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Promise(番外)

轻殇:

     1.


     窗外的风刮得很大,刮得那棵快枯死的老树猎猎作响。李艺彤推开门,迎面而来的寒风让她紧了紧自己的风衣,她从口袋里把手抽出来,那双纤长的手瞬间就变得通红。


     李艺彤叹了口气,她将手合拢放在自己的唇前,哈了口热气,转而又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她深深地吸了口冷气,让自己清醒一点,双手捏成小拳头,自言自语“加油!李艺彤,不要怂!”


     李艺彤打开手机页面,熟练的点开。不知道是太冷了还是紧张的原因,李艺彤的手微微颤抖。


     “不要怂!”她给自己打气。


     她拨通了那个她都可以倒背如流的号码。嘶哑的机械女声如凛冽的寒风一样毫无感情,李艺彤撇了撇嘴,在心里吐槽嫌弃着。


     通了——————


     “喂?”


     “婷婷桑!”李艺彤紧张地抓了抓衣角。


     “嗯,我在。”


     “婷婷桑今天有空吗?”今天是平安夜。


     “嗯....‘阿黄你在干绳么?要糊了啊!’发卡,抱歉,有什么事吗?”那是曾艳芬的声音,她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fa在电话那边嚷嚷。


     “呃...我...我只是问问婷婷桑今天可以陪我一起出去玩吗?我...”


     “发卡...抱歉...我今天...嗯...有点事...”


     “这样啊...”李艺彤的双眼瞬间暗淡了下去,就连小海豹的胡须也耷拉下去了。


     “那...婷婷桑再见。”满满的失落感都快溢出来了。


     “发卡,平安夜快乐。”黄婷婷的嗓音软软的,顺着手机的电流到了李艺彤的耳朵里,李艺彤隔着屏幕吸了口气,转瞬间失落的情绪又烟消云散了。


     “婷婷桑也是!”又恢复了元气满满的样子。


     “嘟————”挂了电话,只剩下听着忙音呆呆的李艺彤。


     李艺彤抬起头,伸出手撩了撩自己被风吹的凌乱的刘海,把手机放进自己兜里,她将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喃喃自语道:“李艺彤,你真的不知道痛吗?”


     她站在路口愣了半天,想离开这个寒冷的地方,可她想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想到有哪个地方她可以去,看来只能回寝室了。
    

评论

热度(36)

  1. 龙在天崖一公升的眼泪 转载了此文字
    是卡攻还是婷攻?
  2. 琮琮一公升的眼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