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TIME LINE【1】

口婴:

再挖个坑!


到时候看有没有灵感再决定要不要填吧……


0


李艺彤是在黄婷婷家门口被她捡到的。


楼道里的灯时好时坏,携着一身风尘与疲惫的黄婷婷轻踏着步子,在黑暗的环境下都不想提起丝力气来跺下脚,就着隐约透进来的夜光从包里掏出了钥匙,然后就在自己家门口前看见了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靠着自家铁门坐地上的李艺彤。


黄婷婷被吓了一跳。


踩上最后一节台阶,在昏暗中描绘出个模糊轮廓,往后下意识地退步差点让黄婷婷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摔下去。


大致是发出了些动静,那黑影动了动,算是稍微打消了些黄婷婷在两秒内脑补出的一大堆都市抛尸情节。


黄婷婷扶着楼梯的扶手,一只脚踩在下面那层台阶,紧绷着身子戒备地盯着那团黑影看,看了两秒又突兀地叹了口气。


已经无所谓了。


她走到那人的面前,脚下的帆布鞋还沾着从楼下不小心踩到的口香糖,脚底某个部位觉得黏稠又软糯。


坐黄婷婷门口的那人抬起了头,像是蒙了层暗色薄雾,环绕在周围,馥郁的叫人看不进去,只是泛着的泪光还是反射到黄婷婷眼里。


那人开口,带着哭腔。


“我好想你。”


1


或许是人的本能,处在黑暗里总会带着不安分的危机恐惧感。黄婷婷把家门打开,摁亮了门边的那盏小灯,将那双鞋脱在了门外。


她踩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蜷缩脚趾立着,扶着鞋柜换好了毛绒拖鞋,转头招呼有些呆滞的陌生女孩:“进来吧。”


李艺彤“哦”了声,学着黄婷婷的样子把鞋留在外边,迈了步进门,像棵松树一样直挺挺地站在门前,眼角还带着没擦干净的泪,给人种无辜乖巧的感觉。


黄婷婷看着她叹了口气,进门的走廊狭窄逼仄,她伸手扯着李艺彤的衣袖往边上拽了拽,弯下腰来,肩膀蹭过侧身贴着墙壁乖乖站好的李艺彤身上的衣料,把李艺彤脱外面的鞋子拿了进来,顺带拉上了门。


她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抱着手臂放在胸前,面无表情地对着李艺彤说:“我们这儿的楼道经常会有壁虎和老鼠之类的,把鞋放外面就是给它们做窝。”


李艺彤“啊”了一声,张嘴想说话。


黄婷婷说的要更快:“那鞋不要了,就当给它们做窝吧。”


李艺彤不理她,又踩进自己鞋里,转身把门开了,朝外探着身子。


黄婷婷在背后问:“你要走?”


李艺彤弯下腰拾起黄婷婷放外边的鞋,像是怕黄婷婷关门一样,拉着门把手往外走了两步,再把鞋放下,贴着墙放在中间,碍不着人。


李艺彤转身回来,朝黄婷婷笑:“那也别放自家门口啊,以后出门进门看见只壁虎钻在鞋里放自家门前,多瘆得慌。”


黄婷婷的目光松动了下,往边上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你擦擦吧,”她指了指鞋柜,“拖鞋在里面,你自己拿,都能穿。”


她说完,转身就往里走。


李艺彤好像在后面嘟囔了句:“你还真放心。”


黄婷婷还真的放心,把一个在自己家门口鬼鬼祟祟的人放进家里,然后也不去管她,留给她个背影就进厨房。


李艺彤把手贴在大腿上,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往里走,探着脑袋小弧度地摇摆着到处看,杵在客厅里又不敢坐,看着黄婷婷端着水过来。


“家里没饮料,就喝点热水吧,”黄婷婷坐下后看她,“坐啊。”


“哦。”李艺彤摸了摸鼻子,实在不知道还能做啥了,就想去拿水喝。


黄婷婷轻飘飘地扔下句:“是开水。”


李艺彤的手已经摸到杯壁了,烫的立马收回来放耳朵上,瞪大眼,尖着嗓子叫:“那你不早说?”


