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暗卫

时凉:

真·闷骚暗卫卡x假·流氓公主婷


今夜,是纳塞国皇室的家宴,举宫欢庆,人声鼎沸。皇宫里的人手都被调派到了前殿,后宫里的宫殿大多黑灯瞎火,见不着几个侍从。

身为纳塞国最尊贵的公主,黄婷婷此时没有出现在宴会上,而是百无聊赖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发呆。偌大的公主殿,也仅仅点燃了三两根蜡烛,显得不甚明亮。

“什么家宴,分明就是相亲大会!”黄婷婷咬牙切齿地揪着床周围的纱帘,内心把那些想趁机攀龙附凤的世家公子戳了个千疮百孔。

“喂,你在房梁上呆着不累啊,下来陪我说说话。”
突然,黄婷婷冲着黑暗中的一角勾了勾手,拍了拍身边的床。

………

有片暗影微微晃动了下,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公主的床榻前,单膝跪地,低着头默默无语。

可真是个木头。

黄婷婷看着这人恭恭敬敬地跪在自己床前,无力的翻了个白眼。

“坐,本公主命令你坐。”黄婷婷的话带着不容置喙的气势,李艺彤愣了愣,感受到周围的昏暗,便顺从地坐到了床沿上。

但李艺彤仍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脊背挺得笔直,活像在打坐。

真累,还不如房梁舒服。

突然,有只手环上了李艺彤的腰,勾住她就往床里面拖。这只作怪的手刚触碰到李艺彤的衣角时,就已经被察觉到了,但这只手的主人是公主。,李艺彤只能硬生生克制住自己擒拿的本能反应,僵着身子任由自己被公主摆布。

这年头,下属不好当啊,不仅要保护主人的人生安全,还要满足主人奇奇怪怪的癖好………

生活不易,一桶叹气。

还好黄婷婷好歹记得自己是个公主,不能太过放肆,只是让李艺彤躺在床上便没了动作。

借着朦胧的烛光,黄婷婷仔细打量着这个从小就跟着自己的暗卫。

打记事起,自己的身后总跟着这么个人儿,一开始还在明处跟着,后来渐渐的就见不着了,还是去问了父皇才知道,这人被安排成了暗卫,作为公主的贴身暗卫,日夜护在公主左右,因着是个女子,也是唯一一个被允许进殿保护公主的暗卫。

不知道长成什么样了,记得小时候好像还挺水灵的。

黄婷婷小心翼翼地揭开李艺彤脸上的面罩,看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大众脸。

emmmmm………

好吧,是不丑,但是好像不能给人留下什么印象。黄婷婷试图记住这张脸,发现有点困难。

不知道为什么,黄婷婷就是觉得李艺彤不应该是这幅模样。她生气地抽了李艺彤的肩膀一巴掌,“你怎么长的这么普通,真扫兴,记都记不住,哼!”

可没想到,不一会儿她的手痛了起来,李艺彤看上去倒是一脸的风轻云淡。

黄婷婷皱着脸揉自己的手,哀怨的看着李艺彤。

李艺彤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起身单膝跪在床上,开口谢罪:“弄痛了公主的手,属下罪该万死。”

哎我的小公主,你这可是自讨苦吃,你那脆弱的小身板哪能和我这练过的比……

“属下是暗卫,不能长的太有特点,否则会暴露的。”所以我给自己易了容。

李艺彤一本正经,一脸真诚地盯着床上被子的一个角,不去看黄婷婷的眼睛。

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公主有任何回应。李艺彤疑惑地抬起头,却看见公主定定的望着她的脸。

“骗人。”

黄婷婷才不相信世界上有人真的能长出大众脸,而且这人的双眼明眸灿烂,似有星辰,怎么可能只有一张如此平凡的脸,肯定是用了某种手段遮掩了容貌。

纳塞国的皇帝和皇后生的都是人间绝色,他们的结晶——公主自然也是完美的继承了皇室的血统,生的一副好容貌。

当黄婷婷顶着这么一张诱人犯罪的脸,近距离直勾勾地看着李艺彤的时候,李艺彤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击中了。

要命,我的心好像出问题了,怎么跳的这样快。

此刻的李艺彤无比的庆幸自己的脸上有着伪装的存在,不然自己猴屁股一样的脸就没处藏了。

差点把老脸都丢尽了,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年轻,怎么还这样容易冲动。

李艺彤心虚的低下了头,却又被黄婷婷的手挑起了下巴,被迫扬起了头。

“……公主您这是在做什么?”这种暴露自己脆弱处的姿势,让李艺彤非常没有安全感。

黄婷婷在李艺彤的下巴脖子处扣扣摸摸的,试图找出“人皮面具”缝隙:“揭开你的伪装咯,不然难道在耍流氓?”

