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发卡,你是我灵魂的安顿4

蒙奇•D•M:

我,总是不自觉的对你有反应。

又做梦了啊......是总选。小鞠?2017年的吗?那年我很不服气,之后青韦还把我当小孩子哄,其实我那是要和她争什么呢?我只是怕那些人还要说我和那个人1213。还好,那年的小披风是不一样的颜色,心里倒也舒坦了些。

梦里我上金字塔的时候和娜娜拥抱了一下,然后坐到了我姐旁边的座位。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不同的是,在梦里她并不是转头和大哥说话,而是直勾勾地看着我走上来,眼神在我和娜娜拥抱的时候变得复杂。那是一种委屈、不甘,再到后来我发觉时又变成了释然。

我在这个释然眼神的注视里,走到我的座位坐下。我注意到,她把头偏了过去,变成一种温暖的眼神看着小鞠发言,看着小鞠坐上王座。这种God bless to you般的黄婷婷是我所没有见过的,差点就把头转过去专注欣赏了。唉,在梦里也不敢吗?也对,毕竟登台表演的不都是艺术家,我只是个演员,在梦里也不自觉就真的是潜意识的无药可救了。

“冯薪朵!姐!跟我说话跟我说话”

“啥?你咋了?”

“我们保持这个对话状态,不然我忍不住”

“啥玩意?你又魔怔了?”

“你动静别那么大好吧ヽ(  ̄д ̄;)ノ别人看着呢”

“她们拍不到的”冯薪朵转念一想,又补了一句话,“李艺彤,有漂亮姐姐你要不要?”

“要”李艺彤看到了旁边的冯薪朵和曾艳芬都向自己wink,顿时忘记了现实里的剧情。
“二狗你干嘛?”

不等冯薪朵回答,身后响起了自己的名字。
“李发卡”
好死不死,曾艳芬冷漠对我的后方撇撇嘴。啊,脑阔痛。冯薪朵一脸你看着办吧的吃瓜表情,让我演不下去了。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却深陷吃瓜。
“李发卡,你理我一下啊”
我的表情大概是在说台下的观众可不止一个,你不知道吗?

淡定的回头,却不敢一笑。
“咋了?”

“皇冠”

“歪了吗?”“醒了没!”婷婷的见卡笑名不虚传,但我娜姐的狮吼功也是非常给力的。

或许我很快乐,因为我的刘海被我卷成了蚊香圈的形状,我仿佛是一个来自螺旋星的钮钴禄公主。钮钴禄?这是什么词汇?我没有这个词库吧?谁安装的?

娜姐看见智障般的我,很无奈的坐回了她自己床上。
“我可把你叫醒了啊,什么通告不用我告诉你吧?”

“啊,耳机那个。我一会去找黄......”我急忙捂着嘴巴,但还是不敌娜饭头灵敏的听觉。

“什么?!找谁?!”

“我想说大哥来着,你不信的话也可以理解成戴萌tako她们随便谁”演一演说不定掩盖得住。

“没用了李发卡~我已经告诉婷婷了~看~”说着她把手机拿起来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挠了挠头,觉得没关系,大不了就说出来嘛
“我和黄婷婷早就在一起了!我完全不方,没想到吧娜姐”顺带一个wink,希望可以混过去。

门外冲进来一人,“大哥!你刚刚听到没!”

“嗯嗯啊,你也藏的够深的啊!黄婷婷呢?黄婷婷!”屋里走出一人。

我顿时泄了气,硬撑着问了句“你说的婷婷是大哥啊?”

“兵不厌诈嘛,发卡啊,你这下真完了”娜姐的耸肩很自然,如果她内心是在为我这个好朋友担心的话,那她真的把这些不自觉的小动作控制的很好。

不对,都这种时候了,我在想什么?跑!

“你这发型挺有意思的啊” 我听不见
“cos湾仔码头呢?钮钴禄?”两句都听不见有点过分了。。。今天怎么这么话唠?

跑不了了...我真的怕了你了,来的太快,怎么释怀???

