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鞠】异常事件处理所—0149案

卡鞠最甜君:

一些设定前文0144案有提到


@撞见开花 培根生快!!!~~听我给你唱歌: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


异常事件处理所-0149案:人偶
   
    〈一〉
   
    子时,灯火通明。
   
    现代社会的人早已日夜不分,颠倒黑白。
   
    没有更夫在寂寥晦暗的长街唱孤独唱喏,这座城市喧嚣嘈杂,灯红酒绿。
   
    但或许你躺在床上浏览着更新的小说时,房间内有一双眼睛,也正在窥视着你。
   
    或许你偶尔会莫名觉得背脊发凉,却听不到缠绕在你身周的浅吟低唱。
   
    你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数字跳到十二点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你松了一口气,并且继续看向下文。
   
    时间流失,你越来越疲惫,你准备睡了,起身去关灯。
   
    有什么东西离你越来越近,可你实在太困了,你摇摇晃晃,半眯的眼睛里只看到它精致的做工。
   
    虽然苍白没有血色,脆弱得仿佛一摔就会碎,但是它笑的真好看。
   
    活像一个人。
   
    可是你想不起来,你买它的时候,它有笑吗?
   
    啪。
   
    灯灭了。
   
    〈二〉
   
    李艺彤手一抖,手机结结实实地砸在脸上,迷蒙睡意被驱走大半。
   
    “我疯了吧,怎么找了这么一篇文看。”李艺彤把被子拉上来一点,手再缩进去,被子盖住了肩膀。
   
    也许是中元节的气氛还没有过去,又或者是最近灵异类的小说很有市场,更有可能是写手个人的恶趣味,总之李艺彤觉得她又一次被卡鞠党坑了。
   
    “呼——肯定是嫉妒我有我天使般的女儿。”李艺彤看了一眼桌子上被她细心放好的瓷娃娃,娃娃忧郁苍白,却有着惊人的美丽。
   
    就好像一个病美人,若有似乎地偷瞧着你,让你不自觉地怜惜。
   
    “我女儿那么乖。”李艺彤满意地笑了,起身准备关灯睡觉。
   
    突然她脚步一顿。
   
    “她什么时候,面朝着我的床了?”
   
    〈三〉
   
    秦晚照没想到,再次见到阮糖的时候,她正“挟持”着一个面容姣好但是苦着脸的小尼姑。
   
    “阿弥陀佛,秦施主,贫尼有礼了。”
   
    这小尼姑坐在沙发上,面前还端放着一杯白开水,看见秦晚照进来,连忙站起身见了个佛礼。
   
    秦晚照面色古怪,“那一群大和尚玩脱了?算计阮糖不成反被灭了门?只剩你一个尼姑来求援?”
   
    哪想后面的阮糖嗤笑道:“培根,别装了,你还尼姑?怪不得佛教的秃驴一个个都心如蛇蝎,我怕是佛祖早被你们气死了,现在在灵山上坐着的,指不定是哪路邪佛呢。”
   
    培根小尼姑面色一肃,“阮护法慎言。”复又温和笑道:“三位施主见笑了,阮糖现在已是我寺四大护法之一,聆听佛旨,洗去怨愤,但阮护法还有尘缘未了,主持算得李、鞠二位施主有一劫难,特派贫尼来化解。贫尼年纪尚小,佛法不深,所以求三位施主施以援手。”
   
    秦晚照和田琪、沈少徽面面相觑,问道:“你们那么好心放过阮糖这只怨灵?”
   
    阮糖血红的眼眸突然白了一下,秦晚照猜测她是翻了一个白眼。
   
    “呵,他们没想到刚收走我,中元节就来了,我鬼力凭空上涨数倍,差点把那群老秃驴送去见他们的假佛祖,没办法才和我立了个协议,我不动他们,他们也不许超度我。”阮糖嫌弃地看了培根一眼,“这次小卡和小鞠有大劫,他们才不做没有好处的事,就把一个没用的小尼姑打发过来了,连个和尚都不给。”
   
    培根面色涨红:“阮护法,你莫要小看我,我可不是普通的尼姑,我是主持亲自从滁莲海滩上捡来的!”
   
