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鬼浮生】七

回来填坑的阿菲:

*以后都周末更吧,最近在忙着申博……




卷一 魄


章七
  数额不菲的酬劳黄婷婷并没有私吞,既然是林家通知的她,那这里面的功劳也自然有他们一份,所以她隔日便去了林家在上海的分部。至于李艺彤,因为对她的阴阳眼来了兴趣,黄婷婷难得主动交换了微信,说是日后再遇到鬼魂之事随时可以找她。
  林家在上海租了个铺面,明着做些典当物件,周转资金的活计,偶尔还给人算命消灾,暗里则掌管着上海大大小小的诡异消息。黄婷婷被请进里屋喝了杯上好的普洱,公式化的客套了几句,又拿出钱来七三分了成。
  “林家向来见多识广,我有个问题想请教。”谈完了钱的事情,黄婷婷放下茶杯,道出了她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不敢当,”对面的人摆摆手,“黄家才是天师界顶梁柱,说请教未免太过抬举我了。”
  黄婷婷笑笑,这林家老二不愧是半个生意人,说话滴水不漏又会讨人欢心,不过她并不打算同这样的人做朋友,便语气稀松平常但又很有距离感地开了口:“有阴阳眼的凡人,会让鬼产生惧怕之感吗?”
  “惧怕之感?”
  “就是鬼见了会躲开。”
  林家老二思忖了片刻,道:“不是没可能。但我觉得这和阴阳眼关系不大。”
  “何出此言?”
  “如果鬼对某个人生前怀有愧疚,那死后自然是会躲着的,可能每个人身边都多多少少有一两只这种鬼。可如果多的话,可能是身上有辟邪驱鬼之物。”
  黄婷婷回想了下,第一种情况显然不是李艺彤,之前在大路上遇到的鬼,和她们丝毫关系都没有。辟邪符的话,她确实看到李艺彤手里握着一块,那是九零年代的制式,专防鬼近身。可今天她们距离那鬼起码有十几二十米的距离,还躲着的话,就和辟邪符无关了。
  “还有别的可能吗?”
  林家老二给她添了半盏茶,皱着眉头想了会儿,吐出一个词——“气场。”
  他顿了下解释说:“鬼常常会怕天师,是因为他们身上自带的气场,凡人也有可能拥有这种气场。这是个概率问题,同阴阳眼无关,但只有能看见的人才知道鬼在躲着他。”
  “可这气场又是哪里来的?”
  “很难说清楚,可能是上辈子做过什么事情。你也知道,气场这种东西,是承在魄上转世的。”
  黄婷婷叹了口气,这只是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就等于告诉她,李艺彤有阴阳眼和鬼怕她是巧合。但她潜意识里却觉得这两件事一定是有关系的,可如果要追究前世,那些早就随奈何桥上一碗汤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黄天师问这个,可是遇到了这样的凡人?”
  对面人的问题让她回过神来,她点点头。
  “家父先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只不过后来才发现那个所谓的‘凡人’是别的天师为了套我们情报而假装的。黄天师可要当心啊。”
  黄婷婷皱着眉头,脑海里出现了李艺彤那张无忧无虑的脸,觉得怎么看都不像是在骗人。只是现在事事难测,觊觎黄家的也不少,甚至可能包括坐在对面的人,不然半月前林家怎么会给黄彤扬送那么贵重的礼物。
  她站起身向林家老二道谢,心里留出一份提防来。
     
  返程高峰期的高铁挤得满满当当,李艺彤抱着书包窝在椅子上闭目休息。她的时差自那天通宵捉鬼之后还没能倒回来,虽然仗着还没开学所以在宿舍浑浑噩噩睡了两天,可想到李易桐拜托给她的事情,又不得不抛下温暖的床铺,踏上旅程。
  临行前她上网搜了下关于那个黄奉贤的信息,可毕竟不是什么历史人物,翻出来的东西少之又少而且大多无关紧要,唯有一条地方志上的讣告从时间来看合得上。她存了图片,又查了地址,准备下了车从高铁站直奔主题。
  只是打车软件根本找不到这个地址。民国到现在也不过八十几年,可城市规划变迁,拆了又修,道路消失也不是没有可能。李艺彤皱着眉举着手机站在高铁站出口,看眼前车水马龙的场景,忽然变得烦躁起来。
  “咦?”
  耳边传来一个缥缈的声音,李艺彤转头看去,背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位年逾古稀的老太太。
  “看得见我?”
  李艺彤点点头,她自然知道这是鬼,从她那不符合时代的衣服以及消失的影子一眼就能看出。
  “终于等来能同我说话的人了。”这句话里带着激动,那鬼竟是老泪纵横起来。李艺彤连忙想要扶住她的肩,可又想起来她现在站在人潮拥挤的公共场所,刚才点头就已经够奇怪了,再做动作怕是要被人当成精神病。只好拿起手机佯装打电话:
  “我们到人少的地方说吧。”
  这鬼并不怕她,看样子是地缚灵。这段时间李艺彤遇鬼的次数猛然上升,往日她都是能忽略就忽略,可最近不晓得怎么了,心里并不想拒绝。
  一人一鬼在高铁站转了圈,都没发现个清静之地,李艺彤找了个人还算少的角落,又掏出手机来放在耳边。
  “我给你打字吧,这人太多了。”
  到底还是经验丰富的鬼,当下就理解了她的意思,应了一声便站在她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块巴掌大的屏幕。
  话说的多了就熟稔了起来,李艺彤的指尖却在老太太讲自己年轻时支援五四运动的经历时停了下来。
  “您知道十四条街吗?”
  “知道啊。不就是那黄家的墓地。”
  这下可算是找到认识的人了,李艺彤长舒一口气,调出地图来,一边指着一边打字,“大概在哪个位置,您能给我指一下吗?”
  老太太凑近了些,老花镜后一双眼紧紧盯着屏幕,过了好久才伸出手,点了点地图左上角某块绿地的位置。李艺彤放大仔细一看,竟然是被某国家公园环绕的一处,甚至都已经出了南京市的范围。难怪不好找,根本就应该是被征购了,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黄奉贤的墓还会在吗?到底还是要试一下的,就算没了也要给李易桐一个交代。
  她向老太太表明了来意,得到了几句叮嘱。
  “我回上海之前会再来找你的。”李艺彤收了手机,冲对面的人笑了下,然后在她的注视下走出了高铁站。
   
