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9012年了隔壁邻居还是没有掰了我

沐言:

眼睛贼大,牙齿皓白,手脚纤细,绿的发光。


作为一只玩具我对自己的美貌真是认知的无比清楚。


我的主人也是个手脚纤细的小姑娘,以我对人类的判断而言,她应该属于瘦成杆儿的类型,从上到下和竹子一般,线条锋利笔直。


她的话不算多,呆在房间里的时候要么听歌要么看剧要么发呆,偶尔哼哼几句含糊不清的词,或是突然“啊哈哈哈”大笑几声。


听她队友说她是出了名的直男,可我觉得她除了那几件竖条纹睡衣、几双黑色凉拖鞋、几只黑白棒球帽……其余的,还好?


七彩背心和花边袜子还有纱裙什么的,是真正的时尚。


我才不会承认她的审美不好,毕竟当年她一眼就相中了我。


我的主人脾气颇好,一年也不见得她生几次气,但总归还是有那么一些恼羞成怒的时候。


印象比较深的是有次她满脸疲倦回来,稍微收拾下就栽倒上床,结果没过一会儿隔壁就开始了动次打次的日漫主题派对,配上邻居忽然兴起的几句高歌,于是我们房间也变成了米津玄师的专场。


我的主人不出意料的被吵醒了,她翻了个身,用被子严严实实的裹住脑袋——可显然,这种隔音方法效果不佳。


于是两分钟后她踢开被子一脸恼火的坐直身子,对着隔壁那堵墙咬牙切齿瞪了几秒,手已经利索地拔掉手机充电线,然后流利的滑开屏幕,啪嗒嗒地打了一堆字。


不可能发出去的。


我冷眼旁观。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慢慢停了下来,然后盯着手机开始了漫长的沉默。最后像过去几年无数次一样,关了屏幕丢开手机,配上习以为常地无奈叹息。


我看着她拧亮台灯坐下来,一边翻出耳机戴上,一边弯腰从书柜下面抽出了日记本。


她把笔捏在指间转了几圈,好像这种方式能让她更快地进入平静和投入的状态。


这年头坚持写日记的人不多了,我主人也不是每日都记,她这些年来越来越忙,只是偶尔得闲了还是会记得写点东西。


X年X月X日



从我的角度看见她的眉峰轻轻蹙了起来。


以我多年经验判断,今天这篇日记的开头应该又是那个人。


“又被隔壁吵醒了。”


你看,我说什么。


“刚起床那一瞬间很想直接敲墙提醒,因为我今天真的很累。”


我要是力气够大我就帮你敲了,您老人家这念头已经涌上无数次了。


她抬了抬眸子,发了会儿呆之后又重新垂了头,笔尖顿在原地渲出了一团墨,最后落寞的画出了两个字。


“算了。”


她用笔盖撑住眉心,凝视着日记本上单独起一行落下的两个字眼,再一次深深地吸了口气,半鼓着腮帮子吐了出来。


年纪轻轻叹什么气。


我听了听隔壁的声音,邻居已经停止了放歌扰民的行为,改为了——打电话?


应该是在和哪个小姑娘在语音,这墙隔音真是不好,连我都能听见这一连串的笑声和“等有空了我们一起去逛街好嘛”之类的话语。


我觉得主人的起床气又好像起来了几分。


说起隔壁邻居,我还真是认识。


不仅认识,之前还挺熟。


我被主人刚带回来的那天,邻居就蹦蹦跶跶的过来,她清亮甜美又快如机关枪的语音语调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我发现了个贼好看的番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看?!!”


我的主人一边宠溺的揉着我的头一边凉凉地丢了一句过去:“不要,我过会儿要复习。”


“那我能坐在这儿陪你复习么我保证不会打扰你。”


“不,你不能保证。”


“我可以的!我发誓……你能不能看看我……你别揉它了你看看我!”


背上一凉,我感受到了邻居递来的威胁眼神。


“我要掰了这只大眼仔!”


可怕!我做错了什么!


“你敢?”


主人面不改色,葱白的手抬起来指了指门口。


“你要敢掰了它你就……你就永远别进我的房间!”


“不可以!”


“我的房间我说的算。”


这什么小学生吵架?我真实的震惊了。


我以为当时这两人年纪尚浅童心未泯,然而在我五年多的寿命里我见证了这两人无数次的吵架,内容风格各不相同,然而真的非常的……幼稚。


我一直以为我的主人沉着稳重,因为她对绝大多数队友都是温和淡定,语速缓缓,嬉笑打闹也控制在恰好的度里,我一度不知主人生气的底线划在几分——这也是我非常佩服邻居的一点,因为只要她想,她就能准确无误的戳中主人爆炸节点。


从前吵架还算是小雨点,拌嘴几句两个人互相拧开脸去,没过一会儿总是邻居先软了口气,几句“对不起嘛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足以让我的主人不动声色弯起唇角,只是面上总还是挂着,邻居也不笨,撒娇似的再跟着哼上两句,也就好了。