    “一个老和尚,去海滩度假?”
   
    〈四〉
   
    “不去,那帮老和尚都知道没有好处的事情不干,我为什么要做好事不留名还不收钱?”
   
    秦晚照懒懒窝在沙发上看小说,态度很坚决。
   
    培根小尼姑面色肃然,“卡鞠之事,事关阮糖,阮糖之事,事关人间和平,人间和平,又事关施主自身,施主不用推辞了,天命之子,救世之主,合该是您!”
   
    秦晚照不动声色点了点小尼姑推过来的厚厚一沓人民币,顿时眉开眼笑。
   
    “小尼姑说的太对了!快快,来填个档案资料。”
   
    阮糖目瞪口呆地看着培根小尼姑义正言辞的样子,觉得自己太不了解那些高人了,说好的面对金钱攻势要不屑一顾狠狠打脸呢?我怕我面前的是个穷鬼。
   
    培根小尼姑笑嘻嘻地对阮糖眨了一下眼,“贫尼就说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尼姑。”
   
    当然在看不到阮糖的田琪眼中,这位大客户眼角抽筋了。
   
    〈五〉
   
    “哒哒”、“哒哒”。
   
    脚步声由远及近,从楼梯上走到走廊,然后在门口停了下来,良久没有声响。
   
    “哒哒”、“哒哒”。
   
    突然间,耳畔响起了越发轻快的脚步声。
   
    它来到房间里了!
   
    它一步步靠近,越近脚步声越轻,仿佛怕惊醒熟睡的人。
   
    阴冷的轻风掠过,好像有人调皮地吹了一口气。
   
    可是门没有开,这个寝室也没有窗户。
   
    李艺彤感觉有一个东西正在自己头上盯着自己,她寒毛乍起,可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身体仿佛被千斤重坠压住,一动也不能动。
   
    “呼——”
   
    又是一阵风,李艺彤甚至能够感觉到这个东西和自己的距离——几乎挨着她的脸!
   
    “李艺彤!”
   
    突然一声充满“人气”的呼唤打破了这种梦魇,李艺彤陡然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呼吸。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李艺彤,干什么呢?马上要去公演了。”室友兼队长的声音有些埋怨,李艺彤却松了一口气。
   
    她余光一撇。
   
    梦魇里脚步声消失的地方,她买的人偶忧郁地看着她。
   
    但是嘴角似乎勾起了一抹弧度。
   
    〈六〉
   
    “阿弥陀佛,我入红尘,为度众生。”
   
    “小尼姑你把你那双贼眼收敛点!看个面相还要专门跑来看公演真是够了,我看有什么鬼物直接让我吞了增长实力。”
   
    秦晚照头疼地看着阮糖和培根,周围人只觉得这里比其他地方更凉快,但是冷的有些邪门。
   
    培根小尼姑嘻嘻笑着,“我这可是一双看尽虚妄的慧眼,你怎么能如此污蔑我。”
   
    小尼姑非常入乡随俗地穿了一身休闲装,还戴了一顶假发,看她兴高采烈的样子,秦晚照完全有理由怀疑主持是不是特意编了个故事把这两个祸害骗下山的。
   
    “连名字都取得这么荤,你不怕佛祖嫌你碍了他的眼,打发你和地藏王菩萨做个伴,天天对着那些奇形怪状的厉鬼念经?”
   
