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武林盟主

艺笙随菌:

  (一)


“传说江湖上有一个魔教,叫龙影堂,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龙影堂堂主李艺彤,更是一个万恶不赦的大魔头。据说她红发红瞳,满口尖牙,力大无比,而且像野兽一般凶残。
   听说有人看到她两天前只身一人屠了湟恒苑满门!血流成河啊。
   她还把朝廷派来的使者给残忍的杀害了,听说尸体被抬下山的时候,面目全非,皇帝龙颜大怒,派官兵肃清武林,灭了好几个小帮派,更是派了重兵讨伐龙影堂,可龙影堂仗着人数众多,竟然没吃到什么亏。
   武林大乱,冲突四起,这可都是因为那个李魔王!
   于是江湖豪杰聚集龙影堂的傀坛山下,誓要斩杀魔王,除去龙影堂!”
  “这李魔王着实可恶!若我碰见她,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讨伐龙影堂,维护正义!”
   李艺彤看着口沫横飞的说书先生和群情激奋的侠客,咬了一口油条。
   “最近传闻真的是越来越离谱了啊…”
   她的那些小手下,杀人如麻?
   是那些人先跑到自己的山上来喊打喊杀,我龙影堂的人也不是被你们杀了好多么?
   无恶不作…
   那些“侠义之士”被打下山之后,简直像三岁的孩子一样,回去告状。自己技不如人,还一再挑衅,到头来嘴巴一张一闭,全都变成“魔教”的错了。
   她自己嘛…力大无穷或许是真的,毕竟她的武器需要极大的力气才能使用,但那外貌描写实在让人不敢恭维,自己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怎么就被说成了那样?
   湟恒苑?确实是她杀的,那些家伙敢把心思打到青韦身上,密谋暗杀策反。哼,死不足惜。
  还有那个朝廷来的钦差大臣,态度嚣张,想要招安龙影堂,控制李艺彤,让她在下一次的武林大会上胜出,成为新的武林盟主,进而把整个武林收为己用。谁知那个狗腿被拒绝后恼羞成怒,带着人动起手来,被她叫人丢出大门外,从山顶的楼梯一直滚到山下,鼻青脸肿,活活摔死了。
   那个皇帝大概是看招安失败,于是想靠武力来征服江湖。即使那个钦差大臣没有摔死,回去复命,也会是这个结果吧?
   酒馆里稍稍安静了一些,说书先生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说:
   “这个李艺彤,无情无义,冷血残暴,她为了武林盟主的位置,竟在武林大会上对师出同门的现任盟主鞠婧祎包藏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还好鞠盟主武艺高强,战胜了李魔头,成为了武林盟主。
   你猜怎么着?李魔头竟然放下狠话,威胁鞠盟主!说她下次,必将武林盟主的位置拿下!”
   又是议论一片。
  “一派胡言。她何时对青韦抱有杀心?她的话又不是针对青韦的。”李艺彤狠狠的嚼着油条想到。
   武林盟主不是每一个侠士的梦想么?只不过从古至今只有她说出来了而已,这些人就摆出大义凛然的面孔来教训她。
  “道貌岸然。”李艺彤忍不住轻轻的说了出来,瞬间便淹没在了嘈杂的人声中,没人听见。
   “再说我们的鞠盟主,鞠婧祎,那可真的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打败了李魔王不说,还在江湖如此动荡之时,联合各大帮派,带着自己手下天下第一大帮派,驹麒宫的三千弟子与朝廷对峙,阻止了朝廷对江湖势力的镇压。”
   酒馆对鞠盟主的惊叹赞扬声,和对李魔头的痛恨憎恶声混在一起,乱轰轰的一片。
   吃完了最后一口油条,李艺彤擦了擦手上的油,拿起放在桌上的重剑背在背上,丢下一块碎银,走出了酒馆。外面明媚的太阳太过耀眼,晃得她眯了眯眼睛。
   李艺彤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有点复杂的心情一起呼出去。
   “该回去了。”


