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月家当家八月:

短篇

“师傅,师傅,我今夜想和师妹一起睡...”

李艺彤紧张得撮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一眼都不敢看眼前的人。

今夜里自己和师妹师傅去收妖不想那妖怪太过厉害,师妹为了护住废材一般的自己受了伤,这可心疼了疼爱师妹的师傅

“不准,你这般成何体统,还不快给我回去!”

眼前的这个人瞪大眼睛愤怒的说道

“不知道你师妹为了救你这个废物差点把手都给搭进去了!还不让她休息不成!”

说罢,对着她用力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留下李艺彤一人呆愣得站在那

她有些害怕。

不是怕人好脾气暴的师傅,而是想起黄婷婷受伤时一手臂的血,

她止不住止不住血,那血好像有了生命一样疯了一般从黄婷婷的身体里流出从自己的指缝之间流出

她怕,很怕,怕她闭上眼的那一刻再也不会睁开眼怕她这一睡就醒不过来了

眼睁睁得看着她小小的身板向自己扑来,那紧张至极的模样是自己从未看过的

在黄婷婷用身体替自己挡住那妖怪致命一击时,她看得很清楚,那个将自己护在身下的人,那一刻眼里只有自己、

而自己什么都做不来,只得眼睁睁的看着

明明自己只是师傅养的无用的诱饵她为何那么傻

她那么聪明,法术那么强,却为了自己这个废物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而师傅又不准自己去看她...

此时听了师傅十几年的话的李艺彤第一次强烈的萌生了要偷偷去看黄婷婷的想法

事实是她这样想了,也这样的做了

悄悄的来到黄婷婷房间的窗户下,李艺彤认真听着屋里的动静

师傅是十分有可能在房里为师妹疗伤

贴着墙认真的听了一会,再三确定过房里没有声响后,李艺彤警惕得看了看四周确定了安全后,轻轻得将窗户打开一个提气翻身进了黄婷婷房里

虽说她是个废材,不过这小小的轻功还是会一些的,说句怂的的会轻功逃命自然也快些

熟门熟路的快步走到床前印入眼帘的是黄婷婷毫无血色的脸

平日红润的唇也十分苍白

这一刻,李艺彤脑海不受控制的浮现出自己和黄婷婷曾经走过的场景

柔声说话的样子。认真练功的样子。替自己出言反抗师傅最后又和自己一起受罚的倔强的样子。给自己做饭分不清盐还是糖的样子。笑自己不会术法的模样。替自己打跑那些嘲笑自己不会术法的人,记得她对那些人说“你们有什么资格?”

全天下,无论是谁都没有资格,唯独你

无意识得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是冰的

一时间李艺彤很想哭

只是不知怎么了眼泪就是流不出来,就那样熬着

“你来啦,装睡好累啊”

似乎是早有预谋一样,黄婷婷就如同一个没事人一般,就像往常她睡醒了一样、笑着睁开了眼。

一眨不眨的看着李艺彤

“我就知道你这个傻叽会来,特意等你呢、来别站着啊,坐”

说着伸手拉起呆呆站在床边李艺彤的手,向下拉了拉,李艺彤立马会意坐下

沉默了许久,李艺彤想要留下的话在嘴边不知道来回转了多少遍了,就是说不出口

“今晚有些冷了,你今晚就在这睡吧”

看这她欲言又止的为难模样,明白她小心思的黄婷婷贴心得开口说道

哪知道李艺彤立马就开口拒绝

“不、不了,我待会就回去了,师妹身上还有伤我就......”

习惯性拒绝的话语还没说完

一时间气不过李艺彤拒绝话语的黄婷婷猛的坐起,一手把李艺彤拦在怀里,一起摔在了床上。

被黄婷婷半压着的李艺彤生怕自己来看黄婷婷的事会被师傅知道,心里自是不敢多留,就挣扎着要起来,黄婷婷自然是不乐意

这傻子怎么就不开窍呢?

紧紧的把李艺彤抱在怀里,不料这傻子越挣扎越用力

心里一想

这傻叽定是怕师傅发现她在这又会怪罪自己

想把她留下的黄婷婷,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嗯...”

轻轻得发出一声闷哼

果然刚刚还在怀里不老实的李艺彤听到后立马就僵住了十分紧张得问道

“师妹,是不是碰伤口了,可疼?”

黄婷婷也不做想,立马捂住伤口处说道

“疼”

这样的回答可不得了使得李艺彤大惊失色坐起身

“快让我看看”

说着就要脱下黄婷婷的衣服查看伤口

受了伤的黄婷婷原本想反抗来着,不过想想也知道拗不过李艺彤,也就直接放弃了反抗

只是之前黄婷婷在处理完伤口上床休息时就将外衣脱下就着一件薄薄的衣服就躺下了,刚刚又和李艺彤一阵闹腾

原本穿得好好的衣服有些凌乱了

李艺彤手快的解下了一个结

一心担心伤势的她一开始也没在意到这些等她缓过神时

眼前的场景...

黄婷婷就的那件薄薄的里衣早已没了遮挡的功效

白色的肚兜上清晰可见的暗纹,如婴儿般的肌肤,还有黄婷婷现在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不由有些傻眼了,心里突然的极速跳动让她有些慌张

好似碰到火焰一般急忙收回放在她肩膀上的手

“师,师妹,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赶忙闭上眼,替黄婷婷拉上薄薄的里衣,谁知黄婷婷一个借势跨坐在了李艺彤身上

衣服的领口也落到了肩头,春光若隐若现

“师妹...”

“叫我什么?”

黄婷婷媚笑着伸出手轻挑起李艺彤的下巴凑到她耳边问道,说完还在她耳边轻呼出一气,惹得李艺彤一缩脖子,颤动着唇回答道

“婷、婷婷桑...”

“乖”

说着顺手在李艺彤的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似乎想起什么似的随即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为何今天看到那妖物还不跑?”

黄婷婷开口问道

师傅没看到,她还不知道吗?那妖物分明是冲自己来的如果不是李艺彤吸引了它的注意,自己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那来现在的什么事

李艺彤一怔,垂下眼眸,不知怎么不敢去看黄婷婷的眼睛

“因为你在那”

“你可知,你差点就没命了”

“我知道,可是没了你,我拿着命干嘛用”

“下次记得跑知道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那我就在哪”

“傻几...”

“婷婷桑”

“嗯?”

“我可以亲你吗?”

“嗯...”




       我可以什么也不会,也可以什么也不要,只想着能在你蹙眉时为你拂平,那也不去就在你身边守着...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