    “非也非也,贫尼的法号可不是世俗的肉腥,培是固本培元,是培育,根是慧根,是天地根,培根二字,贫尼每日听见,就觉得······该吃饭了。”
   
    秦晚照看见阮糖的红眼又变白了。
   
    “喂,正事儿!李艺彤出场了。”
   
    秦晚照转头看身边座椅时,培根小尼姑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根红色的应援棒,正声嘶力竭地喊着:“李艺彤——云想衣裳花想容,我最喜欢李艺彤!——”
   
    阮糖也跟着激情四射地喊。
   
    这可真是,鬼嚎啊。
   
    〈七〉
   
    “阴气缠绕,血光隐隐,有大灾。”好不容易从沸腾的粉丝中挤出来,秦晚照面色凝重地分析,却看见培根一手拿着奶茶,一手还在QQ聊天打字:
   
    “woc小卡今天帅炸了啊啊啊!卡宝娶我!我不做麻麻了!”
   
    秦晚照:??????
   
    “你出家人喝什么奶茶?什么?你还点了葱爆大虾外卖?”
   
    培根一脸悲天悯人:“那些商贩在红尘中摸爬滚打实属不易,贫尼这是帮他们度过命中的劫难。”
   
    “我倒要听听那些人能有什么劫难?”秦晚照气笑了。
   
    培根认真地盯着她,严肃说道:“穷劫。”
   
    “???你看看我,度我好不好?”秦晚照咬牙。
   
    “好了说正事。”培根突然正经起来,问道:“李施主福报延绵,怎么尽招惹上阴邪鬼物?”
   
    秦晚照冷笑一声,倒是没有和这小尼姑斗嘴。
   
    “她就亏在气运雄厚福报延绵。夺运小鬼是人祸,但是这次我看她身上的阴气,似乎和她有不浅的因果。”
   
    秦晚照说完,阮糖就反驳道:“我儿子什么性格不清楚吗?她绝对不可能害人。”
   
    “你儿子??????”秦晚照又一次陷入懵逼。
   
    〈八〉
   
    和李艺彤相比,鞠婧祎行踪更加飘渺些,秦晚照蹲了生活中心好几天,只看到李艺彤越来越疲惫的脸色和越发浓重的阴气,却没有见到鞠婧祎一面。
   
    阮糖有些焦急,她担心两个人出事,就提议她去李艺彤的寝室看看,如果有什么东西,直接毁了就好了。
   
    哪知道被培根一下子拦住了,这小尼姑正经起来的时候意外地让阮糖有些发虚。
   
    “我看见一个圆。”小尼姑脸色苍白,灵动的神色淡下去不少,眼眶也有些发红的样子。
   
    “别哔哔了,你拦我干什么?再不除去小卡身上的阴气,她至少也要大病一场。”阮糖活像一个护崽子的老母亲。
   
    培根对她比了比中指,气的阮糖当场就要来一个生吞尼姑。
   
    “这鬼物和小李之间的确有一段因果,我修为浅薄,只知道这个鬼物的成型完全是因为小李和另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我猜大概是小鞠。凭着这份因果,让阴气和灾厄相连,如果直接打杀了那鬼物,灾厄之气爆发,卡鞠两人当场就有大难。”
   
    培根一撸袖子,瘦弱的手臂看起来有些不靠谱。
   
    “我们偷偷去看看,阮糖你在此地别动,我去给你买个橘子。”
   
    “······滚啊!”
   
    秦晚照头疼劝住阮糖,“你一身怨灵鬼气,进生活中心就相当于是在和那个风水局对上,不是你被它炼化就是那风水局被你破坏,那风水局在和你对抗的时候天然就要借助外力抽取生机,这栋楼里上百人都得玩完,那因果业力降下来,别说你了,我都得去地府报个到。”
   
    阮糖一愣一愣的,她半路出家,不知道这还有诸多忌讳。
   
    “那那个鬼物怎么进去害人的?”
   