   (二)


   重剑有点沉,还有点大。厚重冰冷的金属压着李艺彤的整个脊背,但她却已经习惯了,挺直的腰杆没有半点弯曲。走在路上,李艺彤魂飞天外,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
   “她什么时候开始学剑的呢?她怎么想到学重剑呢?
   她记得是……”
   “让开让开!官家办事,闲杂人等快快退让!”
   马蹄乱踏的声音,趾高气昂的叫喊声,行人微微不满的嘟囔声
   还有尖叫声。
    高头大马没有丝毫的减速,眼看就要踩在路中央满脸惊恐的姑娘身上。
   李艺彤回过神来,冲了出去,从背后提起重剑,一击斩在马头上。
   马悲鸣着倒下了,而车厢却依然向前奔来。她又把重剑插在身前,双手抵住剑背,碰的一下,车厢狠狠撞击在了重剑之上,变成了一堆烂木头。
   李艺彤从剑后探出头来看了看。
   “完了,闯祸了!”
   把重剑从地上拔了出来,李艺彤运起轻功就要逃跑。刚跑出几步,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小姑娘。
  “把她留在这里恐怕不好,那些人绝对会找她麻烦。”
   于是只好转过身,提起小姑娘的衣领,提气跳上屋顶,飞也似的跑了。
  到了一处山坡上,李艺彤把手中的人放下,喘了喘气,坐在地上。
   “小女子谢公子救命之恩!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李艺彤沉吟了片刻,勾起嘴角自嘲般笑了笑“你就当我是一个英俊还有点好高冷的……好人吧。”
   她可是“大魔头”啊。
   “郝公子大恩,小女子无以为报!”
   “且不说这个,这里离市中颇远,不怕他们追来,你家住何处,不如在下送你回去。”
   李艺彤顿了顿,补充道:“我可赔不起那马车钱。”
   小姑娘看着她身上上好面料的红色外袍,深表怀疑。
   就算一百辆马车,李艺彤也是赔的起的,她只不过是怕暴露身份,惹来麻烦罢了。
  把小姑娘送回家之后,已经快要中午了,李艺彤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包围,爬到了傀坛山的山顶。
   山脚下是各色各样的旗帜,都是来讨伐她的。虽然他们都被龙影堂的教众拦下,但也有部分武艺高强者上到山顶,企图暗杀她,不过直到现在都没有人能杀死她就是了,最多留下了一些伤口。现在龙影堂四面受敌,人手紧缺。她身为堂主,不应该再要求别人来贴身保护她了。都怪她能力不足,让自己的手下那么辛苦。
   李艺彤抚着肩头上被刺客刺伤的创口,现在还在微微渗着血,有点疼。她已经不怎么怕疼了,江湖儿女,受伤是常有的事情。
  干些什么事情呢?
  对了,练剑。
  然后去找青韦?
  算了,不去了,她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去找她,会给她带来麻烦的吧。
   昨天那个刺客声称是驹麒宫的人,还是鞠婧祎的指令。但是李艺彤知道,绝对不是。青韦不可能干这样的事情,怕是朝廷的挑拨离间之计。
   那就练剑吧,再变得强一点,下一次的武林大会,她一定要成为武林盟主。
  因为这是约定。


(三)


