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一生一世一双人(23)

鹿一:

一生一世一双人  结局






‘急报!急报!镇北大将军回京途中私改行道,意图谋反!急报!’
尖锐的声音划破宫中宁静的夜,可这一声又如同丢进深湖的一粒石子,只发出咚的一声响,便沉入湖底。即便是泛起的涟漪也消散恢复了平静。
御书房只燃一支灯烛,火光摇曳着,照着李艺彤的独影在墙上斑驳。
‘为难你了。’李艺彤对着帘后的黑影低首轻叹。
‘粤儿的命都是皇上给的,但凭皇上吩咐。只是粤儿不懂...’
‘不懂我为什么将这江山拱手送人?还是不懂,我为何要你护她。’
赵粤唇抿成一线,没有回答,这件事明明还是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李艺彤柔和了目光,微微一笑。


‘你有没有深爱过一个人。’李艺彤摘下自己一直佩戴着的兰花玉牌放在赵粤手中。


‘我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忤逆君长,会参与朝野争斗,会勾心斗角甚至手染献血。可我现在可以为了她失去一切,即便后世人人唾骂,我也想要护她周全,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只是,你赵家忠臣义将的名声便毁了,我愧对赵老将军。’李艺彤垂下了头,她愧对的人太多了。母亲,冯宰相,龙叔...可事已至此她唯有将路走下去。
‘我赵粤是忠于皇上,皇上要臣反,那臣反了便也是尽忠。’


李艺彤苦笑摇了摇头。
‘是我负天下人在先,只愿此事用最小的牺牲换得天下太平,这江山和她,我便都交付于你了。’


*



‘前几日不是说有要事先处理,怎么今日突然又说出游。’黄婷婷接过李艺彤为自己拢紧的披风问道。

‘我瞧着今日阳光正好,便想带你来瞧瞧这初春的园子。’李艺彤牵过黄婷婷的手,慢悠悠的走进边郊的一处府邸。


进了园子,黄婷婷才发现这里的格局同自己江南的黄府如出一辙,虽然北方种不了江南四季常绿的灌木却也被矮松装扮的春意盎然。不远处的湖水同亭子也如复刻般出现在黄婷婷眼前。


这本是李艺彤先前想要同黄婷婷长居的地方,却不曾想用做于此。

‘喜欢吗?’

黄婷婷点了点头,她确实有些想念江南了,望着此景又好像寻回了些当年的心境。

‘那时候,我常常在亭子里闹你抚琴唱与我听。’李艺彤望着亭子,浅笑着回忆。‘如今,终是能日日相伴了,却又少有时间有此闲情。’

‘你想听,我弹唱给你啊。’




  有道说 此生所求


  不过翻云覆雨厮守


  求若不得 执念悬心 眉头紧锁


  有道说  来世若求


  唯愿寒蝉仗马参透


  梦为心囚 赐我爱着 半生着落  】




‘如有来生,你我便只做寻常人家就好。’


‘那若我认不出你可如何是好啊。’黄婷婷笑着问。


‘我来认你就好。’李艺彤握紧了黄婷婷的手,生怕现在就丢了眼前的人儿。打眼瞧见不远处暖阁里茉莉花正开,努努嘴道‘到时候,我就带着茉莉花的手链,你见着便也能认出我来。’


‘傻瓜。茉莉花开时,那手链集市上随处能见,若带着手链的便是你,恐怕我要认的眼花了’


‘这样,你就能认出我了。’李艺彤牵起黄婷婷的手与她十指紧扣举到面前,‘只有我才能这么牵着你。’


‘好端端的说什么来生,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李艺彤认真的神情突然让黄婷婷心中有些不安。


李艺彤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晚宴李艺彤献宝似得拿出一支小酒坛。‘婷婷,这是我专门让人从金陵寻来的桂花酿。尝尝与宫中可有不同。’


‘今日总觉得你有什么事瞒了我。’黄婷婷微微凝眉但还是接过李艺彤递来的酒杯抿了一口,桂花的香气瞬间弥漫开来。


‘我...我怎么,哪里有瞒你什么。’李艺彤稳住为自己倒酒的手,给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只是,太久没同你这么悠闲了,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你也受累了。就想着抽个空子,休息一下。’


黄婷婷放下手中的酒杯,抱歉的话刚要开口便被李艺彤抢了先。


‘好了,我们今天不谈这些烦心的事,你快尝尝看,这新厨子做的都是你喜欢的。’


‘嗯。’


饭吃的差不多,李艺彤又为自己同黄婷婷斟了一杯酒,揽着交杯饮尽才缓缓开口。


‘婷婷,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


‘我哪也不去,就在你身边。’