    秦晚照斜睨了阮糖一眼,“她太弱了,所以纠缠李艺彤这么多天,连让李艺彤生病都做不到。”
   
    “鬼杀人这么麻烦,一不小心就是灰飞烟灭永不超生,不入厉鬼甚至最多让人病一场,那人为什么还怕鬼?”阮糖问。
   
    可惜秦晚照和培根已经进去了。
   
    其实,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人怕鬼害人,鬼怕人心鬼。
   
    〈九〉
   
    秦晚照装作送外卖的,大声呼叫,还想直接走进去,吸引了火力。
   
    小尼姑施了障眼法,虽然没有隐身术那么神奇,但是人们下意识地就会忽略她,有秦晚照打掩护,进去倒是很顺利。
   
    培根戴着口罩,到了二楼,有人疑惑地看她,也只当是不眼熟的小后辈。
   
    本来这个团体人就多,谁又能记住谁呢?
   
    李艺彤的寝室锁上了,但是培根没有卡,她一边叹息一边撬门,“阿弥陀佛,贫尼是为了救人,佛祖您看这门手艺实在有用处,不怪我和那小偷学。阿弥陀佛。”
   
    小尼姑很快进了屋,一进去就有一种窒息感。
   
    “阿弥陀佛,这风水阵凶狠之处,全在于此了,阿弥陀佛,我若是在这里待上三年五载,怕是修为佛心都要被破,惹一身困顿,小李怎么还死脑筋偏要住这里呢。”
   
    培根眼眸中金光一闪,顺着那阴气和玄之又玄的因果之力看去,却突然眼眸一痛。
   
    “啊——”她捂住眼睛,血泪滴落,痛呼出声,可外面好像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阿弥陀佛,这因果之力这么厚重,哪里是什么小鬼?分明是阮糖那种灵一样的存在啊!佛祖保佑啊,如果我这次能活着回去,我一定给佛祖您打印一千本经书烧过去。”
   
    培根迷迷糊糊中睁眼,入目还是一片血红。
   
    她脚下,一个精致的人偶抬着头,正对上她的视线,眼眉忧郁,嘴角含笑。
   
    〈十〉
   
    培根出来的时候把秦晚照吓了一大跳。
   
    她双目紧闭,还淌着血,面色惨白,面容僵硬,走路间都有一种浓浓的不协调感,就好像······人偶般僵硬机械。
   
    “小尼姑!”
   
    阮糖有些慌了,冲到她身边喊她,培根停了下来。
   
    她缓缓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又似乎她本来就一直这么笑着的。
   
    那笑容,和人偶一模一样。
   
    “什么东西!滚出来!”
   
    秦晚照毫不留情地在培根喉下三寸狠狠来了一拳,带着杀伐的法力瞬间炸出一道无形的气浪。
   
    “咔。”仿佛瓷器裂开了一条口,培根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击飞出去,然而嘴角诡异的笑容一直没变。
   
    她借着被击飞的力瞬间后退。
   
    只剩下空洞冰冷的怪异腔调留在这里。
   
    “找······到······你了。”
   
    〈十一〉
   
    “没有鬼力,只有阴气。”
   
    秦晚照开着车,头上罕见地见了汗。
   
    “按理说根本攻击不了人啊!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她狠狠一砸方向盘,然后对自己的失态感到不可思议。
   
    阮糖都要哭出来了,“她会去哪儿啊!小尼姑和卡鞠是不是都会有危险?”
   
    她猩红的眼眸更加鲜艳了,被佛法压制的鬼力似乎也有逐渐复苏的倾向。
   
    “阮糖你冷静一点,如果你这次突破了那群老和尚设下的佛力,你好不容易恢复的神智又会陷入混沌和杀戮,到时候谁也容你不得。”
   
    秦晚照深吸口气,情绪也逐渐稳定。
   
    “去找李艺彤和鞠婧祎。”
   
    秦晚照拿起手机。
   
    “赵局,拜托你一件事······”
   
    〈十二〉
   
    李艺彤有点恍惚,最近连日的梦魇让她精神萎靡。
   
    “没休息好?”一双冰凉的手覆上她的额头,被她抓在手心。
   
    “鞠姐你是不是又体虚?手这么凉。”李艺彤打起精神,在火锅的热气蒸腾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鞠婧祎顺势也就靠在李艺彤身上,只抽出一只手拿手机。
   
    “喂,追剧追迷了啊!”李艺彤不满地嘟囔两句,鞠婧祎笑眯眯地分给她一只耳机,让她瞬间温顺下来。
   
    “你真是,比哈哈还要好哄。”
   
    “???鞠婧祎是你飘了还是我李艺彤拿不动刀了?”
   