“宫主,刺客审出来了。”侍卫走到鞠婧祎的身边,低声报告道。
  鞠婧祎的笔顿了顿,“哪里来的人?”
  “他说他是龙影堂李艺彤派来的。”
   “哦,继续审。”
   阿卡做的不会做这样的事,那个莽撞冲动的人把什么都摆在明面上,她会运足了内力,站在武林大会的擂台上大喊,昭示天下人她的愿望。
  鞠婧祎扬起了嘴角,又有点感慨
  李艺彤长大了啊,知道分寸了,会因为知道分寸,知道彼此的身份而不来找她了。
  侍卫看着鞠婧祎变化莫测的表情,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宫主,这里还有一封你的飞鸽传书。”
  鞠婧祎打开信封,看了看。
  这个月收到的不知第几封请求她出手灭掉龙影堂的信,回都懒得回了,直接揉成一团,丢在一边。
  “湟恒苑被灭了,李艺彤干的。”
   鞠婧祎有些无奈,这些奸贼伪装成拥护自己的样子,瞒过了天下人。
   她又为了自己背上骂名了。
   “李艺彤她今天干了什么?”
   “吃油条,练剑。还为了救一个小姑娘,得罪了右少监。”
   鞠婧祎挑了挑眉,英雄救美?李艺彤你行啊。
   为了一个小姑娘,又得罪了朝廷的人,少不了你的罪受。这会说什么她都不管了。
   …………算了。
  “朝廷那边来的人,可以稍稍松一松口,说我考虑考虑,让他们不要来找麻烦。”
   “是。”
   “去吧。”鞠婧祎挥挥手,让他下去了。
    李艺彤啊李艺彤。
   鞠婧祎陷入了回忆。


   (四)
   鞠婧祎有一个师傅。
   她的师傅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门派的帮主。
   师傅在她七岁那年又收了一个徒弟,叫李艺彤。
   李艺彤是她师傅捡来的,说看她骨骼清奇,是块练武的好材料。
   李艺彤比她小一岁,总喜欢粘着她。
   她还叫不对她的名字,总是叫她青韦。
   鞠婧祎终于被她惹恼了。告诉李艺彤,要叫她鞠师姐。
  李艺彤被她凶了一下,委屈巴巴,圆圆的眼睛里一下子充满了泪水。
  算了,她爱怎么叫怎么叫吧。
  时间过得很快。
  鞠婧祎九岁那年,师傅看她们两个内功心法领悟的差不多了,便把她和李艺彤带到兵器库中,让她们没人选一件兵器。鞠婧祎选了一把中规中矩的剑,转头看李艺彤,她正费力的拖着一把重剑。
  鞠婧祎问她为什么选这个,小傻子边擦着汗,边傻乎乎的笑着,说:“因为我觉得这个能打很多人,可以保护你。”
  鞠婧祎翻了个白眼“仗剑走天涯才是侠客之道,你的剑那么重,看你怎么走得动路。”
  “没关系,青韦在的地方,我爬也得爬过去。因为我要保护你啊。”
   “没出息。就没有点远大的理想吗?”
   “青韦的理想是什么?”
   “我想成为全天下武功最厉害的人,就是武林盟主!”
   “那我也要成为武林盟主!”
   “天下第一只能有一个,武林盟主也只能有一个,阿卡是笨蛋吗?”
   “唉?是吗?”
   鞠婧祎十七岁,李艺彤十六岁那年。
   李艺彤个子长得飞快,转眼就比鞠婧祎高出了一大截,脸部轮廓变得分明。一手重剑虎虎生风,夹杂着火红灼热的剑气。
   鞠婧祎的眉目柔和而秀美,剑舞优雅从容,带有冰凉的寒气,有时还会下起雪来。
  鞠婧祎其实不怎么喜欢这种剑气,因为实在是太冷了。不过每次李艺彤都会抱住她,让她暖和起来。
   李艺彤和她的剑气一样,都是热乎乎的。
   鞠婧祎十八岁那年,变天了。
  朝廷派兵杀光了门派里的所有人,杀死了她的师傅。
  师傅把她和李艺彤塞进密道,让她们两个快跑。
   李艺彤第一次杀人,为了保护她。
   她蹲在地上干呕了好久才缓了过来,转过头来顶着一张惨白的脸强扯出一抹笑容,对她说:“选重剑果真选对了,看吧,我会保护好你的。”
鞠婧祎问她:“现在我们该做些什么?”
“当然是当武林盟主,然后报仇了。”
   “为什么要当武林盟主?”
   “青韦傻子,仇人是朝廷,是皇帝,只有当了武林盟主,才有机会报仇啊。”
  李艺彤沉默了一会儿,又说: “还有,我们约好的。”
   “说话也要算数,你说你也要当武林盟主的。”
   “好。”
  鞠婧祎21岁那年,她成立了驹麒宫。
  李艺彤成立了龙影堂。
   鞠婧祎22岁的时候,她当上武林盟主了,李艺彤大声的告诉整个世界,她们的约定,她的理想。
  李艺彤拒绝招安,龙影堂被朝廷派兵围剿。
   整个江湖陷入动荡,李艺彤成为千古罪人。
   龙影堂成为魔教。李艺彤被称为大魔头。
   鞠婧祎23岁这年。