“来我房间吧,晓玉不在”
她走到回去把门打开,发觉我还没跟过来,招了招手
“还不快过来”

洗漱的时候,回想这整个梦,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最后居然跳到了夜蝶的场景,我是有多想被摸头杀啊?蓝色的魅影,迷人的双眼,我曾握的腰肢,我们曾经那么靠近的双唇。幸好,还是梦。不然我怎么装下去?
19号,唔,看来日记写多了有副作用啊。

今天是华丽的休息卡,还是打个底吧,万一今天320又有喜讯那不得和张叉叉庆祝庆祝吗?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嗯,有预感。
‘张雨鑫!我有预感!320大糖!’消息发送
‘三分钟后到达现场,请做好会战准备’
‘👌好的’

今天还是心情美丽的敲开了320的大门,期待绝美爱情。

进门三秒,状况突变,刚刚还和我紧密拥抱的叉叉已经离我而去。

而且她还把眼前的丢踢队形硬生生给掰成了狗叉和不可说不可说。

作为一个女团出身的演员,临危不乱是基本功。
第一步,把微信打开,点击群聊‘拿下盐仓不要怂’
第二步,编辑‘你大爷的!’
第三步,发送成功。故作镇定地缩到姐姐旁边。

叉叉见状,卖力的讲起了相声。冯薪朵为了掩饰自己吃瓜本质,也捧着哏。如果有人问我,你们团mc是有台本的吗?我一定会一脸正直地说,没有没有,我们纯靠私下交流的了解和默契。

我缩在桌角玩手机,眼神不自觉的没带跑,本来想编辑个长微博,但连连打错好几个字。昨天夜里看手机,现在没什么电了,此时此刻去拿马鹿的充电线一定会经过某个人,让别人去拿,这个美好的平衡就摇摇欲坠了啊。

忍忍吧。我还是喜欢她...在的空间,安心。但这种不长久的东西,总是让人有种戒毒的想法。

我傻傻地听着相声,张雨鑫分享了自己的蠢事,冯薪朵分享了自己的蠢事,黄婷婷时不时的扔梗,都让我一口气差点喷出来,太想接下去了啊!如果此时有人问,团里和谁默契最佳。我一定一脸正直的说,我觉得你们一定不知道,朵朵和叉叉默契很好,不信你们那次看她俩mc。你呢?我啊,我和谁都很好啊,可能我才思敏捷吧哈哈,哈哈哈。

我时不时的看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时间没过去很久,我第一次这么期待有临时工作安排的消息。始终没有!气气!

“丢丢,你充电线在哪?”她的声音像是雪地里萌芽舒展的枝桠,清凉里透着一种希望。但这希望,却让我煎熬。
“床头那边。”
“没看到。”这几年她变了许多,更注重外貌和穿搭了,但不变的是那些小动作。那些我看一眼就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小动作。
“你找找吧。”朵朵站起了身,爪子往那边指了指,“大哥昨天晚上用了的,也可能在枕头旁边”
“啊!找到惹”小萌音\(//∇//)\婷婷,咳,好可爱啊~

在她甩着线晃荡晃荡走回来前,我已经平复了内心的小火山沉下去了。

“哝”

我被扔充电线的时候,脸上表情一定比那两个精彩。但对上,那张万年不变的好看的脸,我还是镇定了。

“谢谢”

“咯噔”我心里的声音这么大吗?

“哥~回来啦,我没有在直播哦”

“这不能播吧”

“嘿嘿”

“张雨鑫!你们什么就不能播了啊?”
只见,大哥假装怒气冲冲地来兴师问罪,一脸史迪仔归家的笑还没收住,就马上是蔡明老师喜庆的笑容和奇妙的眼神换上脸庞了。

冯薪朵凑过去跟大哥说了些什么,两个人笑得让人瑟瑟发抖的走回来。
“那个,中午一起吃吧。在屋里搞火锅可以吧。”

“好耶好耶!我要吃虾”张雨鑫立马答应。
我觉得她此刻就很眼瞎,不应该是不了不了,我和发卡有事先走了吗?

“好,一起吃吧”
黄婷婷女士这个回答绝对出乎意料,不然为什么所有人都笑到了眼角。

“李艺彤,娜姐肯定和我们一起吃,你不留下来?”冯薪朵可能是假姐姐吧。

“你别瞎说了”大哥真好,小弟以后就跟你了吧!“万一娜娜不过来吃呢”什么东西???我...靠。
如果此刻有人问,我们团内和谐友善吗?我一定正直地说非常友善,我们连吃饭都不忘彼此呢。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不自觉的看她反应,她好像很开心。嗯,完了,这么多年的喜欢却连一个表情都判断不出来了。她,怎么可能因为我开心呢?一起吃饭?她还好味同嚼蜡这口?别开玩笑了李发卡,普通同事。普通同事!