    “李艺彤你再说一遍?”
   
    “我错了!”
   
    好不容易出来在老地方悄悄聚一餐,也注意躲开了别人的视线,但是李艺彤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鞠姐啊,下次我请你,我们先回去好吗?”
   
    鞠婧祎一巴掌拍在了李艺彤手上,“你有没有搞错,今天本来也是你请好吗?为了你这顿火锅老娘饿了一天了!”
   
    “······你为了宰我这么拼吗!”李艺彤一脸懵。
   
    “那是!吃光了你的,你就没有钱勾搭小姐姐了,还天天送礼物。”鞠婧祎恨铁不成钢地戳着李艺彤的头,“就你那点收入到时候毕业了连辆自行车怕是都买不上。”
   
    “我还是可以买到婚房婚车的。”李艺彤嘟囔着,被鞠婧祎一瞪,立马表情坚定道:“那可不可以请鞠小姐帮我监管我的工资呢?”
   
    鞠婧祎气道:“我和你说了你听吗?!”
   
    “嘿嘿嘿,还是有效果的。”李艺彤蹭了蹭鞠婧祎,像一只大猫一样。
   
    鞠婧祎心里一下就软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应该是点的东西到了。”
   
    李艺彤蹦跳着去开门,但是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什么······?”李艺彤突然低下头。
   
    脚下,苍白忧郁的人偶直直盯着她,嘴角弧度高高扬起。
   
    “找到你了。”
   
    〈十三〉
   
    秦晚照找到躺在地上的培根时,她正挣扎着想说什么。
   
    “培根,培根?”
   
    小尼姑握着秦晚照的手十分用力,眼睛死死盯着她,脸上两道干涸的血泪分外可怖,她努力地张着嘴想说话,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轰——”
   
    身后,一家店突然传出剧烈的爆炸声。
   
    培根就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突然不动了。
   
    秦晚照再看时,培根的泪水突兀涌出来,而那声音也冲破了阻碍,嘶哑地传了出来。
   
    “祎彤······”
   
    秦晚照以为她说的是李艺彤,却见李艺彤和鞠婧祎互相搀扶着从那家店内跑出。
   
    毫发无伤。
   
    而身上的阴气和灾厄,也一并消失不见。
   
    〈十四〉
   
    李艺彤一直都很相信缘分。
   
    所以在看见那个人偶的第一眼,她就毫不犹豫想要把她带回去,细心呵护起来——就像对女儿一样。
   
    后来越来越古怪惊悚的经历也没能让她动丢弃人偶的念头。
   
    她有时候会很奇怪地觉得,那个人偶是有生命的,甚至和她血脉相连。
   
    这种感觉很诡异,但她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反而感到酸楚。
   
    也许是因为,那隐隐的离别的感觉?
   
