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短篇

月家当家八月:

旧梦

[你当真不愿和我走?]

黄婷婷神色一变抬眸,眼中带着纠结。

眼前是李艺彤。

她向她投来的渴望的眼神

[婷婷桑,跟我走好不好?]

她一个箭步到自己跟前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臂。

自己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双手在颤抖。

李艺彤,她在害怕。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的眼睛看着她满眼

的期待,心中一闪而过的念头,随她离开这里

不过那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她最终还是缓缓摇摇头、一瞬间用力的推开抓住她手臂的手,狠下心转身骑上自己的坐骑留给李艺彤一个远去的背影,头也不回,不留一丝留念。

她,不是不愿,是不能...

她不能放下这同甘共苦的万千将士

她,是将军、本朝唯一的女将军。

保卫国家?

在马背上的黄婷婷早在转身的那一刻泪就如决堤的水一发不可收拾。她不敢回头怕自己看到她就放下这些将士义无反顾的随着李艺彤离开...

离开这快要被攻破的城

李艺彤着一身男装,呆愣得站着、全身的力气好像在黄婷婷推开她手的那一刻被抽离。现在的她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去哪、就这样站着看着黄婷婷消失的方向

这个人果然不愿和自己走,难道她不知道这城一破她必死无疑。那在皇城舒舒服服的窝囊皇帝怎么可能会救她。为什么不愿和我走为什么?

低下头

微风吹过、吹乱了长发、吹动了衣摆、却吹不去泪两行

[报——]

[将军,敌军已在城门外叫嚣,就、就、就快破门而入了]

一小卒跪在桌前说着最新的情报许是跑的太急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说实话像他这样的小兵自然希望自己能活着于是他颤抖着声音

[将、将军,要不我们撤吧?]

正在看地形图的黄婷婷紧锁眉头看了看那跪在地上全身颤抖的小兵,无奈得闭上眼摆摆手疲惫得说道

[退下吧]

这退不得,这城后十里就是城都的范围

小卒便匆匆退下了,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黄婷婷看着眼前的地形图一时间竟然发起呆来

如今,兵临城下今日城是不可不破了只望能多撑一些时日等到援兵。

[将军,我们要不要出战?]

在一旁的副将轻声问道。

现在出战与不出战已经没有区别了。不过就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而不是在这当缩头乌龟等着城破!

[战!]

黄婷婷当机立断一拍桌子拿起桌上刚解下的佩剑,紧握

我要活着,活着回去!

脑海里是那张熟悉的笑脸

[婷婷桑,娶我可好?]

画面里的黄婷婷没有回答只是无声的张了张嘴,那嘴形分明是...

好...




果然自己的万来个士兵挡不住敌军的十万兵马

扎在敌军堆里的黄婷婷一身的衣服被血汗浸湿、早已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她现在能做的只有手持长剑机械的挥舞着。

她要活,必须赢

不能停

一晃眼、黄婷婷发现站在高台上的两人中的一人的身形有些眼熟。

定睛一看,她立马慌了神,手中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那人、不就是李艺彤吗?!她为什么会在哪里!

一阵恍惚,心里有无数的问题要问。她想问问她为什么会站在敌军的高台上、

心中最坏的想法冒出了头

难不成,她是敌军的头领?

手腕猛得一痛手中的剑被打落在地。被重击的手腕立刻肿了起来就好似个馒头  

黄婷婷猛的清醒了过来抬头看看四周,身边那还有我方的战士

她,是最后一个人

顿时只觉得无力,要全军覆没了吗?

随即黄婷婷被认出是将军被敌军五花大绑的推向高台

黄婷婷害怕,怕见到那个人,怕知道答案

她,是谁?除了名字

她好像从不知道,她就这样突然来到自己的身边就像只嗡嗡叫的苍蝇怎么赶也赶不走

现在要怎么面对她?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

[将军、城已破]

小兵将还在愣神的黄婷婷用力往地上一推、一脸嫌弃。

早已体力不支的黄婷婷被这一推一时重心不稳,碰的一声闷响。

听到声响的李艺彤心里一紧,想也不想得急忙冲到黄婷婷面前

慌慌张张得将黄婷婷扶着坐起,刚想问她有没有摔疼了话还没说出口耳边传来的是黄婷婷清冷的嗓音

[告诉我,你是谁?]

李艺彤一愣,扶黄婷婷的手渐渐放于身侧、艰难得开了口

[如你所见,我也是将军。我就是攻破你城墙的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完话、李艺彤只觉得胸口闷、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女人

分明正个军队都全军覆没了她就是不投降

硬撑着眼泪的黄婷婷低着头

那些于自己朝夕相处的将士们的人死在了这场战争

这个事实她实在不想面对,可是一闭眼就是那些将士的生前于自己谈笑的模样

[投不投降?]

投降啊,婷婷桑我求你了。这样我就能救你了

李艺彤眼里带着泪、就那样看着坐在地上低着头的黄婷婷、只要她投降她绝对绝对能护她安全离开这里

[不降!]

她想逃离这里、可她不能投降

黄婷婷抬起低着的头视线直直的朝李艺彤看去。

红血丝布满双眼、

李艺彤走上前、她突然想摸摸她的脸,伸手拂上她的脸,这次她没有躲开啊

指肚拂过她的眉眼、她的鼻子、她的唇...

软软的

李艺彤幽幽的说道

[婷婷桑,我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婷婷桑,当初你要是和我走多好,那样我们是不是就能去任何地方?]

[婷婷桑,我能不能为你穿一次嫁衣?]

说着说着眼泪随着话语从脸庞滑落




[因为,我们是敌人]

[已经过去了]是

[我不要你]我为你穿一次嫁衣

只是这些话,我已经没有资格回答你了




那日,战败、黄婷婷就此消失。不、不是消失而是死在了战场上、因为援兵发现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那尸体手里握着的是黄婷婷从不离身的佩剑...




李艺彤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马车上躺在某人的怀里

李艺彤来着这个人的下巴二话不说张口就咬原本认真看书的人一惊,一笑放下手中的书挑起李艺彤的下巴眯着眼坏笑着盯着她的眼

[怎么刚睡醒就乱咬人,可是许久没吃肉了?]

李艺彤不反抗反道顺着挑起的方向微抬起头

[肉是吃了不少,就是许久没吃过...]

将视线移到了她的唇上

那人眉毛一挑,俯身吻上了李艺彤的唇。

[婷婷桑...]

[乖...]




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为我放弃了什么,我了解。如今在世人眼里我是个死人,我好像只属于你了

那时,不过是一场旧梦了



评论

热度(37)

  1. 琮琮在八月请叫我肉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