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吵架【短篇】

想要成为哲学家:

我先贴个极度OOC预警,这是一篇小学鸡吵架示例
时间线定在去年12月直播事故之后。


什么都顾不得了。
黄婷婷摔门而去。
临近的有些寝室门开了一条缝,不用想也知道是有人躲在门后张望着这面是什么战况。
黄婷婷甚至懒得关心那都是谁,反正不管是谁,不用半个小时,她和李艺彤又吵起来的消息就会以各种方式传遍整个生活中心,半真半假的料又会在微信群里满天飞。
即时通讯技术,现代社会最伟大的发明。黄婷婷讥讽一笑。科技,让你的隐私无处可逃。


李艺彤被气得狠了,隔着墙也能听见她在那面嚷嚷“她有什么资格管我”,娜娜在旁边劝着,叫喊声渐渐低沉下去。
黄婷婷打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冷水扑倒脸上的下一秒才恍然意识到自己还没卸妆。下了飞机马不停蹄赶回公司,还没等歇一口气就被带到叶总办公室,紧跟着就挨了一通严厉训斥——和李艺彤一起,李艺彤挨不当发言罔顾团队的骂,她挨管教不力的骂——当真是无妄之灾。
沾了卸妆水的化妆棉把精致的表象一层层拭掉,眼下浓重的黑眼圈渐渐在镜子里显露出来。最后,只剩下一张无遮无拦、眼角眉梢都是疲惫的脸。
不知有多少人夸过这张脸年轻又好看。
卫生间长久的安静让晓玉有些担忧,她敲了敲门:“阿黄,你在里面干嘛呢?”
“没——”话刚出口,黄婷婷就发觉嗓子因为刚才吵架时的声嘶力竭已经有些沙哑,她咳了一声,提高了声音:“没事,我卸妆呢。”
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事情已经够糟的了。


从公司回中心的一路上黄婷婷都压着心头的烦躁,车停稳后,李艺彤率先下了车,又当着黄婷婷的面把车门狠狠摔上。
这小孩子的把戏!黄婷婷陡时起了一股无名火,“你有完没完!”
话刚出口她便有些后悔,随行的助理和司机都愣愣地看着她们俩。
李艺彤的背影一顿,转过头似是挑衅地笑了一下,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式。
黄婷婷确实奈何不了她。她难道还能追着李艺彤上去给李艺彤打一顿不成?这口气不当不正地噎在中间无处发泄,再如何不甘心都只能这么咽下去。
黄婷婷绷着脸拿起了手提袋,拖着行李箱准备走的时候,却被小助理叫住了:“婷婷,这还有一个。”
哦,李艺彤的包,气得连包都不拿了。黄婷婷冷淡地回了一句:“你打电话给她让她自己下来拿。”
“可她的手机也在包里……”
小助理亲眼看着以好脾气著称的全团第三名闭着眼咬紧了后槽牙,深吸一口气。
然后拿走了那个被主人遗落的包。


部分后辈们有幸得见全团第三名带着浑身的低气压回了宿舍。
晓玉不在屋里,黄婷婷把行李随手丢在床边。她原本是想让晓玉替她把李艺彤的包送回去,她今晚是再也不想见那张脸。
可这个包实在碍眼得厉害。
黄婷婷还是敲响了隔壁的房门。老天保佑最好不是她开门。
老天爷可能是听到了了黄婷婷内心的祈祷,所以是娜娜开的门。
娜娜开门的时候非常明显地愣了一下,疑问还没来得及出口,黄婷婷就把一个包塞进了她怀里。“李艺彤的。”黄婷婷含含糊糊地说了这么一句就打算走。
年下正好从卫生间出来,看见这一幕,又挑衅地接过了话茬,“哎呦,真是劳您费心了。”
“你知道就好。”对方那反讽的语气听着实在惹人厌,黄婷婷控制着自己不要爆发。
可这句话落在李艺彤耳朵里,就有了三分怨愤的意味。叶总方才怎么说的来着?“你自己惹事就算了!还非要扯上黄婷婷!”当时这人就坐在自己旁边,低垂着眉眼一句话也不说,似是默认了这个说法。李艺彤听完叶总这话几乎要笑出来,好像整个世界都觉得是我连累了她,若不是当时公司领导在场,她就要就这黄婷婷那副沉默做派好好逼问逼问她,黄婷婷,他们不明白就算了,你自己还不明白我是为什么走到如今这一步的吗!
“我知道就好?”李艺彤挑高了眉毛,斜瞥着站在门口的副队长,极尽所能地轻蔑着对方,“我用你管?”
“我真惜得管你!”黄婷婷憋了一晚上的怒气瞬间就被点燃了,她近乎是斥责地吼出了这句话。自己这一晚上都在忙着给她擦屁股,叶总问你们俩之间有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她说没有;叶总问你怪不怪李艺彤,她说不怪;叶总说冯薪朵和你以后能不能管好这个队,别再闹出这种事,她揣了好久的辞职的想法差一点就说出来了,最后还是因为李艺彤在旁边,她犹豫着回答,叶总,我尽量。结果呢?这人现在在这对着自己阴阳怪气发脾气,黄婷婷实在想问一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对!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和你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都是些什么话!
附近寝室已经有人打开门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万丽娜又气又急地把黄婷婷拉进屋子里关上了门,好歹能隔绝些刺探的目光。“你们俩又在这吵什么!”
黄婷婷狠狠地盯着李艺彤,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竟隐约地有些水汽。
什么都顾不得了。
黄婷婷摔门而去。


