那也怪不了你。”她撇撇嘴,第一次见她这么愤怒:“既然制定了游戏规则,不遵守又是什么意思?!”


“扯辫子这种小人行径也做得出来?”


“别怪她了。”明明是自己受到了伤害,她却要去开解旁边的人:“我要是今天不梳马尾辫,要是平衡力练好一点,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从小她就学会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无论是不是她的错,第一个说对不起的人总是她是没错的。


“呸!”


“跑步不梳马尾辫盘头发吗?!明明是她先拽你就是她的不对了,怎么还能怪到你平衡力上面?”


她越说越生气:“这个bitch!”


“别骂人。”


她看着被围在中间接受同学们欢呼的人,并没有十分在意这个,站起身来准备回班。


“等等,我扶你回去吧。”


二人又这样一步一步艰难的往操场方向走。


鞠婧祎突然非常认真的问了一个问题:


“如果当时你在体测,你会第一时间来扶我,还是跑完休息一下再来?”


李艺彤不假思索的回答:“我绝对不顾一切先来管你。”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十、


这话说的让她满足又感到失望。


失望什么呢?


她找朋友分析她的心理。


“你听到哪个词的时候感到失望了?”


“朋友。”


“那我估计你是喜欢上这个人了。”


朋友面色十分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拿出一本作业自顾自写了起来。


“像你们这样的爱情里的直男,喜欢上人家还不知道的人我见多了。”


她饶有兴致的抬起头:“不过老干部你喜欢上谁了?”




十一、


她站在原地支支吾吾始终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说啊倒是,这样吊人胃口是什么意思?”


她深呼吸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像是终于忍耐不住一般的,她把这句话大喊出来:


“李艺彤!”


“就那个升旗的李艺彤!”




十二、


李艺彤站在教室门口拿着医用酒精和棉签还有药水不知所措。


一般革青韦这么喊她,不是炸毛了要打人就是她搞砸了什么事情要被骂。


可她今天也没做错什么啊。


她今天不是把这只易炸毛的小猫的毛顺得跟用了飘柔护发素一样柔顺吗?


难道是自己今天跟漂亮姐姐说话让她又觉得自己不正经了?


可她只是去问一下别人国旗下讲话的稿子写好了没有啊,这事还是她叫自己去做的。


不应该啊。


直到她听见全班人驸马爷驸马爷的叫。


她情绪濒临崩溃了,望向那人涨红的脸,说了三个让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三个字:


“不,会,吧。”


“这些麻烦你给鞠婧祎让她记得自己擦我先溜了拜拜有缘再会!”


不带大喘气跟断句,她说完之后一下就消失在了教室门口。


李艺彤发誓,这是她生平跑得最快的一次。




十三、


“李兄你就去送了个药脸怎么红得跟蒸笼螃蟹一样?”


“什么蒸笼螃蟹,我看你是想吃螃蟹想疯了!”


她边吐槽边拿冷水沾纸巾擦自己的脸:“我看你被漂亮姐姐表白会不会害羞。”


“不会啊。”她坦然的回答:“我又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害羞?”


她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一点这个人:“你虽然纯情嘛,但还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她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拍桌而起,把李艺彤吓了一跳。


“你不会喜欢上别人了吧!”


“怎么可能啊!”她翻了个白眼:“我跟她每天吵架相看两厌彼此性格跟对方择偶标准大相径庭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合拍的。”


“你说你跟那个小矮个啊?”


“你可能没有察觉到,你一直是很享受跟她拌嘴吵架的。”


“你也是很在乎她的。”


“不然她出事,你就不会顶着受罚的风险去管她了。”




十四、


“接下来有请高(二)五班的XXX上台演讲!”


台下的人啪啪鼓起了掌,仗着暂时没人看过来,李艺彤跟鞠婧祎贴的很近。


两人耳根子红的不像话。


“革青韦。”


“别人在讲话,嘘。”


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竖起耳朵听她的演讲。


“你确定不听吗?”


“不听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想来是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她转过身:“说吧。”


“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97)

  1. 琮琮夢のガラ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