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早有预谋(一)

桃子我叫赵怼怼:

“李老夫人恭喜恭喜啊,李公子这一下子娶了当朝公主,变成了皇亲国戚啊。”




“金老爷说笑了,以后还要靠金老爷多光顾光顾我们家的玉器啊”




“那是自然......”




今天是李家小公子李艺彤和当朝三公主黄婷婷的大喜日子,皇宫内外都热闹的不行。




“奶奶,我不想娶三公主...”李艺彤到现在还在耍小孩子气性,不过她确实不能娶三公主,毕竟是女儿身,若是娶了三公主,那不是误人子弟吗?不过她是女儿身这件事也只有她娘知道,就连李艺彤的奶奶也被瞒住了,对外大家也都觉得李艺彤的男儿身。




“彤儿乖,奶奶也不想就这样把你推到皇家啊,但是圣旨早已下达,你也接下了,不可反悔啊”李老夫人眼看着李艺彤长大,这一下子就要成婚,老太太也实属不忍。




李艺彤穿着新郎官的大红袍,忧心忡忡的看着李母。李母是唯一一个知道李艺彤是女儿身的人,如今就要迎娶公主了,这下女儿身的事情可能即将公布于众了,欺君之罪,杀无赦。




“三驸马,吉时将至,您还是穿戴整齐些,赶去公主府,不可丢了皇家颜面”黄婷婷的贴身丫鬟流萤自圣旨下达后就开始跟在李艺彤身边,说是服侍李艺彤,但是李艺彤总觉得这个流萤是三公主派来监视她的




“我知道了”李艺彤起身不与流萤多费口舌,既然肯定要迎娶公主,那就娶吧,小心行事便好。




其实在当时,驸马这个位子并不是很光鲜,百姓们都说驸马都是吃软饭的。百姓们饭后茶余都在讨论




“当朝的五位驸马爷啊,都是妻管严的命啊。娶了皇帝的女儿,那不得一辈子受气哦”




“是啊,今日三公主大婚,三驸马的位置也有人了,好像是李家的小公子吧”




“李家是玉器世家,虽然家族势力很大,但是到了皇帝老儿面前还是得忍气吞声,更何况三公主还是皇上最喜欢的公主,这李小少爷怕是要像其他几位驸马一样了”




“唉......”




正午时分




日光照耀在汉白玉台阶上,热烈耀眼。红色的地毯铺陈开来,宛如一朵朵盛开的灼芙蓉。黄婷婷身穿百鸟朝凤云霞五色云纹婚服,一头乌发尽数绾起,头戴金丝凤冠,一支金丝红宝石步摇随着她莲步慢移摇曳生姿,熠熠生辉。她一步步走上台阶,长长的裙裾在身后展开,额上花钿璀璨,芊芊玉指上的丹蔻与红唇华贵之至。




李艺彤此刻在公主府等待着黄婷婷,她穿着一身大红直裰婚服,腰间扎条同色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红锦的地毯早已经铺好,站在两旁的仕女,在队伍经过的地方,撒开漫天的花瓣。花香浸润在空气中,挥发出迷人的香味。延绵不断的大红地毯显示着无比的尊贵的身份。在这春意盎然,明媚清光的日子里,这红的让人心醉的颜色,在京城多少闺秀眼底,映上了难以忘怀的一幕。




白色骏马,十里红妆,满城皆庆。




黄婷婷依次向皇太后,皇帝,皇后行了告别礼。在命妇引导下升舆,出宫,赴公主府。护送的骑马军校,送亲队伍浩浩荡荡。




到了公主府后,按照礼节,李艺彤和黄婷婷对李家长辈行过礼之后便于洞房行合卺礼。




黄婷婷坐在婚床上,红纱遮住了她的脸,但在烛火的映衬下,依稀可以看见其轮廓。




婚房里两人无话




“驸马?不如先把本宫的盖头掀了”黄婷婷比李艺彤年长些,从小在皇室长大所以心智也比李艺彤沉稳的许多,看着气氛如此尴尬,也只得先打破沉默。




“啊,是”李艺彤拿起一旁摆放着的喜秤,手有些颤抖。红纱慢慢被挑起,李艺彤没有见过黄婷婷,只是经常听见传闻说这当朝三公主倾国倾城,但是从未见过,没想到如今却变成了自己的妻子。