黄婷婷总算是笑了:“冒着热气呢,这么明显,我还以为你知道。”


李艺彤明白,黄婷婷这是拐着弯的骂她傻,搓着被烫到的指腹,撇着嘴委屈:“那谁知道你这么直男啊?”


黄婷婷笑了声,才想起来问她:“你认识我?”


李艺彤摇头。


“那你刚刚说……”


李艺彤干笑了下,手放在两腿之间搓了搓,垂着眸子看那杯热水冒起来的雾气,眉眼间很好地表达出那种抓不住头的寂寞与失落,看的坐在边上的黄婷婷都有些感同身受。


“我是来找我女朋友的。”


“啊?”黄婷婷扬起眉,有些惊讶,想了想又把话都咽回肚子里,有些尴尬地朝李艺彤笑了笑,示意她继续讲。


李艺彤朝黄婷婷苦笑了下,本来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因为垂着眼而小了很多,无神地盯着一个点,身上很好的笼罩着少年人应有的迷茫,黄婷婷看她模样穿着都确实年轻,但这人身上又并存了种莫名的沧桑感,两种气质发酵在一块儿,丝毫没有违和感,反而隐隐透出了股神秘的味道。


“所以我被我爸妈赶出来啦,一分钱也没有,只好来找她了。”


李艺彤的声音清脆洪亮,压低声线却另有一番风味,像雨后被踩紧实的泥土,分明是阴郁的,却又能在上边找到丝绿色的希望来。


黄婷婷觉得这家伙可怜,皱着眉,语气要比之前温柔很多,像是在哄孩子:“那你来我家门口干嘛?”


李艺彤却幽怨地看了眼她,看的黄婷婷又是一愣,怎么搞的像是我对不起她一样?


“她不要我啦。”


黄婷婷被李艺彤盯的发毛,想开口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幸好李艺彤很快就移开了视线,自顾自地继续说。


“我爸妈也不要我啦,就算我要回去也回不去了。”


黄婷婷没被李艺彤盯着才算松了口气,恢复了些正常思考的能力,问:“那你干嘛在我家门口坐着?还把我当成你……”她把最后三个字说的艰难,“女朋友……”


李艺彤却毫无预警地笑了出来,笑的黄婷婷莫名其妙。


“你太直了吧?是直女的直,又是直男的直。”


黄婷婷:……


李艺彤却像是被黄婷婷逗开心了,眉梢间虽然还是有些苦涩,但也没像刚刚那样难过了。黄婷婷见她好了些,心里也舒服了点。


李艺彤短暂地岔开了话题,又兜兜转转地绕回去,回答了黄婷婷的问题:“我找不到她,就只好坐下哭了啊,哪里都好。坐在大马路上哭,被这么多人看着我也会不好意思,但是我又没地方去了,哪里都是公共场所,在哪里都会被人笑话。干脆就随便找栋楼进来咯。”


黄婷婷听着心里发酸,虽然李艺彤特意用着活泼无所谓的语气把这段辛酸的心路历程讲出来,但尾音里的失落和情绪上的孤寂无助却是没被掩住,果然还是个小孩子。


李艺彤弯起嘴角看他,明明是笑着的样子,眼睛里却像是在哭,甚至带着哭音哽咽:“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是很久没见了,久到你都以为你快要忘记她了,忘记的都快以为你已经不喜欢她了。但可能还是会在一个她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地方看见到一个长得很像她的人,没做好任何准备,空白着的心情就突然荡漾起来,突然就想哭了,反应过来,发现真的不是她,然后我就也真的哭了。”


