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Exchange(9)

我的小小小傻叽啊:

42


 


十八岁的李斯特刚刚从战场上回来。


边境大捷,举国同庆,年轻的公爵战功赫赫。


少年穿着盔甲,骑着高头大马归来,意气风发的样子几乎迷倒了全城的姑娘。


 


大酺三日,卜昼卜夜。


弦乐不绝于耳,山珍不停歇的呈上,满满两池的酒,喝到最后人人丑态毕露。


而这场宴会最大的主角却始终持着一个酒杯,杯中酒似乎就未更换过。


 


李斯特懒懒散散靠着酒池坐着,间或睥睨醉倒在附近的贵族,满脸尽是讽刺。


瞧,这些平日里衣冠楚楚的人,喝醉的样子真是难看。


在她打算丢下酒杯去骑个马散散心的时候,卡洛琳第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有个姑娘托我给公爵大人带封信。”


 


李斯特眼光在那卷包好的信件上轻巧的一掠而过,随即便抬眸看向卡洛琳。


“难道不是你给我写的?这种借口我见的多了。”


 


卡洛琳像是一点也没看见李斯特轻蔑的眼神一般礼貌的笑了笑道:“您怎么想我无法控制,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李斯特把玩着酒杯,弯唇笑的戏谑。


“那么——你念给我听。”


 


卡洛琳拆了信件,扫了一眼内容,眼光微微一滞。


“念啊——”李斯特调整了姿势,单手撑着脑袋,居然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


 


卡洛琳深呼吸了一口,面色渐渐平静。


 


这信用词分外直白露骨,全是寻常女儿家羞于启齿的言语,卡洛琳面色淡淡,全篇念得竟是毫无波动。


李斯特端详着她的表情,盯了许久居然没找到一丝缝隙。


她心觉有趣,眼神也渐渐生了些玩味来。


 


“……由是此夜春风入纬,空床寂寞难独守,妾在书阁盼君来。”


这句话刚刚念完,卡洛琳便觉腰上多了一只手。


“现在要去么?”


公爵靠的很近,嘴唇几乎贴在她的耳畔。


 


卡洛琳捏着那张薄薄的纸,面色看起来依旧如常。


“去哪里?”


李斯特自她的身后伸出手,食指沿着下颌线不紧不慢地滑到了领口。


“不是你说的——书阁啊。”


 


卡洛琳只是沉默片刻,便勾了唇浅浅一笑。


“怕是书阁已有佳人等候,再去扰了这准备好的春风。”


李斯特的唇径直落在了她的后颈,厮磨了会儿轻轻挪到了耳垂附近。


“那你说,去哪儿?”


 


卡洛琳转身,食指抵在了李斯特不安分的唇上。


她嫣然一笑,盈盈秋水含了浅淡诱人的媚意。


“你家。”


 


43


 


持续的坠落感似乎把心跳速度提到了一个极限,以至于直到李斯特挣扎着醒来时,心脏依旧疯狂的在胸腔里跳动。


李斯特睁大眼睛,她的手紧紧揪着身下的床单,竭力深呼吸了好几口之后,大脑好像才慢慢的恢复了运转的能力。


她本能的抬起手,试图擦一擦鼻尖沁出的汗珠,可右臂传来的清晰的痛感逼着她倒吸一口气。


“嘶——”


怎么回事?受伤的不是李艺彤么?


等等——


 


头顶上悬着的那盏造型诡异又华丽的灯,不是她亲自让工匠打造出来的么?


屋子里还残余着燃尽的蜂蜡的味道,熟悉之余又有点陌生。


李斯特缓缓地偏过头,熟睡的卡洛琳像只猫一养安静的蜷在她的身边。


是,就是这只看起来温顺又可爱的猫,三年来收了利爪陪在自己身边,极尽了体贴和温柔。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自己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着她自以为是的聪明,甚至刻意忽视了她几次三番的出卖和背叛。


 


赤脚下床的李斯特点燃了屋内的灯。


一只又一只的火焰慢慢的把整个屋子照的亮如白昼。


被光晃了眼睛的卡洛琳眉头微微一蹙,醒了。


 


李斯特坐在窗边,正面无表情的一圈一圈解着纱布。


“……您要干什么?!”


