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若为良人 【片段】

小汪翊:




李艺彤将面前的人拥入怀中,任她的眼泪沾湿自己的衣衫,四周的侍卫拿着刀指向跪坐在地上的两人。
李艺彤笑了笑,摸着她散乱的头发,“黄婷婷,没事,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



“你的王究竟有多重要!”


最后一本书被冯薪朵狠狠扔到一边,唯有一盏烛光照亮屋内,冯薪朵眼里的痛与伤被陆婷看的一清二楚,外加落在桌上的泪滴。



-



只见她缓缓站起来,黄婷婷突然猛地拔出随身携带的剑,直挺挺的对着那人的脖子,不到一尺的距离。月光从剑刃反射到李艺彤的脸上,黄婷婷这才看清了一些,是透着冷的眼神。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什么人?



-



陆婷轻轻关上这扇门,这扇门的后面,是她的全世界,是她这个世上最后仅存的温柔。


冯薪朵,我欠你的太多,如果愿意,记得等我回来。



-



戴萌可是吴皇手下的忘川将军啊,她说她有自己的使命,所以莫寒从第一次见她时,就开始等她,直到自己凤冠霞帔身坐花轿。


“嘘,别说对不起。已经等了这么多年,再等下去又何妨呢?”



-



吴哲晗,我想杀了你,我恨不得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撕开你那虚伪的面具,让你也体验一下我最拿手的一剑封喉。
我,戴萌,要让你吴哲晗下十八层地狱,要你永世不得超生。



-



吴哲晗跪在地上,那朵西洋玫瑰的刺带血,不一会,她缓缓站起来,将玫瑰踩在脚下。
我要无恶不作,十恶不赦,我只是爱你,又有什么错!
“许佳琪,你问问你的佛,若能渡恶,可否渡我?”



-



“莫寒,或许能拥有你才算是一生圆满吧。”


孔肖吟最后把莫寒的刘海轻轻整理,把自己喝过的茶收拾好,才悄悄离去。


“长公主。”


仆人站在外面等候着,看到孔肖吟回来应了一声。


“天色不早,回吧。”



-



徐子轩抖抖衣服,下意识看了一眼身旁的姑娘,不屑的错过身子走了。
“本王已有心上人,无需纳妾。”


这世间的儿女情长,若是与她无关,就都是绊脚石。



-



靠坐在榕树下的小姑娘看着面前用功读书的人笑得开心,突然玩心大起,轻手轻脚跑过去将那人拦腰抱住,吓得黄婷婷手里的书都差点掉了。
“婷婷,我昨日看哥哥舞刀弄枪的样子好潇洒。”
黄婷婷扭过身,身高让自己不得不低头,只见鞠婧祎的眼里有光。
“我真的,好喜欢像哥哥那样的御前侍卫啊。”



-



已是深夜,万家灯火早灭,唯有一扇还开着,里面透着微微烛光。一个身手矫捷的黑影攀附上窗,月光顺势打在她身上,只见她一挥手掠走梳妆台的玉簪。
“啊!有贼!还我簪子!”
霎时间邱欣怡没有反应过来,直至看见黑影坐在窗上,眼角带笑。
“姑娘,别喊。我叫赵粤,只偷心。”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