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非正常旅程01

七公子小白:

Part 1

也许是这几年外出游历的次数有点频繁,对他国的浪漫热情有些厌倦了,也许是近期工作繁忙外务太多,急需一个放松心情陶冶情操的假期,也许是与某(些)人分别太久,期待一个能够相聚相伴的机会,所以在沉寂已久的群里看见这样的消息时,竟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元恩老菜皮的微信群早在组阁后一天就弃置不用,静悄悄地已经很久了,久到如果不是微信置顶的话,它怕是已经被遗忘。昨晚不知是哪位大兄弟不小心手抖发错消息又撤回,最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居然又把群炒热了,回忆过去美好时光情难自已,大家纷纷提议一起旅行,老队长冯薪朵立马拍板,于是恩施小镇之旅就这样决定了。子杰大人看着御三家带头翘班,竟然诡异地默许了。




哦对了,黄婷婷也去。




这是李艺彤预料不到的,毕竟作为前商业CP后普通同事兼现对家,李艺彤自认为对对方敬业爱岗一丝不苟的特性了解的入木三分。那么究竟是什么让她抛弃了热爱的工作跟她们一起堕落在贪玩享乐的深渊?反正原因绝对不会和自己有关,李艺彤自嘲地笑了笑。




恩施依山傍水,空气清新,有天然氧吧之称,山与山之间似断非断,似连非连,前几分钟还在这个山头行驶,没一会儿就到了那座山的山腰。旅游客车缓慢行驶在蜿蜒曲折的盘山小路上,易嘉爱趴在窗子上看着窗外那些繁茂的比蛙生还要鲜绿的树,瞪大了眼睛。




“诶诶,那里好像有松鼠诶!”“在哪在哪?”“这里还有小兔子!”“我要看我要看!”大家纷纷伸长脖子观望。




只有李艺彤一直皱着眉头紧盯着左前方那个瘦弱的身影。黄婷婷似乎有些晕车了,弱弱地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虽然已经拿到了驾照,但是对这样的山路,晕车反应还是明显的不得了。李艺彤攥紧了兜里早就放好的晕车贴,移开了目光,用胳膊肘顶了顶旁边的万丽娜:“娜姐娜姐~”万丽娜正因为没找着什么可爱小动物而不甘心,恶狠狠地回道:“干啥?!”李艺彤把晕车贴拿出来交给万丽娜,眯着眼露出标志性的海豹笑,讨好地说:“帮我给她吧~拜托拜托~”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要是别人,李发卡同志早就扑过去献殷勤了,还用得着自己转交?




万丽娜伸手戳了戳黄婷婷:“婷婷,这个给你,用了会好些。”黄婷婷艰难地扭过头,刚好瞥见了某人一直关注的眼神,假装没看见,接过了万丽娜手里的晕车贴,上面还有些暖意,大概是有个傻子在兜里捂得太久的缘故吧。




终于结束了漫长的车程,双脚踩在地面上的感觉真好,李艺彤伸了个懒腰。




黄婷婷因为晕车的关系,身体还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下车时差点一个腿软跪在了地面上,条件反射般抱住了前面的物体。




李艺彤维持举着双手姿势,身体僵硬。




腰上被一双素白的手拦住,身后有一个温软的身体正贴在背上。鼻尖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香气,正是李艺彤魂牵梦萦的气息。然后李艺彤没有忍住,一个转身将她扶好,贴心地为她整理衣衫。




emm,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重说。




五好青年李艺彤同志,本着真挚的社会主义普通同事情,发挥了乐于助人的良好品质,将身体不适的黄婷婷女士扶了起来。因为对时尚的高品位要求,手不由自主的把人家衣服整理妥帖。

以上才是真相。没错。




Part 2

山里的天气就像小孩儿的脸,说哭就哭,刚才还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的,这会儿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幸好队里几个人细心带了伞,于是少女们三三两两地同挤在一把伞下朝定好的旅馆走去。




两个小时后。躲在屋檐下避雨的众人。




“冯薪朵你能不能长点心啊,刚才在车上就应该提前看找好路线!”陆婷丢给冯薪朵一个白眼,手里边不停地拿纸巾给她擦着头上的水。冯薪朵委屈卟卟地扑进陆婷怀里,朵朵有在很努力地找!可是这里没有信号!而且朵朵手机只剩下百分之三的电量了!