定睛看了看黄婷婷,李艺彤觉得传闻说的一点也不夸张,她一个女子看了这容颜也不禁动容。




“驸马可看完了?”黄婷婷的声线很是清冷,抬眼和李艺彤对视的时候李艺彤觉得后脊一凉




“不...不好意思,无意冒犯”李艺彤虽然很想顶嘴,但是人家毕竟是公主,惹恼了可是要怪罪的。




“驸马无需多礼,你我既已拜过堂,便是夫妻”黄婷婷坐到梳妆台前开始卸下繁重的首饰。




夫妻?李艺彤都觉得好笑,这哪里有夫妻的样子。




“多谢公主”李艺彤作揖“公主,夜已深了,我就不打扰公主休息了,暂且退下了”

还没等黄婷婷回应,李艺彤便转身离开了房间。黄婷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若有所思。




李艺彤在公主府的众人眼里堂而皇之的出了公主的卧房,衣衫整齐,走向了公主府的后门。后门通的是驸马府,皇帝好像早就知道两人会不合,所以特地把驸马府和公主府建在一起,用一扇门连起来。




往后的日子也都是如此,李艺彤在自己的驸马府,黄婷婷在自己的公主府。本来李艺彤作为驸马应当在朝廷有个一官半职,但是黄婷婷直接拒绝了这个事情。




“公主为何不让我在朝廷为官?”




“你不适合朝廷,也不适合为官。”黄婷婷细细的品着茶,淡淡的回应着李艺彤




“那公主以为我适合做什么?”李艺彤听到黄婷婷这样回答自己,心里莫名一团怒火




“做本宫的驸马。”




这样的回答在李艺彤的脑子里被释义成了:你李艺彤只要做驸马就好了,吃着朝廷的俸禄安安静静的便好。




“明白了”




既然百姓说驸马是吃软饭的,三公主的意思也差不多,那李艺彤倒不如顺了他们的意。成天和五驸马宋元在京城的茶馆,饭馆喝酒作乐。




“要说起这皇帝的五位驸马呀,真可谓是文的文,武的武,各有千秋啊......。”




“好!”




茶馆的说书先生话音刚落,台下立马叫好声一片。

李艺彤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叹了口气,掏出几枚元宝给了小二便打算回去了。若是还不走,接下来说书先生所说的话可未必就是她想听的了。




可是这种时候总会有人来拦住她,一把又把李艺彤拉回位子上,热情的倒好茶,笑呵呵的道:“哥,这就要走了吗?”




李艺彤整理了一下被宋元扯乱的衣服,一副理所当然:“我饿了,要回去用膳了。”她又想了想补充道:“难道要等他们笑我小白脸再走吗?”




宋元看李艺彤说这话实在委屈,立刻安慰道:“他们那是吃不到葡萄反而怪葡萄酸,我的大哥啊,你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想做公主家的小白脸?”




“那是他们的事!与我何干?”李艺彤冷哼一声,对于宋元的一番言论也不知道怎么反驳,是有很多人想做驸马,但是天底下那个人被骂小白脸还引以为荣的?反正她不愿意。




“诶呀哥你再等一会啦,我们一起回去,回去的时候你去我府上,就帮我跟那母老虎说,我是跟你一起出来喝茶的。”




李艺彤对于他的这种要求已经见怪不怪了,都是同道中人。宋元是因为家里的五公主是个母老虎,不得不天天往外跑。




还记得李艺彤第一次注意到宋元是在李家的玉器店里。李家的玉器是全城最好的,光顾的达官贵人数不胜数。五公主突然领着家丁婆子乌泱泱上百号人,声势浩大的就为了抓宋元一人。




李艺彤那是还在店里照看生意,看到此阵仗也有些茫然,突然身旁的桌子下面有人扯了扯她的衣角,李艺彤低头一看,原来是五驸马宋元。宋元不敢出声,只能用唇语说:救救我!




李艺彤看他也是可怜之人,便帮他把五公主打发走了,宋元从此对她感激涕零,从那时起便总唤李艺彤“哥。”




有的时候李艺彤就在想,黄婷婷那么不待见自己,是不是误会了自己与宋元是断袖啊......




她缩了缩脑袋,一想起家里的三公主就忍不住打寒颤,立马放弃这样的想法,那个女人一向看不惯自己的出身,这是骨子里的观念在作祟,看来也是和别人无关的。




把磨磨唧唧的宋元送回去之后李艺彤便回了公主府。这三公主看上去也不喜欢同李艺彤成婚,但是大婚过后,黄婷婷立了一个规矩,就是李艺彤白天必须待在公主府,晚上的话就随意了。




李艺彤一直搞不懂黄婷婷在想什么,对自己冷言冷语的,却又立了个这么奇怪的规矩,但是人家是公主,更何况这个规矩听上去也不过分,李艺彤自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照做了。




李艺彤回府的路上经过一条巷子,那条巷子平常都没有人去,而且又暗又潮湿,李艺彤每次路过都避之不及。




正当李艺彤准备离开的时候,巷子里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哇!不是吧!这巷子都荒废这么久了,怎么还会有小孩的哭声?莫不是有鬼?可是这大白天的......