您还真是在耍·理不直气也壮·的流氓。

任由黄婷婷在自己的喉咙处摩挲了许久,李艺彤觉得喉咙痒痒的,不仅喉咙痒痒的,好像心也像被猫爪子挠了一样痒痒的。

李艺彤决定任性一次,按着自己的心意行事。

“啊——!”

在公主的惊呼声中,李艺彤一把将公主搂入怀中,感受着掌下瘦削的腰身,禁不住心疼了一下。

“以后好好吃饭,不然我就惩罚你。”

“放肆,本宫可是公主,你竟敢,竟敢……”

“竟敢什么?如此轻薄你,还是如此命令你?别忘了,小时候你可是亲口许诺,要以身相许的。身为丈夫,我自然有关心你的职责。”

“荒…荒唐!怎么可能……”

公主虽然嘴硬反驳,但脑中已依稀有了当年的记忆。

十九年前,两个小团子肩并肩坐在树下,望着远处的蓝天白云。

“婷婷桑,我救了你,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咦?保护我不是你的职责吗?”
“那……给个奖励总可以吧。”
“发卡卡你想要什么奖励?”
“以身相许好不好,话本里都是这么演的。”
“好像是的,那我就以身相许吧。”
“拉勾勾!!”

灿烂的阳光下,小小的树荫里两个小小的团子,就这么轻易的定下了自己的终身。勾住的不仅仅是小指,更是两人命运的红线。

注定了,这辈子纠缠不清的命数。

回忆只是一瞬,李艺彤见黄婷婷愣怔了,便知她想起了小时候的约定。

说好了要嫁给我的,你忘了,我可牢牢记着呢。

黄婷婷的脸腾地红了,原本耍流氓的人反而自己闹了个大红脸。

脸上好烫,怎么办,心好像要跳出来了。

羞愤之下,黄婷婷做出了令李艺彤都没想到的举动——

埋头在李艺彤的胸前。

李艺彤看着自己的黄婷婷露出的耳尖已然变得通红,暗暗觉得好笑。

“你胸好硬,硌死我了。”闷闷的声音从胸前传来,震的李艺彤痒痒的。
“束胸了,自然硬。”

………


“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这件事。”

“我怕你不喜欢我了。”

“如果我嫁人了呢?”

“如果他待你好,我就一个人浪迹江湖。如果他待你不好,我就……”

“你就怎样?”黄婷婷抬起头,紧盯李艺彤的双眸。

“我就杀了他,带着你浪迹江湖。”李艺彤寒着嗓音,眼神肃杀。

“噗哧。”

黄婷婷看着一脸杀气的李艺彤,突然笑了出来。李艺彤被她这么一笑,也崩不住跟着笑了出来。

真好看。李艺彤看着黄婷婷的笑颜,竟一下子看痴了。

唤醒她的,是唇上温温热热的一吻。

李艺彤瞪大了双眼,看着笑的眯眯眼的黄婷婷,假装生气。

“好啊,你个坏家伙,看我………”

“——公主殿下,陛下请您去前殿。”

殿外人影闪动,看起来像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

一阵风刮过,榻上分外冷清,哪里还有什么身影依偎在侧。

公主一阵恍惚,急忙四处寻觅。

目光触及房梁时,似有团暗影微微晃动。

公主慌乱的心平定了,恢复了皇室该有的镇定从容。

“告诉父皇,婷儿马上就到。”

虽然看不到那人身影,可是黄婷婷知道——

她一直在。

整了整衣衫,公主跨出了殿门。

要当着心上人的面,和那些公子哥应酬,想想就觉得很刺激呢。

公主嘴角一勾,玩味地看了一眼身后,原本沉重的脚步变得轻快了些许。

身后的暗卫牙恨恨的盘算,今晚要怎么惩罚这个“花心”的公主才能解气。

三次。

不行,四次。

评论

热度(159)