再往后,一吵架,冷战时间可就长多了,有一次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发文字好像都不够说了,两个人隔着墙壁开始了冷嘲热讽,你来我往几句,声音都不自觉提了八度。


动静大到惊动了左邻右舍,好像整个三楼都知晓了。


邻居越生气说话语速就越快,快到连我都能听出她连串吐出的字眼根本没经过大脑,然而句句偏生直戳人心口,那些接连蹦出来的“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直接让我主人红了眼睛,却还强压着颤抖的声音,一边飞快用袖口擦着眼泪一边还能语气冰冷的回上两句。而回的话语也真是一点不落下风:“不过是尽自己职责罢了,你以为我想管?呵呵。”


邻居在短暂噎住之后气势更盛的吼了回来,她的声音大了好多倍情绪也更激动,可泣音断断续续地愈发明显。主人缩在床上环着膝盖,那双漂亮的眼睛早就红的通透,她抿着唇一点哭声也没发出来,只是肩膀着实颤抖的厉害。


住在320的短发队友用卡刷开了门,探头进来看了看,温柔又小心地喊了声“婷婷?”


我的主人把被子拉起来盖住头,呜呜咽咽地,终究还是哭出了声。


这次确实蛮严重,从那之后我很长时间没见过邻居。


主人调整的很快,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她对工作本就认真勤恳,这事儿之后,我觉得她把自己忙成了陀螺。


她在中心的时间几乎都拿来睡觉,可能因为太劳累睡的倒是也蛮安稳。


前提是隔壁不吵的情况下。


其实邻居也很忙,大多数时候也不在房间,但只要回来邻居都会满世界串门,她性格外向,朋友也多,走哪儿都能听见她咯咯咯的笑声。


我觉得主人听力比我好。


所以她完美避开了邻居串门的时间点,在房间的时候大多数时候宅着,看书看剧,顺便把隔壁当空气。


除非是在睡觉被吵醒,不然主人都不会多望隔壁一眼。


我在佩服主人的定力之余也难免有一点疑惑。


生活中心的staff上门提过不止一次,主人可以选择换个房间或者搬出住,然而她只是摇头微笑,轻描淡写地回上一句:“东西多,搬很麻烦。”


可她才不是怕麻烦的人,每隔几周她就要满屋子的收拾整理,折腾程度不亚于搬家了。


有时候我能瞥见主人出门拿外卖,回来正好在门口撞上邻居。


这是必然的,住这么近,一年洗个衣服都能碰见八百次。


每次主人和邻居沉默对视一眼,然后转开头各走各的,平静和谐仿若无事发生。


可我清楚瞅见主人在关门之后意味深长的挑眉淡笑。


这是什么神奇的乐趣么?!!看谁演技不好谁更不在乎谁?


别装了姐,您小号除了关注每日鸡汤营养哲学还有某些喜爱十几年的歌手外,可都拿来闲逛隔壁超话了。


顶着一个花花草草的头像伪装的宛若中年粉丝也是绝了。


说到这里我也想吐槽下隔壁邻居。


平日也不见得你多吵怎么每次我主人回来你就要深夜蹦迪宛若喝醉,路过主人房间,门是开的还要目不斜视身体僵硬地梗着脖子,您不累么您?


当然我是管不了什么,毕竟我只是可爱的绿色玩具。


可我还记得有年冬天,邻居好像出了点事。那会儿隔壁明显安静了很多,静的一点也不像隔壁了。


主人有时候从外面归来会站在门口驻足一会儿,她好像有点想敲隔壁的房门,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做的走回房间。


我觉得主人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那会儿的日记本上写满了欲言又止,她的心情很乱,涂涂抹抹了一些后又合上了。


有天深夜她在那里听歌,手里的笔还是转着,眼睛望向我,出神的在想些什么。


那张摊开的页面上写着潦草的“I wont let you go”


大约是句歌词。


若不是这浓稠且安静的夜晚,怕也是无法听见隔壁极轻极浅的啜泣声。


我不知道邻居遇到了什么事,事实上我已经不止一次在深夜听到她压抑着的哭声了。


主人在短暂的犹豫之后缓缓站起身,走到那面墙边,听了一会儿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后,伸手按在墙面上,一下,又一下地,敲了两声。


我不知道这墙的隔音怎么样,也不知道主人那句轻轻的“别怕”有没有被隔壁听见。


再往后好久,邻居好像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紧接着,深夜蹦迪又继续提上了日程了。


我那好脾气的主人好像没有再在日记里絮絮叨叨,而是直接丢枕头砸墙了。


一级警告没有用的话,主人第二步会开手机,啪嗒嗒打出一堆字后再也不会迟疑的直接发送了。


如果以上都没用的话——


哦,这踩着棉格子拖鞋穿着条纹睡衣戴着黑框眼镜飘过去敲门的小直男确实是我主人。


“李艺彤——你给我安静点!!”


 



评论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