黄婷婷没喜欢过什么人,不是很能理解李艺彤说的话,但也是头一次有人在自己面前露出脆弱悲伤的样子,毫无保留地哭诉着自己的伤痛和想法,本来就被揪起来的心又猛然被抽动一下,恍惚间大脑闪过了许多自己过去委屈难过的片段,但是却没人倾诉,久而久之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突然觉得胸口像是被塞进了块大石头,堵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似乎是因为最近发生了太多想不到的事情,自己也难得的脆弱起来,面对眼前的李艺彤竟会想起曾经的自己来,无故生出种要是以前也能有人能发现自己冷漠下的脆弱难过,好好安慰自己该有多好的可笑想法。


揉了揉有些抽痛的太阳穴,想要安慰,先冒出头来的是一些肉麻的话,却立刻被自己pass掉,很多想法搅成一团,词穷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无奈地放柔了眼神,从桌面上抽两张纸去递给她。


李艺彤抽了抽鼻子,接过黄婷婷手里的纸巾往湿润的眼角下摁了摁,蒙在泪雾下的眼睛有些复杂地看着黄婷婷。


“你真的很像她。”


黄婷婷安慰地朝她笑笑,突然有些明白了刚刚李艺彤的那番话,以及她的那句“我好想你”。


“你还有地方去吗?”黄婷婷端起那杯稍微温热下来的开水,低着头看冒起热气的水面,没一会儿,眼镜片就泛上了薄薄的层雾气。


“没有哦...”李艺彤的语气有些失落。


黄婷婷抬起头看她,白茫茫的镜片下只能勉强勾勒出她的轮廓来,她平淡着语气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艺彤,你可以叫我发卡。”


“哦,那李艺彤...”


“都说了叫发卡啦!”李艺彤一改刚刚的低沉,偏执起来简直就像楼下四五岁张着手臂求抱抱的小孩子。


黄婷婷掩在雾气下的眸子失神了一瞬,心脏突然蜷缩在一起,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感丝丝缕缕地将心脏缠绕着,越缩越紧。偏偏镜片上的雾气以中心开始慢慢散去,仓促地对上那双藏着出乎意料情感的眼睛时,有些错愕。


那双眼睛不像是少年人拥有的,十几二十岁的阅历不至于让自己的情感变得如此隐忍深刻,不知道是在缅怀着些什么,里面藏着深深的眷恋与求而不得的痛苦几乎一下就刺进了黄婷婷的心里,联想到先前她的种种表现有了种不真实的时空颠倒感。


黄婷婷觉得里面的情感太过沉重,有些不忍去看,便逃避似的眨了眨眼睛,等再睁开眼时,那双大眼睛却又恢复了她这个年龄段应有的单纯光亮,傻的都能一眼看到这人的内心深处。


黄婷婷垂下眼不去看她的眼睛,盯着这人的有些消瘦的下巴有些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有些僵硬地绷直着小臂举到这人的面前,语气生硬:“应该能喝了。”


李艺彤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接过水杯的时候还是不长记性地捧住了杯壁,明明烫的很,却像没感觉到疼一样面色如常,手仿佛无意地滑过黄婷婷的手背,被水杯暖热的手突地碰见个冰冷的手,小指轻轻地抽搐了下。


黄婷婷站起身,走了几步停在客厅的面前空调,开了暖气,背对着李艺彤,压下有些混乱翻涌的心情,尽量平淡着声线:“那你就先暂时住我这儿吧。”


李艺彤似乎并不惊讶,语气中只有喜悦:“好啊!”


黄婷婷的脸正对着空调出风口,被突如其来的暖风拂过,崩紧的脸也松动下来,在滋滋的空调声中,总算感到了丝放下心来的温暖自得。


“不会让你白住的,家务活可都包给你了。”


“好哇!”李艺彤毫不犹豫,“那婷婷桑,我们加个微信吧!”