“那去买菜吧,你没买回来我来洗”我很无奈,但还是想给自己一点喘息的空间。

“我去吧,你们想吃啥就dd我啊。”大哥来去如风的场景,我好像见过。
“狗子,走啦”
“来了”
张雨鑫现在你玩手机,哼
“张雨鑫,你再玩手机就没电了啊”
“是哦,婷婷说得对,我去拿根线昂”

啊喂!张雨鑫!
“喂,妈妈......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买吧......我之前是说想给好朋友买礼物啊......嗯,你和爸爸注意身体啊,拜拜”
她有一些局促的搓了搓手,把手机塞回口袋,这家伙又瘦了,牛仔裤都松了许多,由于手机的质量加上推进口袋的惯性,裤子又滑下了几分。原本高腰扎好的T恤也跑出来了些。
不行,不能看了,要冷静。
原来你也会准备礼物,这次可能不是明信片冰箱贴吧,好朋友,黄婷婷的好朋友,待遇肯定比队友好啊。我这又想什么呢。

“我去把娜娜叫过来吧”打算起身

“刚跟她说了,一会就来,和赵粤排位呢”

“啊嗯好”彻底坐下

“还以为你会问赵粤来不来呢?”

“...那她来吗”

“她每天中午和安琪视频,你不知道?”

“哦哦,安琪重要”

“答非所问”

“跟你学的”

“我可不教这个”

“那你教什么?时尚?”她的脸色有些变化,这种判断不出好坏的感觉让我很焦躁。“额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还是认怂比较省事

“我又不在意”

“你是不在意”天哪爸爸!怎么说出来了,完了完了,要生气了生气了。瑟瑟发抖不敢说话,完了,这脑子怎么就管不住嘴了啊。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你管不住就算了,这骗人的鬼你都活生生造成真相之口了。哎哟天哪。

“は”
这声音?这表情?笑了??!什么情况?我认知错误了吗?
“我很在意你啊”

“啊什么?不,谢谢你”我的天我在说什么?这是握手会吗?

“刚刚都听见了吧”
她微微皱眉,眉间浅浅的川字型让我着迷了几秒。

之后反应过来了,边说“你说你在意我”边强制自己不自觉的目光落回地面。

“噗”修炼出的余光瞄人还是看到了她略显喜悦的微笑,伴随着话语越来越明显,“刚刚电话,你不知道就算了吧”

“生日礼物你也送明信片冰箱贴可能不行吧”

“那你喜欢什么?……我是说送什么?”

“我嘛,我肯定送别人喜欢的啊”

“果然还是不喜欢明信片冰箱贴吼”她小声喃喃自语,眼神示意我继续

啧,怎么又看她了。算了算了,当做礼貌吧。
“我喜欢的,我是说别人可能不一样,是吧?”

“那娜娜生日你会送什么?”

好朋友...娜娜...室友...何晓玉吗?羡慕不来啊
“送包吧大概”

“嗯”她低着头眼神飘忽,我知道这是她在想事呢。

当然没再说下去了咯,我已经过了主动找盐吃的原始时代了。

我和她在一个屋子里,坐了大半个小时,迎接了老来俏几人陆陆续续的惊讶,终于等来了娜宝。我热情的邀请她一起看JOJO,她残忍的拒接了我,说冯薪朵最近看的是另一部,她要跟朵朵一样。但我还是有人陪着看的,嗯,黄婷婷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看动漫的?太...不可思议了啊。

除了她问我的一些剧情和带着的一些吐槽还有我的回答之外,就只有我的神游太空了。JOJO愣是一点没看进去,悄咪咪地往后移了一点身位,空调的风像是可以拐弯似的。我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她是不太用香水的,但用了就是如虎添翼的撩人利器。

我开始想着如果当年调节得当,我可能能每天这样吧。就想之前一样,只是更加名正言顺,不用在意兰姐要休息,不用被小十七拉回房间。每天都是和黄婷婷在一起,早上起来是和她在一间屋子,中午吃饭是和她一起,公演在下午就和她一起走然后晚饭去外面吃,晚上公演和她一起回,在车上喂她几颗糖再被她投食海苔,洗漱前争一争谁先,睡前有一句黄婷婷说的晚安,睡不着了也有她催着......那样的生活,是我非常渴望的啊。

光想想就抑制不住眼角的笑意了,屏幕现在可是两个人在看呢!

“李发卡?这很好笑吗?”

“啊..那个弹幕太逗了,每次dio出来都有句我dio不做人啦”

“发卡,茸茸这部没有dio耶”她回过些头。

“就是弹幕啦”近距离的对视让我紧张的不行了。

“好叭,傻叽”她打算转回去了,但是屏幕上很不妙!

“黄婷婷”她转的更快了

“什么?”我的天呐

“你..你才傻叽呢”我努力伸手想把消息划掉,这个真的看不得啊!

