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春夏秋冬 柒

立:

柒  暗流涌动
      隔天,李艺彤醒来时,发现身旁早已没有黄婷婷的身影。她又急又气,连衣服也没穿好便令侍卫在宫里搜寻黄婷婷的下落。
     结果没过一会儿,黄婷婷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出现在她面前。
     李艺彤顿时没了怒火,只觉着有什么东西生生堵在自己喉头,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喝粥吧。”黄婷婷似乎并没有多余的想法,熟络地将热粥摆在了桌上。李艺彤默默坐在桌前,真的开始喝起粥来。她的头发仍散着,外衣也几乎只是套在了身上,看起来像个女鬼,黄婷婷见状不由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李艺彤嘴角弯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黄婷婷,一副孩童发脾气的模样。
      黄婷婷并不回答,只起身走到李艺彤的背后,帮她盘发、穿衣。李艺彤也说不出来此刻是个什么滋味,兴许是有种黄婷婷对她是真心相待的错觉。


        日子就这样平静无波地过了十二日。这十二日里,黄婷婷和李艺彤都假装过去的事情从未发生,两人白天恩爱,夜里缠绵,言行交谈也仿若初见之时般亲昵。
         直到,她们吵了一架。
         缘由是陆婷与冯薪朵的婚约,陆婷的哥哥在早朝时上书请求尽快完婚。李艺彤却坚持容后再议。刚一下朝黄婷婷出现在她面前,正是为了此事。
      “你为何要百般阻挠她们的婚事?”黄婷婷冷冷地问。
       李艺彤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说:“下朝了,不如我们今日出宫玩去。"说完她黑溜溜的眼珠便转了起来,应该是在思索去哪合适。
     “李艺彤,你不要转移话题。”黄婷婷相当直接,她眼神冷得仿佛有寒气冒出,目光直逼着李艺彤。
      "朕之名,你也敢直呼?"李艺彤声音冷了几分,目光也变得深不可测,她不等黄婷婷回答,"黄婷婷,你最好明白,你不过是朕的玩物。"
      黄婷婷听到此言,张了张嘴,似乎想对李艺彤说些什么。可话还没说出口,那人便快步进了内室。
      "朕不想再见到你。"
      只扔下一句冷冷的话语。
       十七岁的李艺彤是皇宫里最没地位的皇子,她终日缠着黄婷婷,即便成天被嫌弃也不愿她分离,二十一岁的李艺彤是京城里里说一不二的皇上,她对黄婷婷说,朕不想再见到你。


      第二日,陆婷来宫里把黄婷婷接到了自己府上,虽然陆婷说是因为府中养的纳豆甚是想念黄婷婷,但黄婷婷心里知晓,若不是李艺彤的旨意,没有谁敢从宫里带走她。
      黄婷婷也不愿让陆婷难堪,只大笑着说:"再好不过,我也思念纳豆。"
      就此,黄婷婷搬入陆婷府中。
    
      整整五十六日,李艺彤未与黄婷婷联络,莫说探望,就连口信也未曾有过一个。
      黄婷婷性子沉闷,素来不喜将忧愁外露,旁人自然看不出她有何不一样,可陆婷与她结交已久,尽管黄婷婷言行未变,该笑则笑,该饮食则饮食,可她能察觉,黄婷婷在极力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
      那日,陆婷正与黄婷婷对弈,肥大的纳豆睡卧在陆婷的腿旁。
     宫里的太监来报,皇上有旨欲宣。
     听到时,黄婷婷几乎不可觉察地抬了抬头。
      旨意是说的是皇上决定迎娶陆婷的表妹,三日后完婚。
       黄婷婷与陆婷听闻时脸上都写着疑惑,陆婷哪来的表妹?
       太监见他们都不谢恩,冲黄婷婷那边使了个眼神,"陆将军的表妹,还不领旨谢恩。"
       黄婷婷随即明白过来,愣了一会儿之后叩首谢恩。
       太监离开之后,一直懒洋洋躺着的纳豆突然蹿到了黄婷婷身上,摇头晃脑,蹭来蹭去,似乎对黄婷婷格外不舍。
       "纳豆你怎么能这样?要为姐姐高兴才对。"陆婷笑着用手拍了拍纳豆的屁股。
       
 相府
         刚刚收到消息的冯薪朵心情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她垂首叹气时突然想起了什么,神情变得更为无奈。
         "陆婷这傻子该不会以为这是件好事吧。"她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声。


文后记:
最近关于这篇文章思索了很多,第一次写连载+古代,有很多地方都存在很明显的不足,也想过既然写得很烂也没什么人看不如就弃坑吧。但想很久还是不想放弃,之后可能会缓慢更新,愿意看的就看吧。

评论

热度(10)

  1. 琮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