李艺彤咬着唇点了点头,又轻轻摇了摇头,望着黄婷婷的眼神一秒也不愿离开,看不够怎么都看不够眼前的人儿。


‘彤儿,其实我...’黄婷婷猛然觉得头有些晕,赶忙扶住了额,突然从心中燃起一股火烧的难受。
‘婷婷。’李艺彤见状,赶忙扶着她到床边将其搂在怀中。
‘这酒好烈,我怎么才饮一杯...额,我的头...好痛。’黄婷婷痛苦的揪着李艺彤的衣襟,突然一阵酥麻的疼痛过电般冲上头顶。
‘婷婷,婷婷忍一下,忍一下就没事了。’李艺彤心疼的搂紧黄婷婷,生怕怀中的人忍不住疼痛做出什么自残的事。
‘我怎么才饮一杯...不对,你在酒里...放什么了。彤儿,你要做什么,我...头好痛。’黄婷婷想要伸手捶自己的脑袋却被李艺彤死死抱着不能动弹。
‘婷婷,你只是喝了忘情水。现在是有些痛,一会儿就没事了。’
‘什么忘情?为...为什么要...你要做什么?’黄婷婷忍着头痛,努力清醒着。李艺彤让自己喝忘情水,她要让自己忘记她吗?


‘你在做什么,我不要忘记你,我只要你在我身边,李艺彤,快给我解药。’
‘婷婷,我真的好想和你生生世世在一起,可是有些事不解决,我就一日不能安心。你睡吧,明天一早你若一睁眼看见的是我,你便会忆起所有事,我们便能永远在一起,我发誓永远在你身边。’李艺彤感觉到怀中人的反抗越来越小,药效已经让黄婷婷睡去。
‘若你明日醒来见到的第一人不是我,你便会将我彻底忘记,便也不会因我再伤心。’
李艺彤轻轻将黄婷婷放平在床榻上,温柔拂着黄婷婷的脸庞,轻轻吻了一下心爱的人的眉心。
‘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幸福。’
最后再好好看看她,当成最后一次。她的眉,眼,鼻,唇,她最心爱的人。
‘婷婷,此生遇你已是我最好的宿命。’


*


三更的大殿本该是空无一人,今夜却嘈杂着人声。当朝大臣都齐聚在殿内,不明突然秘密的被唤入宫是发生了何等大事。


李艺彤匆匆换好了朝服,看了一眼身边凝重神色的赵粤,拍了拍他的肩膀,‘剩下的事若我没办法继续,就交给你了。’


李艺彤踏向大殿的背影倒映在赵粤越来越模糊的双眸中,他对着哪个挺拔的背影跪下磕了个头。‘赵粤赴汤蹈火,定万死不辞。’


‘今日朕召集大臣深夜上殿,便是刚得急报,关于镇北大将军叛乱一事。朕不知各位卿家有何对策。’


‘镇北大将军军权在握,京城也不过2万禁卫军,若战起来恐怕是...’


‘刘大人,这还未交战怎能说丧气话,虽然镇北将军手握兵权,但想要短时间破了这城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若能拖到驻南的边军回京救驾,也不是没有抗衡的可能。’


‘叶大人说的是啊。只要这城门不破,我们还有希望。’


‘若这禁卫军也叛变了呢?’一个略显不屑的声音从殿门处传了过来。


突然殿门大开,一众禁卫军涌入殿中,将大臣团团围住。文臣自然是吓得腿软直接跪下不敢动弹,武将们也都因卸了兵器毫无还击之力,被押解在一边。


赵粤穿着铠甲从将士中慢慢走进大殿。


‘赵粤,你这个逆贼...你如今此番作为可曾想对得起开疆拓土和先帝一起打下江山的赵老将军。’一个资历较老的大臣愤愤的说道。


‘赵粤只是替黄氏长公主讨回本属于她的东西,这江山李氏一族已代管的够久了。该物归原主了。’


‘这江山你要不要的回,朕说了不算,你要问问这群臣,百姓是否愿意臣服啊。’李艺彤面不改色站在大殿上俯视众人。


‘你愿意吗?’赵粤抓起身边最近的一个官员问到。


‘臣誓死效忠皇上。不...’愿字还未出口,赵粤的剑已经利落的结束了他的性命。


‘愿意追随长公主的人,饶他性命加官晋爵。不愿的,那便同他一个下场。大家自己选吧。’


原本已经是黄家的党羽便当即作出了选择,还有不少官员瞧着刚被刺死的同僚伤口还不断的涌着鲜血,已经吓破了胆。急匆匆的叩拜着改投了新主子。而一些衷心李氏王朝的人,也不敢明着胆子站出来。