黄婷婷转过身,刚想问“婷婷桑”是什么鬼,就被李艺彤手里挥着的iPhoneX吸引了全部注意力:“这么有钱……还是交房租吧。年付还是月付,支持各种交易方式。”


李艺彤突然笑眯了眼,明媚的好像是头一次笑这么开心:“支持任何方式?那我肉偿?”


“你滚。”


“诶?婷婷桑——!”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仿佛在演相声一样夸张的表情没来由地这么想


——希望明天会好。


2


事实上,当天晚上便有了些未来将会鸡飞狗跳的预告。


李艺彤什么都没带,钱包行李身份证,只留了个iPhoneX放口袋里,不知道是不是特意气黄婷婷,点进只有几毛钱的微信钱包和支付宝里委屈巴巴地拿给黄婷婷看,黄婷婷看了扶着额头差点没被她气晕过去。


“婷婷桑我想洗澡。”


“洗啊。”


“没衣服穿……”


“……”


“婷婷桑我想吃饭。”


“吃啊。”


“没东西吃……”


“……”


“婷婷桑我……”


“够了。”黄婷婷叉着腰立在餐桌前,看着穿着自己的睡衣,吃着自己买上来的小馄饨,满意笑着的李艺彤,无奈地恐吓道,“再提要求就把你打包送走。”


李艺彤打了个饱嗝,放下筷子,眨巴着眼无辜地看着她:“我想睡觉。”


黄婷婷弯腰把她吃剩的打包盒整理好,觉得这不是什么事就应了声:“睡啊。”


“没地方睡。”


黄婷婷噎住了,自己家好像确实是只有一间卧室,卧室也小的很,打地铺都没地儿打,床也是单人床,她回头看了眼客厅的沙发,完蛋,沙发太小了,也不能睡,随便在地上给她打个地铺?


李艺彤像是清楚她的打算,缩了缩身子搓自己的胳膊,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黄婷婷:“冷。”


黄婷婷不吃这套,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开着空调,你裸奔都不会觉得冷。”


“那我打地铺?”


“废话。”


“开两个空调?”


“……做梦。”


“冷。”


“……”


“和你睡。”


“滚。”


最后李艺彤还是如愿以偿地躺在了黄婷婷的小床上,拉着被子盖在胸前,一双眼睛闪着光,活脱脱像即将远游的小学生。


黄婷婷开了空调,转头看着李艺彤满脸黑线,站在床头低头和躺平的李艺彤对视:“我现在送你回去还来得及吗?”


李艺彤笑:“你说呢?”


“……”


李艺彤平躺着就占了一大半空间,黄婷婷扯着被子一角,一只脚踩在床上轻轻踢了脚李艺彤:“侧着身睡听见没有。”


“哦。”李艺彤翻了个身,面对着黄婷婷,眼睛看着黄婷婷的脸就没移开过,笑意满满,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黄婷婷看着李艺彤这样也是一阵无奈,僵硬着身子在李艺彤的注目下平躺进被窝,侧脸被李艺彤盯的发毛,手臂没贴上李艺彤的身子但也挨得很近,都能感受到热量,……还挺舒服的。


黄婷婷从小到大就没几个亲近的人,更别提和谁同床共枕过了,也就只有自己妈妈有幸和她睡在一张床过,和一个今天刚见面的陌生人睡一张床上,能不尴尬僵硬就不是黄婷婷了。


“你给我转过去。”黄婷婷移了眼珠斜盯着李艺彤。


李艺彤笑意不减:“你让我转过去,那你怎么平躺着?”