“诶,络络找你,给你打电话了”刚刚打算划掉消息的手指瞬间就接通了电话,还接的免提。

“哇!你们真的在一起啊!不打扰了不打扰了”我想摔手机了
“刚刚消音姐她们说我还不信呢。你...加油吧,我挂了我挂了。”

“瞎说什么,我不傻”

你是不傻,现在我傻了。
“好好,不傻不傻。”

“诶,娜娜手机响了”她这绝对是笑!笑我的可笑的坚持吗?徐子轩!我恨你啊!气气!“不会又是络络吧”

“喂!娜娜!快去320!重要军情!别怪我没说过啊!”果不其然啊

“那个络络,我是婷婷啊,娜娜把纳豆抱去赵粤屋玩去了。”

“嘶!啊哈哈哈哈哈,婷婷啊,那个,哎哟我去,我先挂了啊”

黄婷婷把手机放回马鹿床上,回来坐下时好死不死的又看见络络的消息。

‘李艺彤要死哦你们怎么回事’

‘你要气死我了徐子轩’

“生气了?”她挑眉看着我,有种当年哄我前的感觉。

“没有没有,就是觉得有点......尴尬?”

“尴尬啊?”她刚刚温柔的眼神添了点自嘲般的不开心。

“不是不是,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没想到合适的词,没别的意思。不尴尬的,一点也不尴尬的,everything is ok!啊啊啊啊,我解释不好,你,反正别误会了”这个手舞足蹈的李艺彤,真是久违了啊。我怎么这么怂??!

“没事”


感谢天感谢地,马鹿终于回来了。
“你们就没点想法吗?”

“什么想法?大哥你好好说话”我貌似理解错了....今天这嘴啊

“我是说想吃什么!你在想什么?”

大黄狗哲学微笑教我做人。

“我去叫娜娜叉叉啊”

走出门的时候看见黄婷婷也起身走到了近门,我连忙把门关上。走路几步,听到没有脚步声跟来,心里说不出是失落还是庆幸。其实,我们本不该这样的。明明和好了,不对,根本就没撕破脸过啊,和好个什么?

“娜姐叉叉走吧,大哥她们洗菜呢,娜姐刚刚络络给你打电话了”

“啊?她咋了?”

“大概让你去吃卡黄糖吧”我顺手把聊天记录在她们面前慢慢的晃了晃。

“哇!”
两双硕大的眼睛盯着我,散发出给给的色彩。
我这是不是溜饭头??

我不记得她们洗菜的时候,我和黄婷婷是怎么相处的了。反正我是莫名其妙靠在她肩膀上睡着了...

“发卡”她轻轻地耸耸肩,手捏了捏我的脸,“发卡醒一下,先吃了再休息吧?”这种略带询问的温柔语气,我已经蛮久没有感觉了。

当我发现自己这样时,以为是梦就尽量闭着眼,想让这种朦胧的状态多坚持一段。不是小孩子的耍赖,只是留恋而已,大人也可以留恋的。

但当我睁开眼看见马鹿娜叉“关切”的眼神,以及我过度反应之后,不小心撞到她的精灵耳时,我知道一切......都还算好吧。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跳开一些距离,低着头。很多年后,娜姐她们说,我那时候像是做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手舞足蹈的道歉。。。

“你就这样对不起啊?”她剥虾的手,也不方便揉揉自己,只是撇了撇头用耳朵蹭了蹭肩膀。

“那拍拍头”我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摸了摸她。纳兹噶西~上次在别人面前摸她头还是我的生日冷餐会。

“乖”她看起来非常受用,唔,婷婷桑

“汪~”这不自觉的熟练感,李发卡你怎么回事?

“你要把我耳朵揪下来吗?”

“哈?我没揪你耳朵!”我把手撤了下来,两手在手掌间不自觉地摩挲起来。很温暖。

“嗯,吃吧”她把剥好的小半碗虾移到我面前,“我去洗个手”

“哦好”等起身她去洗手间,我又往前移了移,离桌子进了些。

“李艺彤,你干嘛?过敏咋整?”

“小点声,她不知道”

“你才不知道,粉丝都知道我还不知道?我是瞎吗?”她急匆匆气呼呼地走过来,还有些水没擦干的手狠狠地捏了我的脸。

“嗷,好好好,那一起?”

“咳,我觉得我们有点多余。”大哥这表情像极了某场mc的小四

“你们马鹿怕什么?”黄婷婷一脸骄傲,想必我也一样。

“叉叉,待不下去了,我们走吧”

“娜姐,嘘!我要记素材。甜!”

“徐子轩你现在不打打个电话吗?”娜娜念着自己手机的黑色屏幕。

评论

热度(32)

  1. 琮琮蒙奇•D•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