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早有预谋(二)

桃子我叫赵怼怼:

要不怎么说李艺彤是呆子,一点常识都不知道。居然问这种问题。黄婷婷没有回答李艺彤,只是拉了拉衣襟脸上泛着微红轻咳着走到门口,背对着李艺彤道“我去吩咐下人立刻去集市买羊奶,你先哄着阿衍。”说罢便急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李艺彤抱着哭泣不止的阿衍,看着门口微微发愣“刚才公主她...是脸红了吗?”




黄婷婷出了门便遇见了守在外面的流萤“流萤,你去集市上买些羊奶来,要快。”




“是公主”流萤的眼睛一直往黄婷婷身后的房子看去“公主,刚才奴婢好像听见里面传来了孩子的啼哭声,不知...”




“无需多问,快去买羊奶。”黄婷婷正色道。




“是。”





待羊奶买回来,黄婷婷准备拿去给李艺彤喂阿衍时,发现李艺彤正抱着阿衍一起哭。




“你这是做什么,怎么还哭了呢?”黄婷婷想抬手去擦李艺彤脸上的眼泪,就像李艺彤擦阿衍的眼泪那样,可是刚把手抬起来又觉得不妥,只能又收回手。




李艺彤抬起头来,撅起了嘴“阿衍哭的好伤心的,我心疼了。”




黄婷婷把羊奶递给李艺彤,轻声道“好了,不哭了,羊奶已经买回来了。快趁热给阿衍喝了吧。”




李艺彤小心翼翼的用勺子舀起一点羊奶喂给阿衍,生怕呛着她。




黄婷婷坐在一旁,眯着眼看着李艺彤抱着阿衍一点一点的喂着。阿衍吃饱了被李艺彤抱着睡着了,睡的那么安稳,黄婷婷想着,或许李艺彤的怀里很舒服吧。




李艺彤把阿衍放回床上,拉着黄婷婷就走出去。




“阿彤很会带孩子喔。”黄婷婷打趣着小心翼翼关门的李艺彤。




“公主可莫要笑我了,我只是觉得阿衍很可怜,刚出生便被亲生父母抛下了。”




“那阿彤可是要收养她?”黄婷婷这句话轻飘飘的,但是给李艺彤的重击倒是不少。




“我本来是想先收留她,看上去太可怜了。等到我找到合适的人家,再将阿衍托付给他们。”李艺彤说的倒是很平淡,但是黄婷婷看得出她舍不得。




黄婷婷拍了拍她的肩,用着不同于往日冰冷的语气道:“其实你若是想...”




“属下拜见公主,驸马。”黄婷婷的话今天是第二次被打断,在以前可不敢有人打断她,上一秒还温柔的脸庞,下一秒就对着来人冰着脸。




“什么事情?要是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你可以去领罚了。”黄婷婷冷声道,这是来自三公主而不是黄婷婷的威压。




“回...回公主,李府老太君请公主和驸马去李府一叙。”侍卫被黄婷婷吓的不轻,早就听闻三公主是出了名的冰山公主,没想到连气势也如此之恐怖。




李艺彤站在一旁明显的感受到了黄婷婷的情绪变化,被吓的大气都不敢喘,毕竟自己曾经也是李府的少爷,遇到的都是一些阿谀奉承之人,哪里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




“本宫知道了,你去备马车,立即去李府。”侍卫匆忙退下,本就是入冬之际,三公主在的地方温度好像比冬天还冷。




黄婷婷转身叫李艺彤准备一下去李府,却发现李艺彤鼓着嘴怯生生的看着自己,不禁失笑“噗嗤,驸马你怎么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李艺彤涨红了脸“才...才没有,我可是纯爷们!”




黄婷婷笑了笑“快去准备一下吧,奶奶叫我们回去。”说完就离开了驸马府。




李艺彤撇了撇嘴“果然还是那个冷冷的三公主,不过......她笑起来真好看啊!”




驸马府众人:三驸马怎么一个人在冷风里痴汉啊。




待李艺彤到公主府门口时,黄婷婷已经准备好了站在马车外等她。




“公主怎么不进去,外面风大。”李艺彤说着便催促着黄婷婷上马车。




“无碍”黄婷婷看了眼李艺彤,便回头对流萤吩咐“你去把本宫的青凤裘拿来给驸马披上。”




李艺彤忙拦下流萤“不用不用,我又不冷。”




“天寒地冻的,驸马穿的如此单薄,还是披着吧。快去拿来。”




李艺彤披着黄婷婷的裘衣,闻到了一阵清冷的梅香,这味道她在黄婷婷身边闻到过。




两人在马车上面对面的坐着,黄婷婷在闭目养神,李艺彤无聊便掀开马车上的帘子,不停的往外瞄“驸马可是想去逛街?”黄婷婷依旧闭着眼。




“昂,还想吃麦芽糖,绿豆糕,一品糕,桂花茶饼......”李艺彤咬着手指头一股脑把自己喜欢吃的都说出来了。




“嗯。”黄婷婷的回答简洁明了,言简意赅。




李艺彤感觉自己闷了一口老血,不想听就不要问嘛!哼!





