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偏逢假意 (三)

江河行地李无涯:

注意:ooc
           专一文
           不长



06.


黄婷婷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如陆婷所想,黄婷婷的性子是淡薄得少见,她也自认不是个情感泛滥的人,夜里向来是浅眠少梦,没有什么值得记挂和品味的念头,连偶尔逢生的梦境都是寡淡又无趣的,然而这一切表面的祥和,终于是在见到李艺彤之后渐渐破碎开,露出内里鼓噪喧嚣着的不甘,怨愤,以及无处收藏的想念。



昨天上半夜在三二零公馆,黄婷婷想着的那场本不该再普通的两家企业间的交会,生生在李艺彤出现的那一刻变了样。



黄婷婷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那样充满了交谈欲望的时候,临行前在公司会议室与同行员工做出的商讨决断几乎被抛在了脑后,她只顾着不停地向对方公司的总经理阐述合作意向和行事建议一类的事项,那个被业内称作商界精英的男人甚至没能张几次嘴,直到顺利签下合同,黄婷婷匆忙地起身去洗手间,原本一直刻意避开某处的视线却几乎不受控制地落在男人的身旁——李艺彤身上。



与自己的有意闪躲截然不同,李艺彤分明是直直地看着她,那双澈亮的眸子无一刻不向黄婷婷提醒着她的存在。



黄婷婷最害怕这样的眼神,坦荡干净且毫不避讳,还隐约透露一些她不能解读的情绪,就好像她挽着那位年轻俊郎的总经理的臂膀出现在会厅里看向黄婷婷时的目光一样难懂。等到男人笑着向众人解释“这是我的未婚妻。”时,关于那目光的思量,久别重逢的复杂意味,黄婷婷却统统没有心力再去想了。



“所以,其实错的是我吧?”



黄婷婷从厕所的隔间出来时李艺彤正对着洗手台的镜子补妆,大概是跟着后面进来的,听到黄婷婷语调淡淡地问出这样一句话,她皱起眉头,用指腹把唇角多出的口红拭去。



等不到应答,黄婷婷兀自走到她身边打开水龙头,任水流将自己的指节冲刷得泛白,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两人道:



“擅自喜欢你,是我做错了。”



李艺彤伸手把水流关掉,黄婷婷转过头,她咬着下唇欲言又止的模样就跌进视线里。



黄婷婷张了张嘴,突然有意识地了解到回忆与梦境的区别。



在回忆里,接下来她应该不发一言,逃似的离开洗手间,跟会厅里的人道别,然后一个人去酒吧喝得烂醉。



而在此刻,在梦境里,她又说了一句话。



像一年前的那天,李艺彤在公馆二楼的洗手间对浑身散发颓废气息的失意的黄婷婷说的那样。



她冰凉的指尖毫无征兆地抚上她的唇,留下似吻的触感。



“你的唇妆乱了。”



她也确实吻了她。




07.



生物钟这个东西实在是过于奇妙,即使夜里灌了不计其数的酒,长年养成的习惯仍然催着黄婷婷的身体在早上七点准时苏醒,她眼神涣散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感官渐渐恢复灵活的同时头痛的感觉也毫不留情地袭来。



睡眠不足加上酒精麻痹,黄婷婷觉得自己现在下了床能直着走路都算了不起。



暗自纠结的时候卧房的门被敲响了两声,黄婷婷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赧赧地回了声“进”。



李艺彤穿戴整齐站在门口,黄婷婷盯了她一会儿发现她穿的分明还是昨天的那套衣服,再看看她面上化了淡妆也难以掩饰的倦意,心里有了猜测。



这人,该不是一晚上没睡吧?



李艺彤被她探究的目光盯得发怵,撇下眉毛问她:“好看吗?”



“啊?”黄婷婷将将回过神来,显然是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你看好了吗?看好了就出来吃早饭。”



李艺彤不动声色地略过方才的问题,缓和了面色改为轻声询问她。



黄婷婷嗯了一声作为应答,掀开被子下床,脚挨了地,刚走一步就感觉眼前一黑膝下一软,毫无悬念地咚一声直接摔倒在了木地板上。



那一声听着可不轻,李艺彤当下慌得冲过去的时候差点一个踉跄也跪在她跟前,黄婷婷被扶起来的时候脸红成了小番茄,李艺彤弯下腰去看她的膝盖,红了一片。



她把黄婷婷摁着坐回了床上,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甚至还想做一套眼保健操。



“算了,你就坐这儿吧,我给你把早饭拿过来。”



黄婷婷看着她出房门的背影,忽然产生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以及梦境的结尾,脑子里冒出些许荒唐的念头。



豆脑,鸭血粉丝,油条,李艺彤把餐点一样样摆到床头柜上,黄婷婷坐在床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怎么了?东西不爱吃吗?”,李艺彤歪了歪脑袋,“不该吧,你以前......”




她讲到这里突然像被关了话匣子,抿着嘴把一次性筷子掰开,细心地把上面的毛刺搓掉。



黄婷婷被她这么一番举动弄得脑袋里热乎乎的,什么也想不动,伸手戳戳李艺彤的耳尖,果然听到她拖着软软的长音道:“干嘛呀?”



见她没有回头,黄婷婷又捏捏她的耳垂。



“哎!”



李艺彤晃了晃脑袋,视线还是黏着面前的餐点。



黄婷婷这次干脆直接一手摸上了她的后脑勺,她总算忍不了转头看她,一句“你到底想干嘛?”才说了一个音节就被硬生生塞回了喉咙里,连同着一双眼睛也盛满了惊讶而瞪大。



黄婷婷温热的唇正贴着她的,李艺彤能清楚感觉到她的嘴唇因为缺水而变得略微有些粗糙的触感,她在一瞬间回过神来犹豫着要不要推开她,因为她们仅仅是触碰着,黄婷婷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这份犹豫被黄婷婷的主动分开打碎,她的脸已经不红了,反观现在比较像小番茄的是李艺彤。



“你、你做什么?”



被黄婷婷的视线追着自己的唇,李艺彤开始有些不自在,紧张地舔了下嘴唇。



“你的唇妆乱了。”



黄婷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艺彤露出的是有些痛苦的表情,那一瞬的悲伤被黄婷婷捕捉到,两人之间似乎建立起新的氛围。



沉默持续了整整25秒,第26秒李艺彤用手背蹭掉了已经乱掉的唇色,另一只手抚上黄婷婷的侧脸,眉头紧蹙又阖上眼,双唇轻启,以一副决绝的姿态吻了上去。



现在更进一步了。



黄婷婷抓住她的衣领,反身给两人的位置做了调换,一边应对着唇舌间的纠缠,一边回忆着那次相遇的结尾。



醉酒,接吻,回家。



然后是,像现在这样。




衣物都成为多余,再大的声音高不过一句呻吟。



“时间还早......”



“嘘。”



房间外餐桌上李艺彤的手机屏幕亮起来,是一条微信消息,来自昨晚交会的另一位男主角。



所以那次,如果没有后来的事,大概可以算是一夜情吧。





【冯硕】


:有进展,今晚七点,三二零老地方见。

评论

热度(66)

  1. 啦啦啦啦啦啦江河行地李无涯 转载了此文字
  2. 琮琮江河行地李无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