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非正常旅程03

七公子小白:

Part 5




时间并没有随着李艺彤的祈祷而真的变慢,毕竟她现在又不是首席大魔女李艺彤,只是一个有一点点好看的女孩子而已。随着二人朝旅店行进,天已经快泛白了。




李艺彤突然拉着黄婷婷跑到一栋房屋的阶梯旁,黄婷婷这才发现有一个年迈的老婆婆摔倒了,在地上摸索着一根木棍。二人一起慢慢将老人扶起,老人有点窘迫,道:“谢谢你们。唉,人老哒,我瞎子婆年轻的时候很少哒倒(摔倒)的!”李艺彤聪明,很快明白了老人的意思,她是不想因为这样被同情,于是自然而然接过话去:“老人家起这么早是要去干什么呀?”“我得去集市上卖东西换钱给我孙子治病,去晚了人就走光咯。”黄婷婷超李艺彤示意了一下,发现老人身上布兜里装着好些用草编织成的小昆虫小动物什么的,可惜刚刚摔倒的时候压坏了些,老人知道了一定很伤心。李艺彤不动声色地换了种惊讶的声音道:“哎呀!是这些草编的小动物吗!真好看!每一样我都好喜欢!”黄婷婷立刻懂了她的意思,接道:“都喜欢的话,那你问问老婆婆愿不愿意让你都买下来呀。”老婆婆听见这两位女孩子要买她全部的小玩意儿,开心地直说要免费送她们几个。李艺彤和黄婷婷当然拒绝了,并且说因为手里提满了东西,不好拿,要连老人的布包一起买下来,多给一些钱。老人推拒了一会,可能想起家中病弱的小孙子,还是收下了。




李艺彤学着古人一直挂在腰上的“门令”突然掉了下来,老人对声音敏感,似乎是对这个有些熟悉,声音紧张地让李艺彤拿出门令给她摸摸。摸到挂坠底部装饰品是个铜钱以后仿佛松了口气,只把门令还给她,告诉她住在旅馆以后晚上不要乱跑。李艺彤黄婷婷再次对视一眼,黄婷婷请求道:“老婆婆,我这里也有一块,您给摸摸看?”老人接过以后,表情变得很古怪,直到摸见骨质小珠后,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




“老婆婆,这个门令有什么问题吗?”听见黄婷婷这么问,老人脸上的表情有震惊,有害怕,有同情,还有挣扎,最终只是颤巍巍握住了黄婷婷的手:“女伢啊,听我瞎子婆一句话吧,今天白天,趁着太阳在,赶紧回家吧!”说完以后就拄着拐杖走了,步子很急,仿佛想快点离开黄婷婷,嘴里还神经质地念叨着什么,颇有点疯癫的样子。




黄婷婷摊开手,里面有她的门令,还有刚才老婆婆握住她的手时悄悄塞进来的一粒像是佛珠一样的东西。




黄婷婷把这两样东西放进口袋,拉着李艺彤又想往客栈方向走。李艺彤停住不肯迈步子,她沉默了几秒,问黄婷婷:“你相信那个老婆婆给的忠告吗?”黄婷婷喉头紧了紧,我相信,她想说,我很害怕。可是看见李艺彤紧张关切的眼神,她却笑了:“亏你自己一直自诩是社会主义养育下的唯物主义小青年,连这个都当真了?”李艺彤看见黄婷婷的笑容,仿佛松了口气,她潜意识里黄婷婷一定是正确的,自己只需要紧跟她的脚步就可以了吧。




到了客栈门口,李艺彤用门令刷开大门急吼吼地进大堂找桌子放自己手中的小东西们,这么重,她可是都没让黄婷婷帮忙提的。弯腰的一瞬间她仿佛看见了一个身着中山装的影子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等等,中山装?




李艺彤反应过来以后立即抬头,可是什么也没看见,只当是自己看错。




黄婷婷抬脚迈进客栈之前,小镇上的第一声鸡鸣响起了,就像有感应似的,黄婷婷抬头看了眼客栈上的招牌,它在一瞬间消失了。




Part 6




一大早的,元气少女龚诗琪易嘉爱和饕餮少女张雨鑫的喊叫声就响彻全楼:“起来吃早饭啦!!!”




易嘉爱欣慰的看着一个个睡眼惺忪的少女看门走出房间,却发现冯薪朵的大门紧闭,张雨鑫收到易嘉爱的眼神,马上化身雪姨:“冯薪朵你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张雨鑫你找死啊!”是陆婷的声音。




“对对对不起大哥我敲错门了!...咦我没敲错啊...”




