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克罗地亚狂想曲

动三:

激情摸鱼产物 是送给 @安定x 大大的段子


都是假的不存在的,不上升真人


ooc是我的 可爱是她们的














真要说起来,这还是很平常的一天。没有外星人想毁灭地球,也没有超级英雄突然从天上掉下来,在饼干似的路面上砸一个坑。太阳还是圆的,微风还是干净的,地面微暖干燥,没有阴雨天飘落的猫猫狗狗。


黄婷婷一个人坐在街头的咖啡馆,面前的点心只动了几口就化了。如果这会儿下点雨,那盘子里一点残渣也不会留,都被成了水的云抹得干干净净。


但是她不在乎。管他呢,这雨要下就下,不下也不会乱七八糟,况且这天上总是有着一朵太阳。昨天她还在摄影棚里裹着繁复的衣物按着既定的剧本嬉笑怒骂,今天她就穿上了自己的皮囊在克罗地亚的街头放空自己。这其实不太好,她还有工作要去完成,还有剧本要去演绎。所有人都当她们是个西西弗斯,只有她自己清楚,独处的时刻对她来说也是一段无穷的苦役。


她抿了口热气散尽的咖啡,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李艺彤远远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景象。


她一个人在街上走了很久,饥肠辘辘,风尘仆仆。她不知道去哪里,也不想着要去哪里,只是在这座刻满苦难的城市里四处闲逛,期望着遇到点什么新奇的人和事——上天作证,她可从未想过只是四处转转就能遇到黄婷婷这等事。


李艺彤愣在原地,左手拇指无意识地扣了扣食指,想不好是要去打个招呼还是转头就走。就在那个瞬间,她脑袋里什么花啊草啊的全都死去了——如果思想是片仅有一次的土地,那她的那块花圃早就死死生生了千百次,只留下一片荒芜的沙漠,猝不及防地落了颗名叫黄婷婷的种子,顶着狂风烈日开出了一朵颤巍巍的小花,脆弱又顽强,叫她养着也不是摘了也不是,恨不得远远离开这朵小花,躲到另一个星球上悄悄拿望远镜看看。


然后黄婷婷就越发茁壮,像牙床上溃烂的白斑,绽放在爱人的嘴唇上。


这说不上好还是不好。


李艺彤低下头,心里一个声音叫嚣着离开,双脚却落在附近的长椅上。曾经就有人说过她这个口嫌体正直的毛病。可是这有什么不好呢?有什么不好呢?在这个狂乱的世界里,如果没有愚人该是多么无趣啊。


她学着黄婷婷的样子坐在长椅上,身体笔直,头脑混沌,趟着梦境与现实的河流去寻一条捉不着尾巴的鱼。天上下雨,地上打雷,夏天就快过去,天气还是异常闷热。诗人死在梦里,愚人活在现实中。


这样挺好的。


也就是某个要将人溺死的时刻,远方的黄婷婷忽然抬起了头,冲着她的方向笑了笑。


这该是怎样皆大欢喜的时刻啊,比盖茨比遇见黛西的时刻还要永恒,比金色的菲茨杰拉德还要幻灭。李艺彤说不好黄婷婷到底有没有看到她,但是她的那个不可捉摸的笑容确乎是落在了她的心上,激起一片白色的波纹。于是什么生死啊,命运啊,通通都没了踪影,在这片宇宙的这个星球,在这段历史的这个时刻,只有克罗地亚与她们共同存在。


这是耶稣降临的第十二月,这是犹大死去的第十三天,所有爱与不爱都抵不上一个遥远星球上的笑容,所有的谩骂与讽刺都被夜空中的焰火燃烧的一干二净。


这个时刻唯有奔跑。


于是李艺彤起身,她行走,她奔跑,跑向未知,逃离过去。这下她敢肯定黄婷婷看见她了,但是她没有离开也没有躲闪,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生根发芽。


她想起黑暗中的星星,舞台下的灯火,她想起一切好与不好的,想起关于相爱的悖论。但是她不在乎——管他的,管他的,天空没有下雨,正午阳光正好,她还年轻,还够勇敢,还有爱,还有希望。她就要脱胎换骨,等着在爱人的嘴唇上落下一个带着夏日气息的吻。


而黄婷婷正在那里等她。





我到底还是搞起了rps 妈耶(。)


大大我先写了您的文 感动吗(bu)

评论

热度(56)

  1. 琮琮动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