  本来没有打算在上海停留的黄婷婷,却因为何晓玉的到来,额外住了几日。她并没有对挚友保密关于“天师七绝”的事情,反倒是大大方方将夜明珠拿出来一起研究。
  漆木的盒子里,珠子安安静静地躺着,上面的字从她解决出窍一事后就又自行变动了,仍旧是明红色的笔迹写着“七绝之三,诛鬼人”。
  她现在很犹豫,不是参不透这第三个任务,而是在怀疑自己能否做到。鬼人是被阴气沾染的人,不人不鬼,像僵尸一般的存在,理应被诛杀。但不管怎么说,在凡人眼里看来都还是人的模样,诛鬼人就相当于是杀人。虽然在天师世家长大,但仍旧接受了新时代教育的黄婷婷,道德层面上开始退缩。
  “不如先别想这件事了,鬼人这种东西,一辈子能不能遇到都是个问题呢。”何晓玉拍了拍她的肩,宽慰说。
  黄婷婷叹气后站起来,“大概当年那位大人出这‘七绝’的时候,没想到五百年后的现代还有个人要做它。”
  “那位大人可是给了你一个手刃命运的机会。”
  “真是让人头疼的存在啊。”她语气惆怅,却逗得何晓玉笑了起来,“我看你是和奉贤哥待久了,语气都变得像他了。”
  被这么一提醒,黄婷婷忽然想起,黄奉贤的忌日就在下个月。家里人都知道他化作地缚灵的事,所以也就不再祭奠他,只有黄婷婷每年仍旧去墓前给他烧些小玩意。今年到现在了黄奉贤也没和她提想要些什么,不如过明日回去问问好了。 
  
  车子停下的地方果然不是地图上那样的绿地,李艺彤下车站定,拿出那篇讣告又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却除了白纸黑字什么都没感受到。而周围别说是人了,就连鬼影都没有。她望着眼前弯弯绕绕的小巷子,叹了口气凭直觉朝里走去。
  大概真的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李艺彤随意敲开的一道挂着“一世周全”牌匾的门竟然就是黄家的墓。来开门的人穿着很朴素的衣裳,脸上带着笑,可当李艺彤提起黄奉贤这个名字的时候,对方瞬间变了脸色。感觉到气氛的突变,李艺彤赶忙换了方向,说自己是来做调查的学生。
  她往日里就巧舌如簧,现在更是软硬兼施,花了一刻钟的功夫,终于让守墓人放她进了门。里面的风景却与想象大不相同,放眼望去墓碑虽然散落的毫无规律,但却被打理的干干净净,方砖铺成的小路婉延伸展着通向一眼望不到边的尽头,显示着这个家族的庞大。
  李艺彤站在台阶下面,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她也不是没去过公墓,那些要比眼前的大许多,可却因为总有飘荡的鬼,让她从未安心。黄家墓园里除了这一排排的墓碑,什么都没有。李艺彤心道这就是天师世家的实力,估计是下了什么结界,将鬼通通都清出去了。
  只是黄奉贤的墓要如何才能找到?如果有个像旅游景点一样的地图就好了,李艺彤这么幻想着,叹了口气迈步走上了石阶。如若是按新旧顺序排列的话,民国时期的墓应当往前些,李艺彤一边扫着墓碑上的数字,一边沿着路朝里走。
  年份差不多到了一九三零,她放慢了脚步,开始仔细阅读碑上的文字,只是碑上的数字都变作了清朝年号也没能看见“黄奉贤”三个字。她停住站直身子,居高临下望去,想要看看有没有遗漏的。边角位置上立着一块位置突兀的小石板,李艺彤凑过去,眼里显出欣喜来。  
  这块应该算是墓碑,只是比旁边的要小太多,上面甚至连生卒年月都没有,只简单的刻着“黄奉贤之墓”五个字,给人一种仓促草率至极的感觉。李艺彤蹲下来,平视那块石头想要找出些线索。
  只是她视线还没把墓碑扫一遍,身后的大门就被推开了。
   
  

评论

热度(28)

  1. 琮琮坑底老菜皮阿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