卡洛琳跳下床,快步的走到她的身边,一把按住了李斯特拆纱布的左手。


“现在还不能拆纱布,否则伤口很容易感染……”


“伤口很深吧。”李斯特打断她的话,“因为我觉得很疼。”


 


卡洛琳没哼声,只是低着头把解开的纱布一圈圈的缠回去。


李斯特猛然站起来,伸手狠狠捏住卡洛琳的下巴,几乎是咬牙切齿。


“我在问你话!!伤口是不是很深?!!”


 


卡洛琳有些震惊的看向李斯特,花了好一会儿才有些不可思议的回答道:


“……是,很深的伤口。”


 


李斯特松开手上的力道,拇指轻轻的磨蹭着卡洛琳的唇,换上了一种漫不经心的口气,喃喃自语般的说道:


“也对,不狠一点怎么是你的风格呢?”


她舔了舔唇,好像尤有不甘:


“可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你这颗心,怎么捂都捂不热呢?”


 


她按在她的唇上的力道渐渐的加重,半垂的的眸子里缓缓染上了一层红色。


“我想对你好的,我真的想过的——可是你!你不值得!!!”


 


44


 


撕咬一般的吻很快有了血腥的味道。


卡洛琳下意识的蜷缩起来,仰起头,紧紧闭上眼睛承受着李斯特忽起的怒火。


她想把手抵在李斯特胸口然后用力地推开她,却被猝不及防的力道带的一连后退几步,小腿刚碰到床沿,便被狠狠撞倒在了床上。


压在身上的人蛮横的发泄般的在她的脖颈附近胡乱噬咬,剩余的那只手粗鲁的扯开她的腰带,随后毫不客气的探了进来。


 


卡洛琳牙关紧咬,用尽全身力气阻挡喉间几乎溢出的喘息。


她有很多方法制住受伤的李斯特,然而在短暂的思想挣扎之后却选择默默去承受这场粗暴的情事。


是我欠你的。


 


李斯特的唇一路向下,尖利的牙齿轻而易举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有些极鲜艳的地方,隐约已经渗出丝丝的血迹来。


她的手在扯下最后的阻挡之后直接了当的探了下去。


冲撞的力道实在太大,逼得紧咬下唇的卡洛琳闷闷地哼一声。


 


在胸口反复蹂躏的李斯特停了动作,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看向她。


“很疼?”


 


卡洛琳依旧闭着眼睛,偏过头去没有说话。


李斯特用那只受伤的手臂捏住她的下巴,像是察觉不到疼痛一般,逼着她把头转向自己,冷冷喝道:


“睁开眼看我!”


 


卡洛琳轻轻抽了口气,复而紧抿着唇,睁开了那双泫然欲泣的眼睛。


她染红的眼角像是盛极开放的花朵,惹人怜爱之余又使人无端生出一番施虐的冲动来。


 


李斯特俯下身,像是极为怜惜般的,轻轻吻了吻她的眼角。


“我知道你很难受——”她舔了舔那颗几欲沁出的泪珠,用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轻佻口气说道,“可我今天,不想对你好。”


 


43


 


定了心神的李艺彤还是没抗住药效沉沉的睡去了。


她这一觉睡的安稳,醒来时觉得精神也好了很多。


 


然而当她准备翻个身甜甜蜜蜜对自己心爱的姑娘说声早安时,一下就感觉似乎未着片缕。


我昨晚明明穿了衣服……


李艺彤用两根手指拎起被角低头看了一眼。


 


长长的土拨鼠一般的尖叫惊醒了疲倦无比的卡洛琳。


她微微翻了个身,轻薄的被子就这样从胸口滑落。


 


刚刚尖叫完一轮的李艺彤僵硬地侧过头,不小心一眼看完了眼前的景色。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卡洛琳幽怨的看了看呆滞的李艺彤,无声的叹了口气,拉起被子遮了遮布满红痕和淤青的胸口。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


……


……


 


“What?!!————我干了什么!!!!!”


 

评论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