李艺彤看着台下的官员们,心也不急,慢悠悠的走下了大殿。她还在等,今夜她不是真的要筛选百官,她在用这个时机等一个人回来。


‘你们若投了新主,朕也不怪你们,毕竟几月来朕确实无能治理这国家,若大哥在,尚且也能对百姓有个交代。如今...朕虽学了些功夫却也不能一人抵万人,众卿家也不必再为我李艺彤再丢性命,这黄氏真能为百姓天下人做事,其实这江山姓什么也不重要。’


‘一派胡言。你身为一国之主,此话岂能从你口中说出。你对得起李家的先辈吗?’一个坚定又有些悲伤的声音从禁卫军的角落传了出来。


李元昇混在宫中等待时机,借着今日李艺彤召集大臣商议之时准备潜入李艺彤的书房偷取调遣禁卫士兵的兵符,可不曾想才听说了叛变的镇北将军竟然已在宫中埋伏,并且随意差遣着卫军。还未有机会离开便被差上殿,于是只能混在其中跟着入了大殿。可没想到见到的却是这样懦弱的李艺彤要将江山拱手送人的模样。


‘大哥,你不该出声的。’李艺彤看着人群中的李元昇,她知道他不会离开京城,她也知道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宫中早已秘密经布满了缉拿李元昇的人,即便今日他不是来了大殿,御书房,养生殿,只要是这宫中有人的地方都也已经埋伏了重兵,今日政变她断定李元昇必定要出现。


‘彤儿,当初我就看出婷妃狼子野心,后宫不得干政,她却与朝中重臣来往密切,先是设计让我与俞瀚反目争斗,她坐收渔翁之利,又将你逐出京城,父皇病逝她小儿登基不过也是她的傀儡,现如今不知道你又如何受她蛊惑,要将这江山送与他人。彤儿,你醒醒吧。’


‘大哥,来不及了。我对不住你,可我此生若定负人,也绝不会是她。’李艺彤摇了摇头,只有这李氏还有一条血脉那便会留下无穷的后患。今日,她必须做一回恶人。


‘别那么多废话了,谁能杀了李元昇,赏金千两。’赵粤站在离李艺彤不远的地方向士兵们发号施令。顷刻间大殿中响起兵刃的撞击声和惨痛的嚎叫。


忠于李家的武将们也夺过士兵的兵刃加入了战斗,一波波的士兵不断涌入大殿,血将大殿染成了鲜红色。


李元昇击退了新一波冲向自己的士兵后,突然感觉背后有一股剑气袭向自己,刚转过身准备提剑防御,一柄剑就已经没入胸腔,大殿内的声音瞬间就停了。


‘大哥,若有来生,别再生与帝王家。彤儿来世向您赔罪。’李艺彤低着头看着顺着剑簌簌淌下的鲜血,不敢对视。


‘李艺彤...’李元昇撑着身子向前,任由李艺彤手中的剑插入的更深从背后寸寸穿出,终是走到了李艺彤面前。


‘你...会后悔的。’






‘醒了,主子醒了。’小婢女看着黄婷婷微微皱了眉头,有要睁眼的迹象激动的喊了起来。


黄婷婷觉得自己睡了很久,睡的头还有些昏沉,可就是想不起自己为何睡了如此之久。将将能睁开眼,模糊间只看见一挺拔身姿腰间的兰花玉佩,又觉得眼皮十分重便合了起来。


‘睡吧,我在这守着你。你安心睡吧。’赵粤垂着眼坐到黄婷婷榻边,看着安静入眠的黄婷婷,想着李艺彤最后交代自己的事。


‘阿彤你放心,赵粤此生便为她而活,定护她一世周全。’




三年后。


‘母皇。’刚满3岁的小皇帝,蹒跚着步子从御花园的一头朝黄婷婷跑过去,身后的奶娘和小太监伸手护着,被小皇帝不满的打开,又生怕摔了这小万岁爷担忧的场景,让黄婷婷看着忍俊不禁。


‘念儿,慢点,小心。’黄婷婷蹲下接稳了这扑过来的小家伙。


‘母皇,送给你。’黄婷婷这才看见小皇帝紧紧攥着的小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摊开了放在黄婷婷手上才发现是被捏烂了的兰花。


‘尊皇。’身后的赵粤小声的提醒出神的黄婷婷,


‘谢谢念儿,母皇很喜欢。’


待小皇帝一行人离开,黄婷婷才朝身后的陆渟说‘我和赵粤离开的时间,你可要看好你儿子的江山。我下道旨,让薪朵入宫做念儿的琴艺师傅,也好让她们母子团聚。名义上他是我黄氏的皇帝,可他毕竟是薪朵的亲生骨肉,虽不能叫了她母亲能日日见着也是好的。’


‘你此次回江南,真的只让赵粤同行,我再多命些人随上,路上也好...’