(五)


  鞠婧祎23岁这年,李艺彤22岁。
  她们又一次站在了武林大会的擂台上。
   围观的百姓惊叹着,原来李艺彤并不像传说中的那般样貌丑陋,反而是一个俊美的姑娘。
   “阿卡,你来了。”鞠婧祎看着对面高挑的人,笑着说。
   “嗯,青韦,我是来完成约定的。”李艺彤双手举起了重剑“好好打一架吧。”
   “好,让我看看你这一年来,有没有长进吧!”
   兵刃交接,乒乓作响,灼热的火和极寒的冰,不分上下。
  冰冷的剑刃直刺而来。李艺彤不退反进,迎上鞠婧祎的剑,同时全力挥起重剑。
  重剑的每次攻击,都必须使出全力,有攻无守,出剑就没有再收回的余地。
  长剑刺入李艺彤的腰部,李艺彤偏了偏手,重剑从鞠婧祎的身侧带着灼热的气浪,呼啸而过。她才舍不得打伤她的青韦呢。
  “你赢了,恭喜”鞠婧祎祝贺道。
   “李盟主!李盟主!”观战的龙影堂众人最先欢呼起来。
   “是啊。”李艺彤握住鞠婧祎的手,把她的剑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来,“我当上武林盟主了。”
   “是啊”鞠婧祎靠近李艺彤轻声说“皇帝死了,这个朝代灭亡了。”
   “你怎么做到的?”
   “那个个狗皇帝自己昏庸无能,朝政腐败,本来就已是强弩之末,我只是做了点微小的事情。”
   “那,恭喜你复仇成功。”
   “你也是。”
   “你冷吗?”李艺彤抱住了鞠婧祎。
   “刚才冷,现在不了。”鞠婧祎轻轻的碰了碰李艺彤腰上的伤口,“疼吗?”
   “不疼。你摸摸就不疼了。”
   “净说胡话。”
  有了前盟主的认可,驹麒宫的人和其他门派的人也都呼喊起来,声音响彻天际。
   “事情都完成了,我们走吧。”李艺彤柔声提醒道。
   “那武林怎么办?”
   “现在已经没有朝廷插手了,而且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特点,自己的绝学。它们一定会发扬光大的。”
  “那我们走吧。”


(六)
  “传说李艺彤掌有禁术,每日饮用貌美少女鲜血,可以掩盖她真实的容颜,伪装成一个美丽的姑娘!”
   “你有背着我喝漂亮姑娘的血吗?”鞠婧祎挑了挑眉。
   “没有没有没有”李艺彤拉着鞠婧祎的手赶紧否认“他还说我长得丑呢,全都是胡说八道!”
“传说江湖中,鞠盟主和李魔头经历生死一战,鞠盟主惜败,但鞠盟主以身拖住了李魔头,从此二人消失在江湖之中。”
  “喂,这不公平,凭什么我还是魔头啊!”李艺彤悄声对着鞠婧祎抱怨道。
  “我以身拖住你,你就说愿不愿意吧?”
   “愿意!”
  
 
  
 
  
  
 


  
  
  
 
  

评论

热度(56)

  1. 琮琮艺笙随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