过了一会马车停了下来,流萤对着马车里的两人道“公主驸马,李府到了。”




李艺彤掀开帘子就看见李府一家老小都在门口等着她们,纵身一跳没管黄婷婷就跑了过去“娘!奶奶!我回来了”李艺彤笑嘻嘻的凑到李母旁。




“你这孩子,怎么不等等公主就一个人跑过来了。”李母拍了拍李艺彤抱着自己的手,示意李艺彤去把黄婷婷扶下来。




未等李艺彤去,黄婷婷便走了过来“儿媳见过母亲,奶奶。”很是乖巧的对李家长辈行礼。




本来以为黄婷婷对谁都是冷冰冰的,还担心她和李母之间的婆媳关系不好,这下子看来不用担心了。




“诶,好好!”李老太太越看黄婷婷越喜欢,抓着黄婷婷的手说说笑笑的便往李府里走。




李艺彤内心:奶奶!你的亲孙女在这里啊!




李府后花园一家子坐在亭子里说说笑笑。




“孙媳妇啊,昨天隔壁的陆老爷抱着自己的孙子过来做客,老身越看那孩子越喜欢。”




李艺彤一听到老太太讲到孙子这件事情心里一紧,还没来得及多想就听见老太太继续说“要是老身也能有个就好啦!”




果不其然,李艺彤赶忙接下话“奶奶,奶奶,您孙子在这呢!”




李老太太一拍李艺彤伸过来的脑袋“老身就不能有个重孙子吗!”




“诶呦!”李艺彤缩回脑袋,哼哼唧唧道“疼...”




“你这小子都成婚多久了,也没给老身带回来个消息。”




“消息?什么消息?”




这下李艺彤可懵了,奶奶没有在她和黄婷婷成婚之前交代什么事情啊?




黄婷婷在一旁看着这对祖孙俩忍不住笑了出来。




“唉...”老太太长叹了口气,自家着傻孙子果然是什么都不懂,自己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那老身就直说了吧,老身想要一个重孙子,你都成婚这么久了,孙媳妇的肚子也没个动静。”




“奶奶!”李艺彤心里一惊。




李老太太不理炸了毛的李艺彤,对黄婷婷道:“孙媳妇啊,我年纪大了,活一天少一天,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子孙满堂承欢膝下,你跟阿彤要抓紧,阿彤性子倔,你凡事别惯着他,能打则打,能骂则骂。”




黄婷婷听了李老太太的话心中一暖,想着自己自从嫁入了李家,虽然同李艺彤貌合神离,但这个奶奶对自己却是无微不至,丝毫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看。




黄婷婷自小在皇宫里长大,皇室子弟多半都是争权夺势之辈,表面上和和气气,其实私下里早已是勾心斗角,自己见惯了他们那里不一样的嘴脸,如今来了李家反而倒是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亲情,内心反而有了从未有过的熨帖和安宁。




李艺彤被晾在一旁,小脸早已是愁容满面。听着她们二人说话越听越不是滋味,谈笑间更像是她俩才是亲爷孙,自己成了外人一样。




哪有这种道理的!




“索性今日你俩都在,这事就先定下来,你和公主成亲也有些时日,也该要个孩子了。”




“奶奶......”李艺彤不情愿道:“不是我不想生,只是......”李艺彤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




“只是什么?”李老太太神色严肃的看着李艺彤。黄婷婷也饶有兴趣的准备听李艺彤的理由




“只是....嗯...啊!我若是和公主生了个孩子,那我以后肯定就宠着孩子了,定会冷落了公主的!公主会吃醋的!”




“噗嗤”




“胡说八道!”




黄婷婷和李老太太同时发声。




“公主岂会这样,如此懂事乖巧的孙媳妇。你若是再拿公主当借口,就是糊弄我老人家!”




李艺彤欲哭无泪,看了在一旁一言不发的黄婷婷,无奈的低下头去。




天啊!自己一个大姑娘,怎么跟另一个大姑娘生出个孩子来啊!




李艺彤都快被李老太太热衷于抱重孙子的想法逼哭了,无奈之下只能拼命的像黄婷婷使眼色求救,没成想黄婷婷像是没看到她快眨瞎的眼一般,低头品茗。




嗯...,也许李府的茶比较好喝。




李艺彤强行做出了近乎灿烂出花来的笑脸,苦笑道:“奶奶啊,我年纪还小,您还是去催催大哥大嫂吧!”




李老太太把脸一横,颇有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宇琪和莫莫那里我会去催的,现在说的是你,你若是在给我打马虎眼,我就进宫去见太后请旨去!”




李艺彤:“......!!!”

请旨做什么!逼着我生孩子出来吗?奶奶这一大把年纪真的是很让人头疼......




“我和阿彤会努力的。”黄婷婷突然站起来,看向李老太太。




“喵?”李艺彤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公主你......”