陆婷拉开门,一脸杀气地盯着张雨鑫,然后走了出去。后面牵着困成一坨的冯薪朵。




啊,好险。但是不管怎样终于可以开饭了。张雨鑫长吁一口气




等等,黄婷婷和李艺彤呢?




龚诗琪觉得刚才张雨鑫抢夺了自己在易嘉爱面前的表现机会,于是这一次她自告奋勇地去敲李艺彤的房门。




“李发......”




只喊了两个字门就开了。黄婷婷衣冠整齐地从里面出来。




出来了就好,终于可以开饭了。




但是似乎又有什么不对???!!!




黄婷婷?!




李艺彤衣衫不整地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追上前面的人:“婷婷你手机忘拿了~”




时间仿佛被摁了暂停键,所有人的动作还有未说完的话都被定格在了李艺彤走出来的一瞬间。偌大的楼里仿佛只有李艺彤一人的声音在回响:“婷婷你手机忘拿了婷你手机忘拿了你手机忘拿了手机忘拿了机忘拿了忘拿了拿了了了了了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咔嚓。”




所以说是谁的手机拍照忘调静音了?




“不,不好意思哦,是我......”万丽娜弱弱举起了手。




哦,是娜娜啊,那没事没事呵呵呵,吃早饭吧呵呵呵。




众人呵呵笑的一脸尴尬,只有冯薪朵是真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艾玛,笑死老娘了!我就知道李艺彤才是受!”




陆婷眼疾手快捂住狗嘴:“二狗没睡醒呢,你们继续,继续。”




继续个鬼啊,都被打断了!啊呸,不是,继续个鬼啊!都没开始好吗!




早餐的时候大家都很安静,看起来眼观鼻鼻观心地专心致志与碗里的小馄饨殊死搏斗,实际上一个个的耳朵竖的老高了,恨不得贴到李艺彤和黄婷婷身上去。早就吃完的张雨鑫默默打开了录像功能。




“滴”的一声很是突兀地从角落响起。下一秒,啪的一声,张雨鑫的头被万丽娜拍进了碗里。







游山玩水的一路上大家都很开心。




尤其是张雨鑫。




所有人都默默把卡黄两人身后的最佳观赏位置让给了她。




于是叉总手机备忘录里四个小时内记录了418条诸如此类的话:“李艺彤给黄婷婷背了包,黄婷婷还给她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黄婷婷伸手挽住了李艺彤的胳膊,李艺彤面色娇羞。”




山里的风景就是好。这里小花那里小草,天空还飞着小肥鸟。




摇头晃脑,赏赏美景看看蓝天,走着走着,扑通一声,龚诗琪连带着易嘉爱摔了个狗啃泥,得亏路上全是草地。易嘉爱发现了绊倒她们的石头,气得捡起来就扔。




“啪嗒”,好像打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易嘉爱绕过小土坡往那边看,突然惊叫起来。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发现只是一个小土墓。




“哎呀,没事啦,嘉爱,这种小土墓哪座山里都会有的啦~别怕别怕,习惯就好~”陈佳滢一边给她检查腿上的伤口一边安慰道。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墓主人的名字我觉得有些熟悉......”李艺彤捏着下巴cos福尔摩斯。




“不会是你哪个失散已久的亲人吧,卡姐?那有没有给你留下一笔宝藏啊?”林思意调笑着。




黄婷婷一言不发,伸手拨开青苔,被青苔挡住的墓主人的照片露出了原本面貌。倒抽了口冷气后,说道:“不,这个人,我想我们都认识。”




林思意笑嘻嘻地凑过去,还以为黄婷婷也开始跟李艺彤一样会将冷笑话了,直到看清了照片上的人,才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这不是......店小二?!”




九渊客栈的店小二,那个总是一脸木讷的年轻男子。他的照片,出现在了野山上的一座墓碑上。




“你确定这不是他的父亲或者别的亲人?或者是他的双胞胎哥哥呢?”张雨鑫的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不会,你看这座墓碑上的名字,‘白阿祥之墓’,昨晚我听见掌柜的喊他阿祥。”说话的还是李艺彤,“并且我看见他脖子上的长命锁上铸了白阿祥三个字。”




“还有这墓碑的时间,你们看,是十年之前,十年之前的阿祥怎么可能有这么相似的哥哥和这么年轻的爸爸?”




听完分析,所有人的背上,都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评论

热度(54)

  1. 琮琮七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