李艺彤站在巷子口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婴儿的哭声越来越虚弱,李艺彤最终也管不了多少了,只得硬着头皮进去。




哭声越来越近,李艺彤看见角落里有一个木箱,声音的源头好像就在这。




“不会在这个箱子里吧...”李艺彤皱眉,伸手掀开箱子




木箱的盖子被掀开后,里面果真有一个孩子,李艺彤对小孩子也不了解,哭的这么凶,应该是饿了吧,也不知道哪家父母这么狠心把孩子丢在这里




可是李艺彤这个毫无经验的人完全不知道怎么照顾小孩子,只能把孩子藏藏好,可不能让别人看见,不然明天的大新闻就是当朝三驸马竟在外有私生子。




李艺彤赶紧跑到集市上买羊奶先给这孩子充饥。孩子贪婪的喝着羊奶,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唉,真可伶,你的父母也不知道为什么把你丢在这种地方。”李艺彤把孩子的襁褓裹裹好




“可是也不能就这样把你放在这里吧,会出人命的...可是我的身份也不能把你带回府啊,若是被公主发现了,肯定要把你丢出去。”李艺彤一下子没了办法




“若是送去宋元府上...诶,不行,五公主会把宋元吊起来打的”李艺彤看着木箱中安静的睡着的孩子,心中的怜悯大发




“那...我先把你带回府中,就安置在驸马府,待我找到合适的人家就把你托付给他们。反正今日公主去了宫中,一时半会也回不来。”说着便开始把木箱合起来,吃力的抱了起来往驸马府走去






“属下参加驸马”公主府门口的两个侍卫见李艺彤回来了,毕恭毕敬的行李。然而李艺彤也只是顿了一下,便抱着木箱路过公主府,去了隔壁的驸马府。按照公主的规矩,驸马得去公主府。




过了半晌,流萤从公主府中出来,道:“你们可曾见过驸马?”




“属下方才看见驸马怀抱一木箱回了驸马府。”




“直接回去了?”




“属下不敢撒谎。”




“好,我知道了。”






日渐西斜,辘辘的马车声如雨水敲打着晶莹的汉白玉,金色阳光中,地上悠悠掠过一辆线条雅致的马车倒影。马车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马车中的女子此刻正在闭目养神,绝美的容颜在夕阳下透着一股轻灵之气。




“公主,我们到了。”安兰轻唤轿中的黄婷婷。




黄婷婷缓缓的睁开双眸,一双清澈流动的杏眼让人无法移目。回到公主府后,黄婷婷褪下披风,环顾了一下四周便问流萤:“驸马呢?”




“回公主,驸马回驸马府了。”




“哦?”黄婷婷看了一眼自己方才带回来的盒子,继续说:“去请驸马过来。”




“啊?”流萤闻言一顿,成婚多月,公主向来都是由着驸马的,从来没有请过驸马,今天这是怎么了。




“有疑问?”黄婷婷皱眉




“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去,公主稍等。”






驸马府里,李艺彤正在卧房照顾着那个孩子,虽然没有经验,但是现在睡着了应该还可以对付。




“叩叩”




“谁?”李艺彤神经高度紧张




“回驸马,公主请您去公主府。”




这下轮到李艺彤奇怪了,今天自己刚抱了个孩子回来,公主就破天荒的叫自己过去,不行,绝对不能去,要是调虎离山怎么办。




“咳咳,本驸马今天身体不适,需要歇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公主府




“嗯?驸马身体不适?”黄婷婷端坐着品茶,闻言放下了玉杯,拿起桌上的檀木盒:“摆驾,驸马府。”





“三公主驾到。”流萤的嗓子李艺彤隔着大老远就听见了,慌慌张张的跑出去把卧房的门关关好。




“见过公主”李艺彤作揖




“驸马身体不适就好好休息,无需出来”




李艺彤直起身看着黄婷婷,果然这个女人眼中都没有一丝感情的,跟冰山似得




“谢公主关心”




尽管黄婷婷在大婚当日就说了不用多礼,但是李艺彤依旧每日礼数齐全,黄婷婷也就随她去了




“外面风大,驸马还是进屋说吧”黄婷婷饶过了李艺彤走向卧房,正伸手准备推开门的时候李艺彤一个健步挡在了面前




手掌阴差阳错的按在了面前之人的胸上,李艺彤愣住,黄婷婷虽面无表情,但是瞳孔在一瞬间放大




“啊!”这一声自然是李艺彤喊的




李艺彤一瞬间愣住但很快又恢复清醒,立马缩到了一边,脸涨的通红,眼睛不敢看黄婷婷,神色慌乱,旁边的流萤看的很懵,不就是被公主摸了一下嘛,至于这样吗,跟小姑娘似得




完了完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要穿帮了......