‘啰嗦,你怎么现在越来越啰嗦了。敢问这世间还有比赵粤功夫更厉害的人吗?再说我本微服一路回金陵,你这让我带这么多人,怕不是要将我的行程宣告天下。’


‘我这不是啰嗦,这山高水长的,让我怎么放心啊。’虽改朝已三年有余,天下太平昌盛,却也不能不堤防前朝遗留的失势宗室。


‘有我在,陆大人放心吧。’


‘赵将军,这...’


‘好了,就这么定了。朝中就拜托你了。’黄婷婷拉了拉赵粤的衣袖,不等陆渟再说话便快步离开。




*


热闹的金陵集市,小贩们操着方言的叫卖声,熙攘的巷口都不停勾起黄婷婷的记忆,心间吃痛手不自觉握紧了衣襟。


‘怎么了。’赵粤赶忙扶住黄婷婷焦急的问。


‘没事。’黄婷婷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正了身子。‘前面是聚贤楼,最出名的就是雨花茶和点心。走,带你尝尝去。’


赵粤松开了扶着黄婷婷的手,点了点头。心底的一个猜测却让他眉头皱的更紧。


‘品品?’黄婷婷将面前的茶递给赵粤。


‘金陵的雨花茶只选这一芽一叶的芽叶,晨露冲开,香气清幽沁人肺腑,可是清神,还有这点心...’黄婷婷抬头看向赵粤却见赵粤手捧着茶出了神。


‘粤儿?粤儿。’


‘嗯?’赵粤猛的回过神,也将手上的茶抖了一身。


‘想什么呢?来的路上我就觉得你心神不宁。’


‘没,可能初来江南,还有些不适应。昨夜,没休息好。我去整理一下。’


黄婷婷点头应允后赵粤放下茶碗离开了位置。


黄婷婷见赵粤离开,也放下了手中的茶碗,明明难过却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这聚贤楼和自己走时早已大不相同,店里的小厮也不知换过多少人,自己也早就失去了当年来这里的心情,可终究还是选择回来了。


黄婷婷浅笑自己摇了摇头,余光里却出现一抹白衫身影,黄婷婷竟想也未想的追了出去。


可只是一抹余光,在熙攘的街头,黄婷婷怎么也都无法再寻到那个身影。


‘在哪里,哪里。’黄婷婷暗念着无助的站在人群中,四处张望。


‘你出来啊。’黄婷婷缓缓蹲下抱住自己,泪再也忍不住。而老天也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悲伤竟一同落下了伤心的泪。


这时,一只伞在黄婷婷上方撑开。


黄婷婷抬起头。


一身白衫的赵粤皱着眉心疼的站在黄婷婷面前为她撑伞。


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巷子里的小贩慌乱的收拾着摊子匆匆离开,行人也快步进了周围的小店里避雨。原本热闹的巷子,一下空荡荡的,只剩下黄婷婷和赵粤,明明看上去一对完美璧人,却觉得十分凄凉。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黄婷婷换了干净的衣衫坐在府里内庭看着一身白衫的赵粤问到。


‘臣,初来江南夜不能寐,便在院子里走走。碰巧见到尊皇在叶心湖亭抚琴。臣从未见过您如此失落伤心的模样,便猜想您是忆起什么,今日便在集市...’


‘好了,别说了。’黄婷婷打断了赵粤。‘既然你知道了,我便也不瞒你,你实话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黄婷婷憋着一口闷气小心的问出口。


赵粤猛的跪下,低着头不敢回话。


‘说好再也不离开我...这骗子。’黄婷婷终于能不用再掩饰悲伤大哭起来。




当年黄婷婷喝了忘情水,第二日初醒的第一眼不是赵粤,而是赵粤腰间李艺彤一直佩戴着的兰花玉牌。那朦胧中的一眼,便忆起了所有事,从她们初见直到前一夜李艺彤抱着自己哭着的告别。


她清楚的记得李艺彤告诉她,若醒来的第一眼不是她那便这一世就失去了她。李艺彤要自己忘了她,好好生活,那她就听李艺彤的话,好好的生活下去。带着李艺彤期望的样子,努力的活着。


她相信她的李艺彤是不会那么轻易死的,她也许是有事要做,也许某一日便能回来,回到她身边,黄婷婷总这么想。


可夜深时分,她又怎么还骗的过自己呢。


起风时是思念,人群的间隙是思念,落雨的初春是思念,寂寞的寒雪是思念,追着曾今来时的路,还能追回你吗?






与你相遇的日月


不羡鸳鸯不羡仙


感谢那平常不过的一眼...






END


*


番外






‘婷婷桑,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评论

热度(32)

  1. 琮琮鹿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