    那天她和鞠婧祎实在是幸运地有些过了头,对面的包间发生大爆炸,整个二楼都成了一片瓦砾几乎要坍塌,那些客人死的死伤的伤,就只有她和鞠婧祎毫发无损,甚至一路迷迷糊糊就跑了出来。
   
    她没有对鞠婧祎说。
   
    在剧烈的爆炸声中,她似乎隐隐听到瓷器碎裂的声音,还有那一声眷恋的“阿卡”。
   
    回到生活中心,她惊愕却又莫名有些意料之中地发现,她的人偶不见了。
   
    后来她又回了一趟现场,一片焦黑里什么也找不到了。
   
    那天她和鞠婧祎一起跑出来的照片被公司压下了,并且把两个人的日程给错开。
   
    但是她俩不以为意。
   
    现代生活视频聊天了解一下。
   
    人偶的事情李艺彤没有对鞠婧祎说,而是把它压在了心头。
   
    虽然沉甸甸的,但是很安心。
   
    李艺彤看着最近的行程,对红眼航班表示无奈,凌晨赶到机场的时候,等候她的粉丝让她心里微暖。
   
    “早点回家啊,注意安全。”
   
    她不放心地叮嘱,这些小姑娘也不过二十出头,她有些担忧。
   
    这时一个清秀的小姑娘递给她一封信,脸红红似乎有些害羞。
   
    “阿弥······啊,卡宝啊,信一定要看啊!”
   
    李艺彤进了安检,还能够听到姑娘的声音。
   
    “祎彤,她是祎彤。”
   
    〈十五〉
   
    大半夜的,秦晚照接培根回去。
   
    当然,同行还有一只正在刷微博的鬼。
   
    “呜呜呜呜儿子今天真可爱,太乖了。”
   
    阮糖的花痴让培根忍无可忍。
   
    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培根立马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我们月天越来越好看了!!!今天也要骚断腿!!!”
   
    秦晚照:······
   
    “你们两个,真是,靠谱点好吗?快给我结案啊!”
   
    秦晚照深深觉得,主持一定是把这两个祸害随便找个理由赶下山了,眼不见心不烦。
   
    “咳咳,阿弥陀佛。”培根笑着笑着就悲伤起来。
   
    “那个人偶,是小李和小鞠的女儿,祎彤。她施展秘术从后世回来,就是为了避免这次的大灾。她舍弃肉身,献祭成灵,放弃了轮回,想要救下两个人。”
   
    “所以我打开天眼,只能够看见因果深厚,缠绕成圆,没有起点,没有终点。祎彤控制我,只是我把她想出去,然后帮她们挡下灾祸。她给我留了一份秘术和一块碎瓷片,秘术是二人精血融汇,立天地同契,用至情启灵的方法,这样,至情的两人就可以无视身体因素,诞下子女。”
   
    “而碎瓷片,当然是秦老大你打碎的了。那碎瓷片上有她的残魂附着,只要今后卡鞠两个人施展秘术,就可以重新召回祎彤。我把秘术和那碎瓷片都放在信封里,大概,这就是因果循环,天道昭昭吧。”
   
    培根突兀又变得愤怒起来。
   
    “秦老大!你打我孙女!”
   
    秦晚照正感慨呢,突然懵了。
   
    ???
   
    什么鬼?
   
    “我可怜的祎彤啊,奶奶对不起你,奶奶没办法帮你报仇啊。”
   
    秦晚照:“我再嚎我现在就给你打个滴滴送你回寺。”
   
    培根缩了缩脖子,“阿弥陀佛,那贫尼可能直接去见地藏王菩萨他老人家了。”
   
    阮糖跟着起哄,“没事,我可以扮鬼吓他!”
   
    秦晚照:“您不用扮,往那儿一站,您就是。”
   
    两人一鬼笑着结了案。
   
    秦晚照在封存的档案上贴上:0149案:人偶。
   
    ······
   
    你听见有人在哭泣,你听见她又笑了。
   
    她等你等了太久。
   
    你也许还不遇见,又或是已经忘了。
   
    她曾陪你度过童年,亲密无间,也可能陪着你和你的爱人,看日升月落。
   
    在你不曾知晓的地方,那道目光紧随着你。
   
    不是窥视,是守护啊。
   
    她不是玩偶,而被冠以“人”字——她也感恩着,每一次的相遇和重逢。

评论

热度(65)

  1. 琮琮卡鞠最甜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