晓玉闻声赶回来时,黄婷婷已经给自己锁在了卫生间里,行李乱糟糟地堆在床边。晓玉叹了口气,给赵粤她们回了消息:阿黄正在卫生间。
恩队又一次因为李艺彤和黄婷婷吵架被惊动了。
没人知道这两个人是为什么又吵了起来,围观了全程的娜姐也是懵的,冯薪朵发消息问起缘由的时候,她只能说,阿黄把卡姐的包送来了。
冯薪朵:然后呢?
万丽娜:卡姐说劳您费心,阿黄说你知道就好,然后就吵起来了。
冯薪朵:???
陆婷看了眼对话,按住了冯薪朵正在穿裤子的手。
“你干嘛啊?我去看看她俩怎么回事儿。”
“很明显没有什么事,肯定又是其中哪个想不开了刺激了另一个一下,不用去,这俩人也不是第一次作这种妖了,吵个架还能反了天不成,睡一觉起来什么都好了。”
卫生间门打开的瞬间晓玉就望了过去,除了有些明显疲惫之外,室友似乎没有其他的异常。
黄婷婷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对着晓玉摆摆手示意她不要担心后,黄婷婷爬上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行李?留着明天再收拾罢。
墙板上的破洞却丝毫没有体谅她的打算,把隔壁夹杂着哭声的指责原原本本地传进她的耳朵里。
黄婷婷翻了个身,权当没听见。
“……她就在那装好人,什么话也不说……”但年下带着哭腔的声音清晰得过分。
晓玉尴尬地瞥了眼隔壁,正打算打个岔——
“你说谁装好人!”黄婷婷从被子里探出头,眼睛里盛满被冒犯的怒火,毫不留情地回怼。
“你本来就是装好人!”隔壁的声音更大了,“你觉得这是我惹出来的事情和你没关系!表面上还口口声声说没有!不是!”
“这本来就和我没有关系!”
“你就是个白莲花!”
“李艺彤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每次都是,每次都是这样。同她表白的时候她这样说,吵架的时候她这样说,在追逐她的路上,她似乎总对自己有提不完的要求。李发卡你好吵,李发卡你能不能不说话了,李发卡你今天怎么没上公演,你能不能不老跟着我,李艺彤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每次,每次都是这样。
李艺彤的眼泪瞬间就溃了堤。“你总是这样!你总是这样!你什么时候考虑过我!什么时候考虑过我!”
黄婷婷被这一连串的无理质问气到说不出话。骂自己白莲花的是她,转头要和好的是她,说自己没考虑过她的是她,黄婷婷深吸了一口气,可你这样做,又何尝考虑过我!
那面的指责还在继续。
“我发消息你从来不回我!你生日那天我特意飞回来你还不肯回宿舍见我一面!”
“谁规定的你要见我我就得见你!”
一瞬间,两边都安静了下来。
黄婷婷在这时候却走了神,挺好,隔着个墙板,也就不必面对彼此歇斯底里的丑态。
晓玉和娜娜终于从震撼中回过神,紧紧捂住了各自室友的嘴免得再爆出什么大料。
原本以为事态不会恶化的马鹿两人在这时不得不分头奔赴战场,安抚这两尊明明二十多岁吵起架却和三四岁差不离的大神。
恍若一场闹剧。


———————FIN——————


结尾这段写得其实不咋地,我就是为了补个结尾。
对本文ooc的批评,我都会诚恳接受并致歉。
认为她俩不会这么幼稚吵架的读者,我也诚恳致歉。

评论

热度(82)

  1. 琮琮想要成为哲学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