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春夏秋冬 玖

立:

玖 执迷不悟
   李艺彤又做了个梦,她梦见自己的二哥一会儿在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着,一会儿却用怨毒的眼光直勾勾地看着她…
    她吓醒了,身下的枕头都已被汗湿。 
    二哥是对她最好的哥哥。小时候太子欺负她,嘲笑她又黑又胖,向来温和的二哥会替她斥责太子。她记忆里的二哥离她又远又近,二哥风雅尊贵,自然离她远,但二哥也温柔体贴,确确实实把她当成妹妹对待。李艺彤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她和二哥的关系开始变得陌生,兴许是二哥去塞外出征之后,也兴许是她认识黄婷婷之后。
      太子意外身亡,二哥暴毙,剩下的皇子不是年幼非常,便是在朝里没有半点人脉…本不在候选人之列李艺彤自然继承了皇位。
       坊间都传是李艺彤派人杀了二皇子。并非如此,她赶到的时候,二哥在地上痛苦挣扎着,看到她来时眼神变得更加惊恐,似乎像是对她说了一句"对不起"之后便咽气了。
       李艺彤起初天真地认为可能是上天非要她做这个皇帝吧,后来父皇告诉自己,二哥意欲谋逆已久,太子之死与他脱不了干系。
       回忆起这些陈年往事,她顿感有些头疼,伸手锤了锤脑袋,黄丞相的脸突然也浮现在她的面前…
       这些人,都选在现在来向朕寻仇吗?
       是李艺彤亲自带着人马抄了当时的相府,亲眼看着自己来过无数次的地方变成一座空府。
        她问黄父,黄婷婷逃去哪了?
        她眼神冰冷地看着这位带着镣铐的鬓须花白的两朝元老。
        黄父避开问题,只叹了口气说:“老夫没想到会败在你手上。早知今日,当初不该心软留你。”他眼中仍有不甘与落寞,也是,谁能想到这场战役的胜利者会是出身卑微的李艺彤。
       “若你说出黄婷婷的下落,朕留你全尸。”
          黄父嘲讽般冲李艺彤笑了笑,“你还是太年轻,为情所累。可婷婷不会像你。”
          李艺彤直接挥了挥手,示意侍卫将他带走。后来她派人彻查黄府,原来黄父所做的肮脏之事并非只有与二皇子勾结意图谋逆这一件,若干贪腐甚至若干命案皆出自他手。
           她原本以为,只要她得到这至尊之位,加上黄婷婷的辅佐,这天下一定会是一个太平盛世,曾经黄家做的那些不干不净的事情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直到母亲亲信告诉她,母亲之死原来是黄丞相和二哥共同设计,目的就是收拢她已用,方便日后行事。母亲死后,她能信任的也就是黄家和二哥了。
           难怪黄婷婷将有本事的各府子弟介绍给她,难怪她暗自为自己笼络人心。她还曾以为黄婷婷是真心想要帮自己,可原来种种相识,种种接近,居然都是设计好的阴谋诡计。
           知晓真相后,年少那些心动瞬间都变得无比可笑和愚蠢,以为是真心,结果不过是黄婷婷演的一场戏。
          刚刚登基不久的君主大摔一通东西之后,驱走了所有的奴仆。
          她独坐在那至尊之位,弯下了腰,抱头痛哭。
         她多想说,我不要这皇位,你还我婷婷,还我母亲,好不好?
        李艺彤没得选择,是她看着自己的二哥死在自己面前,是她下令将黄家满门抄斩,是她将那些曾经辅佐自己上位的臣子一个个贬走…黄婷婷说得没错,是自己百般阻挠陆婷与冯薪朵的婚事,她当然存有私心。冯家经商,陆家尚武,加起来怎么会不比黄家强大?她不能允许,相同的事情再重演了。既然她注定成为君王,那何不就做个君王呢?
          黄婷婷离宫是她的吩咐没错。可她离宫之后,最想念黄婷婷的人亦是她,她又在自己为自己编造牢笼,或者说,她的身份本就是最大的牢笼。
          如果注定,要被这牢笼囚禁一生,那陪同自己被囚禁的人,当然应该是黄婷婷。算计也罢,目的也好,无论她为了什么回来…仇恨既然无法化解,就让它一直根种在彼此内心好了。
          黑夜中,本该傲视群臣的君王小心翼翼地放下自己的身子,躺在了少女的身旁,闭上了疲倦的双眸。
           夜深了,该睡了。


睡觉啦,晚安大家。

评论

热度(20)

  1. 琮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