李艺彤在这边胡思乱想,殊不知黄婷婷在一旁勾起了嘴角




黄婷婷收回手,转身就让流萤下去了,现在就剩下李艺彤和黄婷婷还站在门口




“驸马看起来确实病的不轻,还是进屋吧”说完就推门进去了




李艺彤知道自己已经阻止不了了,索性一同进去准备赴“死”




黄婷婷一进屋便瞧见李艺彤的卧榻帐子都放了下来,“驸马如此紧张作甚。”




“我...我”李艺彤怎能不紧张,要是那孩子现在醒了,被黄婷婷听见了动静,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黄婷婷直接把檀木盒递给李艺彤“今日西域使前来进贡,父皇选了两块上好的翡翠赐予我,我命人拿去雕刻了两块玉佩,一块在本宫这,还有一块是你的。”




李艺彤没想到黄婷婷没有追问,愣了愣神

“驸马?可是不喜欢玉佩?”李艺彤回过神,连忙接下盒子“不不不,公主送的东西,阿彤自然是喜欢的。”




“噗嗤”黄婷婷收回手,含着笑道“阿彤喜欢便好。”




李艺彤还在想黄婷婷怎么突然笑了,一听到对方叫她阿彤白皙的脸上顿时飞上两片红霞“公主!”




“嗯哼?”看到黄婷婷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李艺彤竟开不了口“无...无事”




黄婷婷坐下,眼睛紧盯着李艺彤“那阿彤可以告诉我,床上那孩子是从何而来的了吗?”




“啊!?...公主怎...怎么会知道的?”李艺彤惊的手上的玉佩差点没拿稳。




黄婷婷抬手指了指床榻旁边的襁褓和婴孩穿的小衣服“阿彤以后可要藏好了,若不是我是其他人,可能现在外面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李艺彤搁下玉佩,慌慌张张的跑到床边就开始收拾。




“好了,可以告诉我了吧,这孩子,哪里来的”黄婷婷对李艺彤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明是没有表情的,但是李艺彤总觉得黄婷婷在压着什么。




“这个孩子...她,她是......”李艺彤一慌就不知道说什么,咬着唇看上去很是可怜。




“阿彤说便好,若是有什么难处,我会帮你的。”黄婷婷慢悠悠的喝着茶,看上去与平常无异。




“这孩子...是方才我回府的时候,在一个小巷子里捡到的,被装在一个木箱子里,里面还夹着张字条。”李艺彤说着便急急忙忙的把木箱子和字条拿了出来,递到黄婷婷面前,生怕黄婷婷误会她。




黄婷婷拿着字条,上面只有两个字,像是这孩子的名字“阿衍?”




“嗯!”李艺彤用力的点着头“阿彤没有骗公主,阿彤只是看这孩子可怜,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虚弱的不行了!”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紧张的小脸差点笑出来“那你可是......”




黄婷婷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婴孩啼哭声打断了“阿衍醒了!”李艺彤丢下手上的木箱就跑去床榻边抱起阿衍。




“看来阿彤很喜欢阿衍。”黄婷婷也走上前去瞧,细细嫩嫩的肌肤,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子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这孩子生的倒也干净,眉眼之间居然有几分像阿彤呢。”




“诶,公主可莫要说笑,这孩子和我当真是没有关系。”李艺彤以为黄婷婷还没有相信她,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我说笑的,阿彤莫急。”




怀里的孩子啼哭的越来越厉害,李艺彤也慌了,准备去拿羊奶喂阿衍的时候,发现已经见底了“这可如何是好,羊奶已经喝完了,阿衍着一觉睡醒定是饿了。”




李艺彤若是叫下人去买羊奶,这孩子的哭声怕是也藏不住,一时间没了办法,当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黄婷婷的时候,好像想到了什么。




黄婷婷摸了摸自己的脸“阿彤这是在看我的脸吗?可是有什么东西?”




“没...没......”李艺彤抱着阿衍,咬了咬唇,红着脸对黄婷婷说




“公...公主,可有奶水来喂养阿衍!”



评论

热度(129)

  1. 琮琮桃子我叫赵怼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