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论卡鞠身边的人为何日渐冷漠

叶开花落:

   1
   “发卡,你知道吗?我的眼睛很小,小到只能装下你一个人。”


   “发卡,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水果吗?黑凤梨。”


   “儿子,娶妈妈回家吧。”
   
    仅仅是一场握手会而已,李艺彤从自家的老油条那里就不知道听了多少土味情话以及爱的告白。


    李艺彤觉得现在的小姑娘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你能想象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喊你儿子的情形吗?一个十 六岁的孩子一本正经的向你告白吗?


    李艺彤在内心狂喊:“我是真的不喜欢年下啊!”


2
    同样不是很开心的还有鞠总。看到李艺彤发的微博里面那只手肘已经通红的手,以及恋爱投币机器人这个设定。除了心疼李艺彤的手之外,鞠总还觉得今天自己的头上似乎格外的绿。而且张哲瀚那家伙知道这件事后,竟然还幸灾乐祸。
  
    鞠婧祎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张哲瀚那副语重心长的表情。


    “女儿啊,别生气,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要知道,爱是一道光,绿得你发慌。”


      然后?如果不是张哲瀚跑得快,估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这个人了。


      不过,鞠婧祎看着张哲瀚离去的背影,很淡定的掏出手机,直接把这人拉黑了。


       鞠婧祎看了看助理发来的行程,确定了去克罗地亚的时间后。手指在手机上一滑,直接转到了淘宝页面看搓衣板去了。


        而李艺彤这边听了Judy姐姐汇报鞠婧祎和张哲瀚的‘亲密举动’之后。跑到了莫寒那里,虚心请教关于做攻的技巧那些事。收获了哲学莫发的链接一条。


3
     黄婷婷觉得自己很无辜,非常无辜。好好的一个外务,成了婷鞠,卡朵,外带一只充满怨念的大哥是怎么回事。对于鞠婧祎不理李艺彤跑自己这边来的幼稚行径。黄婷婷表示:就会欺负我这个退休副队长。要是在以前,我绝对把你工资扣光。


      好不容易熬到上了飞机,黄婷婷赶紧主动跑到冯薪朵的旁边乖乖坐好。意思非常明显:我不和你玩了,拜拜吧您。


     对于鞠婧祎发来的眼神暗示,黄婷婷更是一脸‘真诚’的说:“小鞠,你不觉得w退休队长这个组合很有爱吗?而且你正好可以和我们的新王交流一下心得。”
   
      黄婷婷觉得自己真是个机智的孩子,顺便已经在心里开始算自己帮李艺彤这么大一个忙,李艺彤该请自己吃几顿饭了。


      看吧,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如果不是大哥突然过来,直接把黄婷婷拉起来,说自己已经升了舱要换位置的话。这个计划……是可以成功的。


     “好的,整段垮掉。”黄婷婷捂着脸被鞠总拉到了身边的同时,还不忘给晓玉发了条信息。


     ‘扣大哥工资。’


4
    “阿黄,你和我换一下位置吧。”在飞机起飞后两小时,黄婷婷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了这句话。抬头一看,李艺彤的脸映入眼帘。黄婷婷看了眼因劳累已经睡着的鞠婧祎,赶紧溜到李艺彤原先的位置,还不忘敲诈两顿火锅。


      到了鞠婧祎身边坐下的李艺彤看着这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微微一笑,轻轻的把鞠婧祎的头放在了自己肩上。


      鞠婧祎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特别沉,在迷迷糊糊间,闻到了那股令人安心的气味。睁开眼,那张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鞠婧祎清楚的感受到了脸颊传来的温度,意识到此时并不属于梦境。


      清醒过来的鞠婧祎迅速离开了李艺彤的肩膀,将头扭向窗外,嘴还微微撅起,一副快来哄我的样子。


     李艺彤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想起张哲瀚给自己这个女婿发来的信息,又耐着性子凑了过去。


      “青韦,别吃醋了,我可是一心一意小祎祎,我有多爱你,你不知道吗?你如果愿意,我可以天天给你说情话,一年365天都不带重样的。”


        看着某人讨好的海豹脸,鞠婧祎不免觉得好笑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大概是离开这人太久的缘故,醋这东西是吃的越来越多了。


        她这次之所以故意离黄婷婷这么近,说到底也是为了让李艺彤吃醋。让自己看到自己在这人心中的地位。现在鞠婧祎的目的既然达到了。自然也不会和李艺彤多怄气,但是呢,搓衣板还是少不了的。鞠婧祎打定了主意,便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


        “阿卡,我搓衣板都已经买好了,你看……”


        李艺彤闻言不禁露出泄气的表情,微微低下头,撅起了嘴。忽然,李艺彤好似想起了什么,猛然抬起头,重新展露出笑容,说道:“好啊,我跪搓衣板,你陪我练莫莫发来的视频。”


       “好啊。”鞠婧祎只当是舞蹈视频没多想就答应了。看着鞠婧祎奶里奶气的天真小猫样子,李艺彤唇边的微笑逐渐加深。


5
      刚下飞机就溜到厕所准备把莫莫发的视频下载下来的李艺彤,刚巧看到了张哲瀚发来的微信。


       “女婿,哄好我女儿了吗?”


       刚想回复的李艺彤,想起自家猫咪在飞机上控诉这人的种种‘恶行’,以及那副委屈的模样。


       想在页面上打字的手指顿了顿,发了一条:“我家青韦不让我和你玩。”


       然后把张哲瀚直接拉黑。


      在北京的下午,正在看书的张哲瀚看到备注名为未来女婿给自己发来的微信。


      读了读内容不禁觉得有些想笑,手指动了动打出了‘妻管严’三个字发送了出去。


     当显示出对方已不是你的好友几个字时,张哲瀚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那天,有人听到了从张哲瀚家发出的怒吼。


    此时,克罗地亚已到了傍晚,李艺彤一边擦拭头发一边从浴室中走出说道:“青韦,我洗完澡了,也跪了五分钟的搓衣板了,你是不是也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鞠婧祎点了点头,坐在了李艺彤的身边,看着手机中播放的视频,不禁渐渐面红耳赤起来。


     “阿卡,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我们还可以再商量。你……”


     话未落音,鞠婧祎就被李艺彤的唇堵住了嘴,李艺彤将鞠婧祎放倒在床上。又将唇凑近鞠婧祎的耳边轻声说道:“不可以哦,青韦,说话就要算数,刚刚我跪了几分钟,我们今晚就几次。”


6
      在隔壁房间,听力不错的黄婷婷听见了鞠婧祎房中所传来的喊叫声,不禁面色一沉,心里默默发誓以后再也不帮李艺彤哄老婆了。


       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除了李艺彤和鞠婧祎有黑眼圈外,黄婷婷也顶着一副黑眼圈外加一副冷漠脸。不禁开始默默脑补这三位的爱恨情仇故事。


      黄婷婷看着身边的staff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不禁脸色更黑了。


       论黄婷婷为何日渐冷漠。


      














@发卡的老油条.  @友人A
        
       


  


   

评论

热度(69)

  1. 琮琮叶开花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