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短篇

月家当家八月:



“婷婷桑,婷婷桑,婷婷桑”

坐在窗前看书的黄婷婷朝着书房门口看去,顺手将手中刚刚拿起的书放在桌头轻轻合上今天这书是看不了了

不用想,来的人定是李艺彤那个调皮鬼

还记得小小的李艺彤总是缠着小小的黄婷婷嚷着要吃糖葫芦

皱成包子脸,嘟着嘴,一副黄婷婷不答应就准备哭个天崩地裂的架势

一心只想安静读书的黄婷婷不敌她,只得差家丁去买糖葫芦,而在糖葫芦还没来的时候还得陪着她玩逗她笑,这可难为了直男属性的黄婷婷。

偏偏李艺彤还不乐意家丁买来的,非要黄婷婷陪她去买

拗不过她的黄婷婷只得牵着李艺彤满街找买糖葫芦的老爷爷。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黄婷婷每回哄李艺彤得招数都一样,就是牵着她的手去街上逛上一圈再给她买上一串糖葫芦。李艺彤就立马咧嘴一笑,乐开了花,眼睛弯弯的,简直好看极了

可不知怎么的这一招到别人手里就是不起作用。

好像她买的糖葫芦要比别人买的要甜些

不过这一缠就缠了十年,糖葫芦一买就买了十年

“婷婷桑,婷婷桑”

李艺彤风风火火的跑进房间,满头大汗,一下扑进黄婷婷怀里,半蹲着,手环住她的腰

把脸埋在了黄婷婷的腹部,感受着她的呼吸享受着她带来的温度

“怎么了跑的怎么急”

黄婷婷低头摸摸埋在自己怀里的李艺彤,替她顺着头发,柔声问道

“想问婷婷桑一个问题”

“嗯...”

李艺彤微微抬起头正视着黄婷婷的目光,眼里带着期待问道

“婷婷桑,会给我买一辈子的糖葫芦吗?”

今儿,她在外头听戏文,听到有人说答应了一个人一辈子的要求,那就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她想和她在一块,从小是现在是以后还是

黄婷婷一听计上心头,默默放下手,也不回答、将半蹲着的李艺彤扶起、引到自己的对面坐下、顺手倒上一杯茶递给李艺彤

“不会,因为明日我便要嫁人了”

说罢,朝着李艺彤微微一笑

那是十年来李艺彤见过黄婷婷最美的笑容,十分明媚,眉眼之间带着快要出嫁人的喜悦

李艺彤一懵只觉的这笑十分刺眼她随即冲着黄婷婷咧嘴一笑

如果李艺彤认真看的话定能看到黄婷婷眼里的调皮色彩

“这样啊,那婷婷桑我可以娶你吗?”

其实我要的不止是这手里的糖葫芦,我一直想问她,她给我糖葫芦的时候嘴角的笑是不是也一并给我的?

过了许久也没见黄婷婷回答,心里渐渐有了答案

现在怕是不能了

突然间不想多做停留

“那婷婷桑,我,我,我先走了”

说罢,急忙站起身就要往门口走去

“你等等”立马停下脚步

“嗯?”不解回头

“坐回去”

“哦”

原本就要走出房间的李艺彤也不知怎么了又呆呆乖乖的坐回了位置

“聘礼可准备了?”

“啊,啊?”

“难不成,要我就这样嫁你?”

“怎会,你为我买了十年的糖葫芦,我定要十倍百倍的还你”

“还我十倍百倍的糖葫芦?”

“不,买不起,把我给你可好?”

“不要,不想养你”

“那我养你啊”



评论

热度(39)

  1. 琮琮在八月请叫我肉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