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我会陪你到最后

轻殇:

“李艺彤!”


 


“发卡!”


 


 


    似乎听见有人在叫她,李艺彤猛然回头。耳畔还萦绕着那熟悉的三个字,她愣了片刻,出现在她眼前的是那个人。


 


    黄婷婷还是如她记忆中一般好看,就如她曾经所说的那样宛如一株“兰花”,只不过从墙角的毫不起眼的慢慢的盛开的在人群中央了。


 


“李艺彤?”见李艺彤没有丝毫的反应,黄婷婷又唤了一声。


 


“嗯?有什么事吗?”语气平静而又淡然。李艺彤回过了神,将视线从黄婷婷的身上移开,落在了自己的脚尖上。“在这里吹风吗?”黄婷婷没有回答李艺彤的问题,而是转来向她问道。她将头微偏着朝李艺彤看道。


 


“嗯,凉快啊。”李艺彤垂着脑袋缓缓开口,“扑通扑通….”她也不知怎的,心脏突然跳得那么快,那跳动的声音在她耳畔如雷鸣般震人心魄。


 


“明天总选了,早一点休息。”淡然的关怀让李艺彤猝不及防。黄婷婷盯着李艺彤,声音很轻,好像羽毛一般,飘到了李艺彤的心头,莫名的心头悸动。“我知道。”就连李艺彤的声音也跟着莫名的发颤。


 


“辛苦了,这几年”


“………….”


 


    李艺彤还没有反应过来,愣了许久。


    最终也只是动了动唇,却没开口。


 


    李艺彤将手背在背后,两只相绞的手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慌张与不安。见她没有说话,黄婷婷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两年你受了很多委屈,我也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


 


    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声打断了黄婷婷的话,取而代之的是久久的沉默。李艺彤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直视着黄婷婷,然后身后那双不知所措青筋暴起的受却暴露了她的不安与愤怒。


 


“嗯,我什么都不知道。”黄婷婷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却扬起了一道浅浅的弧度,暖暖的望着李艺彤。酒店的阳台并不是很大,她们之间就像隔着一条很窄很窄的小溪。


 


    是,又不是。


 


“所以,这五年来,谢谢你----对不起。”黄婷婷的声音很轻又很软,飘进了李艺彤的心尖上。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李艺彤恍神了。明明..先开始的那个人是她,要说结束的那个人也是她,当初如火一样的热情是她给的,突然如冰一般刺骨的冷漠也是她李艺彤给的。可为什么却要对她说对不起呢?


 


“别说对不起…你没有做错什么。”无论是盐她还是故意冷落她,李艺彤都明白-----那是黄婷婷在保护她。


 


    黄婷婷沉默了良久,似乎是回想起了从前的日子,她的脸上是再也抑制不住的笑颜。看着那张熟悉的笑颜,李艺彤也想起了以前------


 


     “婷婷桑是什么?”


     “我的梦想啊!”


 


    可是她现在似乎把她的梦想给弄丢了啊。


 


“你那时,只是个孩子。”


“只不过,现在是我让你长大了啊。”黄婷婷鼻子一酸,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已经泛起了泪光,这句话,停留在他的舌尖,苦涩的要命。她后悔吗?不,她不后悔,因为那只小海豹终于长大了,只不过代价却是失去她。


 


    李艺彤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冲上去抱住黄婷婷,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课那也仅仅只是一瞬,她终究还是忍住了,李艺彤不想让她哭,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个生日会上----


 


 


 


    “婷婷桑的笑颜在我心里是第一位!”


     “对于这样的婷婷桑我有些心动了!”


            “婷婷桑!”


 


    这三个字就犹如一把利剑卡在她的喉咙中,她无法发声,却又被刺得生疼。


 


     “滴答。”终究还是她先落泪了。


 


     先动情的人是她


     先放弃的人也是她


 


     爱,不得,却也恨不得。


 


“发卡,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总是把对你最好的人留在最后,所以,如果中途有人离开了,”


 


    恍惚间李艺彤听见她说,“你不要哭。”


 


    黄婷婷走向前,伸出手,将李艺彤脸上的泪水拭去。


 


“可我希望最后的那个人会是我。”她说。


 


     “婷婷桑!”


     “李发卡!”


 


 


                         E N D


 



评论

热度(92)

  1. 琮琮楚公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