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春夏秋冬 捌

立:

捌  真情假意
  后来陆婷才知道,李艺彤要娶的不仅仅是黄婷婷,还有那个被她看中的宫女。同一天成婚,若说李艺彤没有半点指令,礼部是绝无可能做出这样的荒唐事的。
   "那你何必要去?"陆婷越来越看不懂李艺彤了,她原本以为李艺彤总算对黄婷婷还有一些真心,可如此这般,不就是在告诉黄婷婷,在她李艺彤眼中,黄婷婷和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宫女一般无谓。
    黄婷婷垂了眉眼,"有些事情,哪有什么何必不何必?"
    黄婷婷当然知道事情不会像太监说得那样简单,可知道是一回事,开心却是另一回事。黄婷婷知道李艺彤故意气她,知道李艺彤故意轻视她,可还是忍不住往她的鱼饵上游。父亲自幼教导自己,凡事必先考虑周全,可有关李艺彤,她就是无法如对待其他人一般淡然。即便她知晓,李艺彤对她只有全然恨意,即便她知晓,她与李艺彤现在只能互相憎恨。
     她用手抚摸着纳豆的毛,声音忽然温柔起来。
     "和大哥你一样,我只愿她好。"
    
大婚当天
     
     行礼之后,李艺彤没来黄婷婷的宫中。黄婷婷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她早早地吩咐宫女太监下去休息,不必在一旁侍奉。
     她正对着镜子拆下头饰,忽然熟悉的脸出现在镜子里。
    "怎么?朕还没来宠幸你,你倒急着歇息了。"
     止不住的轻佻。
     李艺彤一边说着话,一边用自己的手帮黄婷婷拆着那繁杂的头饰。
     她似乎喝了很多酒,面色通红,眼神也有些迷离。
    "你说啊…黄婷婷,我该拿你如何是好?"李艺彤低着头,叹了口气。黄婷婷知晓李艺彤是醉酒了,她欲起身扶李艺彤去床上歇息,刚一动就被李艺彤按在了椅子上。
     "婷婷,听话。"宠溺而又无奈的语气,醉酒后的她声音都有些低沉。她继续自顾自地一边拆着头饰,一边说话。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阿姐和大哥算计我,才对…她们以为,只要你回来,阿姐就不用当这劳什子丞相了,这样,我就会让她们成婚。"
      李艺彤说到这的时候委屈地挠了挠头,"阿姐想要的一切,我都给她。她却和别人一起算计我。"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李艺彤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居然抱头哭了起来。
      黄婷婷看见这样的李艺彤,恍若有种时间回到她们求学时的错觉。
       她伸手去扶她,手伸出一半还在空中却被她打落。 
       "不要。你也是坏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回来是为了什么吗?"
       李艺彤闪着泪光的眼睛忽然直直地对着黄婷婷,黄婷婷忍不住将头转到一旁。
       "地上凉,你先起来。"声音有些哽咽了。
        "…你拉我,我就起来。"孩童般顽皮的口吻。
        黄婷婷胡乱地抹了一把眼泪,转头过去,伸手拉她,刚碰到李艺彤的手,就被一个用力拉入了李艺彤的怀里。
       "你…"黄婷婷话还没说完,便被李艺彤抱住了。
       "我知道…知道你们算计我。算计便算计吧,但你可不可以,不要让我知道。"恳求般的话语在耳边,黄婷婷能感觉到李艺彤很小心地抱着自己,仿若捧着一件宝物。
        黄婷婷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怕她一开口,这样珍贵的李艺彤就会变回那个害怕一切又算计一切、背负一切的帝王,是她亲手把李艺彤推上这本不该属于她的位置,没想到她的爱人在这个位置承受了这样多的苦难与委屈。
        能不能把这苦难分我一点?
        她偏过头,吻上了李艺彤的唇。
        双唇触碰的瞬间,黄婷婷只想时间永留此刻。
        她伸手去解李艺彤婚服的腰带,李艺彤的手抚上她的长发…
         一夜春光。
         春天有春天的好,春天过后有春天过后的好。


我会说我为了更这小破文错过了发卡的电台吗?
哭泣。

评论

热度(13)

  1. 琮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