黄婷婷朝李艺彤反方向转,面对着衣柜。每个人应该都有边习惯睡的地方,黄婷婷就是这样,朝那儿睡没一会儿就觉得难受不舒服,想想又觉得不公平,不能委屈了自己,又转过去。结果李艺彤还那样对着她,眼睛都没闭上,眼睛里盛满了笑意和一些黄婷婷看不太懂的复杂。


两人面对着面,僵持着。离得有些近了,能隐约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气,压抑却又迅速,间隙还会有几秒憋气。


黄婷婷觉得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心脏跳的有些厉害,血液直冲脑袋,刻意去沉着身子紧贴床榻,似乎这样才有些安全感一般。


她开口:“你转过去。”


“哦。”李艺彤这次倒是出乎意料的听话,一翻身就留给黄婷婷一个背影。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的背影发了阵呆,才抬手在墙壁摸索着把灯关了。朝床沿移了移,离李艺彤远些,才安心闭上了眼。


黄婷婷本以为自己是睡不着的,但闻着平日里闻惯的沐浴露味却好像混杂了些什么不一样的味道,熟悉的让人安心,睡的反而要比平时自己一个人睡还要沉。


模模糊糊中自己好像翻了个身,摔下了床,她本是浅睡的人,这么被刺激一下却还不想醒,倒在床下仍然闭着眼睛往床上摸索,好像摸到了个温热的手,那人握着自己的手轻轻地捏了捏,似乎凑到自己面前来抱住了自己,把她半搂着抱上了床。


那个特意压低下的声音响在耳边,喷到耳畔的热气温柔舒服的过头,语气也是现实中从未有人对自己这么说过的珍护疼惜,即使是半梦半醒间,黄婷婷也能很清晰地辨别出说话这人定是爱着自己的。


“怎么摔下去了?”


这人的怀里热乎的很,黄婷婷往她身上拱,思想天马行空,随口应了句:“被风吹的。”


那人好像笑了声,却抱紧了自己,脑袋贴着的地方柔软的厉害,黄婷婷舒服地朝里顶了顶,最后被揉了脑袋,换来句带着笑意的:“调皮”。


李艺彤起的要比黄婷婷早,黄婷婷睁开眼发现自己又对着李艺彤那边,但李艺彤早就消失不见了,想起了昨晚的那事儿有些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睛,分不清究竟是做梦还是现实发生过的。


揉着眼睛出门,先走到客厅里去找李艺彤,看见这人窝在沙发里看着静音电视,她没扎头发,一头蓬松的头发蹭在沙发上,听见脚步声就抬头朝黄婷婷挥了挥手,笑容爽朗:“婷婷桑早啊!”


“哦,早。”黄婷婷愣了愣,朝她点了点头,心里因为有个人等自己起床而有些暖洋洋的,虽然脸上看不出半丝笑意,但眼睛却是柔和的。


结果这家伙的下一句话就让心情愉悦的黄婷婷又差点想把这家伙捶死。


“我没钱,你冰箱里也没东西,我就没准备早餐了。还有就是,”李艺彤晃了晃手里的iPhoneX,落在黄婷婷眼里就有了炫富嫌疑,“WiFi密码是多少啊?”


“那就不吃了,”黄婷婷黑着脸,“密码我不知道。”


“诶?这可不行,一日之计在于晨,早饭必须得吃的!”


这是你自己想吃吧……


“还有,WiFi密码究竟是多少嘛!”


你滚。


黄婷婷沉着脸走过去,动作粗暴地抢过手机,想了想把手机抢到自己手里然后毫发无损把面前这家伙轰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然后填好了密码扔给了李艺彤。


听着李艺彤大声嚷嚷的“婷婷桑赛高”莫名羞耻,顺便,真的是顺便,从皮夹子里取了张红色毛爷爷扔桌子上:“你自己下去吃吧。”


李艺彤看着桌上的毛爷爷好像愣了一下,撇着嘴嘟囔了句:“婷婷桑有这么大方?”


黄婷婷:……


李艺彤出门换鞋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朝着正在卫生间洗漱的黄婷婷喊:“婷婷桑晚上睡觉别离我那么远啦,下次滚下去我可就不抱你起来了!”


“……”


李艺彤粗手粗脚的,关门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巨大,像是特意大声告诉黄婷婷:我走啦。


黄婷婷抬头,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开着水龙头把水调到了凉水,往脸上泼。


手还真冷……


脸。


真热。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