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Promise(一)

轻殇:

--我们之间隔着一道门,却像隔着一条银河那么遥远--




     李艺彤一个人窝在寝室里,今天圣诞节娜娜和隔壁络络出去浪了.....留她一个人,出门前还没心没肺的炒李艺彤调笑道:“卡姐,今天你就独守空房吧~”“辣辣你无情!”万丽娜扒在门上向李艺彤抛了个媚眼,“要是寂寞的话,你的婷婷桑等着你哟~”“不---要!我还要写段子。”万丽娜扶额叹了口气“活该你单身!”说完便将门摔伤了。“......”自己哪有啊??




     婷婷桑.........?李艺彤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只把小脑袋露出来。婷婷桑婷婷桑婷婷桑...李艺彤在心里把这三个字念了无数遍,却始终没有开口的勇气。也许自己是真的很怂吧...不仅如此,还很自作多情。可是李艺彤啊“你不能自抱自泣啊!要奋起!”李艺彤拍了拍自己的脸,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努力的挣扎着从花菜卷一样的被子中爬出来。她飞快地起来洗漱打扮。




     再去试一次吧,也许...还有可能呢?做完最后一次深呼吸她这样想着。




     李艺彤就跟做贼似得潜入了N队宿舍。还是熟悉的样子,只不过是物是人非了。走廊里没有人。李艺彤走到了那个她曾经来过无数次的房门前,她稳住自己。




“叩叩叩!”她敲了敲门,等待是如此漫长。门被打开了,是那张让李艺彤朝思暮想的脸。




     黄婷婷一打开门,发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是李艺彤时,她慌了神。怎么她回来?而她还发现李艺彤还是一脸正直。


“有什么事吗?”黄婷婷率先开口,语气淡然。


“我....只是问问你圣诞节有什么安排吗?”李艺彤刚开口气势就软了半截。


“有事。”黄婷婷惜字如金,她将视线从李艺彤身上别开。


“可你今天明明没有外务的!”她可是提前看过的!李艺彤有点着急了。


“有其他私事不可以吗?”黄婷婷皱了皱眉头,很是对李艺彤质问的语气不满。


“你能有什么私事?不就是...”


“李艺彤!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随便谈论我的私事的地步了吧?”黄婷婷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愠怒,她有点生气了。


“我...”


“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再见了。”


“砰!”黄婷婷直接打断了李艺彤的话,干脆利落的将门关上。没再给李艺彤任何说话的机会了,只留李艺彤在门外。




“李艺彤啊,你还真是活该!”李艺彤喃喃自语,她低垂着脑袋,刘海的阴影也遮盖不住眼中的暗淡。“嘀嗒。”一滴泪滴落在她的手背,好像在嘲笑她是有多么可悲。




     仅隔着一扇门,黄婷婷跌坐在墙角,他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她咬着下唇,长长的睫毛上还残留着泪珠,眼眶也已经是通红的了。因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李艺彤,为什么明明是你先放弃的,却还要再来招惹我?




“嘀嗒。”不知道是谁的泪水落地了,也许是两人的吧。








     PS:那个那个!这里是轻殇,卡黄gay们多指教!因为我我也是卡黄gay,很喜欢两个人,所以想写一篇可能是长文?emmm...随缘吧...那个希望看完的gay们可以吱个声,让我知道卡黄gay还没有散...

评论

热度(56)

  1. 琮琮一公升的眼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