“诶诶诶!我说你们能不能收敛一下?这方狭窄的屋檐已经遮不住你们的大爱了!”不幸与马鹿待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张雨鑫搓了搓手臂。




“所以说其实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路线也完全没问题,”李艺彤仔细地看着冯薪朵下车后发在群里的路线图思考着,“可是都走了这么远,怎么连个旅店的影子也没有?不仅仅是我们找的那家,别的任何旅店也没见到,标志性指示牌什么的也没有,看起来全是些普通民居。”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好像也没有人。”




林思意附和道:“的确有点奇怪,一般的乡村旅游小镇早就被过度开发,一进去全都是卖东西的大小卖场,就像商业街,早就失去了原本的静谧,可是这个小镇好像与外界隔绝了一样,你们看这些房屋建筑都还是古时候那种模样,都是那种用榫卯连接的方式,没有钉子。而且刚刚进来的时候我看见除了村口停了几辆老款摩托车之外,竟然没有别的现代化交通工具。”她拍过些古装剧,对古建筑有几分了解。原本想发些照片给因为拍戏而无法抽身的小鞠看的,但是竟然没有信号。




不知是谁的肚子咕咕叫了几声,声音还十分之大,连嘈杂的雨声都没能掩盖过去。大家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终诚实的何晓玉出卖了队友:“是张叉叉!”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咕咕声。




这次是何晓玉自己。大家都听见了。




无视掉张雨鑫在一旁笑到打滚的模样,何晓玉清了清嗓子冷漠开口:“毕竟都六点了,咱们从中午开始就没吃饭,所以张叉叉肚子饿也是理所当然的大家不要笑话她。”




赵粤眯了眯眼,看着手腕上的施华洛世奇小仙女款粉色手表:“事实上还有十秒才到六点,不过还真是饿了,我建议敲门看看有没有哪家好心人可以收留我们。”




话音刚落,屋檐之外的大雨居然停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整块雨幕直接被人给揭开,戛然而止。




赵粤瞪大眼睛长大了嘴:“这雨是定时的吗?一到六点就停了?”




李艺彤拍拍赵粤的肩头笑的开心:“啊广东你居然睁眼了,我看见你的眼睛了诶!”




冯薪朵跟自家弟弟笑的一样傻:“就是啊就是啊!还定时停雨,你怎么不说是你魔箭公主凯美丽的魔法啊哈哈哈哈哈!”




黄婷婷看着某个像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的人,嘴角牵起一丝笑容。接着却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指着李艺彤身后说:“你们看!”那是一块古朴的招牌,上书“九渊客栈”。




众人皆面面相觑。




“你刚刚看见这块招牌了吗?”




“没有啊。你呢?”




“我也没有啊!”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情景太急,而且大雨模糊了视线,所以才没看见的。既然找到了冯薪朵订到的旅馆,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啦!”赵粤伸手将李艺彤搭在自己肩头上的手拨下来,转而勾住了李艺彤的脖子,晓得贼兮兮地:“哦哟,你眼睛大?那你也看不见客栈就在你身后呀~还不如婷婷眼神好~”说完又朝李艺彤挤挤眼睛。刚才李艺彤没看见,不代表她没看见,黄婷婷的目光可是一直朝着这边呢!




是的,黄婷婷的视线一直朝着李艺彤这边。所以她的心里此刻很震惊,但是她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块牌匾,根本就是凭空冒出来的。就像魔术一样。




不,其实比魔术还要神奇。没有任何遮挡的,就这样出现了。




大家都在陆陆续续客栈往里走。门口的李艺彤却把赵粤先推进去了。




晕车后遗症接着被雨淋得全身湿透,山林的晚间还有凉风,黄婷婷冻得瑟缩起来。这些李艺彤都看见了的。她知道黄婷婷会什么也不说,况且自己这种身份实在尴尬。但是现在黄婷婷的脸色苍白程度,真的可以cos吸血鬼斯朵萍了。




等黄婷婷快要走进门时,李艺彤悄悄拉住了她,往她手里塞了些速溶红糖姜茶以及暖贴。这原本是给快要来大姨妈的自己准备的。




黄婷婷当然记得李艺彤的生理期,于是想要推拒。




李艺彤把东西往黄婷婷怀里一放,然后摊开双手耸耸肩,用满不在乎的样子告诉对方自己好得很,然后孩子气地追上前面的队友进门去了,看背影还能看见她长须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




黄婷婷心情很复杂。




她抬头看了看顶上的招牌,抬脚走了进去。



评论

热度(66)

  1. 琮琮七公子小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