黄婷婷目光淡淡的划过李艺彤后,又重新落到了李老太太身上:“奶奶您别担心了,我和阿彤心中已经有分寸了,就不劳您费心了。”




李老太太听了黄婷婷的话,这才肯罢休,唠唠叨叨的又把话题转到了李艺彤身上:“孙媳妇啊,凡事也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胡来,若是他不听你的话,尽管回李家来请家法。”




李艺彤无奈道:“奶奶,我跟公主...我跟婷婷平日里感情好的很,你就别瞎操心了。”




黄婷婷闻言,眉眼中终于略带了些笑意,附和道:“驸马也的确是个好夫君。”




李老太太看她们小两口一唱一和,这才放心下来,又嘱咐了一遍道:“夫妻相处贵在和睦,你们要抓紧生个娃娃出来,这样一家人才能整整齐齐。”




黄婷婷弯了嘴角:“我们知道的。”




李艺彤却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故意扯着嗓子看向黄婷婷道:“诶呀公主,我想起来今日不是父皇叫我们去宫中参加家宴嘛,如今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可快些赶去宫中吧。”




黄婷婷一想,确实如此:“也是,我们要快些去宫中了。”




李艺彤马上站了起来,依旧扯着嗓子:“那公主我们走吧。”




说完便往外堂走,刚走没两步又转过身向李老太太行礼:“奶奶,岳皇设宴,孙儿就和公主先走了。”




此时黄婷婷也已经很配合的站起身来,李艺彤又快走两步挪到黄婷婷跟前,拉着黄婷婷的手腕便要往外走,边走边小声道:“快走快走,不然奶奶又要唠叨重孙子的事情了。”




黄婷婷刚要说话,就听着坐在上首的李老太太说:“你们啊,要抓紧生个孩子给老身抱抱啊。”




黄婷婷:“......”




“好滴好滴,我们知道了。”李艺彤一边跨过门槛一边回头:“奶奶,我们急着进宫呢。”




李艺彤说完,也不等李老太太回话,兀自拉着黄婷婷已经出了外堂,直到绕过假山穿过回廊,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黄婷婷也跟着她停下来,李艺彤依旧保持着攥着自己手腕的姿势,她轻咳一声,神色微动。想着已经任由李艺彤拉着自己的手走了一路,半句话也没来得及说。




等走到没人的地方,李艺彤这才把她的手放开,喘着粗气行了个礼道:“方才多谢公主解围了,奶奶她...她老人家急着抱重孙子,公主您多担待啊,千万别怪罪......”




黄婷婷垂眸道:“无妨,奶奶是长辈,她说什么本宫都不会往心里去的。”




李艺彤嗯了一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气氛竟忽然冷了下来。




天晓得为什么只要一和这个女人单独在一起她就说不出话来,明明每次跟宋元去酒楼的时候都口若悬河的,可为什么见了黄婷婷自己就说不出话呢?




李艺彤忽然挫败下来,不自觉的挠了挠后脑勺,觉得自己没有出息透了!




她咬了咬牙道:“我们还是快些赶去宫里吧。”




黄婷婷把她所有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眉眼间的笑意更浓了些,道:“好。”




两人收拾收拾又往皇宫驶去。




李艺彤:“公主...今天奶奶说的重孙子......”李艺彤坐在马车上,手紧紧的攥着衣角,又开始了她的紧张模式。




“我们把阿衍收养了吧。”黄婷婷不温不火的来了一句。




“啊!?真的!”李艺彤激动的看着黄婷婷,一脸难以置信。




“本宫说话向来一言九鼎。”黄婷婷盯着自家驸马,真像一个吃了糖了孩子。




“这样奶奶说的重孙子就有了,哦不,重孙女。”李艺彤笑起来真的很傻:“诶,可是这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孩子,怎么跟大家解释啊?”




黄婷婷微笑着看着她:“此事交给我就好,不用担心。”




“好~”




过了一会李艺彤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脸紧张的看着黄婷婷:“公主,我们出来许久,阿衍若是醒了可怎么办?没人照顾她啊!现在这个情况若是被别看见了要说闲话的!”




“我出府的时候交代了暗卫了,会照顾好阿衍的,我们现在去宫里赴宴便好。”




“呼,那就好。”李艺彤闻言不禁松了口气。




马车里再次陷入安静,黄婷婷仔细看着李艺彤的表情,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驸马为何事愁眉不展?”




李艺彤抬头,吞吞吐吐道:“也没什么,就是...阿彤太过愚钝,若是出丑了可如何是好?我......”




“这是家宴,驸马无需担心。”黄婷婷宽声安慰:“本宫记得上次你说喜欢吃宫中御厨做的酒酿果子,等回来的时候,本宫差人去御膳房给你带些。”




李艺彤一听吃的就瞬间来了神,将信将疑道:“若是有吃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黄婷婷道:“家宴而已,不必过分担心。”




李艺彤点了点头,把脸一横,一想到酸甜可口的酒酿果子,她便忽然什么都不怕了,别说是进宫见老丈人了,便是龙潭虎穴也可以闯闯的。




黄婷婷内心:驸马很好养呢。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